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在线阅读

2018/11/11 07:57:21 来源:网络
小说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在线阅读

小说: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

第四章:娘亲慕容敏敏

出来的段小贝并没有走多远就碰上了宝蓝,宝蓝带着一个病态的美妇人往这边赶来,美妇人脸色苍白,神情焦急。小说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在线阅读

段小贝挑眉,这个病态的美阿姨就是她这个身体的娘亲?那也太年轻了吧!

“悠儿!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娘亲跟你说了叫你不要去前院你就是不听,受了委屈受了欺负娘亲没本事帮你讨公道,你为什么就不能听娘亲的话?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娘亲该怎么办?咳咳……”美妇人的情绪有些失控,上来就是一个巴掌,紧接着又将段小贝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由于情绪有些失控,身体有些受不住,咳了起来。

的确,原身之所以会死亡就是因为去了前院冲撞了二王爷,结果她那个爹二话不说就是一顿责罚,让她去跪祠堂。

本来也就只需要跪个三天就可以了,但是左幼清吩咐让她又多跪了三天,而且还不准吃饭喝水。

原身身子本就瘦弱,就这般跪了四天都不到便活活的饿死了。

原身之所以能从祠堂里出来听说还是因为慕容敏敏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给了段承临,求他将段悠悠放了出来,当然这件事不管是以前的段悠悠还是现在的段小贝都是不知道的。

原身昏迷了将近五天又醒了过来(其实是换了个灵魂)这让慕容敏敏喜极而泣,差点都要直接高兴的昏掉了。版权gao-xiao.com

段小贝红唇紧抿,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她段小贝长这么大何时被人打过耳光,她老爸老妈从来都只跟她讲道理,从来都不会打她。

算了,谁让这打她的人是她这具身体老妈,以后若是离开了她也不必有什么内疚,反正这个慕容敏敏于她段小贝而言就一陌生人,在意干什么!

想通了,段小贝也就不在纠结自己被打耳光的事了。

“娘,我听你的话,不去前院了。”段小贝声音轻松欢快。

“这就好,听娘的!”慕容敏敏点头,又咳了几声。

段小贝立即上前给她顺气,她还真怕这病弱的女人突然咳挂了。

时光飞逝,春去秋来,三年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说明gao-xiao.com

段小贝来到这里已有三年了,她一直在找机会离开这里,也逃了好几次,但无一不是被抓了回来关着。

每次被抓回来都会被关,搞得后来她娘亲跟宝蓝两个人一天到晚总是守着她给她洗脑,就是怕她再次逃跑,再次受家法。

段小贝被关在房里无奈的望着房梁叹气。

这都逃了那么多次,每次都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就被抓了回来,段小贝表示很忧桑。

段小贝今天又叹气了,她走到门槛边上蹲了下来。

“门外的两位大哥,你们把门打开行不?我保证,一定不会再跑了,你们就把门打开放我出去好不好?”她知道她娘亲一定在门外吩咐两个人守着了。

几天前她又逃了一次,但还没出府就被抓了回来,这会儿正关禁闭呢!

这三年来,她用了些手段让娘亲拿回了当家主母应有的权利,这会儿她可是后悔死了呦!不然她娘亲怎么能调动府里的侍卫!

门外甲侍卫阿甲道,“五小姐,您就不要再耍什么小心思了,夫人说了,让您好好的待在房里反省反省。小说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在线阅读”说完便不再说话了。

段小贝努了努嘴,暴躁的踢翻了桌子。

宝蓝丫头!姐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你的了。

只是还没等到宝蓝过来找她,倒是把她那个美人娘亲给盼来了。

慕容敏敏自从掌权后,就没有再对她温柔过,甚至可以说是不闻不问,不过除了这一点,其他的还是对她很好的,她想要什么基本都会满足她。

记忆中的那个温柔娘亲早已不复存在,不过她也不在意,反正她又不是她的妈妈,她的妈妈只有一个,而且还在现代。

慕容敏敏走了进来,看到满地的狼藉,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道,“你好好准备一下,等会儿去前院拜见九王爷。高效新闻网

慕容敏敏一说完就走了,似乎与她说话都嫌浪费时间。

自从慕容敏敏夺回权利后,又给段承临生了个儿子,一门心思都花在儿子身上了,她这个女儿就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了。

段小贝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只是为原身默哀了一下,如果原身知道她的娘亲到后来变成了这样,不知道会不会伤心,会不会难过,反正她段小贝是不会伤心难过的。

似是看出段小贝的疑惑,宝蓝道,“小姐?”

