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纵横花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8/11/11 09:44:32 来源:网络
《纵横花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说名:纵横花都
:夜店招聘

这事儿还得从2010年的暑假说起,那是暑假的第一天,这天对我来说绝对是人间惨剧。来自http://www.gao-xiao.com/处了一年多的‘女’朋友因为一部苹果四和我分手了。她正式和学校的一个高富帅好上了。

最让我憋屈的是,高富帅还给我拿了一千块钱。他说我这一年给‘女’朋友‘花’的不过也就几百块,剩下的就当分手费。

那一刻,我感觉屈辱到了极点,但他说的又的确没错。

我像个SB一样在大街上走着。我心里一阵阵刺痛。高效新闻网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是个穷**丝,没钱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手机忽然进来条短信。我抱着一丝幻想,以为会是‘女’朋友,但拿出一看却是个陌生的号码。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明珠KTV招聘男‘女’公关,年龄十八岁以上,五官端正,身体健康。待遇丰厚,每月2w-10w。”

这种短信我以前也收到过,但从来没当回事。不过这次不同,那上面标注的钱数让我眼红了好半天。好一会儿,我按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一个声音甜美的‘女’的告诉我,要是想应聘的话,下午可以去面试。网站gao-xiao.com

下午去面试的路上,我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职业说出去有些丢人。可一想到没钱在这社会中就不能生存,我反倒释然了。‘女’朋友也没了,我还在乎那么多干他妈什么?妈的,反正都是笑贫不笑娼。干吧!

我也想开了,既然生活这么狗血!那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来一场轰轰烈烈的**丝逆袭!

面试地点竟然在一家培训中心。我到时,走廊里男男‘女’‘女’居然站了得有二三十人。妈的,我没想到当个鸭子、做个‘鸡’居然也这么大的竞争压力。原文gao-xiao.com

面试我的是个‘女’的,四十多岁。她问我多大,我实际是十八,但我故意说十九,想显得成熟一些。又问我多高,我告诉她1米79。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最后是体检,合格后我被正式录用。

我原以为直接能上班了,没想到还要培训两天。培训的内容也‘挺’有意思,我总结了下就三点。

第一,打消我们内心的羞耻感,让我们没有心理负担,轻装上阵。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第二,看片,同时教我们一些技巧。主讲这个的居然是个三十多的‘女’的。看着一个‘女’人在台上讲这些内容,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我也是醉了!

第三,如何把握‘女’‘性’顾客的心里,怎么能让她们最大程度的消费。说白了,就是连忽悠带骗。

两天后,我正式到KTV上岗。别人都取了个假名,惟独我傻呵呵的说了真名,石中宇。

当天晚上,我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客人。高效新闻网客人是我们领班豪哥安排的。豪哥能有三十左右岁,长的五大三粗。看着‘挺’吓人的。

但我觉得他对我好像‘挺’有看法的,从来之后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就是问我叫什么。并且口气还非常恶劣。

豪哥带我们几个进了三楼的豪华大包。一进‘门’,就见宽大的沙发上坐了三个‘女’人。

豪哥一改平时趾高气昂的样子,他谄媚的和其中一个‘女’人说,

“赵姐,我特意给您叫了几个新来的。您挑挑,不行我再给您换……”

我站在后排,趁他们说话时,偷偷的打量这三个‘女’人。那个叫赵姐一看就是个老富婆,穿戴绝对讲究。但岁数得他妈的五十多,个子不高,并且‘挺’胖。一张大饼子脸上画着重重的浓妆,看着都有些吓人。

我又看了看另外的两个,其中一个也得有五十。比赵姐强点不多。倒是最边上那个看着还可以,能有三十多岁,身材也还不错。

我就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最年轻那个选我。

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挺’奉承赵姐的,都让赵姐先选。我一听赵姐要挑人了,我马上把脑袋低了下去,还略微弯着‘腿’,让自己看着别那么高。心里开始不停的祈祷别选我,别选我!

