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在线阅读

2018/11/11 07:35:47 来源:网络
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重生之第一毒后

第四章:茧

“扣扣——”长歌正在托腮凝视屋内的四季兰,看着那珍贵的墨色兰花,凤目中的凌厉冷漠退了些。来自gao-xiao.com听到敲门声,回过神,凭着听觉判断来人是谁,轻轻出声道了句“进来”。

房门应声而开,抚音手里端着食盒,关好门,再转过身,一向冷漠如冰的女子对着长歌却总带着笑,长歌心知她自从看到自己后脸上的笑容多了,心中微暖,依旧清冷的神色,但是看向抚音的眼神带着温和亲近之意。

“主子,用膳了。”抚音跟随长歌的时候,长歌还只是个小姑娘,那时候还只是平阳王府的小郡主,即使后来嫁了一国君王,成为黎国最尊贵的皇后娘娘,抚音也没怎么改掉“郡主”这称呼。想来长歌身边四大美婢,分别是文婢吟雪和引玉,两人负责她的日常起居,两大武婢弄月、抚音,外人只知道两人是她的贴身护卫,但其实二人也是长歌秘密成立的凤阁这个组织的三大门主中的两位,身份不同一般婢子。吟雪……那个对她死心塌地的傻丫头已经死了,她一直不想提不敢想,这么多年了,吟雪比任何人陪伴她更久,却……但是那丫头性子太率直,不及引玉的心思细腻,但后者的过分敏感心细反叫她觉得吟雪可爱单纯。很多事情她便交给了四人中看起来最冷淡不与自己亲近的抚音,抚音性子内敛,却十分可靠。推荐http://www.gao-xiao.com/现在想想,当初没告诉引玉甚至黎湛凤阁的存在是一件多么正确的事情。

“当初是想着吟雪和引玉毕竟是弱女子,有些血腥的事情还是不告诉她们的比较好,那个人——我总想着这些见不得光的杀人勾当就让我来做,他只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明君就好,私心里也希望在他面前保留一些美好的东西……现在想,多亏那时候我的思虑和痴心,最起码凤阁没有暴露出去。”

长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将心中想的给说了出来。语罢有片刻怔愣,抬头便望见一双漆黑的眼眸中。

抚音放下食盒,轻轻打开盒盖,食物的香气就飘散出来,长歌闻出是自己平日里最爱的几道菜的味道,心中涌过暖流。抚音将碗筷拿出来,便摆好便说道,“主子,我很高兴,历经这么多事后,你肯信我。你放心,那些害你的人,抚音拼尽了性命也会一个一个揪出来,碎尸万段!”这话字字铿锵有力,长歌就信了,抚音有生之年不帮她报仇都不会罢休的。说明gao-xiao.com

勾起一边的嘴角,“阿音,我的仇,我会亲自报。”给了一霎脸色白了几分的女子一个安抚的眼神,长歌目光落在色香俱佳的菜肴,“以后,试试让人做鱼吧。”

抚音脸色一变,“您不能吃鱼的——”你对鱼过敏!这话还没出口就被长歌接话道,“想要弄清楚这些事情,只有我回到那里,才行。”

“不行!”抚音想都不想高声反对,她本以为长歌这次会待在凤阁慢慢查出真相,哪知她并不打算这么做,可是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的人,怎么能再回到那个地方?“主子,太冒险了,就算你对鱼不过敏了,就算你脸上有这颗怎么都伪造不了的以前的你没有的泪痣,哪怕换了身体,可是……”

长歌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门,然后回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抚音。饭菜腾腾的热气在一点一点消散,可显然两人都无暇顾及。

“我心意已决。阿音,你放心,我不会再扔下你。推荐gao-xiao.com

良久,抚音长叹一声,“你总能抓住我的软肋。”这话已是不阻止她的意思。

长歌伸出手,望着手掌心不明的脉络,眉目间掩着烟雨,整个人显得有些迷茫,“黎湛是不是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出卖了平阳王府,雪姬身后有谁在帮她出谋划策让她竟有本事致我于死地……还有,断魂堂的幕后操纵手到底是谁和宫里里应外合,将弄月和你先后从我身边调开,使我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这一切的一切,我到现在还无一丝头绪,目前我只猜得到雪姬利用引玉想要飞上枝头的野心,收买了她,她们害死了吟雪和我腹中的孩儿,我——绝不会放过她们!”