刚一开口,段小贝就无奈的阻断她,“宝蓝啊!都说了我不是你家小姐。”

宝蓝沉默,再沉默,摆明了就是不信。

段小贝垮下了脸,一脸苦逼无奈,“算了,随你怎么叫吧!”

“九王爷来了,点名要见你。”宝蓝接着说道。来自http://www.gao-xiao.com/

“九王爷?就是之前被赐婚给我的九王陌君画?”段小贝疑惑。

她会记住这个名字还是因为之前赐婚的时候有个女的上门来找她麻烦被她狠狠地修理了一顿从那女的嘴里记住的。

宝蓝点头道,“小姐,你快点啊!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去了。”

“……”原来是那两个白莲花绿茶婊的姐姐也去了啊!难怪宝蓝这么急!

段小贝朝门口的方向努了努嘴。

宝蓝立即会意的出去了,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小丫头,真上道。”段小贝非常麻利的换了件衣服,出去了。

不过,她没让宝蓝跟着,而是自己一个人过去,至于到底去不去那还得看她愿不愿意。

段小贝非常熟练的绕到后院的后门那,却发现那门居然也有人守着,段小贝郁闷了,忧桑了。

眼珠子一溜,立即离开。

第五章:美男,不要走!

段小贝好不容易出来了,才不会乖乖的去见那劳什子九王爷。

这会儿,段小贝偷偷摸摸的,哦不,是小心翼翼的躲避那些丫鬟小厮,来到一处偏僻的角落。

这个地方她观察了好久了。

在这个角落有个狗洞,本来是很小的,根本就容纳不了一个人穿过。

但是她最近偷偷摸摸的来这里把狗洞给扩大了些,估摸着差不多的时候,所以她心思就活跃起来了。

只要她钻过去了,她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段小贝心里的小人仰天狂笑。

段小贝趴下来慢慢的往里钻,可是钻着钻着居然还没动,她往后面看了一下,身子顿时僵住了。

她……她卡住了。

段小贝又试着往后退,居然也退不出去了。

完了!又不能走了。

段小贝捂脸哀叹,“姐怎么没有再把这个洞给扩大点,姐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逃出去啊!”

段小贝简直是要哭了。

突然不远处走来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

段小贝虽没有见清那男子的面容,却已经感觉到那人的绝代的风华。

一袭白色的锦袍,淡雅如月光般清冷的眸华,绝世而翩然的风姿,摇着折扇,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神袛。

段小贝美眸之中闪过一抹惊艳,紧接着眼睛突突的亮了起来,“哎!帅哥,帅哥,麻烦你过来下,我有事情要找你!”

段小贝没有听到那人的回话,却看到那人正在往这边走,眼眸顿时亮的发光。

但是,这怎么不对劲呢?那男的怎么走了?

“喂!帅哥,大侠,少侠,好哥哥,好公子,麻烦你帮我一下忙,只要把我弄出来了,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不管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段小贝继续寻求美男的帮助。

她是趁着这会儿空挡逃出来的,要是再出不去,她就真的要嫁给那什么九王爷了。

她如今才十五岁,再过两个月就满十六了,这样的年纪在现代妥妥的就是一初中生,未成年的祖国花朵,她可不要这么早就嫁人,早早的嫁了,妥妥的要玩完的节奏。

这婚姻就是一座坟墓,她可不想早早的就踏进坟墓。

在现代早结婚早玩完的例子多了去了,她可不想成为其中的一员。

为了让美男帮助自己,段小贝也是豁出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都出来了。

但是美男却一点儿要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直直的慢悠悠的从她眼前过去。

段小贝眼睁睁的看着男子从她面前经过一点儿停留的意思也没有,更别提帮忙了。

段小贝这会儿从惊喜经历了失落,瞬间恼了,纤细的手指一伸,指着那男的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臭骂,“喂!那个男的,该死的臭屁男,你耳朵是聋了还是咋的?没听到老娘在叫你吗?你就算不帮忙你好歹也要瞥一眼吧!靠!到底有没有素质?你妈妈没教过你,有人叫你的时候要回应吗?妈的,素质呢?你的教养呢?”

