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复仇之沧笙殷湮免费阅读

2018/11/11 08:20:08 来源:网络
复仇之沧笙殷湮免费阅读

小说名:复仇之沧笙殷湮

第一章 人彘

丞相府,后院某处

看这残垣断壁、杂草丛生的院子,你根本不会相信,在偌大的丞相府中,还有这样的地方。高效新闻网

就在这间院子中,破败不堪的屋子中,黑暗中仅有一根快要燃尽的蜡烛,散发着微弱摇曳的光芒……

一个约莫九岁女孩的样子却被映射的清晰可见。

但……

女孩的脸上却附着一大片黑色胎记,原本清秀的脸被一块黑色胎记遮住了大半,因而诡异,越看越觉得恐怖至极!

屋子中央,陈列着一具简陋的黑色棺材,似乎正源源不断的散发着阴气。

女孩对于棺材里有没有尸体,心知肚明……

有的,只是那一只死狗啊!

可那牌位上明目张胆的写着——

“四夫人之灵”

女孩扯起嘴角冰冷一笑,双手死死的抓住身上因被鞭打后变得血迹斑斑的粗布衣,是显得那样的悲凉、无助……

她名唤王玲,是古越国丞相府中的四小姐,但外人根本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不过也无所谓了,古越国的王丞相娶了那么多夫人,叫的上名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

……

锦蓉缓缓的推门而入,打断了王玲想入非非的思绪,轻声道:“小姐,喝点粥吧。”

这哪里是粥?清的见底。

……

这所发生的一切都要从九年前说起,王玲的母亲郦淑尤原本是一位才貌双全又富有盛名的歌姬,可最终却被这古越国当朝丞相的威逼利诱下强娶了回来,做了这有名无实的四夫人……

但,郦淑尤在被强娶回来前,私下已与别人珠胎暗结,在诸多原因下为了保住孩子也只能暂时顺从王丞相。网站http://www.gao-xiao.com/

这些,王玲还尚未知晓。

就这样,郦淑尤诞下女孩,可王丞相女儿众多且都出挑,大夫人苏伊吢又是善妒且心狠手辣之人,各种栽赃嫁祸陷害,王翰渐渐的厌弃、疏远了她们,母女二人在丞相府中举步维艰。

祸不单行,王玲脸上还生来就有一块巨大的胎记,附在她脸上,遮住了原本大半张清秀美丽的脸。

故而丞相府中小姐们每每遇到王玲,唯恐避之不及……

而丞相府中的嫡出大小姐王蕙璎则更是过分,每次遇到王玲便是叫婢女将她鞭打一顿,即便是躲着走,也免不了她们还常常上门找事撒气——

“真是晦气!丑八怪!简直是脏了我的眼!你怎么就不去死!你难道不知道你活着是在吓唬人吗!”

你能想象这一番恶毒的语言出自于容貌俏丽的“幽都第一才女”王蕙璎吗?

十分格格不入吧!

……

久而久之,王玲愈发变的麻木,身上的伤痕,总是新伤加旧痕。

郦淑尤何曾没有维护,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只不过多一个人挨打罢了……

……

锦蓉轻轻的叹了口气,自己空有一身好功夫却不能光明正大的使出来保护她们,真是惭愧!

……

说起王蕙璎,乃是在丞相府嫡出大小姐,当今皇后的亲侄女。十岁的她在别人眼里,知书达理,聪慧乖巧,而且她容貌又生的很好,日后必定是要嫁入皇家的。

王玲与她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版权http://www.gao-xiao.com/

一个天,一个泥!

……

王玲早就对这个冷漠的世间没有多少感情,正打算不如一死了之算了。

但是昨日发生的一切,让她消除了这个自取灭亡的想法,并让她彻彻底底对丞相府中所有人,充满了仇恨——

昨日

苏伊吢带了四五个妈妈嬷嬷,来到了这个破败杂乱的院子,若不是因为锦蓉经过前院时,不慎听见了一些谈话会事先知晓,王玲也不会活到现在。

郦淑尤当机立断让锦蓉带王玲上了屋顶:

“玲儿!一定要活下去!”

