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免费阅读

2018/11/11 07:31:45 来源:网络
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免费阅读

小说书名: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

第一章 第一次在一起

嘴唇笨拙地在我的耳朵上试探地亲了一下,冰冷的呼吸让我禁不住轻轻抽了一下肩膀,从鼻孔里轻声哼道:“李正,别闹。高效新闻网

对方似乎愣了一下,凉凉的牙齿咬着我的耳垂没有动,尖尖的牙齿似乎点在某个穴位上,我只觉得一股又酥又麻,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忍不住又哼了一声。

“让你留下来陪我,你还怕你妈不同意,怎么现在又偷跑来了?”我用梦呓一般的声音对身后的那人道。

“我只有晚上才能出现呀。”耳畔传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有些生硬,和李正平时说话的声音也有些不同,也许是因为他也和我一样紧张的缘故。

说话的时候,吐出来的气息直向我的耳朵里钻,男人特有气味充斥在我的鼻间,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软了,伸手从手面捉住他的手,轻轻拉到自己身前,环在我的腰上。

恋爱三年,我们两个不止一次在外面开房过夜,可是他都只敢对我亲亲摸摸,每一次快要到实质性的内容时,他就会停下来,自己跑到厕所里捣弄半天,留下我一个人在床上对着墙发呆。

好姐妹一个个都和自己的男朋友尝了**,知道我和李正还停留在“在门口蹭蹭”的阶段,她们都关心地问我李正是不是有问题,怎么到了那种地步还能忍得住。高效新闻网

如果不是从厕所的门缝里看到李正的手要套弄很长时间才发出舒畅的低吼声,我也会认为他不正常,可是每次我们抱在一起,他那里顶在我的肚子上,就好像麦克风一样又粗又硬,我知道他不但没有问题,而且比一般男人似乎还要厉害一些。

听到我这么说,好姐妹都说李正一定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这是想要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呢,这样的男人一定会对自己的女人负责的,都劝我尽早把他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我也想呀,我是正常的女孩子,每次被他给撩得全身火热然后又被扔到一边,等待自己身体慢慢凉下来的过程别提多难受了,又不想有手解决,怕把那层膜弄破,只好等待机会了。

寒假李正说他父母他带我回家,我觉得见了父母,他一定会放下包袱,对我发动进攻了吧,想不到他们竟然要我去他们家老宅子里住。

按他们家的说法,在他们这里,没过门的媳妇不能在婆家过夜,免得被别人说闲话。

老宅子是那种旧时代的深宅大院,不但到处都长满了茂密的草丛和高大的树木,甚至连电都没有通,他们只留给我一盏老式的油灯。

我告诉李正晚上我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害怕的,暗示他留下来陪我,可是他妈只看了他一眼,李正便低下头走了。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免费阅读

过了一会,就在我一个人对着油灯发呆的时候,李正又回来了,拿着一个布娃娃,说让它陪着我,我就不会害怕了。

布娃娃有三十公分左右高,做得十分逼真,看起来像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它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就好像人的眼球一样黑白分明,在油灯下闪着光,我有一种被人盯着看得感觉。

我伸手摸了一下,娃娃的头发凉凉滑滑的,和我的头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要细一些,黄一些,就像三四岁小孩子的发质。

不只是头发,就连皮肤也很有弹性,娃娃身上的衣服,也很像童装店里卖的那种,只是款式有些老。

这是我见过最逼真的娃娃,逼真的让人心里害怕。

李正似乎知道我心里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娃娃是他从小到大带在身边的,因为是高人做的,所以看起来几乎和真的一样。推荐http://www.gao-xiao.com/

想到娃娃上面还有李正的体温,我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了,对他笑道:“既然它是你从小到大的小伙伴,那就让它陪我睡吧,你不要吃醋哦。”

听到我的话,李正的脸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把布娃娃丢下就要离开。我幽怨地拉着他想留下他,想不到门外传来一声咳嗽,他便逃也似的开门走了。

那咳嗽声是李正他妈的,我真不明白了,难道她怕我吃了她儿子?还在外面偷听我们说话。

我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以后如果要和这样一个婆婆住在一起,那日子怎么过?

