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婚婚欲睡:权少轻点宠在线阅读

2018/11/11 08:11:26 来源:网络
小说婚婚欲睡:权少轻点宠在线阅读
小说名称:婚婚欲睡:权少轻点宠
第4章 害她赔钱的王八蛋

“你怎么了?”小战士看宋知薇脸色骤变,吓了一跳。说明gao-xiao.com

深深呼吸了一口,宋知薇强压下满腔的愤怒和破财的肉疼,强颜欢笑道:“没什么。”

算了,钱都已经给出去了,就当破财免灾吧,不对,是破财消瘟。

“宋医生,你在这里啊?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才回来,你等久了吧。”就在宋知薇心里诅咒卫轩的时候,牵着Jess的蔡警官刚好看到了她,走过来不好意思地说道。

蔡警官是名相貌英俊的“小鲜肉”,虽然是执勤警察,但难得的是皮肤很白,跟警局大部分的黝黑肌肉男不同。

他看到宋知薇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不过这种喜悦一闪而过,除了跟他朝夕相对的Jess,没有被其他人注意到。

“没多久。版权gao-xiao.com”面对蔡警官,宋知薇立马恢复了常态,蹲下来跟Jess打招呼。

蔡警官看到她身旁一脸严肃的战士,不由得询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宋知薇来不及制止,小战士就已经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蔡警官听了,更是一脸歉意:“宋医生,真是对不起,那天要不是因为Jess,你也不会晚走,就不会撞车了,还害得你赔钱,我真的太过意不去了。这样吧,这钱我来出,毕竟间接是因我而起的。”

说实话,听到有人愿意帮她出钱时,宋知薇第一反应是开心的,可是这钱都已经给了,再接受别人的补偿就不怎么合适了。

忍着心痛,宋知薇谢绝了:“蔡警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事故本来就是我造成的,由我赔偿天经地义。说明gao-xiao.com我看Jess的样子有些疲惫了,先带它去犬舍吧,我教你刷牙的小技巧。”

“可是。”蔡警官真想替她赔偿的,但宋知薇已经率先走开了,他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作为资深兽医,宋知薇不仅耐心教授了蔡警官刷牙的小技巧,还告诉了他许多狗狗的健康小知识。

作为答谢,蔡警官极力邀请她一块吃晚饭,可是宋知薇想起家里还有个老妈在,婉言谢绝了,“蔡警官,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在做兽医该做的事。”

“不管怎么说,占用了你的休息时间,让你专程跑这一趟,如果不请你好好吃顿饭,我怎么都会过意不去的。”蔡警官诚挚说道,“如果今天不行,你看你哪天有时间,请务必给我一次感谢你的机会。版权gao-xiao.com

宋知薇笑了笑,“蔡警官你要这么说,那我以后都不敢来看Jess了,本来只是举手之劳,却弄得像携恩求报一样,我也会过意不去的。”

宋知薇其实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也不喜欢跟陌生人吃饭,况且她真的太忙了,与其“浪费”时间在无谓的应酬上,她宁愿多加点班还能挣点加班费。

可蔡警官却很坚持,其实上一周他就想约她了,不过她当时忙着回医院就没说出来,现在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让她来了一趟,他想抓住这次机会:“宋医生我明白你的顾虑,可是你不给我感谢机会的话,会显得我很没有礼貌。如果你怕浪费时间的话,这样吧,就选在你们医院附近,随便吃顿简餐,你看怎么样?”

不得不说,蔡警官的心思还挺细腻的,知道她怕耽误时间。也对,自己再怎么也是要吃饭的,既然如此,不吃白不吃。

想到这里,宋知薇总算点了点头,“好吧,等我哪天有空,我们再联系吧。”

蔡警官十分开心,趁机说道:“那宋医生,我们先加个微信吧,你有空的时候就在微信上通知我。版权http://www.gao-xiao.com/

宋知薇不好反驳,只好加了他。

时间不早了,宋知薇要走了,蔡警官本来想送送她的,可是又被分管领导给叫走了。

“宋医生,请务必要联系我。”临走前,蔡警官重申道。

宋知薇点了点头,迟钝的她还没弄懂为什么这个蔡警官这么执着地想请她吃饭,难道是因为工资太高,钱没处花了吗?

算了,有机会再说吧。

刚走出警局大门,宋知薇就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喂,哪位?”

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低沉浑厚:“卫轩。”

听到这个“陌生名字”,宋知薇条件反射地问:“谁?”

