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在线阅读

2018/11/11 10:10:31 来源:网络
小说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第四章 复仇

“柠儿可喜欢?”

“喜欢,”云羽柠淡淡道。高效新闻网

“你若喜欢,以后我就经常带你来这里好不好,”易子墨在云羽柠身边坐下,今天的她格外反常,也格外吸引人。

云羽柠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即将把自己推向深渊的男人,此时正假惺惺的和自己谈及以后,突然觉得他很可悲,一个人被欲望的枷锁累及,不能清醒,只是一味的盲目追求权贵,这样的生活得到了又如何,便能顺遂了吗?

云羽柠看着易子墨笑靥如花,答了个“好”。

“子墨哥哥,你不用问的,一个只见过下贱东西的人怎么会识别物件好坏,更何谈喜欢,”云羽舒起身走近圆桌,满目嘲讽,“恐怕在姐姐眼里,什么东西都是好的吧。”

“舒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易子墨微怒。

云羽柠抬手拦住易子墨,微笑道,“妹妹见笑了,我的确是只见过下贱东西。”说罢目光直直盯在云羽舒脸上。

“你!”云羽舒气结,一向外强中干的她怎么会是云羽柠的对手,只三言两语就败下阵来,气得脸像猪肝色。说明gao-xiao.com

墙上山水画里暗藏着一双眸子,幽深不见底,他转身问身后的男人,“这是谁?”

南宫苏落在幽暗的密道里倚着墙,一身白衣,手上正把玩着一把玉骨折扇,微微一笑,“看上了?”

男人没理他,转过头继续看着屋内的动静。

此时有人端着一壶酒走进房间,一身小二的打扮,却似乎是和易子墨交换了个眼神。

南宫苏落从墙上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有些事他不必亲眼看见便能知道,比如这个小二是冒充的,他拍拍那个男人的肩膀,“有好戏看喽,”说完一步三摇的走出了密道。

这个小二的确是姜氏派来的,因为他正是上一世送迷酒的那个男人,云羽柠永远不会忘记他。

云羽柠不自觉在暗中握紧了拳头,待小二退出去,云羽柠便柔声向着易子墨,“子墨,好冷,你帮我把窗子关上好不好。”

易子墨今天已经被云羽柠迷得七荤八素,恐怕什么样的要求都乐不得答应,随即起身,还不忘和云羽柠深情对视一眼。

云羽舒气的恨不得立刻就把云羽柠拆吞入复,那还顾得上其他,满眼只盯着她心爱的子墨哥哥希望他能看上自己一眼,却没有看见云羽柠偷偷将事先准备的好的字条放在酒壶下。推荐http://www.gao-xiao.com/

“来,柠儿,喝杯酒暖暖身子,这是特地为你点的梅子酒,”易子墨拿起酒壶的瞬间不出所料的看到了字条,他慌张收起。

“我也要!”云羽舒不甘示弱的抢过酒壶,满上一杯,一饮而尽。

易子墨捏着字条想必是姜氏那边有了什么新的安排,他悄悄展开,只见上面写了八个字:计划有变,速来后巷。

云羽柠看着易子墨脸上的变化,明知故问道,“子墨,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易子墨看看身边已经喝的有些晕沉的云羽舒,想来计划既然是姜氏安排的,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他找了个借口说要出去,云羽柠自然很是配合。

酒里的迷药已经开始生效,云羽舒醉倒在桌上不省人事,云羽柠刚刚也喝了一杯,这会儿头晕得厉害,她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好让自己清醒些,待确认易子墨走了之后,云羽柠穿上披衣戴上帽子,也走出了房门。

“知道该怎么做吗?”

“爷,您放心,这样好的买卖,下次还想着我啊!”

云羽柠刚要下楼的时候便看见那假小二带了个人上楼,那人目光猥琐正是自己当年醒来时看见的人!云羽柠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他!但今世有别,她要忍住,才能将自己受的屈辱加倍还给他们!

云羽柠见此路行不通,转身向回跑,头晕感愈加强烈,就在她跌撞快要站不稳的时候,蓦然被一双大手抓紧了房间。

“啊!”云羽柠惊呼,但却被人狠狠捂住口鼻,她来不及再挣扎就昏死了过去。小说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在线阅读

“你怎么知道她要逃?”南宫苏落看着榻上昏睡的云羽柠,“果真是个美人儿,嫁给易子墨是委屈了,倒不如让我收了她,你说呢?”南宫苏落长眉一挑,带着他特有的坏笑。

“让她进宫。”另外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密室出来,此时正端坐在桌前,面前一盏上好的碧螺春正冒着热气,茶烟袅袅腾腾,看不清他的神色。

“小气!”南宫苏落起身,“你都有这么多美人了,干嘛还争这个,难不成你真想成为市井口中的昏庸皇帝?”