许是她眼中的痛与恨太过强烈,声音都变了调。

“狗皇帝——”抚音一直不敢提黎湛,因为她是见证了眼前这个天之骄女为了黎湛一点一点打下黎国的江山,将那么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辅佐登上九五之位的,她对他用情如此之深,却换得个死不瞑目的下场,这该多么伤人心,郡主,她当时是怎么接受这个事实的?

长歌却是无波无喜地看向她,然后视线下移落在自己的手掌上,嘴角勾起,不知是何意味的笑容,“阿音,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我现在是周馥笙,为了复仇而生的周馥笙,高长歌已经死了。”

再艰难的痛也已经挨过去了,长歌都佩服她自己,很多情感好似在那具“高长歌”的身体死后就殆尽了。她浴血重生,除了报仇还有什么呢?没有了。

“感觉这背后有一个惊天阴谋,目的就是主子您。原文http://www.gao-xiao.com/”抚音想了想,还是不提黎湛为好。

长歌眸光微闪,“可不是,就像一个茧,”顿了顿,看向外面的风景,“可是只需抽丝,茧就能剥开了。”

第五章:宫

雕栏画栋,金碧辉煌。一身鹅黄色罗裙宫装的引玉望着龙延宫,脑海里蹦出这八个字。身后的宫女见她止步,疑惑地问道,“娘娘,怎么了?”

引玉抚了抚自己繁琐的发髻,娇媚的容颜更添妩媚,娇娇嫩嫩地道,“没什么,走吧,将东西给本宫。”走至门口,微微回身,拿过宫女手里的汤盅。

“参见玉贵人。原文http://www.gao-xiao.com/”黎湛身边的一等红人太监总管小宇子见到来人,微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平淡地给引玉行礼。

引玉显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冷淡,一心想着见到黎湛,对着黎湛身边的大红人当然也就放下身段讨好,“小宇子公公,本宫命御膳房做了补汤,给皇上送来……”说着眼睛往里面看了看。

小宇子心里哼了声,面上不改色,淡淡地瞥了眼汤盅,“贵人来得可不巧了,皇上刚睡下,吩咐了不见任何人,贵人还是先回去吧。”

“本宫不会吵着皇上的,这汤……”引玉笑容一僵,随即又笑笑说。

小宇子直接拒绝,“贵人不要为难小的了,这汤奴才替您端进去,等会子皇上醒了,代为转达您的心意。”

这下脸皮再厚也该懂了皇上是不会见她的了,引玉脸色一青,眉宇间染了戾气,愤愤地甩了下宽大的云袖,“哼!”然后转身就走。

待引玉的身影走远不见,小宇子甩了下手中的拂尘,不屑地吐了口痰,看着两旁的侍卫,道,“都给本公公记着,以后玉贵人再来龙延宫,直接让她回去。皇上的龙延宫哪里是随便就可以进的!”说完,就进了龙延宫。

檀香幽幽,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子抬头,轻憋了眼进来的小宇子,继续伏案看奏折。对狭长的丹凤眼深若潭渊,不怒生威,身形高大,墨发倌起,一根看上去光泽圆润的简单碧玉簪别住。凤眸剑眉,鼻梁高挺,薄唇习惯性地微抿,一张俊美的脸,棱角分明的下巴,若不是龙袍加身,倒像是画里的清冷公子。

“皇上,玉贵人方才来了,说是送补汤的,不过已经被小的打发走了。”小宇子见黎湛的视线又落在自己身上,便出声汇报。

黎湛将奏折放置在紫檀木书桌上,眉宇间有了倦色,“小宇子,今天是什么日子。”声音低沉像是上好的古玉相触发出的声音。

“回皇上,今儿是二月初十。”小宇子打量了下黎湛的神色,道。

男子幽深的眼睛里有什么情绪飞快闪过,又落下,起身大步走至窗边,望着窗外袅袅的依柳,声音有了不易察觉的伤感,“二月初十,十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在宫里遇见她……”

小宇子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反应过来皇上口中的“她”是指谁,原来今天竟是皇上与已故的皇后娘娘认识的纪念日啊……自从那位主子去了后,皇上大病一场,病愈后竟是一字不提那位主子的名字,也不准许太医去碰那位的遗体。当时胜仗归来的皇上听到噩耗,直接飞身下马冲进长乐宫,一个人守着那位主子一整晚不合眼,最后看到那位主子留下的血书,生生哭了出来,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一向坚韧的皇上那绝望的哭声,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只是没到伤心处啊!