“逃出这里,去菱州嵘梴山,带上这些东西,快走!”

“一定要!活下去!”

这是郦淑尤对王玲说的最后几句话,王玲还清楚的记着郦淑尤那芳华绝代的容貌……

王玲怀抱着郦淑尤塞给她的了一个枕头大小的玉匣子,那东西看起来就知道价值不菲。

二人就从屋顶破断的瓦砾中看到了发生的残忍的一切——

苏伊吢风风火火的带着人冲进了院子,为首的嬷嬷妈妈们踹开腐朽已久的门——

“咚!!!”

郦淑尤猛的一惊随后缓缓施礼,“贱妾见过大夫人。”

“哼,还算识趣。”

苏伊吢冷哼一声,白眼一翻的吩咐着:“吴嬷嬷,杨妈妈,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两个嬷嬷听后便上前将郦淑尤擒住,然后一踢郦淑尤的小腿她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屋顶上的王玲,被锦蓉死死的捂住了嘴,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那是她的娘啊,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啊!!!

……

郦淑尤抬眼看着苏伊吢,颤抖着声音道:“大夫人这是干什么!”

“你这金声玉润的声音听的我真是不舒服,宋嬷嬷,把哑药先给她喂下去!”

苏伊吢挑起凤眼,没有回答郦淑尤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说道:“这么个好日子怎么没见到你那丑陋无比的女儿?话说你长这么好看,怎么就生了个那个怪胎?”

“哼!要杀要剐随你便!何必逞口舌之快!”郦淑尤啐了苏伊吢一口。

“啪!”

苏伊吢上前一巴掌甩到郦淑尤的脸上,嘲讽着道:“怎么?你这狐媚样子还想勾引老爷,宋嬷嬷挖了她的眼睛!”

屋顶上的王玲一听到这里,挣扎着想出声下去,却被狠了狠心的锦蓉一掌劈晕了过去……

……

宋嬷嬷上前,随即拔下郦淑尤发髻上的簪子,捏着郦氏的下巴,血肉横飞之间那美得惊心动魄的两颗眼珠便轰然掉落。来自http://www.gao-xiao.com/

“啊!!!”

一声惨厉的尖叫声划破长空,不过郦淑尤随即便用声嘶力竭的声音:

“苏伊吢!我诅咒你死于至亲之手!”

“不得善终!死无全尸!”

“哈哈哈哈!”

癫狂的笑声后,郦淑尤咬舌自尽,两个鲜血淋漓空唠唠的眼眶仿佛还在看着苏伊吢,那邪恶的诅咒仿佛还在久久的回荡着。

苏伊吢一脚踢开了还尚存温度的尸体,脸上没有半点的慌张与害怕,对于刚才的诅咒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说道:“砍去双手双脚,随便扔了吧。”

语毕,她便如同无事人一般,似乎刚才逼别人咬舌自尽的不是她,就离开了……

几位嬷嬷妈妈一看既然早都没了气,又何必折腾那些啰嗦事?为了图省事,索性就将郦淑尤的尸首扔到了院子中的枯井里。

……

王玲不久清醒后听了锦蓉的叙述,才将郦淑尤的尸体同锦蓉拉了上来……

看着郦淑尤美丽清亮的双眸变成了两个空唠唠的血洞,原本那倾国倾城的容颜也暗淡失色,王玲心中的什么东西……

崩塌了!

最后将郦淑尤葬在后面偏废的花园回来后,王玲便见到刚刚残害过郦淑尤的妈妈嬷嬷们——

宋嬷嬷鄙夷的看着她,阴阳怪气道:“四小姐,四夫人跳了湖溺死了,奴婢们实在是找不到四夫人的尸身,索性打死了一条狗!”

说罢便指了指着简陋的棺材,王玲淡淡的看着这具棺材——

真是蛇鼠一窝!!!

