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在线阅读

2018/11/11 07:35:47 来源:网络
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重生之第一毒后

第四章:茧

“扣扣——”长歌正在托腮凝视屋内的四季兰,看着那珍贵的墨色兰花,凤目中的凌厉冷漠退了些。推荐http://www.gao-xiao.com/听到敲门声,回过神,凭着听觉判断来人是谁,轻轻出声道了句“进来”。

房门应声而开,抚音手里端着食盒,关好门,再转过身,一向冷漠如冰的女子对着长歌却总带着笑,长歌心知她自从看到自己后脸上的笑容多了,心中微暖,依旧清冷的神色,但是看向抚音的眼神带着温和亲近之意。

“主子,用膳了。”抚音跟随长歌的时候,长歌还只是个小姑娘,那时候还只是平阳王府的小郡主,即使后来嫁了一国君王,成为黎国最尊贵的皇后娘娘,抚音也没怎么改掉“郡主”这称呼。想来长歌身边四大美婢,分别是文婢吟雪和引玉,两人负责她的日常起居,两大武婢弄月、抚音,外人只知道两人是她的贴身护卫,但其实二人也是长歌秘密成立的凤阁这个组织的三大门主中的两位,身份不同一般婢子。吟雪……那个对她死心塌地的傻丫头已经死了,她一直不想提不敢想,这么多年了,吟雪比任何人陪伴她更久,却……但是那丫头性子太率直,不及引玉的心思细腻,但后者的过分敏感心细反叫她觉得吟雪可爱单纯。很多事情她便交给了四人中看起来最冷淡不与自己亲近的抚音,抚音性子内敛,却十分可靠。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在线阅读现在想想,当初没告诉引玉甚至黎湛凤阁的存在是一件多么正确的事情。

“当初是想着吟雪和引玉毕竟是弱女子,有些血腥的事情还是不告诉她们的比较好,那个人——我总想着这些见不得光的杀人勾当就让我来做,他只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明君就好,私心里也希望在他面前保留一些美好的东西……现在想,多亏那时候我的思虑和痴心,最起码凤阁没有暴露出去。”

长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将心中想的给说了出来。语罢有片刻怔愣,抬头便望见一双漆黑的眼眸中。

抚音放下食盒,轻轻打开盒盖,食物的香气就飘散出来,长歌闻出是自己平日里最爱的几道菜的味道,心中涌过暖流。抚音将碗筷拿出来,便摆好便说道,“主子,我很高兴,历经这么多事后,你肯信我。你放心,那些害你的人,抚音拼尽了性命也会一个一个揪出来,碎尸万段!”这话字字铿锵有力,长歌就信了,抚音有生之年不帮她报仇都不会罢休的。高效新闻网

勾起一边的嘴角,“阿音,我的仇,我会亲自报。”给了一霎脸色白了几分的女子一个安抚的眼神,长歌目光落在色香俱佳的菜肴,“以后,试试让人做鱼吧。”

抚音脸色一变,“您不能吃鱼的——”你对鱼过敏!这话还没出口就被长歌接话道,“想要弄清楚这些事情,只有我回到那里,才行。”

“不行!”抚音想都不想高声反对,她本以为长歌这次会待在凤阁慢慢查出真相,哪知她并不打算这么做,可是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的人,怎么能再回到那个地方?“主子,太冒险了,就算你对鱼不过敏了,就算你脸上有这颗怎么都伪造不了的以前的你没有的泪痣,哪怕换了身体,可是……”

长歌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门,然后回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抚音。饭菜腾腾的热气在一点一点消散,可显然两人都无暇顾及。

“我心意已决。阿音,你放心,我不会再扔下你。高效新闻网

良久,抚音长叹一声,“你总能抓住我的软肋。”这话已是不阻止她的意思。

长歌伸出手,望着手掌心不明的脉络,眉目间掩着烟雨,整个人显得有些迷茫,“黎湛是不是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出卖了平阳王府,雪姬身后有谁在帮她出谋划策让她竟有本事致我于死地……还有,断魂堂的幕后操纵手到底是谁和宫里里应外合,将弄月和你先后从我身边调开,使我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这一切的一切,我到现在还无一丝头绪,目前我只猜得到雪姬利用引玉想要飞上枝头的野心,收买了她,她们害死了吟雪和我腹中的孩儿,我——绝不会放过她们!”

