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免费阅读

2018/11/11 07:27:31 来源:网络
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免费阅读

书名: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

第一章  莫名穿越

叶轻衣一踏进花街柳巷,看到那些站在门口搔首弄姿的青楼女子,恨不得抓花她们的脸,扭断她们的水蛇腰。网站gao-xiao.com

该死的,若不是这些女人勾引,瑄王又怎么会流连于此?

花月被她家小姐骇人的眼神吓得缩了缩脖子,开口道:“小姐,奴婢打听到瑄王殿下就在绮香阁。”

绮香阁是京城最出名的青楼,里面的姑娘燕瘦环肥,个个顶尖,都曾红极一时,是王孙公子哥儿趋之若鹜的销魂窝。

“好,本小姐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女人把王爷的魂儿给勾走了!”叶轻衣怒笑一声,脚下加快了步子。

与此同时,二楼走廊上立着两名不俗的男子。一人身着金线玄服,戴着一张银色蝴蝶面具。

那深邃如夜令人捉摸不透的眸子定定地望着楼下的叶轻衣,若有所思。骨子里透出的贵气将这满楼的奢华旖美全部盖了下去。来自http://www.gao-xiao.com/

旁边的黑衣随从虽长相俊美,奈何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

“主子,瑄王今晚夜宿此处,楼下的那个女子就是将军府的叶轻衣。瑄王的厢房就安排在主子的隔壁。”

冷语看到他家主子向他投来询问的目光,开口回答道。

皇甫奕淡淡抿唇,似笑非笑道:“哦?本王正愁乐音小曲听腻了,今晚倒是可以听点儿特别的。”

冷语闻言,一贯的冰山脸再也挂不住了,只剩下嘴角一阵抽搐。旋即,主仆二人进入一间厢房。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免费阅读

绮香阁的每间厢房隔音效果都极好,不过因为隔壁的厢房被做了手脚,因此那边的动静可以在这边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那边传出阵阵娇喘呢喃声和粗重的喘气声,加载在一起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

冷语听得面红耳赤,皇甫奕懒懒的靠着椅背,握在手中的茶杯,随着他白净修长的手指轻轻转动。

面具下的那双眸子一贯冰冷沉着,唇畔时而轻勾,像是嘲讽着什么。

一间厢房里,芙蓉帐暖,香艳旖旎。叶轻衣踹开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男二女激情肉搏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一瞬间叶轻衣气血上涌,狠狠咬了咬唇,尽力抑制栽倒的眩晕。原文gao-xiao.com

正享受云端之乐的女子猛然瞧见破门而入的叶轻衣,登时吓得失声尖叫。

“蔼—”

“蔼—”

好事被搅,皇甫瑄登时怒不可遏,当抬头看到不速之客就是自己深恶痛绝的叶轻衣时,脸色不由得又阴沉了几分。

他快速地扯过床头的衣服裹在身上,起身对叶轻衣怒喝道:“叶轻衣,你好大的胆子!”

皇甫瑄的声音极具震慑力,让叶轻衣的头脑清醒了几分,发白的脸上浮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王爷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皇上赐婚,婚期在即,你却在这里风流快活,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个准王妃一个解释?”

皇甫瑄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之色,冷冷道:

“叶轻衣,本王答应父皇娶你,只是不想违拗他,并不代表喜欢你,这段时间若是你肯安守本分,本王还可许你王妃的头衔,否则本王不介意让你做东莱国未嫁先休第一人!”

此话一出,叶轻衣如遭雷击,整个人半晌如木雕泥塑一般僵在原地。

这时两个青楼女子已经穿戴好,过去窝在皇甫瑄的怀里,凝视叶轻衣的目光尽是嘲讽和挑衅。

堂堂将军府的嫡女,身份尊贵又如何,为了一个男人还不是卑贱如尘?

青楼女子的目光瞬间灼痛了叶轻衣的眼,她从小过着锦衣玉食、被人追捧的生活,何时受过如此羞辱?当下叶轻衣将皇甫瑄对她的厌恶都归罪在两个青楼女子的身上。

“贱人,连本小姐的未婚夫都敢抢,看我不撕烂你们的脸!”

