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免费阅读

2018/11/11 07:27:31 来源:网络
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免费阅读

书名: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

第一章  莫名穿越

叶轻衣一踏进花街柳巷,看到那些站在门口搔首弄姿的青楼女子,恨不得抓花她们的脸,扭断她们的水蛇腰。版权http://www.gao-xiao.com/

该死的,若不是这些女人勾引,瑄王又怎么会流连于此?

花月被她家小姐骇人的眼神吓得缩了缩脖子,开口道:“小姐,奴婢打听到瑄王殿下就在绮香阁。”

绮香阁是京城最出名的青楼,里面的姑娘燕瘦环肥,个个顶尖,都曾红极一时,是王孙公子哥儿趋之若鹜的销魂窝。

“好,本小姐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女人把王爷的魂儿给勾走了!”叶轻衣怒笑一声,脚下加快了步子。

与此同时,二楼走廊上立着两名不俗的男子。一人身着金线玄服,戴着一张银色蝴蝶面具。

那深邃如夜令人捉摸不透的眸子定定地望着楼下的叶轻衣,若有所思。骨子里透出的贵气将这满楼的奢华旖美全部盖了下去。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免费阅读

旁边的黑衣随从虽长相俊美,奈何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

“主子,瑄王今晚夜宿此处,楼下的那个女子就是将军府的叶轻衣。瑄王的厢房就安排在主子的隔壁。”

冷语看到他家主子向他投来询问的目光,开口回答道。

皇甫奕淡淡抿唇,似笑非笑道:“哦?本王正愁乐音小曲听腻了,今晚倒是可以听点儿特别的。”

冷语闻言,一贯的冰山脸再也挂不住了,只剩下嘴角一阵抽搐。旋即,主仆二人进入一间厢房。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绮香阁的每间厢房隔音效果都极好,不过因为隔壁的厢房被做了手脚,因此那边的动静可以在这边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那边传出阵阵娇喘呢喃声和粗重的喘气声,加载在一起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

冷语听得面红耳赤,皇甫奕懒懒的靠着椅背,握在手中的茶杯,随着他白净修长的手指轻轻转动。

面具下的那双眸子一贯冰冷沉着,唇畔时而轻勾,像是嘲讽着什么。

一间厢房里,芙蓉帐暖,香艳旖旎。叶轻衣踹开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男二女激情肉搏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一瞬间叶轻衣气血上涌,狠狠咬了咬唇,尽力抑制栽倒的眩晕。版权http://www.gao-xiao.com/

正享受云端之乐的女子猛然瞧见破门而入的叶轻衣,登时吓得失声尖叫。

“蔼—”

“蔼—”

好事被搅,皇甫瑄登时怒不可遏,当抬头看到不速之客就是自己深恶痛绝的叶轻衣时,脸色不由得又阴沉了几分。

他快速地扯过床头的衣服裹在身上,起身对叶轻衣怒喝道:“叶轻衣,你好大的胆子!”

皇甫瑄的声音极具震慑力,让叶轻衣的头脑清醒了几分,发白的脸上浮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王爷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皇上赐婚,婚期在即,你却在这里风流快活,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个准王妃一个解释?”

皇甫瑄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之色,冷冷道:

“叶轻衣,本王答应父皇娶你,只是不想违拗他,并不代表喜欢你,这段时间若是你肯安守本分,本王还可许你王妃的头衔,否则本王不介意让你做东莱国未嫁先休第一人!”

此话一出,叶轻衣如遭雷击,整个人半晌如木雕泥塑一般僵在原地。

这时两个青楼女子已经穿戴好,过去窝在皇甫瑄的怀里,凝视叶轻衣的目光尽是嘲讽和挑衅。

堂堂将军府的嫡女,身份尊贵又如何,为了一个男人还不是卑贱如尘?

青楼女子的目光瞬间灼痛了叶轻衣的眼,她从小过着锦衣玉食、被人追捧的生活,何时受过如此羞辱?当下叶轻衣将皇甫瑄对她的厌恶都归罪在两个青楼女子的身上。

“贱人,连本小姐的未婚夫都敢抢,看我不撕烂你们的脸!”