许是她眼中的痛与恨太过强烈,声音都变了调。

“狗皇帝——”抚音一直不敢提黎湛,因为她是见证了眼前这个天之骄女为了黎湛一点一点打下黎国的江山,将那么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辅佐登上九五之位的,她对他用情如此之深,却换得个死不瞑目的下场,这该多么伤人心,郡主,她当时是怎么接受这个事实的?

长歌却是无波无喜地看向她,然后视线下移落在自己的手掌上,嘴角勾起,不知是何意味的笑容,“阿音,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我现在是周馥笙,为了复仇而生的周馥笙,高长歌已经死了。”

再艰难的痛也已经挨过去了,长歌都佩服她自己,很多情感好似在那具“高长歌”的身体死后就殆尽了。她浴血重生,除了报仇还有什么呢?没有了。

“感觉这背后有一个惊天阴谋,目的就是主子您。说明gao-xiao.com”抚音想了想,还是不提黎湛为好。

长歌眸光微闪,“可不是,就像一个茧,”顿了顿,看向外面的风景,“可是只需抽丝,茧就能剥开了。”

第五章:宫

雕栏画栋,金碧辉煌。一身鹅黄色罗裙宫装的引玉望着龙延宫,脑海里蹦出这八个字。身后的宫女见她止步,疑惑地问道,“娘娘,怎么了?”

引玉抚了抚自己繁琐的发髻,娇媚的容颜更添妩媚,娇娇嫩嫩地道,“没什么,走吧,将东西给本宫。”走至门口,微微回身,拿过宫女手里的汤盅。

“参见玉贵人。阅读gao-xiao.com”黎湛身边的一等红人太监总管小宇子见到来人,微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平淡地给引玉行礼。

引玉显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冷淡,一心想着见到黎湛,对着黎湛身边的大红人当然也就放下身段讨好,“小宇子公公,本宫命御膳房做了补汤,给皇上送来……”说着眼睛往里面看了看。

小宇子心里哼了声,面上不改色,淡淡地瞥了眼汤盅,“贵人来得可不巧了,皇上刚睡下,吩咐了不见任何人,贵人还是先回去吧。”

“本宫不会吵着皇上的,这汤……”引玉笑容一僵,随即又笑笑说。

小宇子直接拒绝,“贵人不要为难小的了,这汤奴才替您端进去,等会子皇上醒了,代为转达您的心意。”

这下脸皮再厚也该懂了皇上是不会见她的了,引玉脸色一青,眉宇间染了戾气,愤愤地甩了下宽大的云袖,“哼!”然后转身就走。

待引玉的身影走远不见,小宇子甩了下手中的拂尘,不屑地吐了口痰,看着两旁的侍卫,道,“都给本公公记着,以后玉贵人再来龙延宫,直接让她回去。皇上的龙延宫哪里是随便就可以进的!”说完,就进了龙延宫。

檀香幽幽,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子抬头,轻憋了眼进来的小宇子,继续伏案看奏折。对狭长的丹凤眼深若潭渊,不怒生威,身形高大,墨发倌起,一根看上去光泽圆润的简单碧玉簪别住。凤眸剑眉,鼻梁高挺,薄唇习惯性地微抿,一张俊美的脸,棱角分明的下巴,若不是龙袍加身,倒像是画里的清冷公子。