说时迟那时快,叶轻衣怒喝一声,就向两个青楼女子扑去。阅读gao-xiao.com

堂堂大家闺秀,谁会料到叶轻衣如此野蛮泼辣,青楼女子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四处躲闪。

叶轻衣正在气头上哪肯放过,穷追不舍,最后与二人扭打一团,作为叶轻衣的贴身丫环,花月同仇敌忾也加入了战团。

在旁的皇甫瑄看得脸都气绿了,不过以他王爷的身份,自然不便动手。心里对叶轻衣的厌恶更加深了几分。

那边双方打得激烈,互不相让,谁料推搡间叶轻衣脚下一滑向旁栽去,额头正巧撞在了桌角上。

“蔼—小姐!”

花月吓得连忙过去,扶起她家小姐,谁知竟看到额头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此刻正汩汩流血,吓得她魂飞魄散。

一旁的青楼女子见状,着实吓了一跳,一想到她们伤得可是将军府的大小姐,身子就忍不住瑟瑟地发抖。高效新闻网

于是求助地看向皇甫瑄,却见皇甫瑄只是微微皱着眉头,阴沉的面容无法窥其内心。

花月连忙掏出丝帕将伤口包起来,唤了半晌,见她家小姐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伸手去触鼻息,当发现已经没有呼吸时,她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

“小姐,您不要死啊!小姐,您不要丢下花月……”花月心痛如绞,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皇甫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转头对惊慌的青楼女子沉声道:“还不快去喊大夫!”

绮香阁的大夫很快赶来,看到叶轻衣额头上已经被鲜血浸红的丝帕,着实吓了一跳,旋即压下心悸,探上叶轻衣的手腕开始把脉。

少顷,他原本有些发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大夫,我家小姐怎么样了?”花月悲恸地问,眼里含着最后一丝希望。

大夫欲言又止,皇甫瑄冷声质问:“她究竟是死是活?”

大夫微微一愣,这才小心翼翼地回答:“回瑄王殿下,这位姑娘已经没有呼吸了,所以……”

没有呼吸了,自然是不可能活过来了。花月悲从中来,哭得肝肠寸断。

皇甫瑄屏退了大夫,轩眉深牛虽然他再怎么不待见,但是叶轻衣是卫国将军叶左侯的掌上明珠,如今叶轻衣一死,只怕事情变得棘手了。

“你……你们敢杀害小姐,我定要回去告诉老爷!”花月哭了一阵儿,红着眼对青楼女子狠声道。

第二章  强势

两个女子闻言,吓得更是恐慌无措,连忙拽着皇甫瑄的锦袖,为自己求情。

“王爷,刚才是叶小姐自己没站稳才摔倒的,和奴家没关系。”

“是啊,王爷,叶小姐刚才不分青红皂白皂白就来伤我们姐妹,我们也是出于防卫才动手的。”

“王爷,您一定要为我们姐妹做主啊!”

“王爷……”

叶轻衣是被女人的聒噪声吵醒的,她头痛欲裂,意识渐渐复苏。隐约记得自己跑进天山采雪莲,恰好遇到雪崩,之后被崩塌的雪体砸中,就不省人事了。

头部传来的剧烈痛楚让她渐渐欣喜起来。她还有知觉,这么说她没有死?

刚刚为自己的劫后余生欣喜不已,下一刻耳畔不断传来女人聒噪的叫嚷声,令她着实窝火起来,不及细想,便怒吼道:“闭嘴!”

叶轻衣的吼声瞬间让整个厢房都鸦雀无声了。所有人都惊愕地望向叶轻衣,花月连忙摇晃起叶轻衣的手臂,喜极而泣道:

“小姐,小姐,您没死啊!实在太好了!太好了!”

花月离得近,方才分明看到她家小姐皱眉怒吼的样子,她确定自己不是眼花,即便眼花耳朵也不会听错。原来,小姐没有死,实在太好了!