几人见她毫无反应,冰冷的嗤笑着——

“真是贱种,亲娘死了都浑然不知!”

“那郦氏长的那么好看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奇丑无比的女儿!”

“若是好看点丞相爷也不至于这么不管不顾她们?”

“这也难怪,郦氏那么好看,大夫人难免会忌惮郦氏!”

宋嬷嬷见王玲无动于衷便在旁啐了一口,随后妈妈嬷嬷们便走出了院子。

……

回忆闪过——

王玲接过锦蓉端的粥,轻轻的放到一旁的桌上,淡淡的说道:“锦蓉,先打来一桶水,再去扎两个草人,速度要快!”

“是。”

锦蓉虽说是怔了会,不过还是出去做王玲吩咐的事情,拎了桶水进来后,便出去开始扎草人。

半个时辰后……

锦蓉扛着草人进来,看到王玲后的那一瞬间,惊的将草人肩上掉到了地上——

“啪嗒!”

只见清洗干净利落的王玲坐在微弱的烛光旁,低着头摆弄着剪刀与针线,仔细修改着郦氏以前的那些的衣裙。高效新闻网

听到声音后,王玲抬起头静静地看着锦蓉,开口问道:“怎么了?”

“小姐,你的脸!”锦蓉吃惊的走上前去。

微弱摇曳的烛光映衬着王玲那精致却丝毫不施粉黛的脸庞,屋外的月光照射进来,王玲的脸越发清秀动人,一双眼睛尤其摄人心魄,而且……

那一大块的黑色胎记早已,不复存在!

……

王玲眼神空洞着说道:“锦蓉,这些事情我们容后再谈,你先将那两个草人穿上我们之前的旧布衣吧。”

锦蓉惊讶的神色还尚未褪去,却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慎重的点了点头。

第二章 饕餮大火

夜,漆黑一片……

王玲将自己身上的粗布衣换去,用清水轻轻擦去自己身上的血迹,换上自己修改过后的淡粉色衣裙——

原本上面的精细花纹图案就巧夺天工,而且衣袖、襟前、袍角都用过金线镶了宽宽的边儿。

然……

王玲在改瘦后,又在衣裙上又缝制了一层薄薄地轻纱,更显朦胧华贵之感。

她将自己青丝竖顺后,挽起了一个发髻,然后斜挽上一支碧玉七宝玲珑簪,银丝串珠流苏缓缓摇曳着,那串珠散发着幽幽的明亮光芒。

“锦蓉?锦蓉。说明gao-xiao.com

王玲唤锦蓉进来……

锦蓉推门而入便看到如此惊艳的一幕,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声音都透漏着难以置信:

“小……小姐?”

很难想象是在此残垣断壁,破败不堪的地方,见到这般贵气逼人清秀漂亮的人。

王玲看着震惊的锦蓉,并没有解释,只是简单的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小姐,亥时了。”

锦蓉迫使自己清醒点便偷偷掐了自己一把。

王玲转身从床底下取出一个不大的紫檀木箱,“去取些火种来。”

锦蓉得令出去后,王玲寻出来一些废油,浇到了屋中各处,然后走了出来……

……

屋中那根蜡烛总算是燃尽了,破败不堪的屋子重回死寂,黑暗。

锦蓉取完火种回来后,王玲吩咐道:“去把那两个草人一同点着。”

锦蓉没有多问,只是照了王玲的吩咐进去了……

她知道就算自己不问,王玲也会告诉她的……

若说王玲遭此重击定是承受不住的,可自从她向她叙述完郦淑尤咬舌自尽的消息后到现在,她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她倒是,哭出来也好啊?

……

锦蓉再出来时,里面已是火海一片。

王玲递给锦蓉面纱,二人带上后便立即离开了这个地方。

二人从后门的榕树洞钻了出来,绕到前门的时候,正巧看见门口的侍卫急忙被叫去救火。

只见火势如同一只饕餮一样,贪婪的吞噬着一切……

王玲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她生活了九年的地方……

这个恶心的地方!