前面的某男终于有反应了,他停了下来转过身挑眉,眸华似笑非笑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在叫我?”

“废话,老娘不是在叫你难道是在叫魂啊!除非你耳朵聋了,不知道老娘在叫你!不……不是!小女子的确是在叫公子,能不能麻烦公子将小女子给弄出去?”气焰嚣张的段小贝见到陌君画似笑非笑的眼眸顿时怂了。

手指立即缩了回来,换上一副欲然欲泣,可怜兮兮的表情。

陌君画嘴角的弧度越勾越大,就在段小贝以为他答应了的时候便听他道,“抱歉,我赶时间,现在……”

陌君画上下打量了几眼段小贝,嘴角微勾,“没空!”

两个字落下,没有一丝停顿的径直离开,还特地的在段小贝面前停顿了一下,眸华再次似笑非笑的瞅了她一眼。

正等着人来救的段小贝顿时僵在了那里。

“喂!你这什么破男人,帮个小忙咋了?还有没有风度,一点儿都不懂的怜香惜玉,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没有风度的男人。”段小贝见状气得破口大骂,“真是不知道他家人是怎么教他的?连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真是枉为男人!啊!太可恨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破男人?”

丫的!该死的沙猪男,老娘跟你梁子结大了!

“救命呐!宝蓝丫头,快来救救你家小姐,呜呜……我不能动了……我卡住了。”过了一会儿,卡在狗洞里的段小贝怎么都出不去只能不断的哀嚎求救,放弃自己的逃跑计划。

然而,这时,正好正在大张旗鼓的寻找着段小贝宝蓝,找到这里的时候就听到了段小贝的求救声。

来不及多想,赶紧的跑过去。

这一下,却是惊呆了!

“小姐,你怎么卡在这儿了?快,来人啊!小姐被卡在狗洞里了。”

反应过来后,赶紧的提着裙子飞快的跑去找人!

“喂!你好歹也……小声点嘛!多丢人呀!”段小贝眼睁睁的看着宝蓝带着一大堆的人往这里来,顿时捂脸。

段小贝此时心里苦水不断的往外冒。

嗷!本姑娘的形象啊!完了!彻底完了!

宝蓝和几个侍卫花了好大的功夫,最后还是将将段小贝给弄了出来。

这会儿她正躺在床上,宝蓝跪在床边低着头。

此时她的娘亲慕容敏敏正站在床头,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段小贝,“悠儿,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嫁给九王爷是你的福气,你要知足,不要总是想着逃婚。这可是皇家赐的婚,我们退不掉也不能退掉,所以你必须嫁。”

段小贝从床上直立起来,歪头看向慕容敏敏,撇了撇嘴,“知道了,我乖乖听话还不行吗!要我嫁那就嫁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至于吗?这么严肃!”段小贝暗自翻了个白眼。

“悠儿,娘不知道你这些惊世骇俗的想法是哪里来的,今儿个你必须给忘了。作为一个女子就必须该有一个女儿家的形象。娘专门为你请来了一个教养嬷嬷教你宫廷礼仪,既然迟早是要嫁入皇家的,那就好好的把自己该做的事做了,别到时候丢人现眼。行了,赶紧的,换身行头去拜见九爷。”说罢便退了出去让段小贝好换衣。

段小贝叹了口气,她还以为慕容敏敏不关心她了,她还在想着一个人怎么可能变化那么大,说变就变,原来都是她在胡思乱想了。

虽说慕容敏敏已经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当家主母的权利,但也仅是有了属于丞相夫人的待遇而已,相府主要的开支以及账房的管理权利依然在左幼清那里。