谁能想到我第一次在男朋友家过夜,竟然是一个布娃娃陪着我。

不过说来奇怪,在床上抱着布娃娃以后便感到很踏实,很快就睡着了,连平时上床以后必定要玩的手机都没玩,而且一觉醒来便天亮了。

睡梦里,似乎有一个男人拥着我一般,他的怀抱宽厚温暖,让我感觉到说不出的舒服。高效新闻网

早晨起来看着布娃娃,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布娃娃陪了我三夜,今天晚上李正终于忍不住跑来了,我得意地在心底一笑,看来今天晚上他是不准备放过我了。

双臂抱着我,身体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根东西紧紧顶着。

李正那里似乎比平常还大了一些,而且不像以前那么火热,像他的手一样凉凉的,不知道这家伙偷跑来的时候,身上有没有穿衣服。

动作十分生疏,也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不像以前那样轻车熟路,他的嘴巴在我耳朵周围轻轻吸啜着,十分小心,就好像怕弄疼了我一样。

手却是静静地放在那里,不像以前在我身上游弋。

我被他亲得身体微微有些发热,很想他抚摸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傻傻的不知道快点行动,只好再次抓住他的手,引领着他顺着自己的肚子向上滑去。高效新闻网

终于,他的手按在了我胸前的那一对浑圆上,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呼吸瞬间加重了许多,头也埋在了我的脖子里,湿湿的唇在我的颏下啜了一口,我侧过头去,张嘴咬住了他的唇。

李正的动作变得有力了许多,张嘴把我的嘴巴含住了,舌头撬开我的双唇伸了进来,直接游进了我的嘴巴里,贪婪地吮吸着。

我从喉里嗯了一声,身体缓缓转了过来,让我们两个的身体贴合得更紧密一些,手也伸到他的背后,轻轻抚摸着他坚实的身体。

李正一开始还不敢用力捏我的胸,现在似乎受到我的鼓励,手指用力了一些,酥麻感就好像潮水一样开始在我身体里涌动。

我早就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了,而且以前虽然没有进入到最后一步,前面的工作可是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没有那么害羞,便伸腿搭在了他的腰上。

我的腿一张开,本来顶在肚子上的某个东西便滑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冷冷硬硬,划过了那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电得我全身一阵颤抖,手和腿同时用力,紧紧抱住了他。

他也是无法遏制自己了,低吼一声,腰部向前一挺,我只觉得下面一疼,我们两个的身体便没有一点缝隙地结合在了一起。

没有她们说的那么痛,因为随之而来的快感很快就把那点不适淹没了。

李正就好像战场上勇往直前的将军,一次次向我的身体发起冲锋,而我却是一次次接纳着他,迎合着他。

良久以后,在我不知道多少次从高峰来到谷底,又从谷底奔上高峰以后,他终于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虚脱了,第一次,我就体会到了好姐妹说的做女人的幸福。

满足地抱着李正,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章 娃娃挡路

第二天早晨醒来就看到李正和他妈妈站在床前盯着我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床的,我竟然睡得那么死,没有一点感觉。

我的身上还是光着的,虽然盖着被子,我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我露出害羞的表情,这几天李正他妈一直板着的脸露出一丝笑容,可是李正的脸却是变得十分难看。

李正他妈出去了,告诉我快点起床,她给我做了好吃的,李正也随后走了出去。

昨天晚上一夜恩爱,到现在我还觉得全身又酸又疼,看着李正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感觉到很不是滋味。

我们两个连那事都做了,我都没有赶他出去,他为什么不能留下来陪我?

我刚把衣服穿上,李正又转了回来,急匆匆的,进门以后就把门关上了,还回头从门缝里向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手里提着的包放到地上对我道:“若离,你快点走吧!”

我看着李正愣住了,昨天晚上才得到了我的身体,现在就要赶我走?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回头看了看床单上一小片殷红的血迹,一股委屈从心底涌了出来。

我长相不算特别漂亮,而李正却是我们系公认的系草,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暗恋他,可是他在入校不长时间以后就主动向我表白,我因此不知道被多少女生嫉妒。

在一起的三年里,李正对我百倍呵护,虽然不断有长相家世都比我好得多的女孩子追求他,但是李正从来也没有变过心。

小姐妹都说我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遇上了李正这样又帅又有钱,最难得的是忠诚的男朋友。

想不到他竟然和别的男人一样,得到了我的身体,就对我厌烦了,现在就要赶我走!

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质问李正为什么要赶我走,即使他对我哪里不满意,做为一个男人,也应该把我送回去吧,他们村子这么偏僻,到最近的公路要走十几里的山路,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回去?

院子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李正把包塞到我的手里,低声冲我吼道:“你再不走的话,就没命了!快走!”

再不走就没命了?他上了我,还威胁我要杀我?

我看着眼前的李正,感觉自己从来也没有了解过这个男人。

三年的朝夕相伴,想不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要从路上走,遇到人就躲起来,离开我们村,越快越好,走呀!”