放心,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你们都等着吧!

……

——

……

东大街

此处乃是幽都最为繁荣之商街,诸多百年老店的原店皆在此扎根落脚,消费、税收、房租等,自然都是比普通的小店高出一倍之余。

夜市正在收摊,故而人也略少了些,但是此时还会有蒙面的神秘粉裙少女经过,难免会惹人侧目驻足。

……

迎茗客栈

客栈中的老板正愁眉苦脸的算着账。

王玲提起裙摆才进入……

“对不起!没有多余的厢房了!”

老板的语气满是不耐烦,已经断定这会来的不会是什么有钱人。

扫地,擦桌的几位伙计听闻声音便朝门口一瞧,一位锦衣华服带着面纱的丽人映入眼帘,遂立马扔下手中的东西,纷纷笑脸迎了上来:

“小姐这是要住店!”

王玲微微颔首,缓缓开口道:

“可方才……”

老板见状,一边走一边不着痕迹的上下打量了来人一番,陪笑着上前道: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小姐,还望小姐见谅!”

“无妨。”

王玲轻飘飘的回道,并不放在心上。

老板侧身对着店中的几名伙计横眉吩咐道:“不快点去收拾一间上好的厢房!还杵着干什么!”

“是是是!!!”

三四名伙计回答后,转身“蹭蹭蹭”的跑上了楼梯。

王玲对着老板柔声道:“老板,小女有个不情之请。”

“小姐请讲!”老板不假思索。

王玲娓娓道来:

“我们这是刚从临州匆忙赶来,因路途有些耽搁,到幽都已是这会时辰了,银票还未来的及兑换,能否……”

 “小姐,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呀!在此处啊,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王玲的话还未没完,便被老板这么打断了,“再者,小姐想要兑换银票或者是想置办什么东西,都交给在下就好!”

一旁的两三个伙计不得不惊叹于自家老板的善解人意,大方得当。

“如此,便多谢老板了。”

王玲也就只是嘴上这么简单的一句,老板就连忙恭了恭身,慌张道:

“小姐真是折煞在下了!小姐楼上请!!!”

……

王玲心里很清楚,老板这是在怕,他怕……惹上什么商贾贵胄的人……

就不好办了!

但现如今除了锦蓉以外,还有谁会知道这一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

跟着引路的伙计进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厢房……

王玲便将一份早就备好的清单与几张银票交给了伙计,“劳烦将这些东西交予你们老板,我希望明日清晨能看见我想要的东西。”

“是,小姐放心。”

伙计一礼后紧接着退了出去关闭了厢房门

……

——

……

锦蓉还未打算开口,王玲便已将长袖中的信掏出递给了她。

锦蓉接过看完后,便自然而然的走到一盏烛灯面前,不假思索的将信纸点着了。

火焰舔舐了所有信纸,一张张信纸转眼化成灰烬,这期间,她们谁也没有出声说过一个字……

……

王玲很满意锦蓉的处事,接着说道:

“自此以后,这世间再也无王玲锦蓉……”

“只有墨荷贞茂。”

——

……(从此处开始,女主名称进行更换。)

——

夜深人静之时,二人睡在一张大床上。

墨荷在贞茂的注视下慢慢阖上了眼……

贞茂猜想,墨荷应该算是睡了。她便看向天花板,想着这短短的一天之内发生的各种变故,可她,却远没有当事人墨荷的稳重,从容不迫……

不过,实在是太过于冷漠了,仿佛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似得?

墨荷自听完郦淑尤咬舌自尽的消息后,便一直这样不声不响,别说眼泪了,连多一个字都再没有听见过。

这……真的是太不正常了!

“在想什么?”

墨荷闭着眼睛问出了声,她很清楚贞茂的心绪不宁。而且,自己的亲娘惨死,又怎能睡得着?

她接着开口道:

“我可以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但又不知道说起。”

“我知道我这样算极其不正常,可我却不得不如此。”

“你或许会告诉我,哭出来便能好受些。”

“可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人变得更软弱,更可悲。”

“如果你想现在离开,我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里的银票你……”

“不会的!”

