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毒爱倾城在线阅读

2018/11/11 07:40:10 来源:网络
小说毒爱倾城在线阅读

书名:毒爱倾城

第四章 宫苑深深

  “你!”李恪将她放开,“你就这样厌恶朕?!”他用玄色的衣袖抹去嘴边的丝丝血迹,怒目看向子鸠。高效新闻网

  陆子鸠也将嘴边的血迹擦了擦,双眼直直地盯着李恪的眼睛,“不是你厌恶我么?”

  “陆子鸠,你在恨我?”李恪看着她,语气已经慢慢恢复平静。

  “恨过的,后来也就不恨了。可是,欠你的我都还清了,还清了,连命都给你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呢。”

  陆子鸠的双眼开始模糊咸涩的液体默默流进嘴角,即使她认为自己已经坚硬无比,这世上再无强风可将她刮倒。

  可是当她说完内心深处的硬伤,她仍旧柔软。

  李恪看着这样的她,眼神顿错,晃了神,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的紧了一下。

  “对不起。原文http://www.gao-xiao.com/”李恪只觉得慌了神,将陆子鸠抱在怀中。

  这一句对不起,他真是欠了她良久,他感受到陆子鸠在他的怀中微微颤抖。

  或许从李恪懂事以来,只觉得世间仅有阴谋诡计,他踩着万人尸骨,一步步向上踏去。

  他用尽计谋弑杀兄弟,为了获得祖母的疼爱伪装成弱兽,他算尽天下却发现漏算了自己的心。

  天下在手,大权紧握,却总觉少她在身边相陪。

  “我会补偿你的,阿九。”这个名字李恪已经许久没有唤过了,李恪从前觉得陆子鸠的名字不好听,则取了她名字的最后一个音为九。小说毒爱倾城在线阅读只在四下无人的时候这样唤她。

  陆子鸠入宫十年,而后退隐山水间种种加在一起,数十载。现在听到他这样唤她只觉得恍若隔世。

  然人心已变,内心种种感情早就斗转星移,不复从前。

  陆子鸠任由李恪抱着自己卧在榻上,脑袋中昏昏沉沉没多久意识就开始模糊。

  眼尖的女官连忙熄了内室的几个灯,退居门外守候。

  南国红豆洒落青枝,一夜相思满地,红袖添香,青烟帐暖。高效新闻网

  陆子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炉内的香早已熄了。李恪赐了贴身伺候的宫女在她身边伺候,这丫头唤为木槿,杏眼鹅蛋脸,皮肤雪白很是可人。

  虽然仅有十六、七的样子,人却很沉稳,陆子鸠由着她伺候自己梳洗打扮。

  木槿看出陆子鸠不爱妆扮,便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斜戴一支白玉簪花衬出一头青丝乌碧亮泽,垂一双流晶耳坠,衣裳也是挑了素净的浅蓝色银纹绣荷花的上衣着一条雪白的罗裙。

  陆子鸠眉眼很淡唯右边眼角下的朱砂痣显眼些,淡扫蛾眉后陆子鸠静静地坐在铜镜前不再言语。宫苑内时有微风拂柳,也捎带着吹进窗内,轻拂她鬓角的碎发,世间在这个瞬间开始流的很慢。

  木槿微怔,感叹世间竟然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高效新闻网

  只不过一个在乾吟宫内做一个陪夜的女官,另一个却是皇宫内备受恩宠的贵妃。

  “娘娘,皇上说了,乾吟宫今日不准任何妃嫔来。娘娘可别让小的为难。”门外太监抑扬顿挫的声音划破室内的一片寂静。

  “姐姐,是我。”门外的女子声音宛转悠扬,似水如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与陆子鸠同胞的孪生妹妹陆子雀。小说毒爱倾城在线阅读

  而今,成了娘娘。

  “木槿,让她进来吧。”陆子鸠只觉得是时候见见这个妹妹了。

  朱红色的木门微微启开,木槿躬身道,“参见丽妃娘娘。”

  “起来吧,”说这话的女子着一身紫衣绫罗绣金丝孔雀将她衬高贵脱俗,但偏偏身姿柔弱,脖颈纤细,肤色胜雪,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婉高贵。而容貌,却与此时坐在铜镜前的陆子鸠一般无二,但眼角眉梢之间比陆子鸠更添柔情,脸色比之陆子鸠的苍白憔悴更加红润。

  跟着丽妃进来的几个不知情的奴仆更是吓了一跳,只听说是和丽妃娘娘长的相像罢了,可如今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第五章 宫苑深深(二)

