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静待花开免费阅读

2018/11/11 09:07:13 来源:网络
静待花开免费阅读

小说名称:静待花开

第一章 昨晚,你可不是这样子!

明媚的晨光穿透飘渺的白纱窗帘,洒在软榻上沉睡的脸庞,房间里一片柔和光芒,舒荛眉头微蹙,缓缓睁开惺忪的眼,揉了揉有些涨涨的额头,在床上略微翻滚了一圈,腰际却连着一根筋直酸到后背,让她樱唇轻启,吸了口凉气。

“嘶……”

舒荛心中一片羞涩的甜蜜,脑海里碎片状的记忆缓缓拼凑成形,于是身体上的酸痛也作为了一种别样的美好见证,不足懊恼。

不觉间俏脸晕了半片红云,高效新闻网就在她不知想着什么令她心里愉快不已的事情时,一阵响动却从房间另一头传来。

此时,听到浴室的门打开,舒荛扑闪着一对羽睫,羞怯的望了过去,以为是她的新婚丈夫沈嘉毅,然而,目光却触及到一张陌生冷俊的面孔,虽赏心悦目,却叫她的心顿时一阵冰凉。

“啊——”

房间里,响起舒荛惊恐的尖叫声!

穆景琛已经换好一身笔挺的西裤衬衫,听了这恼人噪音,脸上不耐烦神色一闪而过,一边系着衬衫袖口的扣子,网站http://www.gao-xiao.com/一边迈开笔直的长腿站到床前,拿起床头柜上的奢侈腕表戴上,漫不经心的出声:“女人,昨晚,你可不是这样子!”

舒荛惊恐的尖叫被陌生男人的话打断。

她呆住,愕然的眸子紧紧盯着站在床边看向她的男人,刚刚所有好心情全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尽是一片惊愕哑然,甚至一丝惶恐害怕。

面前那张俊逸脸孔,立体刚毅,冷俊的五官如雕似塑,尤其一双冷然眸子,仿佛旋涡般深邃又吸引,完美的找不到一丝丝瑕疵,唯独,不是她所熟悉的沈嘉毅。

“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舒荛紧张的抓住被子后退,似乎害怕对方会做出什么来,说明http://www.gao-xiao.com/问语慌乱的带着颤音。

“小姐,我想你应该先搞清楚,这间房的主人,是我,而不是你!”穆景琛清冷的提醒,周身清贵气息拒人千里,面对面前处于弱势的女人,半点怜香惜玉之情都无。

舒荛慌忙否决:“你胡说什么?这间房明明是我和我老公的婚……”

婚房两个字还未说全,舒荛余光一闪,愕然的看了眼四周,恍然发现不对。对啊,她和沈嘉毅本该共度良宵的婚房不是在沈家私宅吗?而且那间婚房还是她和沈嘉毅一起布置的。

然而此刻身处的这间房,一切都是如此陌生,连墙壁上该有的她和沈嘉毅的婚纱照都没有,更别说大红喜字……

正常到不正常的宾馆总统套间,一切都是那么冰冷,连屋外阳光都无法带给她一份暖意。

天呐!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儿到底是哪儿?

穆景琛看到床上的女人一脸迷雾凌乱的样子,不想多浪费什么时间,他干脆给她个明白,“小姐,昨晚我刚住进这家酒店订了这间房,本要洗了澡休息,却发现陌生的你躺在我的床上,我本想把你扔出去,可你惹火的缠着我不放,于是,我只好满足了你!”

舒荛听到陌生男人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番话,尤其是……那么随便地说了“那件事”,她一时间又惊又气,瞳孔瞬间放大,百种情绪闪过,但还是死死咬住唇瓣,咬得那片樱唇尽失血色,拼命的摇着头,“不!不……这不可能!我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不可能……”

第二章 主动爬上我的床

她不敢置信,她怎么会做出背叛沈嘉毅的事……

流着泪喃喃,目光仿佛已经没了焦点,眼前的男人在泪眼中,那可恨的形象也已经模糊。

除了抽泣声一片静默的房间里响起手机的铃声,舒荛半天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电话铃声,却一片慌乱不知该干什么,穆景琛面无表情上前一步,将床头作响的电话递给她。