那头沉默了两秒,又道:“我在你前方五十米。小说婚婚欲睡:权少轻点宠在线阅读

宋知薇抬眼看去,见一辆黑色SUV正停在路边,她迟疑了一下,走过去从打开的车窗看清里面开车的男人时,脸瞬间垮了下来。

“上车。”两道锐利的眸光在宋知薇明显恼怒的脸上一扫而过,棱角分明似刀刃的薄唇沉声发出指令。

宋知薇的反应则是挂断电话,像聋子一样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电话又响了起来,她挂掉,再响,再挂,再响,她接起,不等对方开口,她率先发难道:“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再骚扰我,否则我现在就回去报警。”

卫轩却不理她的威胁,重复道:“上车,我有事。”

“你有事关我什么事?”宋知薇冷哼,她还沉浸在卫轩害她痛失一大笔钱的恼怒中,于是再一次挂断了电话。

之后他倒是没再打电话来,可是在宋知薇下了公交走到家楼下的拐角时,一转身差点撞上一堵“墙”,她抬头一看,竟然是等在这里的卫轩!

“妈呀!”宋知薇被吓得差点一巴掌挥过去,她后退两步,瞪着像幽灵般突然冒出来的卫轩,生气地质问道,“你有病啊!躲在这里想做什么?”

逆光的站姿令本就高大挺拔的男人更显魁梧,身着的黑上衣完全遮不住贲张的肌肉,即便是光站着就给人无形的压迫感。

卫轩的长相却不凶狠,棱角分明,目光坚毅,将俊美和阳光完美地结合为一体,若不是身上散发出的生冷气息,只怕走到哪都会惹来无数女人的搭讪。

“我有事找你。”薄唇吐出几个字,作为“邀请人”,卫轩的神情却看不出丝毫“热情”。

“你有事关我什么事?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好吗。”宋知薇瞪了他一眼,她本来想骂他的,可是忽然意识到周围有不少人向他们投来了探究的目光。毕竟她要长住这里,要是闹出丢脸的事情被左邻右舍嘲笑就不好了。所以,宋知薇压低声音,咬牙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卫轩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头,虽说他身边满是说脏话的大老爷们,可是听一个女人说话这么粗鲁,他有些不舒服。

“我父亲要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卫轩说明了来意。实在是被卫长空念烦了,又不想回家听父母吵架,于是他想早点把事情给了结了。

“为什么要见我?”宋知薇立即升起了警觉,她猛地想起一年前正是由于这心机男的父亲要做手术,不知道为什么又死活要让他们结婚,心机男才以她弟弟的事情要挟她,逼她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说来她对心机男毫无好感也是因为被要挟,不过对心机男的父亲她倒是没什么印象,她只知道这个叫卫长空的伯伯是爸爸生前经常念叨的老首长,说什么对她家恩重如山,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他。有没有机会报答卫长空她不知道,她只清楚卫轩这次“邀约”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卫轩很坦白地说出了自己的意图:“为了离婚。”

第5章 想离婚?她说了算

宋知薇差点跳起来,她赶紧左看右看,幸好周围的人离得比较远,应该没人听到他的话。

要是让人知道她结过婚,而且马上要离婚了,那她的清白就全毁了!

“去你车上说!”宋知薇恨恨地剐了他一眼,看到不远处停着的那辆SUV,率先走了过去。

上了车,她砰的一声用力关上门,以表达自己的不满,“我警告你,不准在任何场合说出‘结婚’、‘离婚’四个字,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变‘二婚’!”

虽然她跟他法律上已经是既定关系了,但她内心根本不承认这桩受要挟的“形婚”。她跟他的目的一样,都想悄悄把婚姻关系给解除了,但一定是要悄悄的、不让任何人知道。

自动忽略她所有的威胁,卫轩沉声将来意说得更加清楚明白:“我父亲不希望离婚,所以你要表现出令他厌恶的模样,这样才能得到你想要的自由。”

“原来你是专程来找我‘对剧本’的。”宋知薇冷笑一声。等等,哪里不对?她眯着眼瞪着卫轩那张斧凿刀刻的俊脸,怒道,“什么叫‘得到我想要的自由’?我一直都是自由的,即便是某人用某些卑劣的手段逼我就范,也别以为掌控了我的自由。我不受任何人、任何条约的束缚。”

卫轩没兴趣跟她玩挑语病的游戏,他只冷冷问:“那你配合吗?”

