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在线阅读

2018/11/11 09:34:06 来源:网络
小说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在线阅读

小说名: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

第四章 交杯茶

他这话一出,把旁边两个男人都乐得不轻,都说了哪有不偷腥的猫?聂惟靳在外面的风评多好啊,洁身自好,风度翩翩,还不是一样喜欢玩女人?

“这位小姐,我们江总请你过去饮杯茶。原文http://www.gao-xiao.com/”在江总的示意下机灵的助理马上会意,到台上将宁绮请了下来。

宁绮泡茶的技术是专门学过的,所以斟茶的姿势娴熟优雅,纤白十指青葱细嫩,单单看着就别有一番滋味。

“聂先生请喝茶。”她独独给聂惟靳斟了一杯,双手捧到了他跟前,笑脸如花,声音温软。

聂惟靳扫了她身上别有风情的汉服一眼,一向清冷倨傲的宁家小姐此刻扮作斟茶的服务员向他示好,要说没有一点成就感,那是不可能的。

他面上声色不动,一派从容,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可是我已经有茶了。”

宁绮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艹,但仍旧笑颜如花 ,她伸出另一只手,接过聂惟靳手里捧着的茶杯,语调娇嗔:“那聂先生这杯茶,赏给我喝可以吗?”

话音刚落,她便一饮而荆

聂惟靳唇边的笑意更浓了,他执着宁绮递过来的茶杯,动作优雅而慵懒地闻了闻杯中的大红袍,好听的嗓音刻意压低,带着一中难以模仿却令人耳朵愉悦的磁性。原文http://www.gao-xiao.com/

“你喝我的茶,我喝你的茶,那不成交杯茶了吗?”

旁边的两位经理真是绝倒,聂总不仅生意场上是高手,就连撩妹子也是当仁不让的精英埃

倒是宁绮脸色难看,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瓣,今天她是涂了唇红的,看起来鲜艳欲滴,芳香甜美。

聂惟靳捏着茶杯的手指骨节分明,他轻轻地晃动茶水,笑意淡然,却带着一股妖孽倾城的味道。

“聂先生,这是对我的茶满意还是不满意?”宁绮执起紫砂壶,又缓缓斟了一杯茶。

宁绮正要将斟好的茶水递给旁边的江经理,聂惟靳却咻地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

“宁小姐这茶艺,还是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麻烦请个专业的来。”他冷淡地说道,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他手里那杯茶,迎面泼到了宁绮的脸上。

虽然一杯茶的量不多,但湿透她的脸也是有余了,最要命的是,她今天是化了妆来的,一杯茶下来,她脸上的妆全部花掉,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了。小说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在线阅读

她真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合适。

泼他一脸水吧,自己胆子明显不够。拂袖离去吧,又对不起自己所受的羞辱。

沉默了良久,她才缓缓抽出餐桌上的纸巾将脸上的水擦干净。

“原来聂先生喜欢这种吗?还要泼吗?”宁绮抬起眉,露出一个奴颜媚骨的笑意。

聂惟靳的脸色愈发阴沉,他深邃的目光锁在宁绮微笑着的脸上,眉目森然。

“不泼了,这茶水贵。说明gao-xiao.com”他淡漠地回了一句话,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宁绮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在聂惟靳的挑衅下简直是突破了极限了。这人看着挺人模狗样的,怎么就没有一点风度呢,这样为难女人,也真是枉费他想得出。

“那聂先生,还要喝茶吗?”宁绮尽量维持着自己脸上声色不动的平静样子,声音淡淡地,可以带了一丝柔弱的味道。

“不了,对着你这张脸,我喝不下去。”聂惟靳连茶杯都搁在了桌子上,毫不留情地讽刺道。

宁绮:“......”