小姐?这一声称呼让叶轻衣心头一跳。这一次她前往天山并无任何人随行,这会儿怎么有人摇晃她的手臂,还怪异地唤她

“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轻衣心中正惊疑不定之际,忽然间脑中浑浊一片,以往的记忆还有另一人的记忆交错闪现,下一刻叶轻衣心中豁然。

她竟然穿越了,而且是魂穿在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

毕竟是在现代经历过无数风浪的鬼医圣手,既来之则安之,叶轻衣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片刻后,她缓缓地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梨花带雨的欢喜面容。

“傻丫头,你家小姐我还没死,别哭了。”叶轻衣定了定心神,对眼前这个忠心不二的丫头柔声道。

“小姐。”花月低唤一声,哭得更凶了。

叶轻衣起身,一双眸子如在寒潭中浸泡了一般,散发着幽冷的寒芒。

面对叶轻衣的逼近,那两个青楼女子吓得身子抖个不停,舌齿打颤,忍不住惊叫道:“啊!你想怎么样?”

叶轻衣望着眼前的青楼女子,眼里闪过一抹狠色。她毒医圣手一向睚眦必报,既然今后她要代替身体的原主人活下去,讨回公道。

辱她之人她必千倍奉还,害她之人她必杀之后快!

“若不是本小姐命大,只怕早已经见阎王了,两位觉得谋害重臣之女会是什么下场?”

此话一出,两个女子吓得面无血色,浑身发抖。

自古民不与官斗,更何况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叶轻衣有个最护短的爹爹,偏偏这个靠山位高权重,若是被安个谋害将军府嫡女的罪名,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

“叶小姐,您大人有大量,求您饶了奴家的贱命吧!”

“叶小姐,都是奴家不好,奴家罪该万死,只求您留奴家一条活路!”

两个女子跪倒在地,一边使劲掌掴自己,一边拼命求饶。叶轻衣居高临下,恍若未见,微丑的面容波澜不惊,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不消片刻,两个女子如花似玉的面容变得红肿不堪,皇甫瑄顿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对着两人命令道:“你们起来!”

两人望了皇甫瑄一眼,既而又看望向叶轻衣,叶轻衣无动于衷,两人咬了咬牙,继续掌掴耳光。皇甫瑄转脸对叶轻衣怒吼道:

“叶轻衣,你这又丑陋又恶毒的女人,还不快让她们停下来!”

叶轻衣这时双手环胸,一脸惬意道:“你都已经说本小姐恶毒了,索性就将恶人做到底,若是让她们停下来,岂不是要让人质疑瑄王殿下的英明?”

“你……”皇甫瑄气结,想要反驳却是找不到任何话语。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压住心头怒火,冷声道:“叶轻衣,今日你若收手,本王可以让你坐上王妃的位子。”

叶轻衣闻言,眉梢眼角尽是嘲讽的笑意,禁不住暗叹渣男真是无处不在。

皇甫瑄作为未婚夫,不管有多么厌恶叶轻衣,面对未婚妻被两个青楼女子欺凌,竟然能够冷眼旁观,任其丧命,单这一点就该被打上渣男的标签。

更何况流连青楼夜战二女,这个皇甫瑄真不是什么好鸟。身体的原主人将皇甫瑄当成宝,而她才不稀罕这样的种马王爷。

叶轻衣忍下心头的厌恶,笑靥如花道:“多谢瑄王殿下的厚爱了。”

皇甫瑄闻言,冷哼一声,不等眼里的不屑漫延开来,叶轻衣便道:

“以前是叶轻衣瞎了眼,才会痴心错付。不过刚才那么一撞,脑袋清醒了不少。皇甫瑄,听好了,就算如今你跪下来求本小姐,本小姐都没有兴趣做你的王妃!”

皇甫瑄先是一愣,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旋即恼羞成怒,倾身拉近两人的距离,一字一顿道:“叶轻衣,你好大的胆子,如此和本王讲话,信不信本王杀了你?”