“皇上,玉贵人方才来了,说是送补汤的,不过已经被小的打发走了。”小宇子见黎湛的视线又落在自己身上,便出声汇报。

黎湛将奏折放置在紫檀木书桌上,眉宇间有了倦色,“小宇子,今天是什么日子。”声音低沉像是上好的古玉相触发出的声音。

“回皇上,今儿是二月初十。”小宇子打量了下黎湛的神色,道。

男子幽深的眼睛里有什么情绪飞快闪过,又落下,起身大步走至窗边,望着窗外袅袅的依柳,声音有了不易察觉的伤感,“二月初十,十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在宫里遇见她……”

小宇子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反应过来皇上口中的“她”是指谁,原来今天竟是皇上与已故的皇后娘娘认识的纪念日啊……自从那位主子去了后,皇上大病一场,病愈后竟是一字不提那位主子的名字,也不准许太医去碰那位的遗体。当时胜仗归来的皇上听到噩耗,直接飞身下马冲进长乐宫,一个人守着那位主子一整晚不合眼,最后看到那位主子留下的血书,生生哭了出来,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一向坚韧的皇上那绝望的哭声,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只是没到伤心处啊!

他不知道皇上对娘娘存着什么心思,是因为恨她的撒手无情才不提及她的一切还是因为接受不了她已经不在的消息而选择闭口不提?或许是两者都有,可是除了皇上本人,谁又能说得清呢。

“你说朕应该怎么处置周轶?”良久,小宇子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黎湛却突然回过头状似无意地问道。

小宇子惊了惊,扑通跪下,“奴才不敢议政啊,皇上!”

黎湛轻笑,笑不及眼底,“如果是长歌,她会说,周将军虽以上犯上,但念在为黎国立下赫赫军功,从轻发落,但惩治也要做到以儆效尤,树立君威……”只是这世间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像她那般劳心劳力不顾及后果地回答他的问题,不把他当做这黎国的君王,而是一个寻求意见的人。直到失去她,他才懂什么叫刻骨铭心的痛,痛彻心扉,痛不可抑。

“皇上……皇后娘娘是世间难得的奇女子,可惜红颜薄命……但是逝者已矣,皇上您要多多保重自己的身体!”小宇子莫名地鼻酸,他自小就陪着皇上,看着他从一个不受宠的冷宫皇子成为万人之上的帝王,他太明白皇上内敛不爱表达情感的性子,然而此刻他对着自己不遮掩地表达自己对那位主子的思念追忆……

黎湛以手撑额,嘴角牵起苦涩的笑意,“那是她敬爱的师兄,情同兄妹的情谊,即使周轶对她存着私念,我也不能下狠手啊,不然长歌在那边也会怪我的……不,她走的那么决绝,甚至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要了,她到最后都不肯见我一眼,她一直都在怪我,她怪我杀了她的父兄,怪我废了她的武功,罚她禁闭……她肯定恨着我的,不然怎么连一个梦都不愿意托给我。”

小宇子抬起袖子擦了擦发红的眼眶,哽咽道,“娘娘她那么爱您,怎么会……”

“出去吧,朕想休息了。”黎湛闭了闭眼睛,眼中一瞬恢复了清冷无波,好像方才追忆哀伤的人不是他。

“嗻。”小宇子行礼退出去。

等到一室冷清终于只剩他一人的时候,黎湛无言地取下倌发的簪子,轻轻抚摸簪身上的纹路,细腻温暖的触感依旧,可是赠他簪子的那人再也不会浅笑着帮他倌发了。

金碧辉煌的宫殿之外,一名黑衣长发女子静静地立在风中,发丝轻轻舞动,发梢扫过精致如玉的面庞,她双眼只是静静地看向皇宫的方向,很久很久。

“主子,外面冷,进屋去吧。”抚音手里拿着披风,走近长歌,给她披上,温声。

长歌依旧看着皇宫,声音淡淡,“阿音,其实我一直都不喜欢皇宫。”

