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在线阅读

2018/11/11 08:08:46 来源:网络
小说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

第一卷 缘分的交错第4章 开个价吧

第二天清晨,习惯早醒的沈馥静还是照旧的醒来,看到四周的陌生的环境,昨晚发生的一切立即清楚在她的脑海里重播着,看着身边的男人甚至一条手臂还横跨在自己身上。版权gao-xiao.com

她何等的愤怒,咬着牙根,所有的力气都冲到脚上,用力一踢,男人瞬间从床上滚到地上。这下子,贺耀南立即清醒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个死女人居然还踢他下床“女人,难道我昨晚没能满足你吗。”

沈馥静狠狠瞪着他,“无耻。”

寸丝未挂的男人从地上起来,然后捡起在上失落一地的支票薄,冷冷的说,“看你还是第一次,随你开个价吧。”

沈馥静活了二十二年,从来没有像此刻那样的愤怒过,连手指都气得微微的颤抖着。她的清白就这样给一个陌生男人给毁了,她是何等后悔昨晚为什么那么好心,任由他死了不是好吗?这种男人,留在世上就是一祸害,昨晚实不该逆天而行,他要是死了,仍顺应天命,理所当然。

更可恶的是,他此刻居然还像一个嫖客一样,拿着支票来践踏她的自尊,妈的,把她当成妓女吗?贺耀南看着连脸都憋红的女人,忍不住再次开声:“开个价吧,别拖泥带水了。小说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在线阅读

沈馥静强忍着吐血的冲动,从床上起来,谁知道下腹竟然又是一阵钻心的痛,害她几乎连站都边不稳。

贺耀南手急眼快扶住了她,沈馥静站稳脚跟,啪的一声,清脆的响起。贺耀南生平第一次给人打,而且还是给一个女人。

这力道还不小,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太意外了,来得太突然,他几乎忘记了反应。

沈馥静在他惊愕之余,走了过去,拿起被扔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淡定的穿了起来。贺耀南真的给她怔住了,虽然她打他,但是要他打回她,他又做不出来,他从来不做打女人的事。

只是,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想再敲诈一笔大的吗?他不由皱起眉头,只当自己倒霉,但也总比周千惠好!

只见她穿好衣服,然后走到他面前,从包包里翻出钱包,拿出里面的钱,狠狠砸回在他头上,带着一丝嘲笑:“不用找了,姐包你一晚的过夜费,牛郎先生。原文http://www.gao-xiao.com/

红红的钞票在空中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随即散落一地,异常的刺眼直至砰的一声关门声,贺耀南总算在这场巨惊之中回过神来,想冲出去追,发现自己身上一寸未挂。

shit,这个死女人竟然把他当成牛郎?简直是奇耻大辱!

贺耀南走进浴室,从镜子里看着自己脸上的手掌印,那个女人真够胆。

发现自己的衣服全被掉在浴室里,根本无法穿,梳洗了一下,系着浴巾,他走了出来,拿起房间的电话,“御恒,给我送套衣服过来,顺便查一查你们酒店的录象,看看那个死女人是谁。”

夏御恒挑眉,“什么女人能引起你贺大少的注意力?多少号房。”

没一会儿,身为酒店负责人的夏御恒,拿着一套衣服,走了进来。看着落散一地的红色票子,暗暗吃惊。仔细一看,贺耀南脸上竟然还有一个掌印,此刻,他是非常佩服那个动手打他的人,女人干的吗?

“搞得很激烈,外国妞?”夏御恒忍不住问了,贺耀南语结。阅读gao-xiao.com

夏御恒把袋子递给他,床上一抹刺身的红色吸引她的目光,“好小子,看来人家还是处的,到底怎么回事?”照房间这战况,夏御恒真的非常感兴趣。

“恒,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被周千惠设计了,还好没失身给她”,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又气又恨“周千惠是市长千金,娶她也有好处”,夏御恒想到市长千金这四字眼,脑海不由得涌起那张脸我是市长千金,是你穷小子连染指的吗?曾经有一个市长千金却是这样跟他说。

第一卷 缘分的交错第5章 极其严励

贺耀南穿好衣服,“恒,你别一副看戏的样子,立即给我看看那个死女人是不是你们酒店的”,踹他下床,甩他巴掌,当他牛郎,这个女人还真敢做得出来。

沈馥静自从酒店逃了出来之后,却在大厅竟然看到一群人走进来。简直是天要亡她,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爸爸竟然从正门进来,要是见到她副样子,估计皮都要掉一层了。