这一刻,叶轻衣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来自皇甫瑄的腾腾杀气,危险的气息向她逼近。

花月被皇甫瑄浑身散发出的杀气吓得双拳紧握,不住发抖,却还是一咬牙挡到了叶轻衣的前面。

叶轻衣心中一暖,向花月投去安抚的眼神,既而直视着皇甫瑄,似笑非笑道:

“我相信瑄王殿下可以动手杀了我,不过,昨日府里刚收到爹爹的家书,说此番他在疆北打了胜仗,择日就要班师回朝,若是我有什么闪失的话,只怕王爷对皇上不好交代吧?”

叶左侯战功彪炳,皇上皇甫灏一向敬重,上月疆北有西池国军队侵犯,叶左侯被钦命为元帅,带兵北征,这一次大获全胜,凯旋归来必然是要享受封赏的。

若这个时候他的掌上明珠有什么闪失,而且是皇家人所为的话,只怕很难给叶左侯交代,最重要的是到时皇甫灏一定会令整个东莱国的百姓寒心。

第三章   誓要休夫

皇甫瑄是聪明人,刚才被气得失去理智,如今叶轻衣稍作点拨,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自然知晓。

皇甫瑄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一双寒眸闪烁着如刀刃般雪亮的冷芒,目光犀利地盯着叶轻衣,似乎想要看穿对方的灵魂。

不知为何,自从叶轻衣苏醒过来后,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了。

皇甫瑄琢磨了片刻,忽地心中一动,眼里闪过得意的星芒,冷哼道:

“叶轻衣,你想用欲擒故纵的手段博取本王的眼球,本王劝你还是趁早死心!”

叶轻衣微蹙了一下眉头,也难怪皇甫瑄会这么想,这具身体潜藏的记忆告诉她,以前的叶轻衣对皇甫瑄爱得痴狂,当下她懒得辩解,倒是跪地之人按捺不住了,扯着皇甫瑄的衣摆,梨花带雨,嘤嘤哀求。

“王爷,您一定要救奴家,奴家还不想死啊!”

“奴家以后还要伺候王爷,王爷救命啊!”

皇甫瑄瞪着叶轻衣,咬牙切齿道:“叶轻衣,你究竟怎么样才可放她们?”

叶轻衣淡淡瞥过去,看了一眼这个为了两个青楼女子而跟她脸红脖子粗的皇甫瑄,唇角勾起讥诮的弧度。

“王爷如此怜香惜玉,可惜她们只是烟花女子,又害我在先,饶了她们很难啊!不过嘛,若她们要是进了瑄王府成了王爷的人,那我倒可以卖给你一个面子饶了他们。”

跪地之人一听叶轻衣的话,宛如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使劲拽着皇甫瑄的衣摆,苦苦哀求。

“王爷,奴家愿意为您做牛做马,求您救救奴家吧!”

两人声泪俱下,卑微求救。

皇甫瑄阴晴不定地瞪着叶轻衣,眼里的神色变幻不定,俊眉拧成死结。

他万万没有想到叶轻衣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不管他到底有多么不愿意迎娶叶轻衣,可这是父皇赐婚,君无戏言,他没得选择。

叶左侯战功显赫,连父皇平日都要敬几分,叶轻衣是叶左侯的最宠爱的女儿,婚期将至,若这个节骨眼儿将青楼女子带回王府,肯定是要遭人诟病的。

理智告诉皇甫瑄绝不能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可是迎上叶轻衣那带着挑衅的目光,皇甫瑄就觉得自己无法淡定了。这个女人以为他不敢么?

皇甫瑄当下怒不可遏,赌气道:“叶轻衣,你以为本王不敢吗?”

既而他冷笑一声,对两个青楼女子道:“明日本王便让管家带银子来替你们赎身。还不起来!”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跪地之人连忙谢恩起身,喜不自禁。

叶轻衣垂眸遮去眼里的一抹狡黠,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因皇甫瑄而死,她定要让皇甫瑄付出代价!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随后皇甫瑄负气而去,这边厢房里,听了一出好戏的皇甫奕唇畔难得绽开一抹笑意,如玉的指尖轻扣案几。

叶轻衣,卫国将军府大小姐,一无是处,飞扬跋扈得令人咋舌,可是刚才却让他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叶轻衣,心思玲珑,进退有度。

当下皇甫钰奕心中感叹:这次回京倒不用担心枯燥无趣了。

叶轻衣主仆走出厢房,花月担忧道:“小姐,您糊涂了,您和瑄王殿下婚期将至,怎么能容两个青楼女子进王府呢?”