说时迟那时快,叶轻衣怒喝一声,就向两个青楼女子扑去。说明gao-xiao.com

堂堂大家闺秀,谁会料到叶轻衣如此野蛮泼辣,青楼女子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四处躲闪。

叶轻衣正在气头上哪肯放过,穷追不舍,最后与二人扭打一团,作为叶轻衣的贴身丫环,花月同仇敌忾也加入了战团。

在旁的皇甫瑄看得脸都气绿了,不过以他王爷的身份,自然不便动手。心里对叶轻衣的厌恶更加深了几分。

那边双方打得激烈,互不相让,谁料推搡间叶轻衣脚下一滑向旁栽去,额头正巧撞在了桌角上。

“蔼—小姐!”

花月吓得连忙过去,扶起她家小姐,谁知竟看到额头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此刻正汩汩流血,吓得她魂飞魄散。

一旁的青楼女子见状,着实吓了一跳,一想到她们伤得可是将军府的大小姐,身子就忍不住瑟瑟地发抖。原文http://www.gao-xiao.com/

于是求助地看向皇甫瑄,却见皇甫瑄只是微微皱着眉头,阴沉的面容无法窥其内心。

花月连忙掏出丝帕将伤口包起来,唤了半晌,见她家小姐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伸手去触鼻息,当发现已经没有呼吸时,她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

“小姐,您不要死啊!小姐,您不要丢下花月……”花月心痛如绞,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皇甫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转头对惊慌的青楼女子沉声道:“还不快去喊大夫!”

绮香阁的大夫很快赶来,看到叶轻衣额头上已经被鲜血浸红的丝帕,着实吓了一跳,旋即压下心悸,探上叶轻衣的手腕开始把脉。

少顷,他原本有些发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大夫,我家小姐怎么样了?”花月悲恸地问,眼里含着最后一丝希望。

大夫欲言又止,皇甫瑄冷声质问:“她究竟是死是活?”

大夫微微一愣,这才小心翼翼地回答:“回瑄王殿下,这位姑娘已经没有呼吸了,所以……”

没有呼吸了,自然是不可能活过来了。花月悲从中来,哭得肝肠寸断。

皇甫瑄屏退了大夫,轩眉深牛虽然他再怎么不待见,但是叶轻衣是卫国将军叶左侯的掌上明珠,如今叶轻衣一死,只怕事情变得棘手了。

“你……你们敢杀害小姐,我定要回去告诉老爷!”花月哭了一阵儿,红着眼对青楼女子狠声道。

第二章  强势

两个女子闻言,吓得更是恐慌无措,连忙拽着皇甫瑄的锦袖,为自己求情。

“王爷,刚才是叶小姐自己没站稳才摔倒的,和奴家没关系。”

“是啊,王爷,叶小姐刚才不分青红皂白皂白就来伤我们姐妹,我们也是出于防卫才动手的。”

“王爷,您一定要为我们姐妹做主啊!”

“王爷……”

叶轻衣是被女人的聒噪声吵醒的,她头痛欲裂,意识渐渐复苏。隐约记得自己跑进天山采雪莲,恰好遇到雪崩,之后被崩塌的雪体砸中,就不省人事了。

头部传来的剧烈痛楚让她渐渐欣喜起来。她还有知觉,这么说她没有死?

刚刚为自己的劫后余生欣喜不已,下一刻耳畔不断传来女人聒噪的叫嚷声,令她着实窝火起来,不及细想,便怒吼道:“闭嘴!”

叶轻衣的吼声瞬间让整个厢房都鸦雀无声了。所有人都惊愕地望向叶轻衣,花月连忙摇晃起叶轻衣的手臂,喜极而泣道:

“小姐,小姐,您没死啊!实在太好了!太好了!”

花月离得近,方才分明看到她家小姐皱眉怒吼的样子,她确定自己不是眼花,即便眼花耳朵也不会听错。原来,小姐没有死,实在太好了!