她连忙转过身,往一边的则门跑了过去,无奈扯动了下身,她痛得要死。那个杀千刀的男人,咒咀他那个东西折掉,做一辈子的太监。高效新闻网

从商务车出来的男人,看着那个落慌而逃的身影,其中一个忍不住问,“沈科长,那个人看起来怎么有点像小静。”

沈正明愣了一下,看着那抹逃去身影,“可能人有相似,今天出来的时候,小静已经回学校了。”

“那是,小静那么乖的孩子,怎么会这么早来这里”,其它人随声附和。

沈正明的眼里透着一股怒气,没一会儿就恢复正常。

沈馥静逃出酒店,立即二话不说奔上出租车,差点跟爸爸撞到正着,要是他知道她一夜没归,还大清早出现在酒店,肯定愤怒得像狮子。

自从妈妈走了之后,爸爸对她极其严励,可是对小妹却非常的宠爱,沈馥静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是什么命运?妈妈,小静好想你沈馥静越想越委屈,莫明奇妙就失身了,那个臭男人竟然还把她当成一个妓女来看待,他以为钱是可以买到一切吗,该死的,臭男人,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正是监控室的贺耀南连连打喷嚏。推荐gao-xiao.com

今天是星期一,沈馥静直接逃回了学校,程菱心看着一脸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小静,你没事吧?”昨晚妈摔伤脚,她不得不回家一趟,不然也不用馥静替她到皇朝酒店代一天的班了。

程菱心一惯勤工俭学,沈馥静也很理解她的处境,如果把昨晚的情况告诉她,恐怕菱心会因此觉得内疚,要怪就怪她自己天真,该死的同情心泛滥,她活该的。

“菱心,没事,今天被臭猪啃了一下,我先洗个澡,你顺便给我带一份早餐,饿死我了。”

说完,沈馥静下一秒就冲进浴室,程菱心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那个猪这么大胆敢啃她?接下来是哗啦啦一阵流水声,程菱心也只好先到饭堂打个早餐,报答沈馥静昨晚的帮忙。

浴室是有镜子的,当沈馥静脱掉自己的衣服,不禁被吓了一跳。妈的,昨晚那个死男人真不是人,在她身上还留下了一些斑斑点点的吻痕,连脖子都不能幸免。她拿起浴巾,使劲的擦,嘴里继续骂着那个杀千刀的臭男人。

自己的初吻和初夜就这样子给了那个死男人,最过分的是,竟然事后还把她当成妓女一样,这一点简直是罪无可赦。

直到程菱心提着早餐上来,浴室的流水声还没有停止,“小静,还没洗完啊?皮都给擦掉一层了吧。”

的确,沈馥静几乎把自己的皮都给擦掉一层了,把所有那个臭男人碰过的地方都要好好清洗一下,也不知道那个臭男人有没爱兹的。该死的,至今沈馥静的气还没顺下来。

十分钟之后,浴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被热水冲得满脸红彤彤的。菱心已经把早餐摆在那里,“小静,你真的没事吗。”

沈馥静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没事”,这时候,手机铃声大作,沈馥静拿出手机,看到是沈正明的电话,只觉得头皮莫明的发麻,难道今天早上爸爸发现她了吗?

“喂,爸”,她努力平静。

第一卷 缘分的交错第6章 出什么事了

“昨晚你干什么去了?”沈正明压低自己的声音,但是今天早上看到那个背景,分明就是她,别人可能会看错,他不会看错自己的女儿。

“对不起,昨天菱心的妈妈脚受伤进医院了,我在医院陪着菱心”,沈馥静直觉爸爸今天早上看到自己的,手指不安的握住电话。

“真的吗,今晚回家一趟”,沈馥静还来不及找理由,电话已经挂断了。

沈正明是国税局一个科室的小科长,可是对馥静的要求非常的严格,菱心若有所闻,“小静,连累你了吧?对不住,早知道不该贪那点钱让你代班。”

“安啦,没事,我都快饿死了”,说完,沈馥静心情忐忑的咬住了一块面包,再次忍不住在心里把那个王八蛋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估计今晚回家,又得被爸爸进行思想政治课了。