贞茂未等墨荷说完便立刻拒绝了,她长叹一声后说道:

“小姐,我是个孤儿,被墨先生收留后便一直努力习武……”

“再后来,我便被派到郦夫人身边,给出的命令是保护。”

“可我却,没有做到。”

“我是个无用之人!”

贞茂的眼泪从眼角滑过,可突然发觉一只手伸手替她拂去了泪珠……

贞茂偏头看向墨荷,听着她柔声细语道:

“日后你若再说这种话,我定会重重的罚你。”

“你又怎会是无用之人呢?你还可以保护我啊……”

“更何况我们的路还很长很长,还有时间。”

墨荷嘴上虽是这么说,可另一只袖中的手已攥的死紧——

丞相府!王家人!

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一个都不会!

……

墨荷所说的几句话倒是让一直贞茂萦绕于心,她暗自悄悄的立下誓言:

无论以后如何,自己拼死也要护住墨荷无半点损伤!

……

——

……

次日

墨荷闲来无事的伫立在窗口前发呆,看着热闹的街上却出了神。

……

自己仅会的那一手美妙绝伦的琴艺还有这出神入化的绣技,是那时郦淑尤常逼迫着自己夜以继日练习而来的。

她那时向郦淑尤抱怨,学这些又有何用处?

她还清楚的记着,郦淑尤是怎样回答她的:

“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还想活的更差点吗!”

不过,光是这两样,还不够!

她与寻常小姐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更何况现如今还有王蕙璎这个劲敌呢?

……

“小姐,属下来送您要的东西!”

厢房门外伙计的声音,打断了墨荷的思路,她向一直正襟危坐的贞茂示意了一下,贞茂便起身上前打开了门……

伙计进来后将托盘放下后,毕恭毕敬的说道:“小姐吩咐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贞茂,打赏。”墨荷不慌不忙的说道。

伙计接过贞茂递给他的赏钱,千恩万谢的下去了。

看着檀木桌上的衣服,贞茂很是疑虑重重……

黑色缎袍所制的一身,边缘还绣着银色的细致纹路,一旁放置的束带边缘还镀了一层金色纹路。

很明显,这是一件男人的衣服。

“小姐,为何要置办一套男人的衣服?”贞茂内心纠结一翻后,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墨荷简单的回答了句:

“自然是,让人穿的啊。”

……

第三章 再见王蕙璎

几日后

阳光和煦,是个好日子。

贞茂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如同年轻男子的声音一样磁性充满着吸引力。贞茂本就年长墨荷两岁,加上一身的黑色劲装和额头前的碎发。

试问,谁还能认得出她就是锦蓉呢?

……

墨荷倚在窗边,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眼眸微眯,“贞茂,猜猜看,王家大小姐,此时在做什么。”

“小姐,秦王殿下即将回朝,王蕙璎今日申时定在钗莹楼。”贞茂淡淡答道。

墨荷嘴角一抿,“哦,是吗?丞相府大半个后院都被烧了,她还有心情去挑选那些首饰为了夺人眼球。”

“还真是雷打不动。”

王蕙璎有这幽都第一才女的美称,容貌也生的清秀靓丽,再外人眼中,他们更加认同王蕙璎才是秦王的良配……

无奈的是这位秦王殿下素来不好女色,而且对扑上来的女人处理手段可是极其残忍,丝毫不留半点情面的事实,可是人尽皆知。

……

墨荷穿着一件粉白色的收腰托底罗裙,腰间用藕粉色束带裹紧,裙摆满是银丝的纹路,头上松松的挽了个云髻,一枝粉色珍珠步摇,累累垂下来的银丝末处零星点缀几朵珠花,看上去无不透露出少女的活泼动人,墨荷带上了一层面纱,又添了层神秘感。