小姐?这一声称呼让叶轻衣心头一跳。这一次她前往天山并无任何人随行,这会儿怎么有人摇晃她的手臂,还怪异地唤她

“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轻衣心中正惊疑不定之际,忽然间脑中浑浊一片,以往的记忆还有另一人的记忆交错闪现,下一刻叶轻衣心中豁然。

她竟然穿越了,而且是魂穿在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

毕竟是在现代经历过无数风浪的鬼医圣手,既来之则安之,叶轻衣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片刻后,她缓缓地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梨花带雨的欢喜面容。

“傻丫头,你家小姐我还没死,别哭了。”叶轻衣定了定心神,对眼前这个忠心不二的丫头柔声道。

“小姐。”花月低唤一声,哭得更凶了。

叶轻衣起身,一双眸子如在寒潭中浸泡了一般,散发着幽冷的寒芒。

面对叶轻衣的逼近,那两个青楼女子吓得身子抖个不停,舌齿打颤,忍不住惊叫道:“啊!你想怎么样?”

叶轻衣望着眼前的青楼女子,眼里闪过一抹狠色。她毒医圣手一向睚眦必报,既然今后她要代替身体的原主人活下去,讨回公道。

辱她之人她必千倍奉还,害她之人她必杀之后快!

“若不是本小姐命大,只怕早已经见阎王了,两位觉得谋害重臣之女会是什么下场?”

此话一出,两个女子吓得面无血色,浑身发抖。

自古民不与官斗,更何况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叶轻衣有个最护短的爹爹,偏偏这个靠山位高权重,若是被安个谋害将军府嫡女的罪名,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

“叶小姐,您大人有大量,求您饶了奴家的贱命吧!”

“叶小姐,都是奴家不好,奴家罪该万死,只求您留奴家一条活路!”

两个女子跪倒在地,一边使劲掌掴自己,一边拼命求饶。叶轻衣居高临下,恍若未见,微丑的面容波澜不惊,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不消片刻,两个女子如花似玉的面容变得红肿不堪,皇甫瑄顿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对着两人命令道:“你们起来!”

两人望了皇甫瑄一眼,既而又看望向叶轻衣,叶轻衣无动于衷,两人咬了咬牙,继续掌掴耳光。皇甫瑄转脸对叶轻衣怒吼道:

“叶轻衣,你这又丑陋又恶毒的女人,还不快让她们停下来!”

叶轻衣这时双手环胸,一脸惬意道:“你都已经说本小姐恶毒了,索性就将恶人做到底,若是让她们停下来,岂不是要让人质疑瑄王殿下的英明?”

“你……”皇甫瑄气结,想要反驳却是找不到任何话语。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压住心头怒火,冷声道:“叶轻衣,今日你若收手,本王可以让你坐上王妃的位子。”

叶轻衣闻言,眉梢眼角尽是嘲讽的笑意,禁不住暗叹渣男真是无处不在。

皇甫瑄作为未婚夫,不管有多么厌恶叶轻衣,面对未婚妻被两个青楼女子欺凌,竟然能够冷眼旁观,任其丧命,单这一点就该被打上渣男的标签。

更何况流连青楼夜战二女,这个皇甫瑄真不是什么好鸟。身体的原主人将皇甫瑄当成宝,而她才不稀罕这样的种马王爷。

叶轻衣忍下心头的厌恶,笑靥如花道:“多谢瑄王殿下的厚爱了。”

皇甫瑄闻言,冷哼一声,不等眼里的不屑漫延开来,叶轻衣便道:

“以前是叶轻衣瞎了眼,才会痴心错付。不过刚才那么一撞,脑袋清醒了不少。皇甫瑄,听好了,就算如今你跪下来求本小姐,本小姐都没有兴趣做你的王妃!”

皇甫瑄先是一愣,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旋即恼羞成怒,倾身拉近两人的距离,一字一顿道:“叶轻衣,你好大的胆子,如此和本王讲话,信不信本王杀了你?”