“后面那个,抬头!”

赵姐那尖尖的声音一响,我心里凉了半截,但还是马上抬起了头。赵姐还没等说话,豪哥在一边就奉承的说,

“赵姐,你好眼光啊!他叫中宇,是我们这儿最年轻的,刚来的,才19,还一个客人都没接过呢!”

听着豪哥的话,我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幻想,希望赵姐没看上我。

但事与愿违,赵姐一句,“就他了”。把我最后的希望也打破了。那两个‘女’的也选了两个,豪哥带着其他人出了包房。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坐到赵姐旁边的。近距离看她时,我心里有些恶心。她脸上涂着厚厚的一层,就像墙上刷的白灰。但还是掩盖不了那些皱纹。嘴‘唇’抹的通红,一张大嘴像刚喝过血一样。

但赵姐却有些得意,她拿手指勾着我的下巴,又在我脸上掐着。转身对那两个‘女’的显摆说,

“你们看看,这细皮嫩‘肉’,还‘挺’帅的嘛?”

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下贱到了极点。连个站街的都不如。那两个‘女’的奉承着说,赵姐今天要吃小鲜‘肉’了。说完他们全都哄笑。而我像个SB一样,手足无措的坐在那儿。

赵姐给我倒了杯酒,让我陪她喝一杯。我犹豫了下,还是端起酒杯,和她干了。

赵姐好像‘挺’高兴,她从皮包里拿出五百块钱,直接伸到我的衬衫中。把钱往里一塞,顺便在我‘胸’肌上用力的掐了下。她他妈好像有些变态,掐的很用力。疼的我差点喊了出来。

我越这样,这个老变态好像越高兴。她哈哈笑着,脸上那层妆都跟着往下掉。她夸我不错,让我好好表现着,今天晚上肯定发我个大红包。

赵姐可能觉得我有些放不开,她站了起来冲我说,让我跟她出去,去客房。

听着她的话,我脑袋嗡的一下。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我和她搞在一起的样子。

:要被开除

赵姐可能觉得我有些放不开,她站了起来冲我说,让我跟她出去,去客房。

听着她的话,我脑袋嗡的一下。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我和她搞在一起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也不敢看赵姐。就低声和她说,

“姐,我陪你在这儿喝会儿酒吧!”

这话我一说完就后悔了。我们培训时就有一条,绝对不能拒绝客人提出的要求。客人的要求越多,也就意味着你的小费越多。

我话音刚落,赵姐脸‘色’一下变了。她知道我那话的意思是不想和她做。她似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嗷”的一声大骂,

“你个贱货,真他妈是给你点笑脸了?”

说着,晃‘荡’着她那‘肥’‘肥’的身子,冲上来就给了我一耳光。这耳光很响,他们四个也立刻停了下来。那两个‘女’的跟着站了起来。最年轻,也是我对她印象最好的那个,她马上走了过来,拿起桌上的一杯酒,直接扬到我的脸上。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赵姐看上你,那是你的造化,你他妈还这么多事儿!马上给赵姐道歉!”

冰凉的酒带着冰块从我脸上滴落,而我完全傻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赵姐见我还没动,她更怒了。她忽然一步上前,跳起来朝我脸上挠去。我马上伸出胳膊,想挡住脸。可还是没挡住。脸上被她挠了一下,火辣辣的疼。一定是被这老变态给挠坏了。

老变态开始像疯了一样开始挠我,边挠边骂,

“你个卖‘肉’的鸭子,这回你他妈想卖老娘还不买呢……”

赵姐一动手,那两个‘女’的居然一起涌了过来。冲着我又挠又打。我也不敢还手,只能护着脸拼命的挡着。那一刻我憋屈的要死!