叶轻衣微微摇头,淡淡道:“我现在没有糊涂,反倒是以前一直糊涂着。所谓强扭的瓜不甜,皇甫瑄心中根本没有我。

在他眼里我连青楼女子都不如,即便以后嫁进王府也不会幸福。他这个种马王爷,本小姐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花容目瞪口呆地看了她家小姐半晌,先是难以置信,最后尽数化为欣喜。

瑄王殿下心里没有小姐,小姐嫁过去肯定会受委屈的,可是之前小姐认定非嫁瑄王不可,她唯有祝福。如今小姐豁然省悟,着实令人欣慰。

片刻之后,花月有些犯愁道:“可是小姐,这是皇上赐婚,该如何是好?”

叶轻衣蛾眉一挑,神色高傲道:“小姐我自有打算,刚才皇甫瑄不是用未嫁先休要挟本小姐吗?呵,到时本小姐就送他一纸休书,而且我定会让皇上在那纸休书上盖玺!”

叶轻衣说得笃定,惊住了花月。自古都是男子休妻,小姐的这番话实在太震惊了,不过想想却十分解气,瑄王欺人太甚,遭此报应纯属咎由自龋

不过小姐的计划实施起来估计难度很大,但不知为何,如今小姐的身上似有一股魔力,让人禁不住信服她的每一句话。

可能是因为之前伤口流血太多,叶轻衣出来每走几步就感到晕眩,忍不住皱眉道:“花月,把刚才那个大夫唤来给我的伤口上药,头痛死了!”

花月一听叶轻衣感到不适,神色一慌,应声连忙就要下楼,叶轻衣这时又唤住了她,吩咐道:

“将我身上戴的这些珠宝首饰全摘了给那个老鸨,告诉她安排这儿最好的厢房,好酒好菜地招呼,再召几个会唱曲儿的姑娘,都说青楼是男人的销魂窝,今夜老娘也要在此好好享受!”

翌日清晨,叶轻衣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绮香阁,不久之后,整个京城迅速地爆开一条大新闻:

瑄王殿下留宿青楼,夜战二女,并且任由青楼女子毒害他的未婚妻,更加离谱的是今早还将两个青楼女子接进了瑄王府。一时间满城风雨。

当然,这一切都是叶轻衣让花月雇人四处散播开的。

对此百姓唏嘘不已,原本对叶轻衣鄙夷唾弃的态度也立马转变成了怜悯同情。花月忍不住佩服她家小姐的足智多谋。

叶轻衣则淡淡道:“一味的逞强发狠太累,必要的时候也要制造出柔弱的姿态,为自己赢取有利的舆论,就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花月深表受教。

百姓的舆论给皇甫瑄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叶轻衣的心情原本是美美滴,不过返回将军府,老远看到站在大门口身着紫衣的女子时,眉心忍不住微蹙。

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医成瘾】 或 【神医王妃惑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862.html
首 发: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免费阅读
  •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10章

    原标题: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10章小说名称: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呵呵……”西勇凌傲假笑着看着苕秀子,这个女人,真的应该庆幸,昨天自己恶心到乔日展臣后今天心情好,耐心也好了很多,不然有人居然在自己面前说他“老弱病残”,现在早就连尸首都看不见了。“你和展臣真的是混黑的啊?”苕秀子也是见西勇凌傲难得的好脾气,加上之前自己遇到的都是一些小喽啰,这回遇到一个黑社会大佬,难免有些好奇心。“嗯。”西勇凌傲心里悄悄计较着,这个女人叫乔日展臣为展臣。“那你们平时都做什么?会出