她是真的词穷了词穷了啊,谁来帮帮她把这个妖孽给收了吧。高效新闻网

“聂总,这美人儿怎么惹到你了,我看着挺好的蔼—”旁边的江经理都看不下去了,出来说了一句话打圆常

聂惟靳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淡漠地说道:“江经理很喜欢吗?这么喜欢,我送给你好了。”

江经理简直是喜上眉梢,笑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宁绮特么的简直是不能忍受了,她直接抄起旁边晾了半温的茶水,劈头盖脸地就往聂惟靳脸上招呼过去,连带着坐在一边的江经理都不能幸免。

“不好意思就收起你满脑子的龌龊想法,你这年纪都能当我爸了,你当然不好意思。还有你——聂惟靳,你特么的太没品了!”

宁绮骂完他,直接走人,还将包间的门给摔得震天响。

江经理狼狈地抽纸巾擦拭自己脸上的茶水,讪笑道:“聂总,现在的小姑娘,脾气还真大蔼—”

第五章 玩过头了

聂惟靳也抽纸巾擦拭自己的脸,但同样的动作,他做出来却分外的优雅,举止投足间都洋溢着一种隐忍而霸道的贵气。

他轻慢地勾起唇角,淡淡地扯出一个笑意,一字一顿道:“我聂惟靳的未婚妻,脾气当然得大一些。”

聂惟靳话毕便离开,留下江经理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特么的原来这是两口子耍花枪啊,等等,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他求助地看向一边一直没参与讨论的另一个人,那人只对着他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高效新闻网

聂惟靳走出了长廊,幽静的长廊上早已空无一人。

他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艹,这次好像有点玩儿过头了,那小妮子好像是气得不轻埃

正暗暗悔着呢,身后却传来一道清冷的娇柔嗓音。

“聂总这是在找我吗?”宁绮说话间还带着一丝嗤笑。

聂惟靳有些不自在,但脸上仍然是一副淡静无波的模样。

他将手插进了口袋,好听的嗓音夹杂着说不出的性感:“我是找你埃”

宁绮抬眉看着他深邃幽暗的双眸,笑意溢上了唇瓣一字一顿道:“找我是不是因为,突然感觉喉咙干涩,浑身燥、热,有种用不完的精气神儿?”

聂惟靳精致的双目瞬间染了一丝冷色,就连目光都带着满满的危险意味。

“你给我喝了什么?”他声音低沉,满是警告的意味。

“敬事御用大红袍埃”宁绮不以为然地回道,顿了一下继续道,“我给你解释一下,就是皇帝行房之前喝得一种助兴茶,只是经过草药熏制,除了强身壮气,并没有其他的任何副作用。”

聂惟靳忽然伸出手捂住了宁绮喋喋不休的小嘴,他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她的唇瓣,低声道:“那个茶,效果真的有那么好吗?”

宁绮勇敢地对上他炽烈的目光,不知死活地说道:“当然,难道你现在没有欲、火焚身的感觉吗?”

呵呵,欲、火焚身?聂惟靳冷笑一声,忽然将她拦腰抱起,然后对身后的保镖吩咐道:“去给我要一壶敬事御用大红袍到我房间去。”

宁绮没有惊慌,反而揪着他的领带问道:“你看着我的脸不是连茶都喝不下去吗?”

聂惟靳低头看她,白净的脸上明显还挂着水珠,刚才应该是去把脸洗了。

但他的目光却仍然带着嫌弃:“我又没说要上你,你急什么?”

宁绮:“……”不上她这样抱着她是几个意思?将她甩到床上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她躺床上聊天去吗?