舒荛用憎恨的目光瞪了他一眼,夺过电话,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沈嘉毅的名字,这个眼下她最不想看见,也最不敢看见的名字,心脏上的裂痕仿佛一瞬间扩大,一阵抽痛,呼吸一滞。

紧紧的抓住电话,她不敢接听,新婚夜,她和一个陌生男人在酒店里发生了关系,这样的事,不要说沈嘉毅不会原谅她,原文http://www.gao-xiao.com/就是她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舒荛颤抖着手指摁了关机,痛苦的闭上眼睛时,心脏才好像获得了暂时的解放。

可她听到身前的男人那没有情绪的声音又响起,仿佛提醒着自己,面前这一个巨大的麻烦。

“小姐,我赶时间要先走,希望服务生来收拾之前,你消失在这里,还有,床头的支票,你可以随意填写金额!”

穆景琛薄情的说完转身就走,不等走出几步,身后飞来枕头,手机……

回身,女人脸上带着暴走的狰狞,却依旧掩不住本身的娇媚。

只是他无心欣赏就是了。

舒荛满腔耻辱的抓起东西朝他愤怒的砸过去,歇斯底里的吼叫:“混蛋!谁稀罕你的支票!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毁我?畜生——”

“女人,嘴巴给我放干净点!”穆景琛转身摄住她袭击他的手腕,幽眸一片寒冽,仿佛面前不论是谁,触及他的燃点,都会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他最讨厌无理取闹的女人,冷色附加一句讽刺的提醒:“是你,主动爬上我的床,是你,主动纠缠我不放,所以,你没资格,对我指责撒泼!”

话落,他欲推开她,动作却蓦然僵住,只因目光不经意的瞥见了舒荛被他攥住的那只皓腕上佩戴的一块玉牌。

那是一块羊脂玉雕刻的小巧玲珑的玉如意,是舒荛逝去十年的母亲留给她的珍贵遗物,十年里,她每天戴在腕上。

穆景琛幽深的眸紧紧盯着舒荛腕上的玉如意,眯起眸,仔细看清,那块玉如意中央刻着一个并不很起眼的“君”字,顿时,他暗沉的眸底涟漪四起。原文http://www.gao-xiao.com/

舒荛整颗心塞满了悲愤,并没有心去注意穆景琛落在她腕上的晦涩目光,她在愤怒的挣扎着,“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松手啊!”

“说吧!你想怎么样?”穆景琛回神,松开了舒荛的手腕,两臂撑在她身子两侧,俊颜凑近,见过舒荛腕上的那块玉如意后,他突然不想和这个女人撇清关系了,浅勾唇角道,“如果,你想让我负责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呸!无耻!”舒荛气的发抖,这个在她不清醒时夺了她初夜的恶魔,她才不需要他负责,伸出尖锐的指,指向门,她朝面前那张露出邪魅笑意的俊颜嘶吼:“滚!我不想再见到你,滚啊——”

第三章 后会有期

穆景琛也不恼火,慢慢直起身,为莫如深的看了眼悲愤中的舒荛,她腕上的玉如意已然让他默默了解了她的身份,最后深意道:“舒小姐,后会有期!”

穆景琛离开房间,房门关上的一瞬,舒荛掩面失声,晶莹的泪珠从白皙的指缝间流出,悲伤中,她努力在记忆里搜寻,只记得昨天的新婚晚宴上,她的确高兴的喝了几杯亲朋敬的喜酒,之后就有了醉意,然后是同父异母的妹妹舒姗主动跟沈嘉毅要求把她送到客房休息一会儿……

对,舒姗!

想到那个在她十岁时被父亲带进家门的小三女儿,舒娆浑身一抖,颤动着沾染着泪珠的羽睫抬起脸。

她真是被喜事冲昏了头,竟然忘了警惕那对向来暗中与她为敌的恶母女,昨天是她和沈嘉毅的大喜之日,也该是暗慕沈嘉毅的舒姗最难过的日子……

舒荛突然又想起昨晚一向不友好的舒姗主动敬她酒时笑的那么异常的画面……

想到这种种,舒娆手揪紧被子,如梦初醒,几乎已经可以猜到,昨晚她迷迷糊糊被舒姗送到这个陌生的房间和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应该都少不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在暗中捣鬼。

经历过一番苦痛挣扎,舒娆哆哆嗦嗦拾起地上昨晚喜宴上穿的大红礼裙,裙子鲜艳的颜色衬得她一脸深受打击的苍白。

离开那间房,她拖着残留撕裂般痛楚的下身,无力的扶着墙壁,沿着酒店金碧辉煌的走廊心思重重的往前走……

“舒姗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明明知道我喝多了酒不清醒,为什么不推开我?”