宋知薇张了张嘴,本想说“我也巴不得赶紧一拍两散”,可是她忽然间意识到,他说结就得结,他说离就得离,她在法律上的身份就这么莫名其妙变成“离异”,她凭什么要吃这么大的亏?

于是,她冷静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卫轩那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眸子,似乎想透过眼神洞察他的脑回路。

头一次被一个女人肆无忌惮地死死盯着,卫轩竟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鹰眸微眯,浑身散发出的冰冷之气更甚,可是却丝毫没有吓到宋知薇。

她忽然就笑了,一双如星辰般的杏眸闪烁着聪慧和狡黠,“一年前你跟我说,等你父亲做完手术就会告诉他实情,解除婚姻关系。可是现在你却来要求我配合你‘演戏’,那么说明事情并没有如你计划的那样发展,也就是说你父亲不接受你的说法。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父亲这么看重我,但我现在至少确定了一件事:这婚不是你说离就离的,而是我说了算。当然,我肯定不想当你‘老婆’,不过你要挟过我,又害我破财,既然现在我有机会报仇了,那为什么要轻轻松松让你全身而退。你说对吗,卫先生?”

宋知薇的意思已经讲得很明白了:我是能帮你,可是我心里不痛快,为什么要让你痛快?

昏暗的灯光从车窗外透进来,幽深的眸像黑暗中的猎豹眼睛般熠熠生辉,锋锐得令人难以直视。他没有说话,特殊职业练就的强烈气场令本不狭小的车内空间瞬间低了好几个气压。他很忙,没有时间跟她多做纠缠,如果对方是男人的话,他可能早就使用强硬手段了。

“你的条件是什么?”声音如撞钟般带着浓浓的低沉,目光如刀锋般透着冷冷的寒意,卫轩沉声发问。

若是其他人,被卫轩这样的男人这般注视着,多半会感到害怕。可是对宋知薇这样的“老江湖””来说,所有的恶人都不过是纸老虎,你强他就弱罢了。

侧头想了想,宋知薇回答道:“先还我三千块。”

之所以用“还”这个字,是因为她理所当然地把这笔本可避免的损失算在了卫轩头上。

“原因。”卫轩沉声问,声音似低音炮在车内回荡。

宋知薇对他的“装傻”很不满,眯眼瞪着他:“你既然知道我今天去了警局,那肯定也从你的警卫员口中知道我是来给维修费的。而你的人告诉我事实上我本来可以不用给的,是你坚持要让我赔偿。你害我莫名损失了三千块,难道不该还给我?”

第6章 找他讨回损失

“你撞的车。”卫轩不认可她的强词夺理,冷声说出事实。

“我没否认是我撞的,但我也可以不用赔偿,车又不是你的,你管谁出钱。”宋知薇对卫轩的反感更甚。公家出几千块只是九牛一毛的事,对她来说可是整整两个月的生活费。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她怎能不怒。

见卫轩似乎没有“还钱”的意思,宋知薇也懒得跟他磨了,“谈不拢就算了,我是不会配合你演戏的。”

说完她就要打开车门下车。

“好。”卫轩松口了,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直接递给宋知薇。

接过信封,宋知薇疑惑地看了卫轩一眼,然后抽出里面颇有厚度的一叠百元大钞,问道:“这里不止三千吧?”

卫轩的眼神变得更加暗沉幽深,“劳务费。”

却不想,宋知薇不仅没有喜笑颜开,反而瞬间暴怒了。她“啪”的一声将钱砸向卫轩,大骂道:“姓卫的,你比狗还更会看人低呐。我是爱钱,也喜欢别人送我钱,可你这种明摆着的侮辱人简直太恶心,猩猩都比你会做‘人''!不要以为第一次我为了钱妥协,就代表我这个人什么底线都没有,只要有钱就能像骡子一样被驱使。本来我还想考虑帮你一下,现在不用考虑了,你自己去跟你老爸解释吧!死混球!”

都说穷人自尊心强,宋知薇就是典型的自尊超强的穷人。她是很爱钱,但不代表能被钱“砸”。卫轩脸上那毫不掩饰的蔑视刺痛了她敏感的神经,要不是武力值相差太大,她会直接揍他一拳。

气冲冲地下了车,她用尽全身力气甩上车门,声音之大令方圆十几米的路人都为之侧目。

目视着宋知薇怒火冲天地离开,卫轩有些愕然。不是她自己先提的钱吗?