宁绮还没有在心里将聂惟靳吐槽完,聂惟靳已经在门外接过了保镖递过来的茶,他顺手喝了一杯,将门关上。

宁绮心里又暗暗骂了一声艹,真是道貌岸然啊,又说不睡她,那你喝助兴的茶是几个意思埃

聂惟靳结实高大的身躯随即就敷了上来。

“聂先生,那个——”宁绮挣扎了一下,倒不是她侨情,只是她想洗个澡会比较好。

可是聂惟靳根本就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她刚张开嘴,他的唇就堵了上来,然后宁绮感觉他口腔里的茶水被他悉数渡到了她的口中,还蛮横地用舌头给顶住了她的上唇,将茶水硬生生地给她灌了下去。

丫丫个呸,都说了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人来着,要做就做,为什么还要灌人家喝他的口水,这么重口味,宁绮都有些担心自己的小身板了。

可是聂先生似乎就是要她喝他的口水,一连给她灌了几杯,顺带将她的唇瓣蹂躏得又红又肿,还火辣辣地痛着,才消停了下来。

聂惟靳将宁绮脸上凌乱的发丝拔弄整齐,淡淡地说道:“是不是突然感觉喉咙干涩,浑身燥、热,有种用不完的精气神儿?还有点欲、火焚身的感觉?”

宁绮对这句台词表示很熟悉,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聂惟靳邪魅地扯出一个笑意,从她身上起来,站在地上,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整理好领带和弄出皱褶的衬衫,不过片刻,就又恢复了衣冠禽兽的样子.

宁绮对于他这个动作表示有些不解,他淡淡地扫了床上的宁绮一眼,声音疏离清冷:“我说了不上你的,宁小姐,我先走了。”

宁绮:“我艹——”合着他将她弄到这儿来就是专门报复她给他喝助兴茶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小肚鸡肠啊?

“聂先生,虽然助兴茶没有什么副作用,但是这样憋着,很容易憋坏的。”言下之意就是我都不介意了,你还装什么正经埃

聂惟靳果然停住了脚步,但是却没有回头,他只是淡淡地回道:“谢谢宁小姐关心了,可惜我对你没有性致。”

宁绮:“......”

第六章 一定是助兴茶起作用了

宁绮直接就抄起了床上的枕头朝他砸过去,可惜没砸中,那个王八蛋已经将门给关上了。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侮辱她的人格和尊严也就算了,居然连带着她的身材和魅力都蔑视了。

真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聂惟靳!你给老娘等着,要是不把你弄到床上去,我就不姓宁!

她气得跳下了床,要追出去,可是走到门边却发现门打不开了。

“我靠,这什么破门,有人吗?服务员,给我把门打开——”宁绮简直气得跳脚,这个聂惟靳到底是什么素质啊,居然还把她锁起来了。

“宁小姐,聂总吩咐过,要等明天上午才能给你开门的。”外面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

宁绮真是无语问苍天了。聂惟靳聂惟靳聂惟靳!我跟你没完!

她暴躁无比在聂惟靳的套房里暴走了一圈,忽然急中生智,跑到门口尖叫了一声:“啊!救命啊!”

紧接着是噗通一声闷响。

“宁小姐——宁小姐——”门外的人显然被吓倒,赶紧掏出门卡开门,可是门才刚刚推开,一抹娇俏的身影,就钻出了门口。

宁绮为自己的机智暗暗得瑟,所以还忍不住回头給善良的服务生比了个飞吻。

宁绮走出锦绣园,随意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聂惟靳的私人别墅。

这家伙有洁癖而且特别喜欢清静,所以从高中时候就已经搬出来一个人住了。

知道他住的地方的人寥寥无几,但很荣幸,宁绮是其中一个。

因为,她曾经亲自上门,向聂惟靳退婚!

对了!她不仅知道他家里在哪儿,就连他家开门的密码都记得一清二楚!所以,宁绮不费吹灰之力,就气势汹汹地朝着聂惟靳的卧室奔去!

然而,她到了门口,却又突然刹下车来。

不行不行!这样贸然进去,再被他赶出来怎么办?那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1.3亿1.3亿1.3亿啊!错过聂惟靳,她还真的想不出谁能在本市給她借1.3亿了!

宁绮在房门外焦躁地走来走去,烦躁不已地抓了抓头发。想东西想多了,真是令人发狂啊!