她不敢想象,如果爸爸知道她昨晚跟一个男人在酒店开房,他会气到什么程度?可是,她不想的啊,整件事情,就她最惨。

接着两人去上课,程菱心挽着馥静的手,走在学校的绿荫大道上,一路过来,n对情侣的正手拉着手光明正大的路过。

四年大学,程菱心一心只顾着赚学费,沈馥静因为家里管得严,现人都没谈过恋爱。原本初吻初夜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奶奶的,竟然就给一只自为以视的王八蛋给夺了,她气愤极了。

忍不住用力一踢路边的石头以泄愤,结果,脚传一阵阵的痛,连石头都要跟她作对。程菱心看着她的表情,忍不住问,“小静,昨天让你去代班,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没事,老古董最不喜欢迟到的,我们快点走吧。”说是说快点走,下腹某个部分再被次扯痛,眼泪水都出来了。沈馥静再次在心里把那个臭男人凌迟了一万次。

皇朝酒店的监控室,贺耀南终于知道那个让他恨得咬牙彻齿的女人,叫沈馥静。这三个字,如同被刀子刻进他的心里一样,时刻谨记着。

夏御恒接待完市委来的那些人,走了进来,“查到了吗?是我们酒店的员工吗。”

贺耀南站了起来,又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一个早上不停的打喷嚏。夏御恒笑了笑,“南,你也不用这么气愤,毕竟人家可是给你占有了一晚,吃亏是人家,想想人家可是处的。”

事实虽然如此,可是那个死女人把他男人的自尊都踏到碎了,想起她临走的时候,那句‘牛郎先生’,那嚣张到极至的脸,还好他没心脏病,不然绝对心脏病发,那女人绝对要负全责!

“恒,我先走了,这事我绝对不会就这样算的”,贺耀南气愤的离开,夏御恒摇了摇头,还真想见识一下那个敢打贺耀南的女人,简直在心底里佩服她,甚至还甩出一叠人民币,勇!

晚上,沈馥静怀着极度复杂的心情,迟迟不敢迈进家门,一向扎着马尾的她,由于脖子上该死的吻痕,不得不披了下来,希望不会让爸爸发现。

深吸了口气,她打开门,看到沈正明和黄丽敏还有小妹沈曼婷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多么和谐的一个家人啊,怎么看来,在这个家,她都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爸,小妈我回来了”,沈馥静还是走到他们面前。

沈正明突然关掉了电视,引来沈曼婷的不满,“爸爸,我要看电视啦。”

看着沈正明的目光,如同审犯一样,沈馥静微微有些心虚,“爸,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吗?”她一向都住校,除非了星期六日必须规定要回家,能不回来她绝对不会回来的。

“昨晚为什么没回来?”沈正明冷冷的问,目光如箭一样审视着沈馥静。

沈馥静一向不敢对他说慌,被爸爸这样一看,心里说不害怕是假的。她两只小手紧紧握在一起,也许是外面冷,也许是因为心虚,手掌异常的冰冷,紧紧的握在一起。

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撒旦夺婚】 或 【御用俏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3414.html
首 发:小说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在线阅读
  • 【醉生梦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醉生梦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醉生梦死目录预览:第一章高考前出事第二章好想蹂躏你第三章我以为你是聪明人第一章高考前出事我叫叶子莲,今年十九岁,如果还在读书的话,我会是一位在校的大一学生。我至十八岁以前,我的生活都是平淡无奇,严格的家教使我从小就是个乖乖女。我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古板学霸,长辈眼中的好孩子,别人对我的评价不是乖巧,柔顺,就是听话懂事——至十八岁以前,我的人生都毫无黑点。但也就是这一年高考的前一晚,一件事情的发生使我的人生开始不再完美。那天晚上,我和李芳芳像往常一样

  • 独宠一号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独宠一号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独宠一号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第2章第二章高贵的名媛第3章第三章做我的女人第4章第四章你今后的王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锦城富悦大酒店“别走!不要走!”浑身滚烫无力的盛伊人软软得挂在男人的身上,滚烫柔软的双手胡乱得去解男人昂贵的西装。陆安爵嫌恶得将女孩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但是怀里的女孩红润的小脸和迷离的双眼早已撩拨得陆安爵燃起了熊熊烈火。“放开!”陆安爵压抑住从小腹处窜上来的熊熊烈火,磁性的嗓音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不要!我不!