而那两个SB开始就傻呵呵的坐在那儿,连个拉架的都没有。好半天,其中一个才忙跑出去叫人。

不一会儿,豪哥进来了。他一进‘门’,忙把这三个‘女’的拉开。他一边小心的赔着不是,一边问说,

“不好意思啊,赵姐,他刚来不懂事,有什么事儿你和我说,不用你动手,我马上收拾他!你和他生气犯不上,别再气坏了您!”

这老变态立刻就像个泼‘妇’一样,两手叉着腰,张着血盆大口大骂着,

“你他妈让他马上给我滚,从今天起,我不想在明珠看到这个人!不然以后你别想我带人来你们这儿消费!”

豪哥回头瞪着我,慢慢走到我身边。一扬手,“啪”的一下,重重的扇了我一个耳光。他眼睛盯着我,手却指着‘门’口,

“滚!马上给我滚出去,一会儿再他妈和你算账!”

我傻呵呵的出了‘门’。低头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走廊里不时的有人走过,都好奇的看着我。我沮丧到了极点,甚至有些后悔得罪了那个老变态。

好半天,豪哥才从包房出来。也不知他怎么稳住那几个泼‘妇’的。

豪哥也不看我,只是冷冷说了句,

“跟我走”。

我胆战心惊的跟在豪哥后面,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置我。我心里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结局。不如刚才就答应了老变态。反正也他妈出来卖了,还挑什么买家啊。她虽然又老又难看,但怎么也比母猪强啊。

豪哥带我到了二楼的经理室。我们的经理是个‘女’的,叫芸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我只见过她一次,感觉冷冷的,特高傲。

敲‘门’进去,就见芸姐正坐在沙发上。她手捂着肚子,皱着眉头。看着好像‘挺’难受。

不得不承认,芸姐长的确实漂亮。她还不单是漂亮,关键是她有一种熟‘女’特有的媚,那种媚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就像她的穿着也和一般的‘女’人不同,盘着头发,穿了件白‘色’的抹‘胸’小衫。下身是一条短裙。她个子本来就高,还穿了高跟鞋,整个人更显得‘挺’拔。

我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芸姐。正偷看时,忽然“啪”的一下,我感觉后脖子一疼。豪哥在我脖子上重重的打了下。接着他就对芸姐说我得罪了客人。客人现在很不满意,让把我开了。

芸姐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问豪哥到底怎么回事。豪哥就把刚才我和赵姐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说的时候还添油加醋,说什么我一进‘门’就和赵姐拉着长脸。不但不配合赵姐,还和赵姐发脾气。

这些根本都是没有的事儿,我实在搞不懂我到底哪儿得罪了豪哥,他好像就是故意针对我。

但我也不敢辩驳。豪哥说完,芸姐也没说话。她皱着眉头,弯着腰,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小腹。能看出来她特别难受。

好半天,她才抬头看了豪哥一眼说,

“他刚来,你怎么就让他上赵姐的钟?”

我没明白芸姐的话,难道上赵姐的钟还分人啊?

豪哥一听,连忙解释说,是赵姐要找岁数小的。他才让我过去的。

芸姐也不说话,但她似乎更难受了,脸‘色’惨白,捂着小腹,弯着腰,整个上身几乎要贴到大‘腿’上了。鼻孔里还不时的发出难受的“嗯,啊”声。

我猜到芸姐肯定是大姨妈来了。我前‘女’友安迪也痛经,一来事儿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的。

我正瞎猜时,芸姐似乎疼的更厉害了。她整个人已经完全蜷缩一块儿了。而豪哥在一旁一句关心的话也没说。反而还追问她,到底怎么处理我。

豪哥的话让我有些担心。我怕芸姐真的把我开除了。我小心翼翼的看着芸姐,而芸姐疼的始终低着头。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汗珠。她一边轻哼着,一边冲豪哥摆了摆手,只说了三个字,

“开了吧!”

我一下傻了。这他妈刚上班,接的第一个客人,挨顿打不说,还他妈被开除了。

我正傻站着,豪哥忽然走到我身边,冲我就是一脚,嘴里骂着,

“没他妈听芸姐说吗?快给我滚蛋!”