尉迟泫佑抬起脸,难得露出笑颜,“正是!”

“你!”南宫苏落气结,“一个绛雪还不够,你还要这个!”

尉迟泫佑像没听到般起身整理了下衣裳,贴身暗卫青翎则向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此时可以出去。

“三月之内,让她进宫。”

尉迟泫佑不顾南宫苏落的反抗丢下这么句话,便离开了宴宾楼。

南宫在楼上想直想骂娘,干脆就打开窗子,朝着楼下一辆素顶马车大吼“无赖!”惹得路人纷纷侧目。高效新闻网

云羽柠的确是美貌的,当年的她就是因为太美,才让姜氏临时改了主意将她丢到青楼去,能在那样美人成群的地方成为头牌可见她容貌一斑,虽然她几度逃离几度自尽,也终究是没有得愿。

南宫苏落走近云羽柠,看着她绝美的侧颜暗想,这样的美人放进深宫当真是暴殄天物了,如果可以,倒不如真的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马车轻微摇晃,尉迟泫佑在里面闭目养神,可一闭上眼便会不自觉地浮出云羽柠的容颜,他隐隐觉得似乎是在哪里见过,这样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他急于知道真相。

只是,有南宫在,不知他能否如愿。

“青翎,”马车内传出声音,青翎娴熟的降稳速度,马蹄嗒嗒,叩在冷硬的灰色地面上,“你先回宫,我有事要办。”

“可是皇……”

青翎话未说完,尉迟泫佑的身影就像离弦箭一样窜出马车一跃上屋顶,瞬间消失。

“小姐,您醒啦,”冬儿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推荐http://www.gao-xiao.com/

云羽柠缓了缓神,突然弹坐起来,“我这是在哪!”

“在您的房间啊小姐,”冬儿想莫不是那次落水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不然自家主子怎么总是在刚睡醒的时候如此反常。

房间?云羽柠环视四周,果真是她的闺房不错,但她分明记得她被拉进陌生的房间便不省人事了,这时候怎么又回了相府。

“冬儿,我问你,我是如何回来的?”

“小姐您啊,您是被送回来的啊,那人说您喝多了,特地给您送回府里。”

“谁将我送回来的?”云羽柠追问。

“这个,奴婢不认得,想来应该是易公子的人吧。”

易子墨……不对,自己能这样全身而退肯定不会是易子墨的作风,云羽柠回想自己晕倒时,恍惚看见屋内还有两个人,一人穿着暗色衣服,一人穿着白衣,白衣……莫不是上一世的那个人……云羽柠暗自出神。

“那易子墨和二小姐呢?”云羽柠忽才想起他们。

“她啊,”冬儿噗嗤一笑,“小姐您是不知道,前院现在已经炸开锅了!”

“哦?如何?”云羽柠明白,能闹出这样的动静想必是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今天老爷带着官员们在酒楼吃饭,忽然听见女子尖叫,叫声传遍所有房间,人们过去一看,您猜怎么着,咱们二小姐正衣衫不整的和一个陌生男子在房内呢,据说那个场面可是被好多人看了去。”冬儿说的别提有多带劲了,将昔日受的欺负一并参杂进去,好不痛快。

“你这丫头,说这样的话也不知害羞,”云羽柠轻敲她脑袋。

冬儿得意地吐了吐舌头,“听说老爷当时看见后气的脸色都绿了,当即派人将二小姐押汇府里,这下二夫人是有的闹了,多亏小姐您平安无事的回来。”

“那易子墨呢?”