  跟着丽妃进来的几个不知情的奴仆更是吓了一跳,只听说是和丽妃娘娘长的相像罢了,可如今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姐姐,”陆子鸠看着眼前的另一个自己,只觉得讽刺。她又是什么样的脸来叫她一声姐姐。可出口仍旧是不温不火的一句,“妹妹来了,木槿看茶。”

  “我们娘娘现在有了身孕。不能喝茶呢。”丽妃身旁的宫女扬着脖子反驳这句话。

  “放肆!立春,本宫平时怎么教你的?你都忘了么?”丽妃看着陆子鸠的脸色,训斥身边的宫女。

  陆子鸠只觉得神思卡顿一下,胸中一股浊气闷在里头。可是却不想在她面前发作开来,只是淡淡道,“不碍事,木槿去换了香片来。”再悠悠从梳妆台前起身,挪至厅内的圆桌前坐下。

  丽妃小心观察着陆子鸠的眼色,看见她并无异样只觉得内心有些不爽,她原以为陆子鸠会歇斯底里,可如今却是一派的平静之色,让她原来的计划落空。

  “不知妹妹前来有何事?”木槿手脚很快,备好了茶水在桌上,陆子鸠微泯了一口茶觉得是好茶,可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难道这么多年没有见姐姐,妹妹就不能来看看姐姐么?”丽妃着实美貌,有梨花带雨的美感,随便换个男人,只这样一眼一句话定能酥进骨子里什么劳什子都不管,李恪喜欢她不无道理。

  “那妹妹且看着吧,”陆子鸠只觉得厌弃,起了身便懒懒躺在贵妃椅上,闭着眼睛不再吱声,木槿看到此处便把香炉重新点上。

  皇上吩咐,只要陆姑娘乏了便点此香。木槿不敢轻易去揣测主子的意思,只是照做。

  那香的味道很清淡,掺杂点点果香。陆子鸠每次闻此香入睡醒来后都感觉精神好很多,便也不去过问。

  “姐姐乏了,妹妹便不多做打扰了。明日再来看望姐姐。”丽妃娘娘起身望着贵妃椅上的人轻俯身子便在宫女的搀扶下离开了。

  陆子鸠从前对这个妹妹非常疼爱,长姐为母,只因为比她早出生一会儿便自觉担起此重担。其实这个妹妹从前也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的,只不过爱上不该爱的人,变成这样。她们姐妹两何其相似,又何其不像。

  宫中回廊多且蜿蜒,每一处都处在精细挑选的景色里,然后丽妃现在则无心观景。

  “她始终是回来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口中喃喃,神色也不似在乾吟宫内自在,此时竟有些恹恹的。

  宫女立春连忙俯首将丽妃扶坐于廊上,美人倚着雕花的廊柱微微垂眼,眼波中流转万千的哀伤。看着立春好不心疼。

  “娘娘,你如今已为贵妃,宠冠六宫,就算论起这先来后到这没名没分的女子都不该这样折辱您!立春不明白!”立春从前不在王府内伺候,自然不知道这一层关系。

  若是论起先来后到,只怕她才是这理亏的人。

  “立春,你不明白!”丽妃侧着头,不愿意再多说从前。

  “娘娘!”立春仍旧不甘心,娘娘生的美貌又心善,那乾吟宫里的女子虽然模样与娘娘一般无二,可是无名无分大不过一个官女子。此刻竟然敢给自家娘娘难堪。

  立春咽不下这口气,尤其看着丽妃恹恹的样子,心疼丽妃,也心疼丽妃肚子里好不容易怀上的龙子。

  这个难堪就算丽妃不计较,她做奴婢的可看不下去,总要想法子给自家主子挽回身份地位,叫那个无名无分的女子知道知道这个皇宫里谁才是能说话的。

第六章 宫苑深深(三)

  陆子鸠辗转起来的时候,厅内已点起宫灯。或许是顾忌她睡着,只点了两三盏。屏风后人影绰绰约约,正是桌案在的地方。

  “木槿,他是不是回来了?”陆子鸠问起身边守候不敢离去的木槿。

  “是,两三个时辰了。不敢吵醒姑娘,便用屏风挡了烛火在批折子。”木槿两三句话将一切都道的明明白白。

  “多点几盏灯吧,”陆子鸠已经从贵妃椅上坐起。

  “那姑娘可要现在上晚膳?”木槿又问。

  “他吃了么?”