某间房里,刚醒来的沈嘉毅发现枕边躺的不是和他举行婚礼的舒娆,而是未着寸缕的舒姗,他愕然的跳下床,质问的语气带着无法接受的震撼。

舒姗并无意外沈嘉毅醒来这幅不愿接受的样子,她清楚沈嘉毅是厌恶她喜欢舒荛的,所以她才处心积虑的设计了昨晚的一切,在酒水中给这对新婚燕尔下药,把舒荛送进陌生男人的房间,再把沈嘉毅弄来她的房间……

“嘉毅哥,对不起……我,我不是不想推开你,可是你紧压着我不放,我根本推不开,逃不掉……”然而,罪魁祸首的舒姗却将无辜的假戏演的淋淋尽致。

沈嘉毅紧锁的眉目里映进舒姗羞辱委屈的模样,还有洁白的床单上那抹殷红,一切已成事实,他心烦意乱的跌坐回床沿,懊恼的搓了把英俊的脸,这片刻,不经意的目光,突然瞥见不知何时开了条缝隙的门外,那张苍白错愕的脸……

舒荛是在经过这扇虚掩的门前时不经意瞥见了沈嘉毅熟悉的脸庞而止步,却并没能听清沈嘉毅和舒姗方才的对话,此刻,她站在虚掩的门外,当看清沈嘉毅赤裸的背后露出舒姗的脸,她含泪的眸一颤,痛彻心扉!

“荛荛!”

当沈嘉毅愕然唤出她的名字时,舒娆已掩面跑开了。

沈嘉毅匆匆套上衣裤追了出去,留下床上用被子遮身的舒姗暗自露出邪恶的笑意……

舒荛悲伤的跑进电梯里,电梯门只差一点缝隙就合上了的功夫,一只大手匆匆伸了进来拦下电梯。

沈嘉毅大步跨进来,一把摄住舒娆哭泣颤抖的肩膀,狭眸里溢着痛色,“荛荛,你听我解释……”

然而,解释的话还来不及说,沈嘉毅突然瞥见舒娆白皙的颈间那细细密密的瘀痕……那种痕迹,对早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他来说并不陌生。高效新闻网

狭眸眯起,沈嘉毅紧紧盯着舒娆颈间的片片吻痕,原本惭愧欲解释的态度陡然转变成愤怒的质问:“舒荛,你昨晚干什么了?”

静待花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静待花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4086.html
首 发:静待花开免费阅读
  • 【醉生梦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醉生梦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醉生梦死目录预览:第一章高考前出事第二章好想蹂躏你第三章我以为你是聪明人第一章高考前出事我叫叶子莲,今年十九岁,如果还在读书的话,我会是一位在校的大一学生。我至十八岁以前,我的生活都是平淡无奇,严格的家教使我从小就是个乖乖女。我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古板学霸,长辈眼中的好孩子,别人对我的评价不是乖巧,柔顺,就是听话懂事——至十八岁以前,我的人生都毫无黑点。但也就是这一年高考的前一晚,一件事情的发生使我的人生开始不再完美。那天晚上,我和李芳芳像往常一样

  • 独宠一号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独宠一号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独宠一号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第2章第二章高贵的名媛第3章第三章做我的女人第4章第四章你今后的王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锦城富悦大酒店“别走!不要走!”浑身滚烫无力的盛伊人软软得挂在男人的身上,滚烫柔软的双手胡乱得去解男人昂贵的西装。陆安爵嫌恶得将女孩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但是怀里的女孩红润的小脸和迷离的双眼早已撩拨得陆安爵燃起了熊熊烈火。“放开!”陆安爵压抑住从小腹处窜上来的熊熊烈火,磁性的嗓音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不要!我不!