“易公子啊,倒是没听说,但是老爷知道是易公子将二小姐带出去的,这会儿已经派人去府上请他过来了。”

“嗯,”云羽柠若有所思,看来,是该她演一场好戏了,“冬儿,替我更衣,咱们也瞧瞧热闹去。”

“好!”冬儿欢喜的答应,她看惯了自家夫人小姐往日里百般隐忍的样子,现在的云羽柠虽然有些反常,但起码越来越像个大小姐了,终于也有了翻身的机会。

云羽柠穿过长长的回廊,还没到正厅就已然听到了里面的哭闹声,除了哭闹,还有叫骂,无一例外是指向自己。

“小姐,”冬儿拉住云羽柠的衣袖,有些犹豫。

云羽柠轻轻拍了两下她的手,算是安慰,此时此刻她心里竟然也有一些紧张。

待到转到前厅时,直面的视觉冲击,姜氏母女痛苦哀嚎的模样,让云羽柠惊觉这种感觉并不是紧张,是兴奋!是压抑已久的兴奋!让她每个毛孔都张开着。

云羽柠快走两步,“爹。”

“贱人!”姜氏见云羽柠来了,便不由分说的向她扑去,“一定是你做的!你这个贱人!”

“啊,柠儿……”沈氏上前护住云羽柠,结结实实挨了姜氏一耳光。

云羽柠这才发现自己的娘亲沈氏也在场,见她为自己挡了一巴掌,旋即硬了心,她将沈氏护在怀里,“二娘,您不能平白诬陷好人,出了这样的事,与我何干,与我娘何干!”

“还说不是你,要不是你将舒儿带出去,她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姜氏还要冲上去继续打,却被云羽柠轻而易举的避开。

第五章 解除婚约

“二娘,我能出府是您允准的,至于为什么妹妹也出去了,也该是您允准的啊,不然谁还有这么大的权利和胆子!”

“你这个贱人,是你设计让舒儿……”

“够了!”云锡石大怒,“出了这样的事,你们还在争什么!”随后调转矛头直向沈素心,“你是当家主母,出了这样的事,你难辞其咎!”

“爹!”云羽柠挺身而出,“您如何能怪我娘,不是您叫她日日守在祠堂念经拜佛吗,我娘早就不问府中事多年,出府的所有权利都在二娘手里,您该问责也是问二娘才对!”

“你个不肖子,竟然敢顶撞于我!”云锡石更是怒不可遏。

沈素心紧张得直拉云羽柠衣袖,放在她的脾气,这样的事忍下就算了,明知老爷是偏心的,又何必多加解释,可如今的云羽柠偏不,她不想忍让,一件事都不想,这一世本就是赚来的,她不必再委屈自己!

“易公子,您来了。”

易子墨风尘仆仆的赶至大厅,自知这件事和他脱不了干系,他只盼能将损失降到最低,莫要伤了姜氏对他的支持。

云羽舒起初只是跪在地上痛哭不已,现在看见易子墨来了,更是哭得几乎背过气去。

姜氏也是对自己这个扶不上墙的女儿生气,明明是一出设计好的计谋,让她这么一搅,不仅没有害了云羽柠反倒自己惹了一身骚,于是便将一股脑的火气撒到易子墨身上。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易子墨脸上。

“舒儿出了这样的事,你竟还敢来相府!”姜氏咆哮道。

“是我不好,但舒儿执意要跟着,我也是在是……”

啪!

姜氏又是一记耳光。

易子墨丝毫不闪躲,为了金银权利,这几个耳光又算得了什么。

“子墨任由相爷打罚。”说罢,普通一声跪在了云羽舒身旁。

毕竟是兵部侍郎的儿子,云锡石就算是再生气,也要让易峥几分面子,当即派人拦了姜氏,沉了沉眸子,道,“我这女儿如今声誉有损,人是你带出去的,你当对她负责任。”

易子墨一愣,随即解释道,“相爷,人是我带出去的不错,但是舒儿这样也并非是与我……”

“嗯?”云锡石微微眯起眼,危险地看着跪在地中央的易子墨。

顿时,犹如一块石头堵在易子墨喉间。

云锡石的意思他明白,这是要让他收了云羽舒,但想他堂堂兵部尚书次子怎能娶这样不受妇德的人,况且,今日的丑事已经被许多人都看见,无疑是昭告天下,他若真娶了云羽舒,岂不是要被天下人取笑。

云羽舒起初悲痛万分,却不料听到了转机,如果能借此嫁与易子墨,也当真是因祸得福,“爹,是女儿不好,舒儿不求其他,只求来世不被奸人所害,再做爹的女儿!”说罢,便一头撞向傍边的桌角。

力道之假,不过是惺惺作态。

云羽柠看在眼里,盘算起了另一件事,若果能趁机解除与易子墨的婚约,也算是一箭双雕。

姜氏闻言,也同样眼前一亮,本来是打算将云羽舒送进宫选秀的,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肯定是与进宫无缘,今日要是能将这块烫手的山芋丢给易子墨那真是解决了大麻烦。