我被豪哥踹的退后一步。但也不敢犟嘴,只好灰溜溜的转身往出走。

出手治病

刚一开‘门’,还没等出去,忽然就听芸姐“哎呀”一声。 我一回头,就见芸姐疼的从沙发上下来,整个人蹲在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豪哥在一旁想要扶她,但芸姐却连连摆手。她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芸姐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犹豫了下,但还是开口说,

“芸姐,你是痛经吧?要不我给你针灸试试吧?”

我话一出口,芸姐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既有怀疑,又有些不敢相信。

豪哥马上瞪了我一眼,他不耐烦的冲我嚷说,

“滚,别他妈在这儿添‘乱’……”

我连忙解释说,

“芸姐,我真的会针灸的!我在职高学的就是中医专业。我爷爷也是中医。从小就跟他学,并且之前我还治好过我一个同学……”

我怕芸姐还不相信,马上从兜里掏出针盒,里面装着毫针。因为从小学习,我一直都习惯把针盒带在身边。

其实我说这些话时也并不自信。我的确治好过一个人,那人就是我前‘女’友安迪。但我也只是给她一人针灸过。别人我从来没试过。只是刚才看芸姐疼的厉害,我一时着急,才说了那些话。

芸姐可能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她冲我点了点头。难受的说,

“那你试试吧!”

我忙走过去,和豪哥一起把芸姐扶到沙发上,让她平躺。芸姐的确漂亮,她虽然疼的愁眉苦脸,但躺在沙发上的样子,还是特别的动人。

不过我却犯难了,拿出毫针站在那儿不动。豪哥拍了下我肩膀,有些不屑的问我,

“你到底会不会,快点啊?”

芸姐虽然躺着,但她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为难的指着芸姐的‘腿’,有些尴尬的说,

“芸姐,得把丝袜脱了。不然我怕我扎不准‘穴’位!”

芸姐楞了下,接着就冲豪哥摆摆手,让豪哥出去。豪哥瞪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出了办公室。

芸姐见豪哥出去,才忍着疼坐了起来。可能是真把我当成医生了,她竟然也没背着我。直接把手伸到短裙中,开始把丝袜往下脱。

我本不想看,但还是忍不住看着芸姐脱丝袜的动作。芸姐可能是肚子疼的原因,她动作很慢,一点一点的把丝袜脱出裙底。刚要继续脱,忽然又“哎呀”的疼叫了一声。

我本来没好意思过去帮忙。可见她这么疼,就忙过去先脱了她的高跟鞋。

我见芸姐没反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她,

“芸姐,你躺着。我帮你脱吧……”

芸姐皱着眉头,苦着脸。微微点点头,又躺了下去。

按我学的来讲,痛经止疼并不是太难。主要就两个‘穴’位,三‘阴’‘交’和足三里。三‘阴’‘交’在小‘腿’内侧,脚踝上面三寸的地方。

芸姐个子将近一米七,但脚却不大。也就三十七码左右。她的脚娇嫩白皙,可以清晰的看见细细的血管。脚趾柔弱无骨,脚掌处是淡淡的粉红,脚心微微像里凹着。一看平时就特别注意保养。

我在脚内侧轻柔了几下。芸姐下意识的把脚往回缩了缩。我知道芸姐有些紧张,就回头想和她说几句话,分散下她的注意力。转过头。做了下深呼吸,拿着毫针对准‘穴’位,慢慢的刺破娇嫩的皮肤,一点点扎了进去。刺到一寸多时,我微微捻了几下。

芸姐下意识的收了下脚。我忙轻轻的摁着,回头问她说,

“芸姐,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芸姐闭着眼睛,口气虽然不像之前那么冰冷了。但也没带什么感情的说,

“有些酸,还感觉有点胀麻……”

我一听就放心了,这种感觉正对。我告诉她别紧张。接着开始轻‘揉’芸姐的小‘腿’,找到足三里的‘穴’位,再次把毫针扎了进去。

两个‘穴’位扎完之后,需要‘挺’五到十分钟。这时候再在关元、天枢和气海这三个‘穴’位按摩,止痛效果是最好的。这三个‘穴’位都在小腹处。

我给芸姐针灸时,她的手一直放在小腹处。我过去刚把她手拿开,她一下睁开了眼睛。我马上解释说,

“芸姐,这有两个‘穴’位,我给你按摩下!”