……

街上的纷纷瞠目结舌,不知道何时幽都来了个妙人,有不少年轻男子对着墨荷吹口哨甚至还有上前搭讪的,但都被贞茂横眉挡回去了。

贞茂一手握住墨荷花重金寻来的剑,在后面紧紧的跟着墨荷。

……

东大街的钗莹楼,是古月国最大的首饰店,里面的首饰虽比不上宫中打造的,却也是官家贵族小姐们最爱往来的地方。

此时里面的一位少女,约摸有九、十岁的样子,举止大方容貌出挑,身着浅蓝色纱衣流仙裙,对襟的金色丝线纹路无不透露着豪华,珠钗头饰绚丽夺目,头上的发髻用一对玳瑁别着,头上的金丝镶玉挑簪十分的耀眼。

这就是王丞相家的大小姐——王蕙璎

王蕙璎旁边一高挑身材的男子,一身着墨色缎子衣袍 腰间束白色玉带,头发束起后用一根玉簪别着,俊俏的剑眉与丹凤眼相得益彰,俊朗的脸庞没有半点纨绔弟子的气息,整个人严肃冷淡。

这是王丞相家大公子——王俊彦,年十五,王蕙璎的大哥。

……

王蕙璎兴致勃勃的挑选着珠钗,“大哥!你看这件……秦王殿下会注意到我吗吗?”

王俊彦百无聊赖的跟着,看了一眼期待自己答复的王蕙璎,淡淡道:“应该吧。”

下一瞬,他的眼角无意中扫到刚刚踏进门蒙着面的女子。

同一时间的王蕙璎也感觉到了自己兄长的不对劲,顺着王俊彦看向的方向那边看去。

王俊彦自然也见过许多的女子,却都没有像今日这样失礼,竟转身向蒙面女子走去,脑子里满是只是想看到她的真实面貌。

蒙面女子不以为然,依旧不慌不忙闲庭信步的向柜台走去……

王蕙璎急走两步上前拉住自己的兄长,“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王俊彦如同晃神一般清醒过来,对着王蕙璎问道:“妹妹,你可知那是哪家的小姐?”

王蕙璎松开抓住王俊彦衣服的手,看着墨荷上了二楼,回道:“从未见过,不知是哪家的小姐。”

她只觉眉眼之间很是眼熟,好像见过……

王俊彦注意到后面紧跟墨荷的男子,心中腾然升起一股不知明的酸楚,咬咬牙转身朝门外走去。

……

一旁的婢女忙问王蕙璎:“大小姐,大少爷今天是怎么了?”

王蕙璎没有回答也去没有阻拦王俊彦,只是淡淡的看着王俊彦走了出去。

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

她大约是知道王俊彦到底怎么了。

……

二楼,一间厢房

墨荷挑起面纱喝了一口茶,贞茂问道:“小姐,刚刚那男的是?”

“是王俊彦。”

“这王俊彦可是刚回幽都。”

墨荷微微颔首。

贞茂听到有人上楼的动静,“小姐,王蕙璎来了。”

“等的就是她。”墨荷晃晃手中的茶杯,嘴角挑起一抹轻蔑的笑。

……

“咚咚咚!”

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这位小姐,丞相府的大小姐求见您。”

墨荷鄙夷的轻哼了一下——

见人还要摆谱,倒真是王家人的作风。

……

良久,墨荷才慢慢开口道:“进来。”

婢女们推门而入,簇拥着样貌清丽华服衣裙的王蕙璎进来……

墨荷淡淡的看着仪态万千的王蕙璎,袖子中的拳头早已攥紧,可面上依旧表现的波澜不惊,“不知王小姐有何贵干?”

王蕙璎淡淡的笑了笑,“小姐不必害怕,我只是来交朋友的!”

“王小姐请坐,真是承蒙王小姐赏识了!”墨荷拿起一个空茶杯亲自倒茶。

王蕙璎施施然的坐下,墨荷将倒好的茶推到她面前,“不知王小姐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王蕙璎没有喝那杯茶水,“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漂泊之人姓名何足挂齿,称在下为墨荷便是了。”墨荷没有多言。

王蕙璎旁边青衣婢女酸道:“我们丞相府大小姐问你名字,算是给你面子,你怎么这般的不知好歹!”