“老爷,您可要为妾身和舒儿做主啊,舒儿她年纪这么小,怎么能避开恶人相害,若是因为这一时想不开,那妾身也不想活了,倒不如回去娘家孤独终老去了。”

云锡石皱眉,他不喜欢被威胁,但又着实忌惮姜氏娘家的财力,可易子墨早与云羽柠有过婚约,要将两个女儿都嫁与易家,这个买卖可不划算。

云羽柠似乎是看穿了云锡石心思一般,挤出几滴泪水,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

“爹爹,妹妹遭人陷害,虽不是我所为,但我这个长姐也有责任,柠儿愿自动放弃与子墨的婚约,成全妹妹!只求爹莫要迁怒于娘亲。”说罢声泪俱下,一个长头叩在地上。

“柠儿!”沈素心痛心。

“柠儿……”易子墨同样痛心,但他的痛与沈素心不同,他痛自己错失美人,即将成为天下笑柄。

姜氏虽不信云羽柠能如此好心,但也别无他法,只好顺势而下,劝云锡石赶快答应。

云锡石在心中权衡了下易家在朝堂的地位,这样做也不算得罪他们家,便允诺易子墨,如他同意,聘礼双倍。

当晚,易子墨失魂落魄的离开了相府,他没能当即下定决心,只是说,明日再给答复。

云家人各自也散了,云羽柠搀起沈素心,走向佛堂。

“柠儿,你何苦……”沈素心心疼不已。

“娘,孩儿不苦,如今解除了与易子墨的婚约,女儿才真正算是解脱了。”云羽柠低声安慰。

沈氏惊讶得停在原地,“柠儿,你不是最想嫁给子墨了吗?”

云羽柠温婉一笑,搀着沈素心继续前行,“许是看的时间长了,才发现他并非我心中所想。”

“柠儿,你告诉娘,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娘你不要多心,有些事并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只要您知道,我没有去刻意害过谁便可以了。”

沈素心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出其中端倪,十月怀胎,之前云羽柠的脾性她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但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宛若另外一个人,让她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沈素心拉过云羽柠的手,“娘心忐忑,你若觉得开心便去做吧,娘无能,不能给你的太多。”

云羽柠点点头,她知道瞒不过沈素心,只是道,“天色晚了,娘亲早些休息。”

沈素心摆摆手,“我再去念一会儿佛,你回去罢。”

云羽柠让冬儿留在佛堂照顾沈素心,然后独自一人往踏雪院的方向走回去,路上她又想起白天的事,她虽然不知道是谁暗中帮她,但却足以见得那人并非恶意,如果那个穿白衣的人真的是上一世她濒死时见的人,那么他又是谁……

寒风吹过,云羽柠回神一些,她借着月光辨别方向,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书房。

她刚要离开,就看见一条人影从书房走了出来,房内没有点灯,那人就借着月色左右探看,然后关了房门,再三留意周围的动静之后才往后院的方向走了。

云羽柠躲在暗处把一切看在眼里,那个背影倒是很像她爹云锡石,她又想起自己年幼时又一次跑进书房玩儿,被发现后云锡石大发雷霆,足足饿了她三天,又关她一个月禁闭。

思及此,越发觉得这个书房不简单,于是在确定周围再没有别人之后,云羽柠轻轻推开了书房的门。

房内黑漆漆一片,云羽柠静静闭目站了一会儿,适应了屋内的光线。如果说这里真有秘密的话一定不会在表面这么容易被人找到的地方,云羽柠努力回想着小时候的场景,她想自己当时一定是很接近秘密所在所以云锡石才会如此生气。

顺着记忆,云羽柠将目光锁定在墙角的白瓷画缸上,她小时候就是因为很喜欢书画才会偷偷溜进书房,她走过去,转了转画缸,转不动。

云羽柠有些疑惑,按理说,转动这缸就应该能开启暗门才对。

她想了想,又把画卷都拿出来,伸手摸进缸中。

果然!

云羽柠摸到一个凸起,用力一按。

原本书架后平整的墙面顿时打开一条缝隙,云羽柠惊喜,复又用力,墙缝就开得更大,直到成为一扇门,足够她进入。

房梁上的某个人将这一切看着眼里,她果然是相府的人!