他不知道皇上对娘娘存着什么心思,是因为恨她的撒手无情才不提及她的一切还是因为接受不了她已经不在的消息而选择闭口不提?或许是两者都有,可是除了皇上本人,谁又能说得清呢。

“你说朕应该怎么处置周轶?”良久,小宇子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黎湛却突然回过头状似无意地问道。

小宇子惊了惊,扑通跪下,“奴才不敢议政啊,皇上!”

黎湛轻笑,笑不及眼底,“如果是长歌,她会说,周将军虽以上犯上,但念在为黎国立下赫赫军功,从轻发落,但惩治也要做到以儆效尤,树立君威……”只是这世间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像她那般劳心劳力不顾及后果地回答他的问题,不把他当做这黎国的君王,而是一个寻求意见的人。直到失去她,他才懂什么叫刻骨铭心的痛,痛彻心扉,痛不可抑。

“皇上……皇后娘娘是世间难得的奇女子,可惜红颜薄命……但是逝者已矣,皇上您要多多保重自己的身体!”小宇子莫名地鼻酸,他自小就陪着皇上,看着他从一个不受宠的冷宫皇子成为万人之上的帝王,他太明白皇上内敛不爱表达情感的性子,然而此刻他对着自己不遮掩地表达自己对那位主子的思念追忆……

黎湛以手撑额,嘴角牵起苦涩的笑意,“那是她敬爱的师兄,情同兄妹的情谊,即使周轶对她存着私念,我也不能下狠手啊,不然长歌在那边也会怪我的……不,她走的那么决绝,甚至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要了,她到最后都不肯见我一眼,她一直都在怪我,她怪我杀了她的父兄,怪我废了她的武功,罚她禁闭……她肯定恨着我的,不然怎么连一个梦都不愿意托给我。”

小宇子抬起袖子擦了擦发红的眼眶,哽咽道,“娘娘她那么爱您,怎么会……”

“出去吧,朕想休息了。”黎湛闭了闭眼睛,眼中一瞬恢复了清冷无波,好像方才追忆哀伤的人不是他。

“嗻。”小宇子行礼退出去。

等到一室冷清终于只剩他一人的时候,黎湛无言地取下倌发的簪子,轻轻抚摸簪身上的纹路,细腻温暖的触感依旧,可是赠他簪子的那人再也不会浅笑着帮他倌发了。

金碧辉煌的宫殿之外,一名黑衣长发女子静静地立在风中,发丝轻轻舞动,发梢扫过精致如玉的面庞,她双眼只是静静地看向皇宫的方向,很久很久。

“主子,外面冷,进屋去吧。”抚音手里拿着披风,走近长歌,给她披上,温声。

长歌依旧看着皇宫,声音淡淡,“阿音,其实我一直都不喜欢皇宫。”

“我知道。”抚音心中一痛,她的主子应该是翱翔九天自由自在的凤凰,却为了一个男人,甘愿困在皇宫中。

“但是,我现在迫不及待想进去。”回头,无悲无喜地笑了笑,刹那芳华。

第六章:遇

“娘娘……”翠儿小心翼翼地低着头进了常喜宫寝宫,看着正对镜整理妆容的雪姬,胆怯地唤了声,欲言又止。

雪姬姣好的面容上,抬起勾人的双眼,对着铜镜看了眼唯唯诺诺的翠儿,“怎么,皇上还没来吗?”自从皇后薨了,皇上两月未踏足后宫宠幸妃嫔了,太后心系皇嗣,指定今夜由她雪妃侍寝。后宫现在属她位份最高,皇上以前一心专宠高长歌,本来妃嫔就不多,从前她嫉恨高长歌到牙根痒痒,现在反倒要感谢那个女人了,至少后宫女人少了,和她争宠的也就少了。