芸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没再多说,又把眼睛闭上了。她这高傲的态度让我有些恼怒。我这给你治病,倒感觉好像求她似的。

妈的!要不是看她长的漂亮,加上我还想在这儿继续干下去,我才懒得管这事儿呢!

又被羞辱

好一会儿,芸姐终于好多了。 我这才恋恋不舍的把手拿开,把针拔了出来。芸姐也站起来整理衣服。她脸‘色’绯红,整个人比之前‘精’神不少。

收拾好后,我小声的和芸姐说,

“芸姐,没事我就先走了!”

我以为我这么说,芸姐肯定得说几句感谢的话。谁知她只是在鼻孔里嗯了一声,再没多言。

我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朝‘门’外走去。刚开‘门’,芸姐忽然在我身后冷冷的说,

“你明天照常上班吧!”

芸姐的话终于是让我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爽,老子帮她治了病,她他妈还和老子摆一副臭脸子

我虽然没被开除,但日子也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好过。之后两天的时间里,我居然一个客人都没接到。两天晚上我完全就是在休息室度过的,豪哥根本就没给我安排活儿。

最让我气恼的是,KTV最忙时,他居然让我去打扫公共洗手间。要知道在KTV里,这活儿都是保洁做的,连服务员都不用干的。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大的意见。当时我第一想法就是去他妈的,老子不干了。不过一想到要赚钱,我还是忍住了。

其实我还有个更深的想法,那就是芸姐。这两天我也见她两次,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冷冷的,也没正眼看过我。

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看她,一想到她那滑嫩的皮肤,我就有些蠢蠢‘欲’动。我心里暗自YY着,哪天能和她在‘床’上好好翻滚下。

我收拾完洗手间回到休息室时,里面就一个叫杨军的在。杨军是我们这组男公关里和我说话最多的,他二十四,但来明珠已经五年了。他高高瘦瘦的,脸‘色’却特别苍白。一看就知道是纵‘欲’过度的结果。他人不错。告诉我不少行里的规矩。

杨军见我回来,他还以为我上钟去了。就笑着问我感觉怎么样,收了多少小费。

我苦笑,告诉他说我去打扫洗手间了。杨军一愣,接着叹了口气说,

“你小子啊,还是不懂事儿。你以为做咱们这行这么容易呢?这里面的说道多了去了……”

我一听这里面有学问,忙给他递了支烟。让他教教我。杨军朝‘门’外看了眼,见没人。才小声告诉我说,

“我看你这小子还‘挺’实在的。就和你说说吧。你刚来,想要接到好点儿的活儿,你得把豪哥搞定啊。客人选人可都是豪哥带着,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你怎么也得先和他意思意思啊……”

我怎么也没想到,当个鸭子居然还他妈这么多的说道。还得拍领班的马屁。

杨军见我好像有点开窍了,又告诉我说,

“豪哥爱‘抽’烟,你给他买两条好烟。到时候他给你安排两个款姐,什么不都出来了……”

杨军的话的确有道理,我之前想的也的确太简单了。但我兜里不过二百多块钱,加上之前那个变态的老‘女’人给我的五百小费。一共才七百多。但我还是咬咬牙,去超市买了两条‘玉’溪。

第二天傍晚一上班,我就带着烟,直接去了豪哥的办公室。豪哥的办公室离休息室不远。我特意早点去,怕别人看见。敲了几下‘门’,好半天,豪哥才在里面喊了声进。

豪哥一见是我,他楞了下。显然没想到我来找他。

我忙把怀里的两条‘玉’溪拿出来,放到他办公桌上,小心翼翼的说,

“豪哥,我这刚来,也不懂事。还麻烦你多照顾……”

豪哥听着嘴角一撇,他冷笑了下,从‘抽’屉里掏出一盒软中华。慢慢打开,‘抽’出一支点上后,才不屑的看着我说,

“我平时‘抽’这烟!”

