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在线阅读

2018/11/11 07:51:01 来源:网络
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在线阅读

书名: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

第四章 印在脑子里

楚煜辰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明明眉间尚有稚嫩,说出来的话,却如一把刀一般的锐利不留余地,这真是出自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之口吗?

“嗨,你,说你呢?”沐书瑶的火气明显还没消,伸出右手,小小的手指头差点就戳中楚煜辰的鼻尖了,“人家好心好意救你,说不定还是冒着生命危险,你倒好,不但不谢,反而要自寻死路,好啊,你去死啊!没人求你活着,而且显然你死了,某些人还会举杯庆贺,我真不知道当时脑子怎么犯抽了。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在线阅读

说到这里,沐书瑶竟开始怪起了自己,“我就不该多管闲事。”说着把一只小手摊开,伸到楚煜辰面前,“你要死可以,先把咱俩之间的帐算一算。”

“我又不认识你,哪来的帐?”楚煜辰皱眉。

“没有吗?”沐书瑶数着手指头道:“把你从地底下扮出来要劳务费吧,把你拖到这儿也要劳务费吧,最关键的是把你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也要劳务费,还有你手上脚上的那些药,身上的衣服,这几天的住宿,你喝的药和粥,哪一样不要钱,我已经把熬药熬粥的工钱不算在内了。”

说完直直地看向楚煜辰,好似他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还没等楚煜辰开口,她又道:“还有还有,刚才你摔碎的那个瓷碗也是要赔的。”

“我没钱。来自http://www.gao-xiao.com/”楚煜辰直截了当地说:“而且我也不用你来救,现在就算你把我救活了,你觉得我活着还有意思吗?”

“那你就去死吧,如果你不方便出去,晚点我叫人帮忙把你丢出去。”沐书瑶见楚煜辰还是坚持,真的火了,转身就往外走。

楚煜辰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只有一个的念头,拦下她!

如果不拦住这个女子,以后自己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般,有些喘不过气来。

因此,也顾不得身上的伤,起身就要去拉沐书瑶,然而他的经脉并没有完全好,手上根本没力,能碰到的也只是沐书瑶的衣袖,不由得急声道:“等等!”

“干什么?”

“可是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楚煜辰叹息道,身上散发出浓浓的不甘,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死,如果可以,他更想报仇,可是这些只是如果。

“我不知道你是谁?经历了什么?”沐书瑶心下暗叹,美色害人,不单单是女子对于男子,也是男子对于女子!

看!现在自己不是为美色所惑了吗?否则以她的心性,不可能去招惹这种麻烦。

嘴里却仍说道:“不管是因为什么,我只知道,活着才有希望,就像我,刚出生就差点被亲爹掐死,后来养母死了,又被赶出家门,小小年纪四处流浪,也没想过要死。推荐http://www.gao-xiao.com/

你却因为这一点小伤就寻死觅活的,算了像你这种人,跟你说再多价钱也不会懂,要死要活全在你一念之间。”说着重重地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人说这种话,照她的性格,应该是转身就走。

看来美色真是害人不浅!

“一点小伤?”楚煜辰听了沐书瑶的话,不禁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一点小伤?不管你懂不懂医术,经脉尽断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意味着我这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如同活死人一般的苟延残喘,如果是你,你还会想活着?”

“不会?”沐书瑶痛快地吐出两个字,随后又以极快的语速道:“那你又怎知经脉断了不能再续。”

“断脉再续?”楚煜辰的黑眸中立即闪过一抹亮光,随即又马上暗了下来,自语道:“除非天降神医!”这个法子他当然听说过,可是也知道已经失传了,所以那些人才用这种方法来折侮自己,让他生不如死。

“天上会不会掉下神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会浪费时间,所以希望你尊重我的劳动成果。”沐书瑶撇了眼地上的男子,“现在还不是可以动的时候,万一再次错位,别说天上的神医,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没用。”

楚煜辰双眸瞬时亮如星辰,伸出双臂抱住沐书瑶的腿,语气里是满满的激动,“你是说,我还会恢复,还能站起来,还能拿东西?”

“不然呢?”沐书瑶皱眉抽腿,却发觉根本抽不出来,冷声道:“你先放开我,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吗?”

“哈哈哈,男女授受不清?”楚煜辰一改方才的颓废,朗声大笑道:“衣服都替我换过了,那个时候你怎么没觉得男女授受不清呢?”

没有预想中的面红耳赤,沐书瑶脸色一沉,用力将自己的脚抽了出来,冷声道:“你身上的衣服是我换的又怎样?放心,那时我根本没当你是个人,又何来男女之说?”