云羽柠一路摸进密室,里面的景象让她惊呆,她不曾想,一个当朝相爷府里会藏有这么多金银珠宝,光是金砖就足有二十几箱。

云锡石虽然职位甚高,但这些钱财也是足够他挣十几辈子有余,想来便是来路不明的钱,云羽柠借着微光在箱子里发现了一套账本,上面赫然写着官员的名字和金额,云羽柠将账本拿出密室,蹲在窗边仔细翻看,发现里面记录的不仅有卖官明细还有贩盐明细,最早一笔从七年前开始,最近一笔正是今天!

云羽柠越看越气愤,她上一世在青楼的时候见过了太多丑恶的嘴脸,其中不乏朝廷官员,剥削百姓打压忠臣,原来恶流之源就在自己长大的府里,幕后黑手正是自己爹爹。

云羽柠一瞬间不知是该喜还是悲,喜她发现了这个秘密可以要挟云锡石,悲她身上竟然流着这样人的血!

“卖官,呵,不错啊。”一道男声在云羽柠身后蓦地响起。

“啊!”云羽柠惊呼,吓得手中账本飞散一地。

她惊恐的转过身,看着靠在窗棂上的男人,那男人也正侧着头看她。

“你是谁!”云羽柠退后了一步。

那人背着光,看不清面容,调笑道,“怎么,云大小姐只对下迷药这种事记忆好吗,连是谁救了你都不记得了?”

“是你!”云羽柠看着他一身暗色锦袍,正和脑海里的某个身影不谋而合,果真是当时在宴宾楼的人,但为何他此时又出现在相府中,还是这样敏感的地方,云羽柠更警戒了些,“你是谁,为何救我!”

那人看着云羽柠警戒得像是一只要咬人的兔子,邪魅一笑,“要祝你一臂之力的人。”

一臂之力……以这人的身手能潜进相府却没有将她怎样,暂且可以断定该不是敌人,云羽柠咬着下唇思量一番。

“你怎么知道我是相府的人?”云羽柠又向后退了一步。

尉迟泫佑走近,捡起掉在地上的账本,衣带随风而飞,让云羽柠蓦然想到上一世,“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比如,今日端酒的人不是楼里的跑堂。”

第六章 尉迟泫佑

云羽柠不信,“传闻穆堡生意铺子遍天下,恐怕就连堡主南宫苏落都不能记住店内每个人的相貌,你竟能知道那人是冒充的?”

“能。”

“那你倒说说原因,我看你是在信口胡说还差不多。”

“哈哈,好厉害的丫头,但有些事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的。”尉迟泫佑的确不是用眼睛辨别,他靠的是声音。

穆堡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帮众不下几十万人,光是记住相貌恐恐怕无人能做到,但他们有一样是共同的,便是轻功。

穆堡的轻功由南宫苏落独创,穿林处不惊落叶,掠水时片滴不沾,所以即使是在穆堡最偏远地区的店铺里跑堂打杂的也都一定是武功高手,更何况宴宾楼这样易生事端的地方,更是要行动机灵,耳聪目明。

云羽柠垂了垂眸子,又问道,“那你为何要帮我?”

“嘘,”忽然,尉迟泫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闭目听了一阵,道,“有人来了!”

“那你快走!”云羽柠压低声音,把刚刚拿出来的账簿快速放回密室,装作一副没人来过的样子,但这书房是在是无处可藏,正焦急慌乱的时候,身子一轻,便上了房梁。

尉迟泫佑在背后抱着云羽柠笑道,“我走了,你难道要自己飞上来?”

云羽柠语塞,她要是知道他这样厉害还至于刚刚吓成那个样子,便不再理他,果然,云锡石又返回了书房。

云羽柠惊讶身后这人竟如此高强,那样一点动静都可以听得到,依照云锡石走来的速度,恐怕是刚一出现在回廊拐角就被他发现了吧。

尉迟泫佑看着怀里的美人屏气凝神一动不敢动的样子,熟悉的感觉似乎又加强了一些,他暗想这个老狐狸来的刚刚好,看来也不是一无是处,他闻着云羽柠的发香心情不由得大好。

多疑是云锡石多年的老毛病,尤其是做了这见不得人的勾当后,疑心病愈加的重,他打开机关走进密室,巡视了一圈,再三确定没有什么事发生之后,才复又离开了。

云羽柠在梁上又等了一阵,估摸着云锡石走远了,才发觉自己竟然一直和尉迟泫佑保持着这么暧昧的动作,而那人现在似乎是还没有要松开的迹象。

“嗯……你,”云羽柠试探性的开口。

“怎么?”尉迟泫佑明知故问。

“我们是不是可以下去了?”