院子里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口,我闻到一股饭香味,李正妈妈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若离呀,收拾好没有?阿姨把饭给你端来了,你就在这里吃吧?”

这几天李正妈妈对我的态度一直冷冷淡淡的,想不到她发现我和李正睡过以后,态度马上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而原本对我呵护有加的李正,态度却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昨天晚上折腾得太厉害了,我的肚子本来就有些饿,现在闻到饭香味,就“咕咕”叫了起来。

饿着肚子要走十几里的山路,我哪里有力气?便问李正,就算是赶我走,能不能等我吃饱了再离开。

李正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抓起我的胳臂来就向后门推去,嘴里低声吼骂道:“死到临头了,还惦记着吃?你走吧,以后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你永远不要再回这个村子,最好也不要去上学了!”

“呯呯”,李正的妈妈听到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开始在外面敲门,刚才温和的声音也变了:“陌若离,你在里面吗?快点打开门!”

李正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一把把我推出后门,双手扶着门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双眼变得红红的,然后猛地一扭头,“咣”地一声把门关上,在门里冲我大声叫道:“若离,跑!跑!”

李正的妈妈显然也听到了李正叫我跑,她的声音变得十分焦急,大声叫道:“李正,你个王八蛋,为什么要让她走,快点把她追回来!”

我不知道李正和他妈妈的态度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李正最后的叫声吓坏了,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我背着自己的包,也顾不得肚子饿了,从老宅子外面的一条小路就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他们家的老宅子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周围都是庄稼地和荒野,除了宅子前面有一条小路,其他方向根本就没有路可走,我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庄稼地里走着。

从李正家的老宅子里传来了一阵争吵声,因为隔得远了听不清李正和她妈因为什么在吵,不过我猜是因为李正赶走了我。

现在我已经成了李正的女人,也就是他们李家的媳妇,如果我回去的话,相信李正的爸爸妈妈一定不会像先前对我那么差的。

可是李正却变得这么不讲情理,我还有脸呆在这里吗?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阴云,一阵风吹来,冰冷的空气顺着我的袖口往衣服里钻,我被冻得打了一个哆嗦,身上冷,心里更冷。

地里都是收获庄稼以后留下的秸杆,我背着包走得很辛苦,看到前面出现了一条小路,便想爬上去,可是脚刚踩到田梗上,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小路的正中间,似乎等着我的到来。

那是这三天,每天晚上都陪着我的布娃娃!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早晨起来竟然没有看到那个布娃娃,不知道是不是早晨李正离开的时候被他带走了,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像人一样站立在小路的中间。

大大的眼睛圆瞪着,细细的头发被寒风吹得一动一动,本来就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孔,现在变得白中泛青,如果不是这三天夜里,我每天都靠着这个布娃娃睡觉,一定会把它当成谁家走丢的孩子。

我愣了一下,继续向前,爬到了小路上,正要弯腰把布娃娃捡起来,却惊奇地发现,它的眼角竟然开始流出血来。

第三章 我被娃娃睡了

布娃娃怎么会流血?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要炸了,只有人才会流血,难道说,它,不,应该说是他,不是布娃娃,而是真的小孩子?

想到这里,我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又一阵风吹过,面前的那个小小身体晃动了一下,似乎要摔倒,又似乎要向我走过来,我吓得后退了几步,紧紧抱着自己的包,颤声冲它叫道:“你别过来?”

“若离,你在和谁说话呢?”

一个得意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我回头一看,是李正的妈妈。

她的嘴里虽然发出笑声,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甚至微有怒色,眼里的眼神也是一片冰冷。

也许她是因为我不告而别,觉得我太不懂礼貌了吧。

不管怎么,她是李正的妈妈,我的身体已经被李正得到了,刚才她还给我做了那么多好吃的,总不会对我太差吧?

“阿……阿姨,我在和他说话,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和李正的布娃娃这么像?”

我用手指着身后的那个小小身体,对李正的妈妈道。

“孩子?哪里有孩子?你一定是看花眼了吧?”

李正的妈妈双眼盯着我,冷冷地对我道。

我回过头来一看,面前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哪里还有刚才那个小小的身影?

长舒了一口气,我没有那么害怕了,看来真的是自己看花眼了。

李正的妈妈不动声色地伸手接过我手里的包,问我怎么这么急着要离开,也不给他们打声招呼。

我心里还在嘀咕,哪里是我自己急着要离开,是你那宝贝儿子赶我走好不好?

可是人家毕竟是李正的妈妈,我又不好当着她的面埋怨李正,只好支支吾吾地告诉她,是我家里有事。

李正的妈妈伸手拉住我的手,转身就拉着我向村子的方向走去,嘴里对我道:“有什么要紧的事这么急?我和他爸商量好了,准备今天就给你们订亲,订完亲再走不迟!”