“聂总,你小心些。”楼下忽然传来一道声音,险些把宁绮吓得魂飞魄散!

卧槽!原来聂惟靳不在里面!肿么办肿么办!

她忙推开卧室的门,一眼就扫到了里面的大衣柜,急忙钻进去,屏住了呼吸。

“聂先生,小心些——你没事吧?”

“没事——你下去吧。”聂惟靳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醉意,听起来沙沙的,也有种别样的性感。

尼玛的,宁绮,天都帮你啊,就当是去嫖了一次,聂总这样的身段容貌,你也不亏啊!

聂惟靳跌跌撞撞地进了房门,打开了灯。

刺眼的光芒从衣柜的缝隙透进来,宁绮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然后她听到咚的一声闷响,她屏住呼吸,紧张得心脏噗噗直跳但还是没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拉开了一丝缝隙,向外面偷偷瞧去。

原来是醉鬼磕墙。

呵呵,醉成这样,应该不会拒绝她了吧?不过到底能否干活,这个问题还有待考察。

聂惟靳醉成这个样子,她心里的紧张竟然缓和了不少,就连胆子也大了起来,将衣柜门拉大了一些,颇有些光明正大偷窥的意思。

聂惟靳撞在了墙上,痛得闷哼一声,躲在暗处的宁绮忍不住用手捂住嘴巴偷笑了一下。

聂总懊恼地伸出手揉了揉额头,然后沉默地解开了领带。

紧接着,他修长漂亮的手指移到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上。

宁绮面红耳赤心跳如雷地看着他慢慢地将自己的衬衫解开,露出了肌肉均匀健硕的性感上身。

然后,骨节分明的手掌又移到了皮带扣的地方。

宁绮整个人都要惊呆了。

聂总,你怎么这样啊,你怎么能在房间里就脱衣服呢?真是个坏习惯。

可是为啥她的眼睛就是移不开啊,都怪他身材太好。

幸好,聂惟靳只是脱了裤子,还是穿着内裤进去的浴室。

听到外面啪嗒一下关上浴室门的声音,宁绮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然后蹑手蹑脚地拉开了衣柜门,猫着身子钻出了衣柜。

妈的,闷死她了。

然而,宁绮站直身子往浴室方向望去的时候——整个人又是惊呆了。

他他他——他居然装个透明的玻璃门!虽然不至于全透,可隔着门板,里面光溜溜的美男淋浴,影影灼灼,若隐若现的,真的要流鼻血了好吗?

她怎么会有种喉咙干涩,浑身血热,欲、火焚身的感觉?

一定是刚才喝的助兴茶起作用了!对!一定是!

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路漫漫】 或 【老婆嫁我可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4374.html
首 发:小说情路漫漫,老婆嫁我可好在线阅读
  • 《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这个悍妃本王要了目录预览:《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沈若之瞪着双眼,看着眼着这个俊美无比,贵气十足又冰冷得要死的男子。他的样貌足以让这世间所有女人趋之若鹜,明明知道一但接近便是飞蛾扑火,可是她相信,所有女子也一定会飞扑过去,哪怕引火上身。“你到底想怎么样?”从牙逢中挤出这几个字来。沈若之看到这个男子,只有四个字:咬牙切齿。她,可不做那只傻的蛾子。“不怎么样,只是希望姑

  • 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小说:愚妻不候目录预览: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5、需要导游吗?6、好出去传八卦吧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我很直白地说:“或许我的话毒,但你别不爱听,因为这是现实,你是从事那方面工作的,我找你就跟你们男人去夜总会一样,你会跟那里的女的做朋友吗?不会,只是图个爽-快而已。”他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自行车车头上,随后带着一抹坏笑地看着我:“其实,我不是……”“你是说自己很纯洁?亲,好歹有点职业操守,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他凑近我:“古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李师师唤得燕青浪