“我知道。”抚音心中一痛,她的主子应该是翱翔九天自由自在的凤凰,却为了一个男人,甘愿困在皇宫中。

“但是,我现在迫不及待想进去。”回头,无悲无喜地笑了笑,刹那芳华。

第六章:遇

“娘娘……”翠儿小心翼翼地低着头进了常喜宫寝宫,看着正对镜整理妆容的雪姬,胆怯地唤了声,欲言又止。

雪姬姣好的面容上,抬起勾人的双眼,对着铜镜看了眼唯唯诺诺的翠儿,“怎么,皇上还没来吗?”自从皇后薨了,皇上两月未踏足后宫宠幸妃嫔了,太后心系皇嗣,指定今夜由她雪妃侍寝。后宫现在属她位份最高,皇上以前一心专宠高长歌,本来妃嫔就不多,从前她嫉恨高长歌到牙根痒痒,现在反倒要感谢那个女人了,至少后宫女人少了,和她争宠的也就少了。

说起来黎湛的后宫当女子真是帝王之中鲜少的稀薄,妃位的就雪姬一人,雪姬以下就是引玉几个受过一两次恩宠的贵人,剩下的就是几个为了安抚朝臣而封的美人,大多是还没侍过寝的。当初她雪姬也是因着高长歌来月事不宜侍寝才得到几次承宠机会,那引玉更是她设计离间高长歌和黎湛送到龙床上的。

“娘娘,皇上身边的小宇子公公说,皇上今夜身子乏,早早就歇下了……皇上让小宇子公公带话来,说是今夜娘娘就好好……”翠儿支支吾吾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刺耳的瓷器碎裂声吓得跪下噤声了。

雪姬漂亮的脸蛋布上阴霾,一把将梳妆桌上的脂粉盒、以及身侧的花瓶推翻,满地狼藉。她将头上的金步摇取下扔一边,声音满是不甘,“皇上这是想干什么?那女人已经不在了,不在了!可是皇上还惦记她,竟然不惜公然忤逆太后的意思,还这般打本宫的脸!啊!高长歌,为什么你死了,你死了还要同我争!为什么……”

她这厢在寝宫声嘶力竭,而黎湛此时却是换上便服,带着小宇子和一个侍卫就出宫了。

“皇上,奴才还是觉得不妥……”小宇子一身小厮的装扮,出了宫门,还是胆小地念起来。

许是出了宫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黎湛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他淡淡地瞥了眼胆小怕死的小宇子,执起手中的折扇,不留情地敲了下他的脑袋,“我刚说什么了,出了宫要叫我少爷。还有,再多一句嘴,就不必跟着了。”说罢不理会委屈地抱着脑袋的小宇子,径直带着大内侍卫莫言朝繁华的夜市走去。

进了闹市,黎湛一身简单却不失贵气的便服衬得他多了份世家大族公子气质,那惹眼的长相一时间又惹得许多女子频频注目。但是他身边有抱着剑的冷面侍卫莫言,他又不苟言笑,不免让人望而生却。

走至一卖糖人的小摊处,正巧被一个娇小的身影撞进怀里,馨香满怀,少女独有的清香并不难闻,但是一向不喜人接近的黎湛下意识蹙眉,刚要发作,怀中的少女却是抬起头,一双清澈漂亮的凤眼落入黎湛的视线,心中一阵激荡,少女素色纱巾掩面,面纱下隐隐约约的面容让人想要一窥,这双眼竟让他有种隔了千山万水的熟悉感。

“不好意思啊公子,刚刚走路快了,不小心撞着了,别介意!”少女俏皮地眨眨眼,似是对眼前陌生的俊美公子的容貌有点惊艳,但是眼中更多的是清澈无波,声音如上好的玉器,清脆温婉带着俏皮。黎湛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意味,只见少女脚步轻轻一转,径自越过他来到卖糖人的小摊前。

“大胆——你这——”小宇子见这黄毛丫头这么失礼,禁不住拔高声音指着她的背影,但是却被黎湛一个警告的眼神吓得将下面的话生生咽了下去。奇怪,皇上不但不生气,还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盯着这姑娘看?太奇怪了点啊……

少女仿佛并不知道有人在注视自己,长长的水蓝色罗裙裙裾随着她身子的晃动而轻轻舞动,像是漂亮的流水,她眯着一双漂亮清澈的眸子对小摊主说,“那个,我身上带的钱不够,可是我好喜欢这个,还有这个,还有那个糖人,大叔,您可不可以少收我一点钱,把这些都卖给我啊?”