现在就要给我们订亲?虽然我很喜欢李正,可是总要给我爸妈说一下吧?

我心里觉得有些不妥,可是李正他妈根要一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只留给我一个后脑勺,我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下去。

她手上的力气很大,再说我也不是自己想要走的,是李正那个王八蛋始乱终弃,不由自主地被她拉了回去,还是被她带到了老宅子。

在进门以前,我看看远远的有很多村民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这边,似乎十分好奇,可是却没有人靠近。

他们看着我的目光十分怪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这个村子的人都很封建,看到我一个女孩子主动上门,而且在父母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和李正订亲,觉得我太随便了,所以看不起我?

我才不会管这些,李正除了今天有些怪,平时我们两个还是很恩爱的,感情是自己的,管他人怎么看呢。

李正站在院子里,面色阴沉,看到我被他妈拉了回来,表情更加难看了,狠狠地瞪着我。

看着他的样子,我顿时觉得自己心里瓦凉瓦凉的,停下了脚步,对李正的妈妈道:“阿姨,我不知道李正为什么生我的气,如果他不想和我在一起的话,那我就走吧。强扭的瓜不甜,我一个女孩子家,还不会贱到这种地步,求人家娶我!”

嘴里虽然说的强硬,但是眼泪却是不争气地再次充满了眼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李正听到我这么说,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他妈对他道:“李正,你怎么能这么对若离呢?人家多好的女孩子!愿意嫁到我们李家来,那是我们的福气!快过来给若离道歉!告诉你,要是再把若离气跑了,我把腿给你砸断!”

妈妈说把自己儿子的腿砸断,当然只是威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李正妈妈的声音一片冰冷,似乎真的会砸断李正的腿一样。

李正叹了口气,过来对我道:“若离,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你好好在我家呆着吧。”

然后,他转身就走了,在回过头去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两颗晶莹的泪珠从他眼里落了下来。

难道说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他的心就变得这么快吗?

昨天晚上他还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今天似乎就觉得和我在一起是天大的委屈,一个大男人,竟然落泪了。

我的心里一片灰暗,想告诉李正的妈妈,不要急着给我们订亲,可是她却对我说,别的不管,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

李正的妈妈给我送来的是四菜一汤,因为我离开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还没有冷掉。

她就坐在旁边,看着我吃完饭以后,脸上才露出了笑容,然后收拾东西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交待我好好休息,订婚的时候可是要举行很多仪式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李正昨天晚上折腾得太厉害了,我又是第一次,所以感到特别疲倦,李正的妈妈离开以后,我便觉得自己的眼皮上就好像坠上了秤砣一样发沉,便走到了这三天一直睡着的那张床前,扑在床上就睡着了。

“哼哼,你竟然想跑?你跑得了吗?告诉你,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你既然已经成了我的女人,就永远都是我的!永远永远,你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眼睛刚闭上,我就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道。

声音有几分像李正,可是却又和他有些不同。

这种不同,我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也许只是一种感觉,我不敢确定。

我想翻过身来,但是却发现身体就好像被人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这里是李正家的老宅子,耳边说话的那个声音又和他这么像,一定就是他!

明明刚才是你赶着我走,还说我不走就会死在这里,现在又说我永远也跑不出你的手掌心?

如果你对我好好的,我为什么要跑?就做你的女朋友,以后嫁给你不好吗?

“你真的愿意嫁给我?”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不,应该说是一个东西,正是那个眼角流血的娃娃!

它的双眼看着我,我丝毫也不怀疑,刚才和我说话的就是它!

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金棺冥嫁】 或 【鬼夫莫回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910.html
首 发: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免费阅读
  • 《诱惑情人》《诱惑情人》

    原标题:《诱惑情人》《诱惑情人》书名:诱惑情人《诱惑情人》D市,教堂的钟声敲响,一对新人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步出教堂。新郎五十多岁,挺着圆滚滚的肚子,手挽新娘。新娘子极美,虽然年岁不轻了,却仍美得令人心悸。四周一片祝贺声,参加婚礼的都是些D市的政商翘楚。“陶总,恭喜恭喜啊!”陶伟诚满面红光的不住道谢,笑得眼角横生几道摺子,“谢谢,谢谢。”他回头一招手,“亦然啊,过来。”一个俊美帅气身姿挺拔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呃,他是……”“呵呵,他是我的继子亦然,现在在星宇帮我。”见丈夫这么照顾自己的儿子,新娘子