“不行。”

“为什么?”

“你爹一会儿再回来怎么办。”

……

云羽柠为了安全起见,果真就再忍了一会儿,但是很快一种不好的感觉渐渐袭来,上一世的种种回忆涌进脑海,那是她挥之不去的梦魇,她厌恶和男人的人和触碰。

云羽柠气息渐乱,显得烦躁不安,她紧蹙着眉,豆大的汗珠就这样顺着脸颊滑落。

尉迟泫佑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起初以为云羽柠是患有什么病症,刚要为她把脉的时候,云羽柠忽然承受不住,猛地将他推开,自己直直坠向地面。

“小心!”尉迟泫佑鱼跃而下,大掌捞起云羽柠的腰身,却被她条件反射般的一把推开,尉迟泫佑猝不及防,一个反手稳住身形,云羽柠则生生摔在地上,因为刚刚在半空中的缓冲暂且不至于将她摔伤,但她脸色却吓人,映着月光一白如纸。

“你可有摔伤?”尉迟泫佑企图靠近。

云羽柠又紧张得向后退了些,勉强摇摇头,将自己缩成一团。

尉迟泫佑察觉云羽柠的不对劲似乎是源于与人之间的触碰,他微微皱眉,莫不是自己刚刚过分了,尉迟缓缓蹲下,语气尽量柔和,“我刚刚并非有意冒犯。”

云羽柠依旧紧抱着自己一言不发。

尉迟泫佑见她将自己抱得更紧,大概也猜到几分,他不仅阅人无数,更是阅女人无数,但大多是逢场作戏过眼云烟,所以才养得他这样看似轻佻不羁的性格,可真要是实打实的哄过谁,他还是头一遭,可又不能把云羽柠丢在这里不管。

慌乱中他想起了南宫苏落新制的药丸,尽管觉得这是药类有些不妥,但身上也是在是没有其他可以哄女孩子开心的东西了,况且这药是温补的,时不时吃上一粒对身体有好处。

尉迟泫佑从怀里掏出小瓶,倒了一粒粉色药丸出来,他就捏着这枚药丸蹲着走近,想要讨好却也只生硬的挤出两个字,“给你。”

云羽柠稍稍缓解了一些,从手臂中抬起头,月光透进来,也照亮了面前的男人的侧颜,邪肆轻狂的脸上带着几分认真,鼻梁坚挺棱角分明……云羽柠微微有些出神,这样的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她缓缓抬起手,接过。

尉迟泫佑紧张的一颗心稍稍放下一些,随即把手里的小瓶子也放在了云羽柠脚边,“都给你。”

云羽柠看着面前的人,有些歉然,“我不是因为你……”

“你不必解释,你若不喜欢被人触碰,那我以后不碰你便好了。”尉迟泫佑站起身,他似乎察觉自己刚刚有些温柔的过分,面容瞬间冰冷,看得云羽柠一阵恍惚。

屋内月光柔和,云羽柠看着尉迟泫佑的身影,忽然觉得他大概是个温暖的人,虽然看似冰冷,但却并非不近人情。也或许是因为她还未见过尉迟泫佑挥重剑血煞百里的时候。

“我该怎么谢你。”云羽柠缓缓开口。

尉迟泫佑冷冰冰的抛下两个字,“不必。”

云羽柠轻笑,“谢谢你。”

尉迟泫佑的心彻底放下,他回身看着还蹲在地上的云羽柠,“你还不回房?”

云羽柠摆摆手,“我再缓一缓,你快走吧。”然后收了脚边的药瓶,“谢谢你的礼物。”

尉迟泫佑低头看着面前这个面色惨白却笑靥如花的女人,长长的睫毛在他眼窝布下浓浓阴影,让人看不出神情,“那好。”

说罢,尉迟泫佑离开书房一跃上了房顶。

云羽柠缓了缓,也起身离开了,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她有些体力不支,顺手将那枚粉色药丸放入嘴中,顿时一阵酸酸甜甜绽开在她的舌尖。