说起来黎湛的后宫当女子真是帝王之中鲜少的稀薄,妃位的就雪姬一人,雪姬以下就是引玉几个受过一两次恩宠的贵人,剩下的就是几个为了安抚朝臣而封的美人,大多是还没侍过寝的。当初她雪姬也是因着高长歌来月事不宜侍寝才得到几次承宠机会,那引玉更是她设计离间高长歌和黎湛送到龙床上的。

“娘娘,皇上身边的小宇子公公说,皇上今夜身子乏,早早就歇下了……皇上让小宇子公公带话来,说是今夜娘娘就好好……”翠儿支支吾吾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刺耳的瓷器碎裂声吓得跪下噤声了。

雪姬漂亮的脸蛋布上阴霾,一把将梳妆桌上的脂粉盒、以及身侧的花瓶推翻,满地狼藉。她将头上的金步摇取下扔一边,声音满是不甘,“皇上这是想干什么?那女人已经不在了,不在了!可是皇上还惦记她,竟然不惜公然忤逆太后的意思,还这般打本宫的脸!啊!高长歌,为什么你死了,你死了还要同我争!为什么……”

她这厢在寝宫声嘶力竭,而黎湛此时却是换上便服,带着小宇子和一个侍卫就出宫了。

“皇上,奴才还是觉得不妥……”小宇子一身小厮的装扮,出了宫门,还是胆小地念起来。

许是出了宫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黎湛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他淡淡地瞥了眼胆小怕死的小宇子,执起手中的折扇,不留情地敲了下他的脑袋,“我刚说什么了,出了宫要叫我少爷。还有,再多一句嘴,就不必跟着了。”说罢不理会委屈地抱着脑袋的小宇子,径直带着大内侍卫莫言朝繁华的夜市走去。

进了闹市,黎湛一身简单却不失贵气的便服衬得他多了份世家大族公子气质,那惹眼的长相一时间又惹得许多女子频频注目。但是他身边有抱着剑的冷面侍卫莫言,他又不苟言笑,不免让人望而生却。

走至一卖糖人的小摊处,正巧被一个娇小的身影撞进怀里,馨香满怀,少女独有的清香并不难闻,但是一向不喜人接近的黎湛下意识蹙眉,刚要发作,怀中的少女却是抬起头,一双清澈漂亮的凤眼落入黎湛的视线,心中一阵激荡,少女素色纱巾掩面,面纱下隐隐约约的面容让人想要一窥,这双眼竟让他有种隔了千山万水的熟悉感。

“不好意思啊公子,刚刚走路快了,不小心撞着了,别介意!”少女俏皮地眨眨眼,似是对眼前陌生的俊美公子的容貌有点惊艳,但是眼中更多的是清澈无波,声音如上好的玉器,清脆温婉带着俏皮。黎湛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意味,只见少女脚步轻轻一转,径自越过他来到卖糖人的小摊前。

“大胆——你这——”小宇子见这黄毛丫头这么失礼,禁不住拔高声音指着她的背影,但是却被黎湛一个警告的眼神吓得将下面的话生生咽了下去。奇怪,皇上不但不生气,还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盯着这姑娘看?太奇怪了点啊……

少女仿佛并不知道有人在注视自己,长长的水蓝色罗裙裙裾随着她身子的晃动而轻轻舞动,像是漂亮的流水,她眯着一双漂亮清澈的眸子对小摊主说,“那个,我身上带的钱不够,可是我好喜欢这个,还有这个,还有那个糖人,大叔,您可不可以少收我一点钱,把这些都卖给我啊?”

“哎,小姑娘你才给我这几个钱怎么能买这么多糖人呢,不行不行!”摊主虽然对着这么个娇俏的小姑娘不太狠心,但还是挥挥手不赞同。

懊恼地抓了下辫子,少女一头黑亮的长发简单地梳了在耳际两侧几个小辫子,背后的头发披散,头顶是简单的民间发式,身量纤纤,不死心地问,“老板,您就行行好,卖给我呗!要不我给你唱首曲子?”