  “没有,皇上且等着姑娘呢。”皇城境内,天子脚下,直呼皇上为他的估计也只有眼前的姑娘可以做到如此大胆了,而且皇上也丝毫不在意。

  “那便上晚膳吧。”她顿了顿,缓缓从贵妃椅上起来,人有些踉跄走了两步竟不稳的向前倒去,恰撞进一腔温暖的胸膛。“劳烦,”灯火通明起来,她刚才没有看清,竟然跌在李恪的怀里,想来自己已经笨手笨脚到这斯田地,嘴角不禁旋起嗤笑自己。

  金丝绣线的龙袍,他尚未来得及换下。

  李恪处理完疆域的事情,便急匆匆回了乾吟宫只为了在她身边多待一会儿,仅仅看着她安睡在身旁心里却安心的紧。

  一桌晚膳上的极快,像是极早就备下只等着陆子鸠说一声“进”,便可长驱直入,直捣黄龙。菜肴甚美,都是上等的吃食,可是陆子鸠看着这样一桌精心准备的盛宴却不太有胃口。

  李恪见她迟迟不肯动筷子,便又名人去取清粥小菜来。更移步坐到陆子鸠的身旁环抱着喂她吃粥。

  陆子鸠本想拒绝,奈何李恪强势的很,眼刀厉害的紧,便只能在宫女太监的瞩目之下将那碗粥囫囵吞咽了下去。这一不小心就将一口滚烫的粥咽了下去,将她烫的连忙咳嗽起来,李恪懊恼不已,忙将手边的凉茶抬至她嘴边喂她喝。

  陆子鸠的脸一片绯红,本来被他喂着喝粥已经叫她十分的不自在,现在连茶水都要这样端着给她,好像她是个废人一样。

  缓过来后忙说道一句,“陆子鸠尚未变成废人,不劳烦陛下。”来表达内心的不满。

  李恪不以为意,就这样将她喂好才吃。众太监宫女只觉得傻眼,皇上本来的庄严肃穆仿佛都在这个姑娘面前卸下了。从未见过有哪个妃嫔得享此待遇,纷纷对眼前的姑娘肃然起敬,往后可不敢轻待了去。

  李恪看着陆子鸠心里很是焦灼,她的毒已入心入肺,渐渐的五觉都会消失然后死去。李恪请了世间神医来为她诊治,得到的也只是这个答案。然其中一人告诉李恪能燃荀星草拖延毒性,如此便能再拖一些时间让李恪可以再找些法子来医治她。

  一顿饭毕,陆子鸠重新卧在贵妃榻上卷了一本书来看,李恪尚有政事要忙仍有许多奏折没有批阅,只是现在她醒着,便吩咐人撤了屏障,好可以时时看到她。

  其实陆子鸠就不是个能读书的人,方看了没多久,只觉得眼皮子重了起来。看的是李恪为她从民间搜刮来的戏本,每一个故事都是大好的。

  她正看到年轻好儿郎与那富家千金终成眷属,便入了梦。

  梦里有些云雾,她看不清在哪里。直觉引她向前走,她便那样直直的走去,画面一转仿若是到了一个凉亭。凉亭内装饰的非常贵重,四根雕龙刻凤的支柱好不威武。

  亭内坐了一男一女,容貌有些模糊她看不清楚只觉得非常熟悉。女子着一身白丝绣云的罗群,耳朵上挂简单的宝石坠子。而那男人穿的也是雪白色的服饰,唯腰间的红宝石佩带鲜艳些。

  陆子鸠的心开始不停地纠葛起来,只觉得有钝器在她的心上撕扯开来。那两个人好像没有看见她一样,仍旧品着茗低头耳语。

  待陆子鸠再走进些看清了那两人的容貌,直觉神伤,那女子便是她。而那风姿卓尔的男子便是南城的先帝--李渊。

毒爱倾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毒爱倾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3030.html
首 发:小说毒爱倾城在线阅读
  • 【醉生梦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醉生梦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醉生梦死目录预览:第一章高考前出事第二章好想蹂躏你第三章我以为你是聪明人第一章高考前出事我叫叶子莲,今年十九岁,如果还在读书的话,我会是一位在校的大一学生。我至十八岁以前,我的生活都是平淡无奇,严格的家教使我从小就是个乖乖女。我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古板学霸,长辈眼中的好孩子,别人对我的评价不是乖巧,柔顺,就是听话懂事——至十八岁以前,我的人生都毫无黑点。但也就是这一年高考的前一晚,一件事情的发生使我的人生开始不再完美。那天晚上,我和李芳芳像往常一样

  • 独宠一号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独宠一号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独宠一号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第2章第二章高贵的名媛第3章第三章做我的女人第4章第四章你今后的王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锦城富悦大酒店“别走!不要走!”浑身滚烫无力的盛伊人软软得挂在男人的身上,滚烫柔软的双手胡乱得去解男人昂贵的西装。陆安爵嫌恶得将女孩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但是怀里的女孩红润的小脸和迷离的双眼早已撩拨得陆安爵燃起了熊熊烈火。“放开!”陆安爵压抑住从小腹处窜上来的熊熊烈火,磁性的嗓音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不要!我不!