这人就属于那种打蛇上棍,顺竿子往上爬的人,完全不能给他好脸色,给他三分颜色,他就能给你开个大染房。高效新闻网

楚煜辰也没想到沐书瑶会如此说,面色一滞,竟有些无言以对。

“算了,不跟你废话了。”沐书瑶弯腰去查看他手腕上的伤口,一边还嘟哝着,“幸好没错位,要不然就前功尽弃了。”说着也不看楚煜辰,从篮子里翻出已经处理好的药,熟练地给他换好,包好。

接着是脚腕。

楚煜辰也闭了嘴,静静地看着沐书瑶认真的侧颜,只觉得想把这个女子的样子永永远远地印在自己的脑子里。

“好了。说明gao-xiao.com”沐书瑶打完最后一个结,直起身子看向楚煜辰道:“如果你这么一直不动的话,再过半个月,手脚上的经脉就可以愈合了,到时你就到慢慢站起来,至于最终能恢复到怎么样,就靠你自己的调理了。”

“这里是你家?”楚煜辰见沐书瑶在一边收拾东西,眉头微蹙地道。

“不然呢?”沐书瑶停下手中的动作,不明所以地看着楚煜辰,“像你这样被追杀的人,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医馆药堂吗?”

第五章 山村日子

楚煜辰不由得被沐书瑶的话噎住,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道:“女孩子嘴巴那么不饶人不好,会不招人喜欢的。”

然而沐书瑶只是凉薄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哎……”楚煜辰的叫声也没让她回头。

隔天早上,沐书瑶给楚煜辰端来了一碗菜粥,细心地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沐书瑶喂完粥,又给楚煜辰换了药,这才抬眼看着他说:“这几天你就安心在这儿呆着,我就在外面……”

话没说完,就听外面响起二丫的声音:“瑶瑶,你在吗?”

“原来你叫瑶瑶啊,我叫含之……”

没等楚煜辰的话说完,沐书瑶一个眼刀射向他,成功的让他闭上了嘴。说明http://www.gao-xiao.com/

“好好在这儿呆着。”沐书瑶冰冷地命令,随后转身出去。

楚煜辰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总觉得这个女子太冷淡了,身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淡然。

呵!居然还敢命令自己,要知道,这天底下敢命令自己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她又算是什么人!难道这种有特殊才能的人都有自己的怪脾气吗?

可是自己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对一个陌生的女子如此上心,还主动把自己的字告诉对方。

不管楚煜辰心里怎么想不通。

外面沐书瑶见了二丫有点不好意思道:“今天我起得有点晚。”

二丫狐疑地看着沐书瑶,又若有所思地往屋里看了一眼,拉着沐书瑶到外面,小声的问:“瑶瑶,你老实告诉我,那个男人是不是还在你家里?”

“是。”沐书瑶点头,她就知道这件事瞒不过二丫,她有多敏锐,自己早就清楚。

虽然李狗子和张有庆也很不错,可倒底是男孩子,没有那么细心,何况他们住得也远,不会知道自家夜里通宵的灯火。

“瑶瑶,这样一个男子放在家里真的好吗?”二丫重重地呼了口气,“你不是说,他可能是个大麻烦吗?”

“可是我总不能见死不救。”沐书瑶淡淡法说:“你放心,我有分寸,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等他能走了,就让他离开。”

两人正说着话,身后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沐书瑶和二丫听了这声音,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书瑶,二丫也在啊,你们是不是打算上山?”金花站在两人身后,背上背着一只竹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也要上山,我们一起吧。”

二丫翻了个白眼,才要开口回绝,沐书瑶按着她的手腕,对她轻摇了一下头,开口道:“好,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拿背篓。”

对于金花有意图的接近,沐书瑶心里虽是一清二楚,却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忍了下来,只要对方不触及自己的底线,让她一步又何妨。

自己毕竟是个外来的孤女,在些事情还是不宜跟本村人弄得太僵。

沐书瑶进屋,将杂物间的小背篓拿出来,顺便嘱咐楚煜辰几句,告诉他自己要上山,有事没事地都别乱喊。

“可是,我要如厕怎么办?”楚煜辰也不想给这个女子添麻烦,可是这个问题又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何况自己现在手脚又不能动。

要不是看到楚煜辰满脸的认真,沐书瑶会以为这个男人在调戏自己。

冷睥了他一眼道:“忍着!”说完就不再管他了。

沐书瑶出门时,顺手把大门给锁了,她这屋子看上去很不安全,其实四周都种满了野蔷薇,一般人不走正门还真进不去。

“我们走吧。”沐书瑶看着二丫和苗彩凤微微笑着说道。

二丫张了张口,似乎要说什么,眼角瞟到一脸兴奋的金花,滚到嘴边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