这一刻,叶轻衣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来自皇甫瑄的腾腾杀气,危险的气息向她逼近。

花月被皇甫瑄浑身散发出的杀气吓得双拳紧握,不住发抖,却还是一咬牙挡到了叶轻衣的前面。

叶轻衣心中一暖,向花月投去安抚的眼神,既而直视着皇甫瑄,似笑非笑道:

“我相信瑄王殿下可以动手杀了我,不过,昨日府里刚收到爹爹的家书,说此番他在疆北打了胜仗,择日就要班师回朝,若是我有什么闪失的话,只怕王爷对皇上不好交代吧?”

叶左侯战功彪炳,皇上皇甫灏一向敬重,上月疆北有西池国军队侵犯,叶左侯被钦命为元帅,带兵北征,这一次大获全胜,凯旋归来必然是要享受封赏的。

若这个时候他的掌上明珠有什么闪失,而且是皇家人所为的话,只怕很难给叶左侯交代,最重要的是到时皇甫灏一定会令整个东莱国的百姓寒心。

第三章   誓要休夫

皇甫瑄是聪明人,刚才被气得失去理智,如今叶轻衣稍作点拨,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自然知晓。

皇甫瑄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一双寒眸闪烁着如刀刃般雪亮的冷芒,目光犀利地盯着叶轻衣,似乎想要看穿对方的灵魂。

不知为何,自从叶轻衣苏醒过来后,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了。

皇甫瑄琢磨了片刻,忽地心中一动,眼里闪过得意的星芒,冷哼道:

“叶轻衣,你想用欲擒故纵的手段博取本王的眼球,本王劝你还是趁早死心!”

叶轻衣微蹙了一下眉头,也难怪皇甫瑄会这么想,这具身体潜藏的记忆告诉她,以前的叶轻衣对皇甫瑄爱得痴狂,当下她懒得辩解,倒是跪地之人按捺不住了,扯着皇甫瑄的衣摆,梨花带雨,嘤嘤哀求。

“王爷,您一定要救奴家,奴家还不想死啊!”

“奴家以后还要伺候王爷,王爷救命啊!”

皇甫瑄瞪着叶轻衣,咬牙切齿道:“叶轻衣,你究竟怎么样才可放她们?”

叶轻衣淡淡瞥过去,看了一眼这个为了两个青楼女子而跟她脸红脖子粗的皇甫瑄,唇角勾起讥诮的弧度。

“王爷如此怜香惜玉,可惜她们只是烟花女子,又害我在先,饶了她们很难啊!不过嘛,若她们要是进了瑄王府成了王爷的人,那我倒可以卖给你一个面子饶了他们。”

跪地之人一听叶轻衣的话,宛如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使劲拽着皇甫瑄的衣摆,苦苦哀求。

“王爷,奴家愿意为您做牛做马,求您救救奴家吧!”

两人声泪俱下,卑微求救。

皇甫瑄阴晴不定地瞪着叶轻衣,眼里的神色变幻不定,俊眉拧成死结。

他万万没有想到叶轻衣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不管他到底有多么不愿意迎娶叶轻衣,可这是父皇赐婚,君无戏言,他没得选择。

叶左侯战功显赫,连父皇平日都要敬几分,叶轻衣是叶左侯的最宠爱的女儿,婚期将至,若这个节骨眼儿将青楼女子带回王府,肯定是要遭人诟病的。

理智告诉皇甫瑄绝不能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可是迎上叶轻衣那带着挑衅的目光,皇甫瑄就觉得自己无法淡定了。这个女人以为他不敢么?

皇甫瑄当下怒不可遏,赌气道:“叶轻衣,你以为本王不敢吗?”

既而他冷笑一声,对两个青楼女子道:“明日本王便让管家带银子来替你们赎身。还不起来!”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跪地之人连忙谢恩起身,喜不自禁。

叶轻衣垂眸遮去眼里的一抹狡黠,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因皇甫瑄而死,她定要让皇甫瑄付出代价!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随后皇甫瑄负气而去,这边厢房里,听了一出好戏的皇甫奕唇畔难得绽开一抹笑意,如玉的指尖轻扣案几。

叶轻衣,卫国将军府大小姐,一无是处,飞扬跋扈得令人咋舌,可是刚才却让他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叶轻衣,心思玲珑,进退有度。

当下皇甫钰奕心中感叹:这次回京倒不用担心枯燥无趣了。

叶轻衣主仆走出厢房,花月担忧道:“小姐,您糊涂了,您和瑄王殿下婚期将至,怎么能容两个青楼女子进王府呢?”