“呵——”黎湛听了却是突然轻轻笑了,随后有些黯然,记忆里,那个人好像也这么耍赖过,在他还只是冷宫皇子的时候。

“湛哥哥,我给你唱首曲子,你就给我做个泥人好不好?”十岁的长歌还只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也曾像眼前这个小姑娘一样撒娇耍赖过。

小宇子和莫言看着主子兀自盯着小姑娘的背影出神,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这时突然走来一群气势汹汹的地痞大汉……

“哟,这不是昨天见到的那个小美人吗,怎么想买糖人啊,大爷都给你包了,小美人跟哥哥回家怎么样?”只见为首的三十来岁的纨绔公子哥模样的男人伸出自己的大手搭在小姑娘的肩上,声音猥琐。

小姑娘显然不高兴被这地痞碰,挪开脚步躲开他的大手,声音里带着怒气,“雷豹,这儿是京城,天子脚下欺负良家少女,你还讲不讲王法了?”

从黎湛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小姑娘因为怒气而熠熠生辉的眸子,不由又是看得他一愣。

“哈哈哈,王法?在这街上,大爷我就是王法!告诉你,你那没用的老爹已经被大爷我打死了!你还是乖乖跟着大爷回府吧!哈哈,小娘子,别戴着个面纱啊,让哥哥好好看看你的脸蛋儿……”说着雷豹便一把抓住听了他的话怔愣不已,吓傻了的小姑娘的皓腕,淫笑着,粗鲁地扯下她的面纱。

“嘶——”此起彼伏的吸气声响起,莫言和小宇子已经震惊不已,黎湛更是双眸睁大,呼吸一滞。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眉山远黛,俏鼻红唇,右眼下一滴朱砂泪痣在风中更添妖娆,冰肌玉骨,倾国倾城,在夜色下,这样的容颜倒让人觉得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女。

黎湛张了张嘴,觉得嗓子眼有针扎过,“长歌……”

那样的容颜,他曾日日能见,这世上还有一个人也有一模一样的容颜,也是这般惊为天人,倾国倾城。

重生之第一毒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第一毒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982.html
首 发: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在线阅读
  • 小说扑倒总裁狠狠爱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扑倒总裁狠狠爱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扑倒总裁狠狠爱《扑倒总裁狠狠爱》女孩也好,女人也好,头发的重要性占据了生命的10%。特别是为喜欢的人而留的当它被剪断,一丝一缕经由最喜欢的人无情的剪下时,那种痛心的感觉就像发丝是被连根拔起的,带着皮肉和血液。季离风干了头发,站起身一蹦一跳的唱着歌向别墅走去。嗓音清甜,像是天籁一样回荡在花园里。黑亮的发丝让旧式的白衬衫也有了光泽。微风吹起,说不尽的美,恻脸像极了某了人,真的好像,可是怎么可能,那本该不应该会在她身上出现的影子。看来不能这么放任

  • 小说沦陷,爱与不爱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沦陷,爱与不爱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沦陷,爱与不爱《沦陷,爱与不爱》心脏的疼痛让薛雪燕直不起腰来,习惯了痛的感觉,她勉强伸出手,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药,双手不停抖,不停的抖,她已经疼的呼喊不出来。“嘭”的一声,薛雪燕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听到楼上的响声,正在楼下商量事情的薛明辉和薛正东赶紧跑了过来“雪燕,你醒醒,正东,快给你妹妹拿药。”薛明辉吩咐道。药已经洒了一地,薛正东从凭自己倒出两粒,喂到薛雪燕的嘴里。好大一会儿,薛雪燕才止住了疼,昏昏沉沉,看到薛明辉,露出可怜兮兮的微笑。“爸