段小贝认为这就足够了,不需要帮慕容敏敏什么都包办了,毕竟慕容敏敏并不是什么小家出来的女子。

虽然没有人知道慕容敏敏到底是什么地方来的人,但是这通身的气质是骗不了人的。

慕容敏敏这三年来的变化的确是很大,最起码她坚强了许多,不需要她处处提醒着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只是让她摸不透的是美人娘亲这三年来对她的态度,忽冷忽热的,一点儿章法也没有。

这美人娘亲还真的是有点多变啊!

就像这段时间她又开始关心起自己来了。

罢了!不想了。

段小贝拍了拍脸颊,立即起身给自己全身上下都整理了一下,这才出门去前院。

第六章:拜见九王爷

等段小贝来到前院的时候,就见到了站在门口的左幼清。

“呦!这不是二娘么?怎么不进去招待着啊!我可是记得里面好像是来了个大人物啊!”段小贝笑嘻嘻的看着左幼清,但笑容却不达眼底。

“主子,东陵可是有规定的啊!不是当家主母是不能去去前厅招待三品以上的官员的。”宝蓝拿着帕子遮在自己的嘴唇处,凑近段小贝耳边提醒道。

“噢!”段小贝似是了然了过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左幼清,那眼神虽然平静,但看在左幼清眼里却是在嘲讽她。

左幼清曾经不知道跟段承临提过多少次废了慕容敏敏的事情,但是每一次都被段承临给含糊的带了过去。

“你……”左幼清被气的脸色发青,整个人都是颤抖着的,手指指着段小贝气急败坏。

“哎!这可是事实呦!可不能怪我们!”段小贝幸灾乐祸的看着左幼清。

左幼清在这里不好发作,一甩袖,狠狠地瞪了眼段小贝,带着满腹的怨气离去。

“是悠悠么?”里面段承临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笑的肚子疼的段小贝如同漏水的水龙头立即关上了,做了个拉链的手势。

然后,突然把宝蓝的丝帕抢了过来戴到了脸上,进去了。

这丝帕是云锦的,有点子透明,但某女乐意戴着,宝蓝也没办法。

就在踏进门的那一刻,段小贝整个人突然的变了。

段小贝低着脑袋,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慢吞吞的朝前走去。

“王爷,这便是威臣的第五女悠悠,悠悠,还不过来见过九王爷?”段承临先是朝着上首的男子介绍道。

但下一刻却是突然警告似的瞪了眼段小贝,然后招呼着段小贝过来。

但是,段小贝就是如同听不到一样,站在那里不动,眼珠子盯着脸上的锦帕,看着它在微风的吹扬下飘来飘去。

上首,陌君画兴味的看着段小贝,心里却是莫名的有些失望!

他还想看看这段悠悠看见他时脸上的表情是如何的精彩,没想到她居然戴了个……

嗯?这是什么?居然是个锦帕……不是面纱……

这时,陌无垢却是突然的喷了一口茶出来,他抹了抹自己的嘴角,有些怪异的看了眼段小贝,视线转向段承临,“这段相府的千金果然是……”说着,停顿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眼段小贝,摸着下巴,意味深长,“非比寻常啊!”

“五小姐是见不得人吗?怎么不敢抬头?而且还戴上了这……独特的面纱?”这时,陌君画的淡然的声线突然的传了过来。

“悠悠,赶紧的把面纱摘掉,抬起头来,让王爷好好的见见你的模样!”段承临又是一瞪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爹,女儿刚才在院子里不小心伤了脸,留下了疤痕,在这里就可以了,抬头就不必了吧?既然不用抬头了,那么这呃,面纱也就自然的不用摘了。”段小贝低着头,就是不抬起来。

心里却是有些疑惑,这上面有个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子耳熟啊!