云羽柠一路走回踏雪院,房顶上的黑影就一路跟回踏雪院,自始至终,她都未曾察觉。

待云羽柠关上房门,尉迟泫佑才彻底离开。

她回去时,冬儿已经回来了,看见她便紧张的上前询问她去了哪里,是否被姜氏为难。

云羽柠摇摇头,此时的姜氏母女怕是无暇顾及她了,该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兵部侍郎府里才对。

她说自己累了,想要休息,冬儿看着憔悴疲惫的主子十分心疼,以为她是因为易子墨的事在难过,自己也暗自神伤,感叹小姐的命怎么怎么苦。

云羽柠这一夜,却意外的好眠。

时近晌午云羽柠才被吵醒,外面吵吵闹闹的夹杂着冬儿的声音。

她披了件外衣推开门,才发现阶下站着的不过几个姑婆子,到底是深府大院里的妇人,一个个的都这般刻薄爱嚼舌根,冬儿一个小丫头站在中间争辩得面红耳赤,明显不是她们的对手。

“冬儿,”云羽柠轻唤。

“小姐!”冬儿发现云羽柠醒了,一路小跑到她身边,“小姐你休要听她们胡说,这里风大,咱们快进去。”

哪里还用听,这几个姑婆子是云羽舒院子里的下人,若不是易子墨答应了这门亲事,她们怎么会如此趾高气昂狗仗人势。

“呦,死丫头你还护起主来了,也不看看哪块云彩有雨!”其中一个身形矮胖的先发声,脸上满是不屑。

“你!”冬儿气得直咬牙!

“哦?”云羽柠走下台阶,在那个矮冬瓜面前站定,“你倒说说,哪块云彩有雨?”

“哼,现在易公子是要娶我们小姐了,你就算哭晕在这里,也没你半分戏!”

呵,云羽柠轻哼,转头目光一凛,“冬儿,给我掌嘴!”

“小姐?”别说是那几个妇人,就连冬儿都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我说掌嘴,你听不到么?”云羽柠又重复了一遍,顺便给冬儿一个坚定地眼神。

“是!”冬儿顿时来了精神,本以为又要白白受窝囊气,却没想到竟有这样的反转,欢喜的领了旨,连目光里都带了几分解气。

“死蹄子,你敢!我可是二小姐的人!”矮冬瓜尖叫,其他婆子纷纷上手想要制服冬儿。

“你们敢!”云羽柠厉声呵斥,“我是相府大小姐,在我院内如何轮到二小姐说话!”

她见冬儿迟疑不敢下手,又斥了一声,“冬儿,给我打!”

啪啪!

冬儿一咬牙,反正两个巴掌打在矮冬瓜脸上。

她和云羽柠一样,被欺负惯了,像今天这样反抗真真是头一遭,手一伸出便停不下来,将多少年积压的愤恨一并发出,也顾不得其他许多了。

矮冬瓜之流不知道是被打蒙还是被云羽柠的气势吓住,果真没敢还手,抱着头一边逃窜一边叫骂。

冬儿将她们统统赶出院子,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儿,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她只记得自己在冬日里打出一身汗来,记得那几个张牙舞爪的婆子落荒而逃,记得在阶上笑得畅快的云羽柠。

冬日阳光倾洒在云羽柠脸上,冬儿发现自家主子笑起来是如此好看。

“还不回来。”云羽柠看着傻兮兮的冬儿。

冬儿一步步走近,扑通一声跪在云羽柠面前。

“小姐,冬儿感谢您让我出了口恶气,人是我打的,冬儿自愿去向老爷请罪,以后冬儿要是不能伺候您了,请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说罢,在青阶上用力的叩了三个头。

云羽柠敛了笑容,仿佛有什么哽在她的喉咙,她心中酸疼,为冬儿,为沈素心,也为上一世的自己。

“起来吧,”云羽柠伸手拉起冬儿,拂去她脸上的泪水,一字一句坚定道,“你不会有事,从今以后都不会再有人欺负我们!”

“真的?”冬儿半信半疑。

“嗯!”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华天下】 或 【嫡女为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4878.html
首 发:小说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在线阅读
  • 傲妃本色20章

    原标题:傲妃本色20章小说名字:傲妃本色《傲妃本色》一袭长髯飘洒胸前,步少尊说:“我不管他是谁,我应你们之邀刺杀九离王,事情败露时你说了那水悠凝会平安无事,可是事实上她却承受了严酷的刑罚!”“我们也刚刚得知消息,要怪只能怪没有料到程墨烈的狠毒!水悠凝是我安国陛下的挚爱,他怎么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何况,如果步大侠对冷小姐有愧的话,可以去王宫中营救,到这里挥剑直指我们陛下又有何用?”申广泰大义凛然,掩盖半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步少尊眉头深锁,终究收了剑说:“步某向来喜欢光明磊落,结交诚心相待之人!