然而没过几十秒,车门又被拉开了,气冲冲的宋知薇跳上车,从他腿上抓过那叠钱,快速数出三千块,揣进自己包里,再狠狠瞪了卫轩一眼:“这是我的钱!”然后再一次以怒火之势下车了。

这女人.......卫轩那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

“哼,我的钱必须得拿回来!”像捂着宝贝一样紧紧捂着装钱的挎包,宋知薇又是生气又是开心。气的是卫混球那明显看不起人的语气,开心的是补回了损失,今晚有肉吃了!

立马在街角买了两斤卤肉,宋知薇兴匆匆地提回了家,刚进家门就大喊:“妈,我买了卤味,你就别炒菜了。”

“知薇,你回来了啊。”何毓秀没有问女儿怎么这么晚才到家,她一脸忧心忡忡地走过来,似乎有话要说。

“妈,你怎么了?”宋知薇看她脸色不对,问道。

何毓秀赔着笑脸,小心翼翼地提道:“知薇啊,你能不能先借妈两千块钱?”

宋知薇将卤肉递给何毓秀,一边换鞋一边问:“妈,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何毓秀摇了摇头。

“那你要买什么东西?你告诉我,我有时间就去帮你买。”宋知薇是个孝顺女儿,即便自个的妈做了很多糊涂事,她还是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孝敬她。

何毓秀赶紧摆手道:“不用,我自己去买,你把钱给我吧。”

宋知薇也不是傻的,她见母亲眼神闪烁,就猜到了真正的原因,“是不是那臭小子打电话来找你要钱?”

“没有,没有。”何毓忙不迭地否认,可是表情却跟话对不上号。

宋薇这下肯定了,她表情顿时一变,语气生冷:“你给那臭小子说清楚,我一毛钱都不会给!管他在外面快饿死了或是冻死了,都是他咎由自取,活该!”

“知薇啊,你弟弟这次真的受到教训了,他跟我保证绝对是最后一次,你就再拉他一把吧。这钱算妈借你的。”见女儿拒绝,何毓秀慌忙求情,一个劲地表示儿子吃够了苦头,以后会好好做人的。

可惜宋知薇也吃够了苦头,不会再相信了,“你借?哪一次不是你借钱替他还债?又哪一次不是我替你还债?每次他都说最后一次吧,结果呢?他二十五岁了,一个男人说话跟放屁一样,被人砍死都是活该!”

何毓秀哭哭啼啼地开始自责:“都怪妈不好,你们两姐弟从小就没爸爸,我这个当妈的还没有把儿子给教好。”

这时,医院来电话通知宋薇要加班。

她只拿了电话和钥匙就出门了,临走前,她冷冷撂下几句话:“你拉扯大我们不容易,所以我就算再辛苦都不忍心苛责你,但我希望你想清楚,为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拖垮一家人到底值不值得。”

婚婚欲睡:权少轻点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婚婚欲睡】 或 【权少轻点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3438.html
首 发:小说婚婚欲睡:权少轻点宠在线阅读
  • 逃跑娇妻:韩少请自重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逃跑娇妻:韩少请自重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逃跑娇妻:韩少请自重目录预览:第三章死了第四章再见了韩亦初第五章强势回归第三章死了凌晨三点,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韩氏的老宅门前,爷爷,开门啊,我是雅柔。”叶雅柔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狂按门铃,视线却一只注视着身后,她害怕,害怕要是在书房的韩亦初发现了她逃走会叫来把她抓回去。终于,门被打开了,睡意朦胧的老爷子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他的孙媳妇,因为韩亦初和他父亲不和所以常年不回家,偶尔回去,也不会带上叶雅柔,因为他觉得叶雅柔不是韩家的媳妇,所以老爷

  • 原来你早已爱我至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原来你早已爱我至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原来你早已爱我至深目录预览:第十章细思极恐第十一章挚爱第十二章挂号第十三章狗血的相遇第十四章发泄第十五章物是人非第十六章对峙第十八章长本事了第十章细思极恐“嗯……啊……”冉子茉侧过脸伸出一只手抓住他肌肉线条明朗的小臂,寻找一点支撑,半掩在脸上的头发遮盖住了她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这就受不了了?嗯?宝贝儿,看来你的下面还有待我开垦。”萧擎翰蹙着眉头,轻吐一口气,更加卖力地动作起来。慢慢地,冉子茉被他的热情点燃了,从嘤咛到吟叫再到催促,在他身下慢