叶轻衣微微摇头,淡淡道:“我现在没有糊涂,反倒是以前一直糊涂着。所谓强扭的瓜不甜,皇甫瑄心中根本没有我。

在他眼里我连青楼女子都不如,即便以后嫁进王府也不会幸福。他这个种马王爷,本小姐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花容目瞪口呆地看了她家小姐半晌,先是难以置信,最后尽数化为欣喜。

瑄王殿下心里没有小姐,小姐嫁过去肯定会受委屈的,可是之前小姐认定非嫁瑄王不可,她唯有祝福。如今小姐豁然省悟,着实令人欣慰。

片刻之后,花月有些犯愁道:“可是小姐,这是皇上赐婚,该如何是好?”

叶轻衣蛾眉一挑,神色高傲道:“小姐我自有打算,刚才皇甫瑄不是用未嫁先休要挟本小姐吗?呵,到时本小姐就送他一纸休书,而且我定会让皇上在那纸休书上盖玺!”

叶轻衣说得笃定,惊住了花月。自古都是男子休妻,小姐的这番话实在太震惊了,不过想想却十分解气,瑄王欺人太甚,遭此报应纯属咎由自龋

不过小姐的计划实施起来估计难度很大,但不知为何,如今小姐的身上似有一股魔力,让人禁不住信服她的每一句话。

可能是因为之前伤口流血太多,叶轻衣出来每走几步就感到晕眩,忍不住皱眉道:“花月,把刚才那个大夫唤来给我的伤口上药,头痛死了!”

花月一听叶轻衣感到不适,神色一慌,应声连忙就要下楼,叶轻衣这时又唤住了她,吩咐道:

“将我身上戴的这些珠宝首饰全摘了给那个老鸨,告诉她安排这儿最好的厢房,好酒好菜地招呼,再召几个会唱曲儿的姑娘,都说青楼是男人的销魂窝,今夜老娘也要在此好好享受!”

翌日清晨,叶轻衣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绮香阁,不久之后,整个京城迅速地爆开一条大新闻:

瑄王殿下留宿青楼,夜战二女,并且任由青楼女子毒害他的未婚妻,更加离谱的是今早还将两个青楼女子接进了瑄王府。一时间满城风雨。

当然,这一切都是叶轻衣让花月雇人四处散播开的。

对此百姓唏嘘不已,原本对叶轻衣鄙夷唾弃的态度也立马转变成了怜悯同情。花月忍不住佩服她家小姐的足智多谋。

叶轻衣则淡淡道:“一味的逞强发狠太累,必要的时候也要制造出柔弱的姿态,为自己赢取有利的舆论,就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花月深表受教。

百姓的舆论给皇甫瑄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叶轻衣的心情原本是美美滴,不过返回将军府,老远看到站在大门口身着紫衣的女子时,眉心忍不住微蹙。

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医成瘾】 或 【神医王妃惑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862.html
首 发: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免费阅读
  • 《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这个悍妃本王要了目录预览:《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沈若之瞪着双眼,看着眼着这个俊美无比,贵气十足又冰冷得要死的男子。他的样貌足以让这世间所有女人趋之若鹜,明明知道一但接近便是飞蛾扑火,可是她相信,所有女子也一定会飞扑过去,哪怕引火上身。“你到底想怎么样?”从牙逢中挤出这几个字来。沈若之看到这个男子,只有四个字:咬牙切齿。她,可不做那只傻的蛾子。“不怎么样,只是希望姑

  • 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小说:愚妻不候目录预览: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5、需要导游吗?6、好出去传八卦吧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我很直白地说:“或许我的话毒,但你别不爱听,因为这是现实,你是从事那方面工作的,我找你就跟你们男人去夜总会一样,你会跟那里的女的做朋友吗?不会,只是图个爽-快而已。”他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自行车车头上,随后带着一抹坏笑地看着我:“其实,我不是……”“你是说自己很纯洁?亲,好歹有点职业操守,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他凑近我:“古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李师师唤得燕青浪