而这时,突然有一个丫鬟上前,速度飞快的把段小贝的面纱给揭了,速度之快的段小贝和宝蓝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五妹,你的脸不是好好的吗?”这时,段嫣琴的声音幽幽传了过来。

被戳穿了谎言的段小贝无奈只能抬头了,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段嫣琴,再看向上首坐着的人,顿时怒了。

“丫的,居然是你这个……”段小贝怒指陌君画。

“嗯?”陌君画挑眉。

“原来九王爷便是公子呀!方才在后院有失礼的地方还望九王爷莫要记在心上。”段小贝突然收回了指着他的手指,做出一副赔罪的模样。

这样子弄得一干人等疑惑万分。

段向晚没有什么表情,依旧是温和有礼。

段嫣琴则是手帕都快被她绞破了,因为她今天见到九王爷陌君画便惊为天人,再加上突然想起九王爷是段悠悠的未婚夫,虽然她心里有人,但是见到如此惊为天人的九王爷,而且还是被赐婚给段悠悠,她就心里不爽,嫉妒的要命。

看,这就是典型的自己得不到,也不要别人得到,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吃不到葡萄硬要说葡萄酸的心里。

“怎么悠悠与九王爷已经见过面了?”段承临疑惑道。

陌君画看了一眼段小贝,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段小贝顿时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今日本王在贵府里转悠的时候,意外见到一女……唔……”后面的话被冲过来的段小贝给用手堵住了。

“爹,反正我两也认识,你就不用介绍了。我们自己到一边去交流感情,你就不用管我们了哈!”段小贝捂着陌君画的嘴不让他说话,直接把他往外面拖,力气大的可以。

陌君画皱着眉头被段小贝给拖出去了,留下一堆石化在风中的人。

段小贝把陌君画拉到一块假石后面,四处观察着地形。

晕!她肿么有种在为偷情找地方的感觉。

段小贝意识到这一点立即像是吃了苍蝇似的松开了手。

“本王倒是不知相府的五小姐竟是……”陌君画上下打量了一下段小贝有些迟疑的道,“这般的豪迈,公然与男子这般接触。”

“王爷这话可就错了!”段小贝低眉顺眼的反驳。

“哦?那你说说怎么错了?”陌君画似乎被段小贝引起了兴趣。

“王爷,我们是不是有婚约?”

“没错!”陌君画点头,倒是没有反驳。

“那就对了,既然咱两有婚约,亲密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王爷似乎不是很喜欢悠悠,所以王爷可以去请求皇上再赐下一道圣旨解除我们的婚约,这样就皆大欢喜了。王爷说可行不?”段小贝一脸希翼的看着他。

陌君画闻言突然凑近段小贝,他呼出来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耳边,“你想抗旨?”

“不是,这怎么能算是抗旨呢?我这不是跟你在商量吗?反正像你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可以娶一个我这么平凡的王妃,你应该娶一个对你有帮助的王妃,而不是我这一个花瓶。真的,听我的准没错。”段小贝一脸郑重的拍了拍陌君画的肩膀,这会儿她的逼可是装不下去了,“像我这么好吃懒做的女人真的不是你的良人,你要的不应该是我这样的王妃,咱们把婚约解除了行不?”

陌君画笑了,笑得很灿烂,笑得让段小贝一脸的懵逼。

“你怎么知道本王要的不是你这样的王妃?”陌君画勾唇一笑,转身离去。

“喂!你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段小贝大声问道,却并没有让陌君画停下来转身给她解释清楚。

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绝世宠妃】 或 【请赐休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3246.html
首 发:小说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在线阅读
  • 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 玩火自焚)

    原标题: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玩火自焚)小说名字: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第7章玩火自焚而男人却全然不知,看着向自己伸来的手恐慌的向后退去,颤抖的手指指向他的衣摆,脸色惨白。“喂!你的衣服着火了!”男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只是一瞬间,火焰已经在床上乱窜,瞬间将江渺逼向角落,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一切,险些就要哭了出来。一直大手突然扯住江渺的衣领,猛一用力,将她从大火中救了下来。正当江渺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他已经去到卫生间抱了一大盆手猛地向火焰泼去。江渺呆呆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