  • 一睡贪欢:老公,坏坏坏20章

    原标题:一睡贪欢:老公,坏坏坏20章小说书名:一睡贪欢:老公,坏坏坏第二十章成则咸鱼翻身,败则虎落平阳“对对,用我们高考前常同学之间说的那句话就是,成则咸鱼翻身,败则虎落平阳。”“咸鱼?呵呵,这个有意思。”陆君霆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怎么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做为首长您的笑点也实在是太低了些。”安柔莫名其妙的看着身边这个毫无形象可言的陆君霆,白眼忍不住翻了起来。“你这个看起来也不紧张嘛。”陆君霆看着身边这个小女人的模样,心里痒痒的。就好像小时候躺在军方大院里

  • 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9章(第十章云姨的讽刺(下))

    原标题: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9章(第十章云姨的讽刺(下))小说: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第十章云姨的讽刺(下)ensp;云姨的趾高气扬的态度让孟雨桐很无奈,避免口舌之争的办法就是沉默。“你爸爸在房间里休息,刚刚睡着了,你不要去打扰他了,知道吗?”云姨站起来鄙夷地看了孟雨桐一眼,拿着爱马仕包包走了出去。张妈在一旁担心地看着孟雨桐,等到太太走远了,她才开口,“大小姐,你别往心里去,太太也是关心老爷才这么说的。”“我没事,张妈,你去忙吧。我先上楼休息一下。”孟雨桐说着挤出一个笑容,拖着疲惫的身体上

  • 农门贵妻免费阅读

    原标题:农门贵妻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农门贵妻目录预览:第一章今天这些吃的谁都别想拿走第二章堂屋对峙第三章鸡蛋里挑骨头第一章今天这些吃的谁都别想拿走第一章今天这些吃的谁都别想拿走冬季天气煞凉煞凉的,白碧水身上那件破旧的棉袄略短,裹不到的手腕冻的冰凉,她边冲着手心哈热气,边摸着空荡荡的肚子被食物的香气吊去了灶房。灶台上放着鸡汤和肉包子,热气腾腾,白碧水咽了咽口水,这东西对现在的她以及白家来说可是难得的珍馐。“小丫,汤还有点烫,快先吃个包子垫垫肚子。”白二嫂把包子塞进她的手里,拿起勺子对着汤又是搅又是吹

  • 小说乡村小医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乡村小医仙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乡村小医仙目录预览:第004章初次尝到甜头第005章拿一下衣服!第006章要账第004章初次尝到甜头秦凡有些不高兴了,“我这玉米跟其他玉米不同!”男子不耐烦挥手赶人,“逗我玩呢,我活大半辈子了还第一次见有人跟我说玉米还有啥不同,看你年纪小,我不跟你计较,一边去!”秦凡气愤,从竹娄里拿出一根玉米棒。那根三斤多重的玉米棒金灿灿。“这是……玉米棒?”男子登时脸色惊变,眼睛瞪的跟牛眼一样,支支吾吾。种了大半辈子地的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玉米棒。秦凡没好气地将玉米

  • 闪婚前夫不爱我7章(第四章 别逼我投诉你)

    原标题:闪婚前夫不爱我7章(第四章别逼我投诉你)小说书名:闪婚前夫不爱我第四章别逼我投诉你“不好意思啊苏姐!”苏浅言正坐在椅子上出神,小张突然步履匆匆地走进来。“怎么样了?”苏浅言话语急切,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但很快她又意识到这样肯定会令小张生疑,随即表情又平和下来。“刚才我打听到那个夭折的早产胎儿在家属强烈要求下自行拿去处理了。”怎么会这样?苏浅言心里咯噔一下,本来她已做好落空的准备,但完全没想到竟然被江璃的家人先一步取走胎儿。当晚回到公寓,苏浅言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重遇叶云锦之后的一幕幕情

  • 重生肥女非等闲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肥女非等闲免费阅读小说:重生肥女非等闲目录预览:《重生肥女非等闲》《重生肥女非等闲》《重生肥女非等闲》《重生肥女非等闲》“汪建国,我喜欢你!”杨梦阑低着头,双手拧着衣角,胖胖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红晕。而她现在的这种表情,如果让骆明忠看到了,一定会惊讶的掉了下巴。一向自命不凡的杨梦阑,脸上何时出现过这种表情?不过,对面的那个俊俏的,有点像某个当红男星的年轻士官,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礼貌而疏离的说道:“谢嫂子抬爱,不过,您也是成了家的人。这样跑来与我告白,是不是不太好啊!”杨梦阑没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