“哎,小姑娘你才给我这几个钱怎么能买这么多糖人呢,不行不行!”摊主虽然对着这么个娇俏的小姑娘不太狠心,但还是挥挥手不赞同。

懊恼地抓了下辫子,少女一头黑亮的长发简单地梳了在耳际两侧几个小辫子,背后的头发披散,头顶是简单的民间发式,身量纤纤,不死心地问,“老板,您就行行好,卖给我呗!要不我给你唱首曲子?”

“呵——”黎湛听了却是突然轻轻笑了,随后有些黯然,记忆里,那个人好像也这么耍赖过,在他还只是冷宫皇子的时候。

“湛哥哥,我给你唱首曲子,你就给我做个泥人好不好?”十岁的长歌还只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也曾像眼前这个小姑娘一样撒娇耍赖过。

小宇子和莫言看着主子兀自盯着小姑娘的背影出神,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这时突然走来一群气势汹汹的地痞大汉……

“哟,这不是昨天见到的那个小美人吗,怎么想买糖人啊,大爷都给你包了,小美人跟哥哥回家怎么样?”只见为首的三十来岁的纨绔公子哥模样的男人伸出自己的大手搭在小姑娘的肩上,声音猥琐。

小姑娘显然不高兴被这地痞碰,挪开脚步躲开他的大手,声音里带着怒气,“雷豹,这儿是京城,天子脚下欺负良家少女,你还讲不讲王法了?”

从黎湛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小姑娘因为怒气而熠熠生辉的眸子,不由又是看得他一愣。

“哈哈哈,王法?在这街上,大爷我就是王法!告诉你,你那没用的老爹已经被大爷我打死了!你还是乖乖跟着大爷回府吧!哈哈,小娘子,别戴着个面纱啊,让哥哥好好看看你的脸蛋儿……”说着雷豹便一把抓住听了他的话怔愣不已,吓傻了的小姑娘的皓腕,淫笑着,粗鲁地扯下她的面纱。

“嘶——”此起彼伏的吸气声响起,莫言和小宇子已经震惊不已,黎湛更是双眸睁大,呼吸一滞。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眉山远黛,俏鼻红唇,右眼下一滴朱砂泪痣在风中更添妖娆,冰肌玉骨,倾国倾城,在夜色下,这样的容颜倒让人觉得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女。

黎湛张了张嘴,觉得嗓子眼有针扎过,“长歌……”

那样的容颜,他曾日日能见,这世上还有一个人也有一模一样的容颜,也是这般惊为天人,倾国倾城。

重生之第一毒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第一毒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982.html
首 发: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在线阅读
  • 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 玩火自焚)

    原标题: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玩火自焚)小说名字: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第7章玩火自焚而男人却全然不知,看着向自己伸来的手恐慌的向后退去,颤抖的手指指向他的衣摆,脸色惨白。“喂!你的衣服着火了!”男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只是一瞬间,火焰已经在床上乱窜,瞬间将江渺逼向角落,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一切,险些就要哭了出来。一直大手突然扯住江渺的衣领,猛一用力,将她从大火中救了下来。正当江渺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他已经去到卫生间抱了一大盆手猛地向火焰泼去。江渺呆呆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