  • 近身女仆彪悍妻12章

    原标题:近身女仆彪悍妻12章小说名:近身女仆彪悍妻第十二章投桃报李傅钦风今天晚上的确是喝得太多了些,以唐雪颜平日里的大小姐身份从来没有这样伺候过一个男人,眼前的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她是爱他的,从见到傅钦风的第一刻起,心里就已经爱上了这个举止优雅、风度翩翩的男人,他的魅力让她无法抵挡,现在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傅钦风的女朋友。然而她也是恨他的,恨他对自己的用心从来都不如自己的关心那样,现在甚至为了一个仇人的女儿而冷落了自己。手忙脚乱的将傅钦风的身体放正在床上,唐雪颜的脸上露出了轻蔑的一笑,今天晚

  • 今日20190325推荐小说之《一念情起》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5推荐小说之《一念情起》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一念情起目录预览:第1章请滚出我的视线第2章出门被狗欺负第3章他并不记得她第1章请滚出我的视线江媛看着电脑,里面播着一段视频,是她的客户。视频里:陆方绗被一群男人簇拥着走向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屏幕画面中身型比例极好的长腿男人,俨然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令人瞩目。他一身黑色正式西装搭配白色衬衫,打着领带,西展现出了他的成熟气质与风格品位,他绅士的像个贵族。陆方绗弯身上了车,车窗降下。女记者奋力挤上去,把话筒递到陆方绗的面前,语速

  • 脑后有眼16章

    原标题:脑后有眼16章小说:脑后有眼借尸还魂16借尸还魂第二天,一屋子的女研究生们都说,类似那种“吹蜡烛游戏”,再也不能玩了。因为这一天,女研们都觉得自己恍恍惚惚的,老走神儿。颜青还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事故。颜青现在攻读的专业是局部解剖学。这个学期一直在带几个班学生的实验。这天下午她在解剖实验室准备实验时,将自己的手指划破了。凡是在医学院呆过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阴森,味道不正。医大的这座人体解剖教学实验楼,颜青和它打了近六年的交道,哪怕远远地看到它,都会闻到它那种特有的气味,理论上说,是一种酒精

  • 《爱情防腐剂》《爱情防腐剂》

    原标题:《爱情防腐剂》《爱情防腐剂》小说名:爱情防腐剂第一章遭人遗弃“江山,你是因为真的爱我才同意跟我结婚?”沈汐仰头抬着水盈盈的双眸,忍不住又确认一遍。“嗯……”男人轻皱了下眉头,语气里一如既往没有任何起伏,“明天就是婚礼,为什么还问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那好!那今晚你就履行做个丈夫的责任!”话音刚毕,沈汐直接垫脚揽上对方的脖颈,绯红的嘴唇也顺势附上。江山神情明显一滞,这显然不在预料之中。他心头一动,将头一偏,那一吻正好落在脸颊上。“沈汐,你胡闹什么?”“我胡闹?”心忽就凉了半截,“明天就是

  • 苏晓2019剧集十问:拥抱订阅时代,告别流量思维!

    风口会出现在与目前所有的剧在题材、主创、调性都完全不同的短剧集,风口需要一个爆款产品的引爆,之前会经历一段时间的摸索过程。冬日已去,万物逢春。如同生命一样,一个行业也会遇到它的寒来暑往,盛衰荣枯。进入春天,作为国内行业最受关注的动态,柠萌影业创始人苏晓的行业“十问”都会引起业界的广泛讨论和媒体的海量传播。媒介环境嬗变,行业监管趋严,如今的剧集行业,正在用心探索前行的最佳路径。对于这样的现状和前景,苏晓这次有什么要说?详见下文———冬去春来,我们在反思自身中希冀明天。今天的行业问题是过程不是结果,

  • 【今日20190325】推荐《乡野春风》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5】推荐《乡野春风》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乡野春风目录预览:小村诊所家要散了威胁利诱感觉紧张起来重要的任务小村诊所深山老林之中有个小村子叫石头村,这里人烟罕至,空气清新,绝对绿色无污染。刘大柱是个孤儿,从小跟随师傅长大。今天一大清早,他就在院子里晒好了草药,这些草药可值钱,拿到镇里能买到好几十块钱。“大柱,来吃面了。”玉莲在屋里喊了一声,刘大柱连忙站起来,跑了进去。忙了一大早上,肚子确实已经饿得肚皮贴后背了,十八岁的小伙子正是长个的时候,营养一定要跟上才行。走到灶屋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