  •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小说:狼性总裁撩妻有道目录预览: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第九章去求霍祈尊!第十章帮我拿一盒套套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夏安好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将秦崇左推开,愠怒地喘着气狠狠瞪着他。秦崇左的薄唇上竟然沾染了刺目的血迹,分不清是谁的。“秦崇左,你真让我恶心!”“夏安好,你为了这些钱出卖自己,还不如来当我的情人。”男人冷笑着拭去唇角的血,“我绝对不会缺你吃穿,怎么样?”以前秦崇左也曾亲吻过夏安好,却是极尽温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残暴,几乎带着凌虐的意味,像是生气了。正也就是

  • 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小说: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第二章夜行刺杀第三章初给教训第一章穿越好吵…耳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哀怨哭喊声,硬是把熟睡中的风若兮给吵醒。“奴婢求求您了!贵妃娘娘!求您救娘娘吧…”“淑妃娘娘!奴婢知道您心善!求您出手救救娘娘吧!”风若兮不由得睁开了眼,一双妙目茫然的看着四周,周围乱哄哄的吵闹不已,本就有起床气的她烦躁得很,美丽的小脸顿时沉下来,撩开床幔冷道:“吵够了没有?”她这一声吼不要紧,可她的出现把众人给吓坏了。“啊!诈尸了!”一个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目录预览: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第2章红眼君第3章他的止疼药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正文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轰隆!哗啦!吼嚎!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

  • 《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

    原标题:《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小说名字:我的26岁女上司目录预览:第一章廉价的爱情第二章再见蓝欣第三章赌局第四章富二代第一章廉价的爱情上海,夜里总是看不到漫天繁星,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在这里有光怪陆离的爱与恨,欢笑与悲伤。那一天下班,我像往常一样,拖着工作一天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租住的家,看到美丽温柔的蓝欣之后,身上的疲惫也像往常那样一扫而光。蓝欣不像往常一样雀跃地朝我跑过来,而是静静地坐着,甚至没有回头看我。沙发旁边立着她的行李箱。“蓝欣,怎么了?”我有

  • 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目录预览: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第九章我的心都是BOSS的!第十章被潜规则了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总裁,是去集团吗?”后排的雷铭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刚刚坐上公交的钱小沫,鹰隼般锐利冷静的眸子微眯着,忽然改变了主意,“跟着这个女孩。”司机不敢多问,时速400公里的跑车只能像蜗牛一样跟在公交车的后面,还和公交车一样逢站必停,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而公交车上的钱小沫却毫不知情,她站在拥挤的人群里,东摇西晃,愤愤在心里咒骂着BOSS的坏话。

  • 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大牌霸总来暖婚《大牌霸总来暖婚》“啪”的一声,叶霏霏的手重重地打在了肖尘抓她的那只爪子上。“肖大影帝,我真的累了,没工夫陪你们玩啊。”肖尘回头看一眼身后的秦歌,双手交叉,跃跃欲试地说道:“叶霏霏,可是你逼我们的。”“妹的,你们想干啥!”叶霏霏看情况不对,那是一个转身拔腿就要跑。然而,她跑不过秦歌,最终还是给这两个家伙逮住。……紫荆名门七号别墅,叶霏霏生无可恋地坐在沙发上。“我说,你们两个人够了!老娘真的累了,要睡觉。打游戏是不可能的,今

  • 斯蒂芬·霍金:人生如戏,活着就有希望!

    斯蒂芬·霍金,1942年出生,在牛津大学学习物理学,后来去剑桥大学攻读宇宙学硕士学位。22岁时,他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疾病。当他准备娶他的第一任妻子简时,医生预测他活不长了。他们结婚26年,育有3个孩子。他坐着轮椅,除了通过语音合成器,基本上不能说话。1988年,他的伟大著作《时间简史》一举成名,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册。1992年,这位物理学家和SueLawley一起出现在荒岛唱片上。他选择的奢侈品是焦糖布丁。1995年,霍金与他的一位护士伊莱恩·梅森结婚。他们结婚11年后离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