  •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小说:狼性总裁撩妻有道目录预览: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第九章去求霍祈尊!第十章帮我拿一盒套套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夏安好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将秦崇左推开,愠怒地喘着气狠狠瞪着他。秦崇左的薄唇上竟然沾染了刺目的血迹,分不清是谁的。“秦崇左,你真让我恶心!”“夏安好,你为了这些钱出卖自己,还不如来当我的情人。”男人冷笑着拭去唇角的血,“我绝对不会缺你吃穿,怎么样?”以前秦崇左也曾亲吻过夏安好,却是极尽温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残暴,几乎带着凌虐的意味,像是生气了。正也就是

  • 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小说: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第二章夜行刺杀第三章初给教训第一章穿越好吵…耳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哀怨哭喊声,硬是把熟睡中的风若兮给吵醒。“奴婢求求您了!贵妃娘娘!求您救娘娘吧…”“淑妃娘娘!奴婢知道您心善!求您出手救救娘娘吧!”风若兮不由得睁开了眼,一双妙目茫然的看着四周,周围乱哄哄的吵闹不已,本就有起床气的她烦躁得很,美丽的小脸顿时沉下来,撩开床幔冷道:“吵够了没有?”她这一声吼不要紧,可她的出现把众人给吓坏了。“啊!诈尸了!”一个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目录预览: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第2章红眼君第3章他的止疼药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正文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轰隆!哗啦!吼嚎!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

  • 《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

    原标题:《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小说名字:我的26岁女上司目录预览:第一章廉价的爱情第二章再见蓝欣第三章赌局第四章富二代第一章廉价的爱情上海,夜里总是看不到漫天繁星,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在这里有光怪陆离的爱与恨,欢笑与悲伤。那一天下班,我像往常一样,拖着工作一天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租住的家,看到美丽温柔的蓝欣之后,身上的疲惫也像往常那样一扫而光。蓝欣不像往常一样雀跃地朝我跑过来,而是静静地坐着,甚至没有回头看我。沙发旁边立着她的行李箱。“蓝欣,怎么了?”我有

  • 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目录预览: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第九章我的心都是BOSS的!第十章被潜规则了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总裁,是去集团吗?”后排的雷铭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刚刚坐上公交的钱小沫,鹰隼般锐利冷静的眸子微眯着,忽然改变了主意,“跟着这个女孩。”司机不敢多问,时速400公里的跑车只能像蜗牛一样跟在公交车的后面,还和公交车一样逢站必停,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而公交车上的钱小沫却毫不知情,她站在拥挤的人群里,东摇西晃,愤愤在心里咒骂着BOSS的坏话。

  • 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大牌霸总来暖婚《大牌霸总来暖婚》“啪”的一声,叶霏霏的手重重地打在了肖尘抓她的那只爪子上。“肖大影帝,我真的累了,没工夫陪你们玩啊。”肖尘回头看一眼身后的秦歌,双手交叉,跃跃欲试地说道:“叶霏霏,可是你逼我们的。”“妹的,你们想干啥!”叶霏霏看情况不对,那是一个转身拔腿就要跑。然而,她跑不过秦歌,最终还是给这两个家伙逮住。……紫荆名门七号别墅,叶霏霏生无可恋地坐在沙发上。“我说,你们两个人够了!老娘真的累了,要睡觉。打游戏是不可能的,今

  • 斯蒂芬·霍金:人生如戏,活着就有希望!

    斯蒂芬·霍金,1942年出生,在牛津大学学习物理学,后来去剑桥大学攻读宇宙学硕士学位。22岁时,他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疾病。当他准备娶他的第一任妻子简时,医生预测他活不长了。他们结婚26年,育有3个孩子。他坐着轮椅,除了通过语音合成器,基本上不能说话。1988年,他的伟大著作《时间简史》一举成名,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册。1992年,这位物理学家和SueLawley一起出现在荒岛唱片上。他选择的奢侈品是焦糖布丁。1995年,霍金与他的一位护士伊莱恩·梅森结婚。他们结婚11年后离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