贞茂听后冷哼一声,“区区婢女这般目无尊卑,丞相府的家教真是不敢恭维!”

“不得无理,还不快向王小姐赔罪。”墨荷阻止道,她认得这个婢女,是个仗势欺人的狗腿罢了。

贞茂故意装作无动于衷……

王蕙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墨小姐宽宏大量,是我等所不及。”

“还不快请罪!”王蕙璎身边的另一个贴身侍女训道。

青衣婢女听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语气确是不耐烦,“请小姐恕罪!”

“王小姐还需教导好自己的奴婢才是,如此以下犯上,墨荷也没有什么继续谈话的理由了。”墨荷眯了眯眼睛。

看来还是没能学乖。

……

王蕙璎意会后冷声吩咐身边的一个侍女,“听说翠韵楼还缺人,把她送去吧。”

青衣婢女听后身躯一震,立马抓住王蕙璎的裙摆颤抖着求饶: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不能去那种地方啊!!!”

“都愣着干嘛,难不成想让我亲自动手?”王蕙璎却充耳不闻。

随即几人上来立马拖走那婢女,传来的是久久不停的告饶的声音……

“王小姐大可不必将婢女送到那种地方。”墨荷拿起茶壶斟满了王蕙璎的茶杯。

王蕙璎接过茶杯,“奴婢犯了错就该罚,更何况主子说话哪呢轮到奴婢插嘴。”

王蕙璎见墨荷没有任何反应,自己索性站起身,“墨小姐,能否邀您明日前往府上一叙?”

“这是自然,明天我定当亲自前去丞相府拜见!”墨荷也随之起身,

“墨小姐,那我先行一步了,告辞!”

“王小姐,慢走不送。”

王蕙璎声音悠长的穿来:

“但愿明日能见到墨小姐的真实容貌。”

……

王蕙璎走远后……

墨荷对贞茂道:“看到了吗,她这是在跟我使绊子。”

“小姐,翠韵楼是什么地方?”贞茂开口问道。

墨荷回答道:“是王家的一间青楼。”

“那小姐您明天去吗?”贞茂有些担忧。

墨荷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王蕙璎上了马车:

“当然了!而且我要备一份大礼。”

墨荷随即问贞茂:“贞茂,我前些日子让你准备的几批苏锦可到了?”

“已经准备妥当。”

……

墨荷看着王蕙璎的马车缓缓驶走,“才女不假,心机倒也不小。”

“王蕙璎表面上对小姐是礼貌有嘉,私底下不知道存的什么歪门邪道的心思。”

“谁管她,一切按我的计划实施就!”墨荷勾起嘴角一抹阴险的笑。

“这一天!我等好久了!”

复仇之沧笙殷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复仇之沧笙殷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3558.html
首 发:复仇之沧笙殷湮免费阅读
  • 《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这个悍妃本王要了目录预览:《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沈若之瞪着双眼,看着眼着这个俊美无比,贵气十足又冰冷得要死的男子。他的样貌足以让这世间所有女人趋之若鹜,明明知道一但接近便是飞蛾扑火,可是她相信,所有女子也一定会飞扑过去,哪怕引火上身。“你到底想怎么样?”从牙逢中挤出这几个字来。沈若之看到这个男子,只有四个字:咬牙切齿。她,可不做那只傻的蛾子。“不怎么样,只是希望姑

  • 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小说:愚妻不候目录预览: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5、需要导游吗?6、好出去传八卦吧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我很直白地说:“或许我的话毒,但你别不爱听,因为这是现实,你是从事那方面工作的,我找你就跟你们男人去夜总会一样,你会跟那里的女的做朋友吗?不会,只是图个爽-快而已。”他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自行车车头上,随后带着一抹坏笑地看着我:“其实,我不是……”“你是说自己很纯洁?亲,好歹有点职业操守,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他凑近我:“古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李师师唤得燕青浪