  • 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5章(第三章 粑粑宝宝病了)

    原标题: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5章(第三章粑粑宝宝病了)小说书名: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第三章粑粑宝宝病了她垂眸一看,居然是刚才那个小萌宝。他小脑袋抬得高高的:“漂亮大姐姐,我好不容易才把管家叔叔骗走,你不能走的喔,我还要继续玩那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游戏。”不知道为什么,叶霖玲一看见他,心情就会莫名的变好。“嗯。”叶霖玲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家伙。小家伙笑得十分开心:“那边那个胖婶婶还在表演球滚地爬不起来,趁现在小姐姐你快点去把那个推车推过来吧,我继续坐在纸箱子里面。”说完,他还对着漂亮大姐姐眨了

  • 爱你,深埋心底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你,深埋心底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爱你,深埋心底目录预览:第3章逃跑第4章他会死的第5章被囚禁第3章逃跑前面的人刚反应过来,便看见她的恳求。看着自己的车顶,已经有一个凹进去的大窟窿。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他新买的车,身后那人居然还要留下来。那车主正憋着一肚子火气,回头怒道:“立刻给我滚下去!”苏瑜惊了惊,眼见着那些人快回来了,立刻更紧张的祈求着:“求求你……”“求屁啊!“后车门打开,他毫不留情的将她揪出来,“老子的车顶还没叫你赔钱,你还要留下来。滚!”那人狠狠的推了她一下,便头也

  • 终是离别伤情时免费阅读

    原标题:终是离别伤情时免费阅读书名:终是离别伤情时目录预览:第一章偷渡出国第二章嗜血的场面第三章暴露了第一章偷渡出国在中国内地,很多人听到偷渡这个词汇,大概会有些恐惧,毕竟,是犯罪的。不过,对于生活在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偷渡已经成为一种家常便饭。我叫钟璃,22岁。从未出过国的我,在好友的怂恿下,跟着好友偷偷从瑞丽偷渡到了缅甸密支那。密支那,缅甸国度的第一大城,盛产翡翠,也是东南亚金三角毒品的转移点。1956年之前,密支那是属于中国的,之后由于全国人民的生产需要,与缅甸政府达成共识,用密支那交换云南

  • 我们不要相爱了14章

    原标题:我们不要相爱了14章小说:我们不要相爱了第十四章:我好痛,停下来“求你了...我好痛,停下来...”随着他的动作,曲念心里的恐慌伴逐渐扩大,泪水混杂着汗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曲念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结束,她只想要赶紧结束。几近顶峰的感觉几乎冲破了他所有的理智,温热的呵气喷洒在她的耳后,粗重的喘息像是一道魔咒,冲击着她所有的心理防线。“你现在的样子真贱你,如果被魏仰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想他会怎么想?”宋亭轩眉头一挑,终于停了下来。曲念近乎瘫软的俯身在墙壁上,冰冷的墙壁像是一道冰刃,刺得她浑身伤痕

  • 复仇总裁霸妻上瘾11章(第十一章 相谈婚事)

    原标题:复仇总裁霸妻上瘾11章(第十一章相谈婚事)小说名称:复仇总裁霸妻上瘾第十一章相谈婚事“砰砰砰……”房门突然响了起来,叶紫吓得从床上跳起来,想到回来时被尾随的事,她心里直打鼓,在门眼里望见是房东齐姐后才放心地打开门。门一打开,齐姐就闻到了叶紫身上的酒味,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气愤道:“有钱喝酒怎么不把房租交了?”她刚刚走到楼下,见整栋楼只有叶紫住的房亮着灯,想着刚刚那高富帅不会是送她回来的吧?于是来敲门看她是睡觉忘记关灯还是真的刚回来,这一身酒味足以证明是刚回来的。下午打牌的时候听说了那个

  •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1章(第一章 我是不是特蠢?是!)

    原标题: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1章(第一章我是不是特蠢?是!)小说: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第一章我是不是特蠢?是!金碧辉煌的酒店,到处都是香槟色玫瑰花的宴会厅,来往宾客觥筹交错说说笑笑。顾念深吸了口气,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妆容精致的脸蛋,叹了口气走出了化妆间。今天是她的订婚仪式。她从没想过那二十多年前随口一说的婚约竟然还能作数。要不是外公前几天和她提起,她真忘了自己还有个“未婚夫”。而现在呢,很悲催的,她不得不接受这么个两家老人当年一拍即合定下的娃娃亲,她那个二十年没怎么露过面的未婚夫也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