  • 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不!不应该这样!怎么会这样?出了什么问题?哪里出了问题?”她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魔怔似地拼命想要寻找哪怕一星一点的血迹,可是结实的棉质床单几乎要被她抠破了,还是没有。夜景琛双眸微眯地看着她,深遂的眸中一片深意,只是唇边那一抹玩味的讽笑却格外刺眼。在他的眼里,似乎顾以沫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一场滑稽可笑的戏剧。“现代有很多女孩都没有洛,红,这不能说明什么!我拿我的命保证,我没有,我没有!”不知多久,顾以沫

  • 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 宝贝,我恐高)

    原标题: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宝贝,我恐高)小说名字:难驭腹黑小娇妻第15章宝贝,我恐高白云山云景寺。柯爵牵着夏千寻的手爬阶梯。夏千寻累得气喘吁吁:“柯爵,你一定是猴子派来折磨我的,明明有缆车可以坐,你为什么非要带我徒步往上爬?”“宝贝,我恐高啊!”柯爵拉着夏千寻往上爬,侧过头来笑着说道。说完,他的笑容缓缓收起,他往夏千寻身侧凑了凑,附在她耳边一本正经道,“老婆,这是个秘密,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好丢脸!”夏千寻:“……”她告诉孙猴子吗?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好吗?不,是连一个

  • 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小说: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二章陌生女子的来访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一章孩子没了烈日炎炎的午后,医院五楼走廊里有着斑斑驳驳的光影。“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鉴定给我做了。”说这话的是我的婆婆,她是个农村妇女,身材干瘪矮小,却极尽泼辣。自从那天在街上撞见我和别的男人说了几句话,她就骂骂咧咧没有停过。她断定了我和别的男人有染,非说我肚子里的是野种。不知道在哪里听说孩子在肚子里也是可以做亲子鉴定的,连拖带拽的将我带到医院,手腕已经被她拽出青紫一片。

  • 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龙目录预览:002章、天狼003章、青春损失费002章、天狼这个想法在沈梓涵脑海中一闪而逝。反应过来后,她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定是我看错了,六年前那件惨案轰动全国,根本不可能有活口留下。”她努力让自己不往那个方面去想,毕竟那样的话事实太过恐怖。许尘见周宏已经奄奄一息,随即也松开脚,这个时候没必要惹上人命,他松开脚后头也不回地往小区外走去。沈梓涵犹豫了几许,最后还是小跑着上去冲许尘的背影问道:“你……是谁?”许尘身形一顿,头也不回,他深吸了口气后缓缓开口:

  • 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繁华一世目录预览:2.神秘白衣红梅花3.梅花亭下初相遇2.神秘白衣红梅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的云逸轩愣然转头,却见那白色的软轿已经到了身后,连忙迎了上去,恭敬地问道:“姑姑,您怎么也来了?”云清芷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却还是乖乖地走到了软轿旁,垂手侍立。两名白衫少女拉开轿帘,隐约可见里面摆着一张素雅的琴桌,和一张典雅的七弦琴,琴边上一个白玉瓶里插着一支开得正好宛如滴血的红梅花,在一片单调的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像是肌肤如雪的绝色美女的樱桃朱唇,又似是精心化在眉间的

  • 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永夜之歌目录预览:第二章:初识第三章:出发第二章:初识夜,依旧宁谧。白洁的月光轻轻洒下,带给这个世界一丝丝慰藉。在一间简陋的石屋里面,一只小小的蜡烛站在桌子上,顽强地燃烧着,似乎在对抗着这无边的黑暗。这间石屋很是简陋,大小不过五六平米,只有一张木桌和一张床,而现在,这张床却被另一位女孩子占据了。“阿布——给,阿羽。”阿羽点点头,结果阿布手中,哦不,嘴中的干净布料,来到身份不明的女孩的身边,将那块布放进水盆里洗了洗,替女孩擦干净脸。仔细打量下,这是一名年纪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