沐书瑶家在村头,从村后的田梗上可以抄近路到石蚌山,因此三人也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山上。

现在正是初夏的时候,之前下了两场雨,山上偶尔会看到一些可食用的菌类。

沐书瑶和二站以及金花将看到的那些能吃的菌类都摘了放在背篓里,但很快沐书瑶和二丫就发现了,看到菌类之后,金花会立刻就过去,不管大小,全都摘进背篓里。

这样的画面,见得多了,沐书瑶也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到另外一边去,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二丫却觉得金花有些过份,凑到沐书瑶身边,低声抱怨道:“她怎么这样!”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了,她的作派你不是早知道?生什么气啊?”沐书瑶无所谓地说。

金花摘完面前的蘑菇之后,转头就看到沐书瑶和二丫在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说话,两人面前有一大丛的草菇。

看到那些草菇,心里就有些不满了,她们干嘛不叫自己。

拿着背篓朝着沐书瑶她们走了过去,过去就看到,那草菇还剩下很多,收敛了心中的不高兴,放下背篓蹲在沐书瑶的身边,好奇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说话间,金花的手就不停的往那些草菇上面放,没多一会儿那一大从的草菇就全都到了她的背篓里,相反找到草菇的沐书瑶和二丫就只剩先前摘的那一些。

看着连一点点大的草菇都不放过的金花,沐书瑶的眼底深处也带了一丝不悦,但这对她来说都不算什么,当下也没有开口,只是拿着背篓带着二丫朝另外一边走去。

看到沐书瑶这样,金花撇了撇嘴,心中有些得意,是她们找到的那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她摘的比较多。

心中得意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沐书瑶眼底的那一抹讽刺,金花这样的态度对她来说就跟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上不得台面。

只是看到二丫背篓里只有一半的菌菇,心底冒出一点歉意,她不在乎,并不代表二丫也不在乎。

当下对二丫说:“我还要到怪老头那里去一趟,你陪我过去吧。”转头看向金菊:“你也要去吗?”

“去那里干什么?”金菊一脸嫌弃地道:“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去采点草菇,书瑶咱们还是去采草菇吧!”她发现跟着沐书瑶能摘到更多的蘑菇和野菜。

第六章 金花其人

沐书瑶淡淡的看了金花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幽光:“这些够我吃很久了。”所以没必要继续呆下去。

金花张了张嘴,很想说这些还不够她们家吃两天的,可这跟人家又有什么关系?

她眼珠一转,撇到二丫的背蒌,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二站你怎么才摘那么一点,小心一会你婶婶吧你,不如我们两个再去摘会儿吧!”

“不用了,我叔叔婶婶都不太喜欢吃草菇,这点也够了。”二丫笑着摇头,开玩笑,跟她一起去摘,是自己找然后她摘吧,想得美!

“那这样,你继续吧,我们先走了。”沐书瑶的神色仍然是淡淡地,拉着二站转身主另一个方向去。

最后金菊只能独自下山,可是她心里却是不满的,心里嘀咕着,下次上山还要叫上沐书瑶。

看着金菊的背影渐行渐远,沐书瑶拉着二丫往另一边走去,那里的树荫下也有着一大片的草菇,如果让金菊看见,绝对不会放过这里的任何一颗。

而二丫却只是对沐书瑶投去感激的一笑,选着个头大的草菇放入背蒌中,很快她的背蒌也被盛满了。

沐书瑶却在一边找到几株草药,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二丫看着下山的路,不明所以地问:“瑶瑶,你不是还要去怪老头那里吗?”

“他不在,也不知道又跑哪里去玩了。”沐书瑶淡淡地说:“要不然那男人绝对会被我扔那儿去的。”

听出沐书瑶语气中的怨念,二丫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还真是个怪老头,说走就走,也不怕家里被小贼光顾。”

“他那破屋子里能有什么,小贼去了也是倒霉。”沐书瑶不在意地说。其实怪老头的屋子比她的还古怪,她的屋子只是用带剌的花围起来,可怪老头的屋子里不是毒就是机关的,一般人才真正的有去无回呢。