  • 你是我的爱情良药15章(第十五章 死神降临)

    原标题:你是我的爱情良药15章(第十五章死神降临)小说名称:你是我的爱情良药第十五章死神降临尽管短时间内白玲玲还没有对她下手,但是那天她所说的话无疑在莫婉颜的心中埋下了恐惧的种子。她曾千方百计的想逃离这里,但是每次都被白玲玲安排的仆人发现,甚至连这个仓库的门也出不去。在楚风灼走后没多久,白玲玲再次过来骚扰她,这次她与她靠得很近,目的是想给她带来一些压迫感。白玲玲几乎能听到她的心跳声,只不过相比起正常人的心速明显快了许多。就算是紧张的话也不至于如此。“你……你的心脏有问题?”看着莫婉颜那一副慌了神

  •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目录预览:《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怎么可以这样?”苕秀子要被逼疯了,这个该死的苕正村居然因为赌钱而欠了那么多的钱?“小姐,我们也很同情你,但是请你还是乖乖的把钱给我们吧,这样回去之后,我们也有交代,至于你的哥哥,苕正村,如果他回来了,你就好好的和他谈一谈,下次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了。”看来两

  • 【今日20181120】推荐《夜里星辰梦见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1120】推荐《夜里星辰梦见你》在线阅读小说名:夜里星辰梦见你目录预览: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第2章他是疯了吗?第3章没认出她来第4章满身吻痕第5章一份信件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空房。”“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众人一阵哄笑。“今天是陵家举办的酒宴,所谓陵太太既然回国了,今

  • 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10章

    原标题: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10章小说书名: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沐晴朗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打开水龙头,冲了一把脸,重新补妆。补好妆容,镜子里的人恢复了以往的淡定从容。自己凭什么要躲着秦焱熠呢?自己又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要说对不起,也是秦焱熠对不起自己啊。就算他秦焱熠掌握着俄帝国和夏帝国的整个商业命脉又怎么了?他也不能为所欲为吧?对,就是这样的。沐晴朗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拢了拢长卷发,整了整自己的礼服,踩着八公分的尖跟凉鞋拉开了洗手间

  • 小说相思树下寄相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相思树下寄相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相思树下寄相思《相思树下寄相思》她一面说着话,泪水也蔓延开来,滴答滴答砸在地上。苏沐想要撤回自己的腿,却被面前的林宛瑜抱得死死的,远远望过去,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加上林宛瑜跪在地上,更让人浮想联翩!“苏沐——”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划破院子里的杂乱声,便紧接着看到一抹玄色身影,大步流星的赶过来。直挺挺的往院子中间站定,霸道且犀利的眸子扫视一周,不怒自威!他注意到地上哭的梨花带泪的林宛瑜,睨了苏沐一眼,“给我个解释!”还未等苏沐张口说话,旁边的林

  • 爱如残阳,心以冷却17章(第17章 清理过去)

    原标题:爱如残阳,心以冷却17章(第17章清理过去)小说名称:爱如残阳,心以冷却第17章清理过去头痛欲裂。耳边是嘈杂的说话声,窸窸窣窣。傅铭城勉强睁开眼,床边站着一个背影,恍惚间他以为是夏亦然立在床前。“亦然……”他紧皱着眉头,喉咙中发出干哑的声音。“这个也搬出去!”夏轻允对着门口的佣人斥声道。她双手抱怀,踩着高跟鞋转过身来。看向傅铭城粲然一笑。傅铭城这才清醒过来,看清楚了眼前人,竟然有些失落。他轻哼一声,夏轻允立刻俯下身去侧坐在床沿边。“铭城,”她的手抚摸着他温热的脸颊,下巴周围新长的胡茬有些

  • 小说《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目录预览:《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暮色无边的夜。黑漆漆地笼罩着整个大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那闪烁的霓虹璀璨着这个原本已沉寂下来的夜,在喧闹的那一条酒吧街上,正演绎着属于这个城市夜晚另样的繁华和Y惑。异常的热闹缤纷,尤其在“夜色”酒吧的门口,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