  • 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不!不应该这样!怎么会这样?出了什么问题?哪里出了问题?”她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魔怔似地拼命想要寻找哪怕一星一点的血迹,可是结实的棉质床单几乎要被她抠破了,还是没有。夜景琛双眸微眯地看着她,深遂的眸中一片深意,只是唇边那一抹玩味的讽笑却格外刺眼。在他的眼里,似乎顾以沫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一场滑稽可笑的戏剧。“现代有很多女孩都没有洛,红,这不能说明什么!我拿我的命保证,我没有,我没有!”不知多久,顾以沫

  • 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 宝贝,我恐高)

    原标题: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宝贝,我恐高)小说名字:难驭腹黑小娇妻第15章宝贝,我恐高白云山云景寺。柯爵牵着夏千寻的手爬阶梯。夏千寻累得气喘吁吁:“柯爵,你一定是猴子派来折磨我的,明明有缆车可以坐,你为什么非要带我徒步往上爬?”“宝贝,我恐高啊!”柯爵拉着夏千寻往上爬,侧过头来笑着说道。说完,他的笑容缓缓收起,他往夏千寻身侧凑了凑,附在她耳边一本正经道,“老婆,这是个秘密,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好丢脸!”夏千寻:“……”她告诉孙猴子吗?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好吗?不,是连一个

  • 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小说: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二章陌生女子的来访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一章孩子没了烈日炎炎的午后,医院五楼走廊里有着斑斑驳驳的光影。“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鉴定给我做了。”说这话的是我的婆婆,她是个农村妇女,身材干瘪矮小,却极尽泼辣。自从那天在街上撞见我和别的男人说了几句话,她就骂骂咧咧没有停过。她断定了我和别的男人有染,非说我肚子里的是野种。不知道在哪里听说孩子在肚子里也是可以做亲子鉴定的,连拖带拽的将我带到医院,手腕已经被她拽出青紫一片。

  • 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龙目录预览:002章、天狼003章、青春损失费002章、天狼这个想法在沈梓涵脑海中一闪而逝。反应过来后,她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定是我看错了,六年前那件惨案轰动全国,根本不可能有活口留下。”她努力让自己不往那个方面去想,毕竟那样的话事实太过恐怖。许尘见周宏已经奄奄一息,随即也松开脚,这个时候没必要惹上人命,他松开脚后头也不回地往小区外走去。沈梓涵犹豫了几许,最后还是小跑着上去冲许尘的背影问道:“你……是谁?”许尘身形一顿,头也不回,他深吸了口气后缓缓开口:

  • 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繁华一世目录预览:2.神秘白衣红梅花3.梅花亭下初相遇2.神秘白衣红梅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的云逸轩愣然转头,却见那白色的软轿已经到了身后,连忙迎了上去,恭敬地问道:“姑姑,您怎么也来了?”云清芷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却还是乖乖地走到了软轿旁,垂手侍立。两名白衫少女拉开轿帘,隐约可见里面摆着一张素雅的琴桌,和一张典雅的七弦琴,琴边上一个白玉瓶里插着一支开得正好宛如滴血的红梅花,在一片单调的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像是肌肤如雪的绝色美女的樱桃朱唇,又似是精心化在眉间的

  • 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永夜之歌目录预览:第二章:初识第三章:出发第二章:初识夜,依旧宁谧。白洁的月光轻轻洒下,带给这个世界一丝丝慰藉。在一间简陋的石屋里面,一只小小的蜡烛站在桌子上,顽强地燃烧着,似乎在对抗着这无边的黑暗。这间石屋很是简陋,大小不过五六平米,只有一张木桌和一张床,而现在,这张床却被另一位女孩子占据了。“阿布——给,阿羽。”阿羽点点头,结果阿布手中,哦不,嘴中的干净布料,来到身份不明的女孩的身边,将那块布放进水盆里洗了洗,替女孩擦干净脸。仔细打量下,这是一名年纪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