两人说说笑笑地下山,正好碰见张有庆他爹张玉春下山,张玉春是个打猎的好手,平常农闭时会上山打猎,贴补家用。

此时他手上拿着很多猎物,有野鸡,袍子,兔子等等,看上去今天他的收获颇丰。

“张叔请等一下。”沐书瑶见张玉春到了山脚下之后就转个弯准备离开,连忙开口叫住人。

“是瑶丫头和二丫啊,你们也上山了?有事吗?”张玉春就是个淳朴的山里汉子,并没有看不起沐书瑶这个孤女的意思。

“那个,张叔看你今天打的猎物挺多的,能不能卖只野鸡给我?”沐书瑶先说了句好听的,才说出自己的要求。

“我当是什么大事呢?这有什么不可以的。”说着递了只野鸡过去。

“谢谢张叔,这个多少钱?”沐书瑶接过野鸡问。

“五十文。”

“哦好,我现在带钱,一会我给张叔送家里去。”沐书瑶向张玉春点头致谢。

“没事儿,一会叫小芳跑一趟好了。”张玉春不在意地挥手,村里人都知道沐书瑶虽然是个孤女,却是个不缺钱的,只看她来了不久,就把村头那块宅基地买下来就知道了。

“好。”沐书瑶也不多说什么,拉着二丫一起回家,她们两家住得很近。

沐书瑶回家开始收拾那只买来的野鸡,中午就吃小鸡烧蘑菇了,另半只就炖点汤,给里面的男人补补。

下午沐书瑶并不打算去外面,吃过饭就开始摆弄上午采回来的草药,可刚弄了一半,金花就来了,随身还带着自己的绣筐,里面装着绣线还有一些帕子和荷包之类的。

看到她,沐书瑶的眉头不由得又不着痕迹地皱了皱,低头继续摆事实弄手中的草药。

看着她手中的东西,金花嘟着嘴,抱怨的说了一句:“书瑶你怎么不做绣活儿啊?”她知道沐书瑶绣活很厉害,现在拿着绣活儿过来,就是想要从沐书瑶这里偷师,可现在她竟然在摆弄自己不懂的草药。

沐书瑶只是抬头冲金菊无声的笑笑,又低头继续自己手上的活。

金菊拿着一边的凳子坐下,将自己的小筐放到了一边:“草药有什么好摆弄的,赚钱才是最重要的,再说经常弄这些东西,手也会变粗,以后就不能拿好料子来绣了。”

她虽然不知道沐书瑶的绣活儿能卖多少钱,但她有种感觉肯定不会太少。

“不了,我不急着这点儿钱用。”沐书瑶摇了摇头,不再理会金花,转而继续手中的动作。

只有做绣活才能赚钱?谁给她的这个错觉?

金花手中的动作微微一僵,那拿着针线有些粗糙的手,指尖微微泛白,脸色也是有了些微的难看。

就这样,两人以诡异的姿态相处,一个做着绣活儿,不时看看菜地里的沐书瑶,而后者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在多次感觉到她的视线,沐书瑶抬头,看着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金菊:“有什么事?”

金菊有些尴尬的摇头,低头看着手中的绣活儿,眼睛一亮:“书瑶你帮我看看这个地方该怎么绣吧?我怎么都给绣不好。”

沐书瑶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她本来就觉得金花在这而自己行事有点不方便,万一里面那男人有什么事叫自己,岂不是被她知道了,现在她居然还打扰自己干活。

刚相想开口,门口传来一个女声,那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瑶瑶姐姐在吗?”

院里的两人同时看向篱笆墙外,那是一个瘦小的女孩子,十一二岁的样子,皮肤被子晒得有点黑,鼻尖上还长着一颗痘痘看上去可爱又可笑。

不过沐书瑶可不会笑话她,走到门口直接把门打开:“你怎么才来啊,家里很忙么?”

“没有,我在帮娘看弟弟,要等他睡了才能出来。”张小芳朝院里的金花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沐书瑶笑了笑,“我跟张叔说,我送过去,他坚持让你跑一趟,这不耽误你的事吗?你坐会儿,我去拿钱。”说着转身进屋,没多一会儿又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把铜板。

她出来的时候,正看见张小芳伸手想去摸金菊的绣活,却被她伸手打开,冷冷地道:“你别乱动,弄坏了赔得起吗?”