  • 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5章(第三章 粑粑宝宝病了)

    原标题: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5章(第三章粑粑宝宝病了)小说书名: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第三章粑粑宝宝病了她垂眸一看,居然是刚才那个小萌宝。他小脑袋抬得高高的:“漂亮大姐姐,我好不容易才把管家叔叔骗走,你不能走的喔,我还要继续玩那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游戏。”不知道为什么,叶霖玲一看见他,心情就会莫名的变好。“嗯。”叶霖玲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家伙。小家伙笑得十分开心:“那边那个胖婶婶还在表演球滚地爬不起来,趁现在小姐姐你快点去把那个推车推过来吧,我继续坐在纸箱子里面。”说完,他还对着漂亮大姐姐眨了

  • 爱你,深埋心底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你,深埋心底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爱你,深埋心底目录预览:第3章逃跑第4章他会死的第5章被囚禁第3章逃跑前面的人刚反应过来,便看见她的恳求。看着自己的车顶,已经有一个凹进去的大窟窿。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他新买的车,身后那人居然还要留下来。那车主正憋着一肚子火气,回头怒道:“立刻给我滚下去!”苏瑜惊了惊,眼见着那些人快回来了,立刻更紧张的祈求着:“求求你……”“求屁啊!“后车门打开,他毫不留情的将她揪出来,“老子的车顶还没叫你赔钱,你还要留下来。滚!”那人狠狠的推了她一下,便头也

  • 终是离别伤情时免费阅读

    原标题:终是离别伤情时免费阅读书名:终是离别伤情时目录预览:第一章偷渡出国第二章嗜血的场面第三章暴露了第一章偷渡出国在中国内地,很多人听到偷渡这个词汇,大概会有些恐惧,毕竟,是犯罪的。不过,对于生活在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偷渡已经成为一种家常便饭。我叫钟璃,22岁。从未出过国的我,在好友的怂恿下,跟着好友偷偷从瑞丽偷渡到了缅甸密支那。密支那,缅甸国度的第一大城,盛产翡翠,也是东南亚金三角毒品的转移点。1956年之前,密支那是属于中国的,之后由于全国人民的生产需要,与缅甸政府达成共识,用密支那交换云南

  • 我们不要相爱了14章

    原标题:我们不要相爱了14章小说:我们不要相爱了第十四章:我好痛,停下来“求你了...我好痛,停下来...”随着他的动作,曲念心里的恐慌伴逐渐扩大,泪水混杂着汗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曲念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结束,她只想要赶紧结束。几近顶峰的感觉几乎冲破了他所有的理智,温热的呵气喷洒在她的耳后,粗重的喘息像是一道魔咒,冲击着她所有的心理防线。“你现在的样子真贱你,如果被魏仰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想他会怎么想?”宋亭轩眉头一挑,终于停了下来。曲念近乎瘫软的俯身在墙壁上,冰冷的墙壁像是一道冰刃,刺得她浑身伤痕

  • 复仇总裁霸妻上瘾11章(第十一章 相谈婚事)

    原标题:复仇总裁霸妻上瘾11章(第十一章相谈婚事)小说名称:复仇总裁霸妻上瘾第十一章相谈婚事“砰砰砰……”房门突然响了起来,叶紫吓得从床上跳起来,想到回来时被尾随的事,她心里直打鼓,在门眼里望见是房东齐姐后才放心地打开门。门一打开,齐姐就闻到了叶紫身上的酒味,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气愤道:“有钱喝酒怎么不把房租交了?”她刚刚走到楼下,见整栋楼只有叶紫住的房亮着灯,想着刚刚那高富帅不会是送她回来的吧?于是来敲门看她是睡觉忘记关灯还是真的刚回来,这一身酒味足以证明是刚回来的。下午打牌的时候听说了那个

  •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1章(第一章 我是不是特蠢?是!)

    原标题: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1章(第一章我是不是特蠢?是!)小说: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第一章我是不是特蠢?是!金碧辉煌的酒店,到处都是香槟色玫瑰花的宴会厅,来往宾客觥筹交错说说笑笑。顾念深吸了口气,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妆容精致的脸蛋,叹了口气走出了化妆间。今天是她的订婚仪式。她从没想过那二十多年前随口一说的婚约竟然还能作数。要不是外公前几天和她提起,她真忘了自己还有个“未婚夫”。而现在呢,很悲催的,她不得不接受这么个两家老人当年一拍即合定下的娃娃亲,她那个二十年没怎么露过面的未婚夫也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