  • 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不!不应该这样!怎么会这样?出了什么问题?哪里出了问题?”她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魔怔似地拼命想要寻找哪怕一星一点的血迹,可是结实的棉质床单几乎要被她抠破了,还是没有。夜景琛双眸微眯地看着她,深遂的眸中一片深意,只是唇边那一抹玩味的讽笑却格外刺眼。在他的眼里,似乎顾以沫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一场滑稽可笑的戏剧。“现代有很多女孩都没有洛,红,这不能说明什么!我拿我的命保证,我没有,我没有!”不知多久,顾以沫

  • 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 宝贝,我恐高)

    原标题: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宝贝,我恐高)小说名字:难驭腹黑小娇妻第15章宝贝,我恐高白云山云景寺。柯爵牵着夏千寻的手爬阶梯。夏千寻累得气喘吁吁:“柯爵,你一定是猴子派来折磨我的,明明有缆车可以坐,你为什么非要带我徒步往上爬?”“宝贝,我恐高啊!”柯爵拉着夏千寻往上爬,侧过头来笑着说道。说完,他的笑容缓缓收起,他往夏千寻身侧凑了凑,附在她耳边一本正经道,“老婆,这是个秘密,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好丢脸!”夏千寻:“……”她告诉孙猴子吗?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好吗?不,是连一个

  • 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小说: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二章陌生女子的来访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一章孩子没了烈日炎炎的午后,医院五楼走廊里有着斑斑驳驳的光影。“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鉴定给我做了。”说这话的是我的婆婆,她是个农村妇女,身材干瘪矮小,却极尽泼辣。自从那天在街上撞见我和别的男人说了几句话,她就骂骂咧咧没有停过。她断定了我和别的男人有染,非说我肚子里的是野种。不知道在哪里听说孩子在肚子里也是可以做亲子鉴定的,连拖带拽的将我带到医院,手腕已经被她拽出青紫一片。

  • 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龙目录预览:002章、天狼003章、青春损失费002章、天狼这个想法在沈梓涵脑海中一闪而逝。反应过来后,她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定是我看错了,六年前那件惨案轰动全国,根本不可能有活口留下。”她努力让自己不往那个方面去想,毕竟那样的话事实太过恐怖。许尘见周宏已经奄奄一息,随即也松开脚,这个时候没必要惹上人命,他松开脚后头也不回地往小区外走去。沈梓涵犹豫了几许,最后还是小跑着上去冲许尘的背影问道:“你……是谁?”许尘身形一顿,头也不回,他深吸了口气后缓缓开口:

  • 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繁华一世目录预览:2.神秘白衣红梅花3.梅花亭下初相遇2.神秘白衣红梅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的云逸轩愣然转头,却见那白色的软轿已经到了身后,连忙迎了上去,恭敬地问道:“姑姑,您怎么也来了?”云清芷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却还是乖乖地走到了软轿旁,垂手侍立。两名白衫少女拉开轿帘,隐约可见里面摆着一张素雅的琴桌,和一张典雅的七弦琴,琴边上一个白玉瓶里插着一支开得正好宛如滴血的红梅花,在一片单调的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像是肌肤如雪的绝色美女的樱桃朱唇,又似是精心化在眉间的

  • 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永夜之歌目录预览:第二章:初识第三章:出发第二章:初识夜,依旧宁谧。白洁的月光轻轻洒下,带给这个世界一丝丝慰藉。在一间简陋的石屋里面,一只小小的蜡烛站在桌子上,顽强地燃烧着,似乎在对抗着这无边的黑暗。这间石屋很是简陋,大小不过五六平米,只有一张木桌和一张床,而现在,这张床却被另一位女孩子占据了。“阿布——给,阿羽。”阿羽点点头,结果阿布手中,哦不,嘴中的干净布料,来到身份不明的女孩的身边,将那块布放进水盆里洗了洗,替女孩擦干净脸。仔细打量下,这是一名年纪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