软中华将近六百一条,而我送的‘玉’溪才二百一条。豪哥这就是故意羞辱我。我虽然明白,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尴尬的站在那儿。豪哥又冷哼一声,冲我摆了摆手,让我出去。

我气得够呛,给他送礼还被他羞辱。妈了‘逼’的,嫌我烟不好,那你他妈别要啊?太他妈能装了!

回到休息室时,杨军已经来了。他见到我立刻就问给豪哥送礼了吗?我把刚才的事情和他讲了一遍。杨军听完楞了下,再就不说话了。

晚上一直到十点多时,豪哥也一直没安排我的台。我心里有些郁闷,看来今天又完蛋了。

正胡思‘乱’想时,杨军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豪哥。一进‘门’,杨军偷偷的冲我挤了下眼睛。我没明白他什么意思,接着豪哥说,

“你现在去318……”

我一愣,没明白豪哥这话是对谁说的。杨军见我傻愣着,马上在旁边提醒我,

“中宇,愣着干什么呢?豪哥让你去318呢,快去啊……”

我这才明白。刚想说话,豪哥转身走了。我忙跟了出去,豪哥却让我一个人去了318。

纵横花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阅读】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阅读)或者(xiaoshuyuedu),关注后回复 【纵横花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4494.html
首 发:《纵横花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 恋你心悠然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恋你心悠然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恋你心悠然目录预览:第2章油嘴滑舌的小东西第3章我与老公的小三第2章油嘴滑舌的小东西我要去赶一个通告。虽然我想把这个通告推了,作为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本来机会就不多了,所以现实是我必须去。我夹着台本,一只手端着咖啡,一只手拿着三明治挤过人群。我没有站稳,幸好有人扶了我一把:“谢谢……哎,怎么是你。”诸元宇白衬衫黑色西裤站在我面前,这个人不愧是衣架子一样的身材,最普通的款式在他身上都有一种男模的范儿。“我有点事情来这里。”诸元宇看了眼我手上拿着的食物,问道:“

  • 《大男神的小萌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大男神的小萌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大男神的小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葬礼vs葬礼第1章葬礼vs葬礼第2章认错人,哭错坟第2章认错人,哭错坟第3章绝种大男神第3章绝种大男神第1章葬礼vs葬礼郊外的寂静山头。肃穆庄严的葬礼上,挥挥洒洒的细雨润湿了每个前来参加葬礼人身上的黑衣。本来就寂静尴尬的气氛,被冰冷的深秋之雨,渲染的更加肃冷,还隐约带着股森森煞气。使得这前来参加葬礼的人,都不觉的缩了缩肩膀。“这柏家的大少爷也真是的,哪有自个父亲的葬礼还迟到的?倒是让我们这些旁亲,在冷飕飕的天儿里

  • 逆天仙尊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逆天仙尊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逆天仙尊目录预览:第2章大喜之日,退婚之时第3章千古巨头第2章大喜之日,退婚之时“眼泪?居然藏在石像眼球之中?”叶匀不傻,为之一震,灵光一闪便瞬间抓向两颗银色眼泪。咻!两颗银色眼泪突然闪烁阵阵白光,然后合二为一,光芒未散,很是突兀飞入叶匀眉心,顿失不见。叶匀不敢相信,眼睛瞪得大大的,额头全是汗珠,放佛见到一把利剑朝自己飞来,还未反应过来,那滴银色眼泪就已离奇消失在眼前,只感觉身体闪了个冷颤,而眉心处就有股温暖气息在散发。连串魔幻变化,令叶匀心惊胆跳。“破立