  • 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5章(第三章 粑粑宝宝病了)

    原标题: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5章(第三章粑粑宝宝病了)小说书名: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第三章粑粑宝宝病了她垂眸一看,居然是刚才那个小萌宝。他小脑袋抬得高高的:“漂亮大姐姐,我好不容易才把管家叔叔骗走,你不能走的喔,我还要继续玩那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游戏。”不知道为什么,叶霖玲一看见他,心情就会莫名的变好。“嗯。”叶霖玲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家伙。小家伙笑得十分开心:“那边那个胖婶婶还在表演球滚地爬不起来,趁现在小姐姐你快点去把那个推车推过来吧,我继续坐在纸箱子里面。”说完,他还对着漂亮大姐姐眨了

  • 爱你,深埋心底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你,深埋心底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爱你,深埋心底目录预览:第3章逃跑第4章他会死的第5章被囚禁第3章逃跑前面的人刚反应过来,便看见她的恳求。看着自己的车顶,已经有一个凹进去的大窟窿。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他新买的车,身后那人居然还要留下来。那车主正憋着一肚子火气,回头怒道:“立刻给我滚下去!”苏瑜惊了惊,眼见着那些人快回来了,立刻更紧张的祈求着:“求求你……”“求屁啊!“后车门打开,他毫不留情的将她揪出来,“老子的车顶还没叫你赔钱,你还要留下来。滚!”那人狠狠的推了她一下,便头也

  • 终是离别伤情时免费阅读

    原标题:终是离别伤情时免费阅读书名:终是离别伤情时目录预览:第一章偷渡出国第二章嗜血的场面第三章暴露了第一章偷渡出国在中国内地,很多人听到偷渡这个词汇,大概会有些恐惧,毕竟,是犯罪的。不过,对于生活在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偷渡已经成为一种家常便饭。我叫钟璃,22岁。从未出过国的我,在好友的怂恿下,跟着好友偷偷从瑞丽偷渡到了缅甸密支那。密支那,缅甸国度的第一大城,盛产翡翠,也是东南亚金三角毒品的转移点。1956年之前,密支那是属于中国的,之后由于全国人民的生产需要,与缅甸政府达成共识,用密支那交换云南

  • 我们不要相爱了14章

    原标题:我们不要相爱了14章小说:我们不要相爱了第十四章:我好痛,停下来“求你了...我好痛,停下来...”随着他的动作,曲念心里的恐慌伴逐渐扩大,泪水混杂着汗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曲念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结束,她只想要赶紧结束。几近顶峰的感觉几乎冲破了他所有的理智,温热的呵气喷洒在她的耳后,粗重的喘息像是一道魔咒,冲击着她所有的心理防线。“你现在的样子真贱你,如果被魏仰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想他会怎么想?”宋亭轩眉头一挑,终于停了下来。曲念近乎瘫软的俯身在墙壁上,冰冷的墙壁像是一道冰刃,刺得她浑身伤痕

  • 复仇总裁霸妻上瘾11章(第十一章 相谈婚事)

    原标题:复仇总裁霸妻上瘾11章(第十一章相谈婚事)小说名称:复仇总裁霸妻上瘾第十一章相谈婚事“砰砰砰……”房门突然响了起来,叶紫吓得从床上跳起来,想到回来时被尾随的事,她心里直打鼓,在门眼里望见是房东齐姐后才放心地打开门。门一打开,齐姐就闻到了叶紫身上的酒味,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气愤道:“有钱喝酒怎么不把房租交了?”她刚刚走到楼下,见整栋楼只有叶紫住的房亮着灯,想着刚刚那高富帅不会是送她回来的吧?于是来敲门看她是睡觉忘记关灯还是真的刚回来,这一身酒味足以证明是刚回来的。下午打牌的时候听说了那个

  •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1章(第一章 我是不是特蠢?是!)

    原标题: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1章(第一章我是不是特蠢?是!)小说: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第一章我是不是特蠢?是!金碧辉煌的酒店,到处都是香槟色玫瑰花的宴会厅,来往宾客觥筹交错说说笑笑。顾念深吸了口气,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妆容精致的脸蛋,叹了口气走出了化妆间。今天是她的订婚仪式。她从没想过那二十多年前随口一说的婚约竟然还能作数。要不是外公前几天和她提起,她真忘了自己还有个“未婚夫”。而现在呢,很悲催的,她不得不接受这么个两家老人当年一拍即合定下的娃娃亲,她那个二十年没怎么露过面的未婚夫也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