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庶不奉陪】 或 【将军】 或 【夫人又跑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3174.html
首 发: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在线阅读
  • 《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这个悍妃本王要了目录预览:《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沈若之瞪着双眼,看着眼着这个俊美无比,贵气十足又冰冷得要死的男子。他的样貌足以让这世间所有女人趋之若鹜,明明知道一但接近便是飞蛾扑火,可是她相信,所有女子也一定会飞扑过去,哪怕引火上身。“你到底想怎么样?”从牙逢中挤出这几个字来。沈若之看到这个男子,只有四个字:咬牙切齿。她,可不做那只傻的蛾子。“不怎么样,只是希望姑

  • 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小说:愚妻不候目录预览: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5、需要导游吗?6、好出去传八卦吧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我很直白地说:“或许我的话毒,但你别不爱听,因为这是现实,你是从事那方面工作的,我找你就跟你们男人去夜总会一样,你会跟那里的女的做朋友吗?不会,只是图个爽-快而已。”他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自行车车头上,随后带着一抹坏笑地看着我:“其实,我不是……”“你是说自己很纯洁?亲,好歹有点职业操守,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他凑近我:“古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李师师唤得燕青浪

  • 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不!不应该这样!怎么会这样?出了什么问题?哪里出了问题?”她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魔怔似地拼命想要寻找哪怕一星一点的血迹,可是结实的棉质床单几乎要被她抠破了,还是没有。夜景琛双眸微眯地看着她,深遂的眸中一片深意,只是唇边那一抹玩味的讽笑却格外刺眼。在他的眼里,似乎顾以沫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一场滑稽可笑的戏剧。“现代有很多女孩都没有洛,红,这不能说明什么!我拿我的命保证,我没有,我没有!”不知多久,顾以沫

  • 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 宝贝,我恐高)

    原标题: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宝贝,我恐高)小说名字:难驭腹黑小娇妻第15章宝贝,我恐高白云山云景寺。柯爵牵着夏千寻的手爬阶梯。夏千寻累得气喘吁吁:“柯爵,你一定是猴子派来折磨我的,明明有缆车可以坐,你为什么非要带我徒步往上爬?”“宝贝,我恐高啊!”柯爵拉着夏千寻往上爬,侧过头来笑着说道。说完,他的笑容缓缓收起,他往夏千寻身侧凑了凑,附在她耳边一本正经道,“老婆,这是个秘密,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好丢脸!”夏千寻:“……”她告诉孙猴子吗?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好吗?不,是连一个

  • 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小说: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二章陌生女子的来访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一章孩子没了烈日炎炎的午后,医院五楼走廊里有着斑斑驳驳的光影。“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鉴定给我做了。”说这话的是我的婆婆,她是个农村妇女,身材干瘪矮小,却极尽泼辣。自从那天在街上撞见我和别的男人说了几句话,她就骂骂咧咧没有停过。她断定了我和别的男人有染,非说我肚子里的是野种。不知道在哪里听说孩子在肚子里也是可以做亲子鉴定的,连拖带拽的将我带到医院,手腕已经被她拽出青紫一片。

  • 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龙目录预览:002章、天狼003章、青春损失费002章、天狼这个想法在沈梓涵脑海中一闪而逝。反应过来后,她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定是我看错了,六年前那件惨案轰动全国,根本不可能有活口留下。”她努力让自己不往那个方面去想,毕竟那样的话事实太过恐怖。许尘见周宏已经奄奄一息,随即也松开脚,这个时候没必要惹上人命,他松开脚后头也不回地往小区外走去。沈梓涵犹豫了几许,最后还是小跑着上去冲许尘的背影问道:“你……是谁?”许尘身形一顿,头也不回,他深吸了口气后缓缓开口:

  • 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繁华一世目录预览:2.神秘白衣红梅花3.梅花亭下初相遇2.神秘白衣红梅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的云逸轩愣然转头,却见那白色的软轿已经到了身后,连忙迎了上去,恭敬地问道:“姑姑,您怎么也来了?”云清芷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却还是乖乖地走到了软轿旁,垂手侍立。两名白衫少女拉开轿帘,隐约可见里面摆着一张素雅的琴桌,和一张典雅的七弦琴,琴边上一个白玉瓶里插着一支开得正好宛如滴血的红梅花,在一片单调的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像是肌肤如雪的绝色美女的樱桃朱唇,又似是精心化在眉间的

  • 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永夜之歌目录预览:第二章:初识第三章:出发第二章:初识夜,依旧宁谧。白洁的月光轻轻洒下,带给这个世界一丝丝慰藉。在一间简陋的石屋里面,一只小小的蜡烛站在桌子上,顽强地燃烧着,似乎在对抗着这无边的黑暗。这间石屋很是简陋,大小不过五六平米,只有一张木桌和一张床,而现在,这张床却被另一位女孩子占据了。“阿布——给,阿羽。”阿羽点点头,结果阿布手中,哦不,嘴中的干净布料,来到身份不明的女孩的身边,将那块布放进水盆里洗了洗,替女孩擦干净脸。仔细打量下,这是一名年纪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