  • 若有来生,依然爱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若有来生,依然爱你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若有来生,依然爱你目录预览:第三章准备手术第四章放我走吧第五章离开第三章准备手术凌寒霆的神情之间闪过一丝不易捕捉的愁容,“马上手术。”“可是……”医生有些为难,“现在医生们都已经下班了,而且方小姐的身体情况很差,需要调理一段时间才可以继续手术。”“我知道了。”凌寒霆沉默了一会儿,“现在还能找到晴儿的血型么?”“对不起凌总,我们一直都在想办法寻找,但是还是没有结果。”面对凌寒霆的问题,医生固然有些紧张。这是好久以前就被吩咐给自己的事情,可是自己一

  • 我不是野模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不是野模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我不是野模目录预览:第二章你真是个尤物第三章做我的女伴第二章你真是个尤物面试官拍了下手,示意我们可以站好了,道:“恭喜各位应聘成功,坐在旁边稍稍等候,我们公司老总待会就来了。”他们分别给我们一杯热牛奶,不得不说,这热牛奶来得真及时,本来在这空调房里,露这么多地方身体都凉凉...一杯温热的液体下肚,整个人都暖和了不少,我冲楚黎一笑,握着她的手,道:“幸好我们俩通过了。”她点点头,之前被他们吃豆腐也值了,不一会儿,他们的老总就出来了,是一个帅气的男孩,脸上总是带

  • 你是最美的遇见3章(第三章 白头偕老)

    原标题:你是最美的遇见3章(第三章白头偕老)小说名:你是最美的遇见第三章白头偕老下午两点多,颜清醒过来,韩颂侧身背对她,窗外透进来的光被他挡了个严实。她无声的笑,身体的酸痛还在,但被韩颂占有的愉悦更多。颜清悄悄的起身,亲了男人一口,穿好衣服走向厨房。上次,韩颂吃的几个菜,她准备重新弄一遍,然后给他弄个螃蟹小饺当宵夜。颜清在遇到韩颂之前,不是没见过优秀的追求者,只是这世上唯有感情最不公平,她喜欢他,他却爱着另一个她。结婚后,父亲怕她过得不好,上上下下安排了许多佣人过来,不过都被颜清请回了家。毕竟,

  • 毒妃倾城:嚣张王爷滚远点11章(第十章 告状去吧)

    原标题:毒妃倾城:嚣张王爷滚远点11章(第十章告状去吧)书名:毒妃倾城:嚣张王爷滚远点第十章告状去吧“什么?”这话一出,不止小丫鬟愣了,桃沫更是难以置信,尖声叫道:“什么?你竟想打我?”桃沫和一般丫鬟不同,她是大老爷的正室大夫人程媚沁亲自送来给裴雪兮做贴身丫鬟的,从前碍着大夫人的面子,所有人都给她三分脸面,连裴雪兮也不敢对她太过严厉,如今裴雪兮的亲爹亲娘都死了,裴家全靠大老爷主事,桃沫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裴雪兮竟然还叫人打她!裴雪兮没有理会桃沫,只是直直地看向小丫鬟:“不敢么?”接触到

  • 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目录预览:第2章我给你个做我女人的机会第3章你还是对我念念不忘第2章我给你个做我女人的机会劲皇傲绅士的将孟熹微扶好,又抽回手,微笑着说:“孟小姐,下次走路可要注意路。”这么憋足的理由,孟熹微讥讽一笑。呵,一男一女在休息室里摔倒?果然,劲皇傲在五年前和五年后一样,对女人自大而敷衍。然而——湖蓝色纱裙女孩儿眨眨眼睛,对劲皇傲的话似乎深信不疑,扫了一眼孟熹微的高跟鞋,嘟嘴道:“跟太细的鞋子,就是很容易崴脚哦。”劲皇傲宠溺的捏捏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