  • 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目录预览:《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坑爹萌娃:总裁爸爸糊涂妈咪》乔希诧异地扭头看向范哲,只看到他线条姣好的侧脸,在亮白的灯光下,显得神情淡漠。过了一秒乔希才猛然反应过来,完了,她把脸露出来了,又一惊

  • 暖婚娇妻:顾少,超会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暖婚娇妻:顾少,超会宠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暖婚娇妻:顾少,超会宠目录预览:第二章你长得真好看第三章怀孕第二章你长得真好看在车上,这个女人也不安分,没有任何一刻停止过乱动,男人觉得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小妖精,紫色的眼影勾勒出她漂亮的眼睛,即使她现在闭着眼,也是充满着神秘的魅惑。卷长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浅浅的影子,眉目间流淌着温婉的美丽,小巧的鼻子上闪烁着细碎的光芒。嘴唇宛若果冻一般,叫人不由得采撷。回到自己家里,男人粗暴地把她扔到了床上,这女人的衣服被她自己扯得已经快春光尽泄了,但是男人满腔

  • 小说灵魂刻录师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灵魂刻录师在线阅读小说:灵魂刻录师目录预览:正文第四章坟地惊魂正文第五章鸡觉子正文第六章三世杀星正文第四章坟地惊魂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一张脸!长的就跟马脸一样,但是却仅有一指来宽,脸色苍白的令人发寒,两个眼珠子好像快要掉下来似地往外凸着!当然,最可怕的还是它那条猩红的舌头,足足有三尺多长…“啊!!!”我一边声嘶力竭地惨叫着一边拼了命的跑,希望能逃出这片林子,然而很快我就绝望了,因为我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跑,最终都会回到那棵趴着红花子蛇的槐树下,被电灯发出来的光一照,立马吐出殷

  • 天符大帝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天符大帝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天符大帝目录预览:第2章姐姐,你长大了哦第3章深不可测第2章姐姐,你长大了哦“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这群人又欺负你了?很好,这群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你,今日你姐姐就帮你教训他们。”看到叶飞眼眶瞬间红了,她还以为叶飞被这群人刁难够,受到了委屈,顿时美眸微微一冷,就要转过身去,准备狠狠地教训叶霸这些人一次,让他们知道,她叶仙的弟弟,可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叶仙姐。”就在少女转身的刹那间,叶仙忽然感觉到,一双冰凉的手掌,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臂。“小飞飞,你这是……”回头

  • 【今日20190122】推荐《妖孽兵王》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122】推荐《妖孽兵王》在线阅读小说名:妖孽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新来的保镖第2章能不能讲点诚信?第3章大美女第4章酒吧救美第5章一场狗血剧第1章新来的保镖“小小姐,这是你父亲为你新安排的保镖,负责今后的日常出行安全。”香江别墅区,一栋低调而奢华的别墅,老管家顾元华一脸温和的看着正坐在沙发上修指甲的林小小,在他身旁,站着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青年。“又是保镖?”林小小抬头瞥了一眼站在老管家身旁的青年一眼,眉头不由皱了下:“这都第几个了?”“这是老爷的意思,他也是担心你搬到香江

  • 书法家贾锡宝获宣和艺术研究院润格评估中心证书

    【艺术简介】贾锡宝,男,1959年10月出生于山东省胶州市,中学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多年,1978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转业后在家乡工作至今,现为山东省胶州市春秋书画工作室主任兼青岛西园书画院分院院长,胶州市企业文化协会副会长,青岛市红岛书法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华夏万里行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东夷书画研究院院士,《东方艺苑》艺术顾问,“祖国好”全国书画诗文艺术大赛评委会副主任,并被东方诗书画印研究会聘请本会书法家,被中国书画名家艺术网山东菏泽牡丹美术研究院聘任为理事及名誉院长;荣获全国第二届“中华

  • 太玄邪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太玄邪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太玄邪皇目录预览:第6章洗经伐髓第6章洗经伐髓第7章极限崇拜第7章极限崇拜第8章绝命剑招第8章绝命剑招第9章济世之心第9章济世之心第6章洗经伐髓灵魂异动,让风绝羽迫不急待想要查明《洪元典》的秘密,此刻风大杀手突然间有一种特别的明悟,这部将他从前世带来异世、并被黑白两道、古武传承誉为天下第一隐秘的终极秘典,一定有着石破天惊一般的隐秘。远远的,一缕缕淡灰色的雾气慢慢散开,打开了一道几丈宽、通往“洪元天经”下方的天道……不出所料,越是接近金色文字,风绝羽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