  • 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16章

    原标题: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16章书名: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沈凌夜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简凝园,尽量让自己开心一些。沈初颜知道他在伪装,并没有揭穿。晚饭过后,沈凌夜提出去散步,简凝园答应了。两人走在林荫小路上,简凝园想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便询问道:“沈凌夜,今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沈凌夜没有直接的回答她,而是问了她一个问题:“老婆,假如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会怎么办?”简凝园想了想:“我想我会对你死缠烂打,如果你不爱我了,那么我会重新

  • 逆天魔帝全文TXT

    原标题:逆天魔帝全文TXT小说书名:逆天魔帝目录预览:第一章六百年后第二章古魔经第一章六百年后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星空,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广袤无人知晓,哪怕是传说中的仙神也未必能够探清。北辰之星,东域,青龙城。“神宗圣女洛灵瑶!纵然我死,化作九幽阴魂,上入青冥,下入九幽,入六道轮回,过往生黄泉,我王毅一定报此血海深仇!”王毅大吼一声,猛然坐了起来。“靠!王毅你半夜发什么疯。”王毅身旁,一位穿着杂役服饰的少年不满的骂道,随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再次进入睡眠状态!耳中的话语,眼前的情景,让王毅一呆,随后

  • 小说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目录预览:《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第二天,倪洛嫣就起了个大早,下楼后往嘴里塞了个小笼包,刚想往外跑就被廉森一把逮住了。“唔……你干什么呀?”倪洛嫣满口塞满了包子,含糊不清地说着。“给我安分地吃完早餐再走。”廉森冷历地说,然后自顾走到餐桌另一头开始悠闲地吃起了早餐。倪洛嫣心里着急呀:“廉先生,我再不走就得迟到了。今天是去学校的第一天,

  • 我在大辽当皇后7章(《 我在大辽当皇后 》)

    原标题:我在大辽当皇后7章(《我在大辽当皇后》)小说书名:我在大辽当皇后《我在大辽当皇后》一股股热浪喷涌,帝帐内如有一个滚动的火球,炙烤着,焚烧着,热气蒸腾。将军们都身穿铠甲,汗流浃背。有的人身子不住地扭来扭去,有的人双脚在彼此摩擦,帐内充斥着汗臭、脚臭,以及人的燥热情绪。“禀报地皇后”,述律平亲弟弟、大将军萧敌鲁站出队列,“我军中将士大多不习南方水土,十之一二已染热射病,且染病者有增无减,请地皇后派医士速去疗治,当不影响明日攻城。”迭刺也站起身:“禀报地皇后,我军中也有染汉人这病,医士前日来疗

  • 小说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热……好渴……好想抱着一块冰……半梦半醒间,妖月觉得自己的身子十分燥热,内心也渴望着拥抱着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来填满她内心的空虚。“这个小娘子,样貌姣好,身材更是极品!真没想到我张二此生竟然会走如此大运,光棍了半辈子,竟然会捡到这样极品的小媳妇!虽然脸上有一道疤,但没了光女人都一样。”昏暗破败的房间里,一个身上脏兮兮,满脸大痦子,像是猩猩一样的男人,双手互搓,留着哈喇子,双眼放光的看着床上的女子

  • 小说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十九章怀孕“两个多月,那简小姐应该是在和你分手之后怀孕的——”马冰洁似乎只是作为职业习惯而推断,只是眼角不时的看着上官尊的表情却出卖了她的用心。而上官尊的脸上已经凝起了一团乌云,他很清楚,简思瑶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是他的,他们之间的那次都已经做了措施,根本不能出现什么纰漏。那,孩子到底是谁的?简思瑶刚刚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浑身一阵冰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对上了上官尊冷若冰霜的眼睛,“你……想干什么?”他那眼神,

  • 小说总裁老公吻上瘾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老公吻上瘾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总裁老公吻上瘾第三章她要见的人,居然是他苏暖震惊了,她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有病,没理由的过来帮助了一下你,然后又跟你说要报答。这些也就算了,偏偏还提出了这么荒唐可笑的理由?她强忍住自己的怒意,一字一句道:“先生,我跟你不熟,你能帮助我我是十分的感谢你。你说要我回报一些事情,好,这没什么。但是你却说要我嫁给你,你不觉得你这个玩笑开的有些过分吗?”“我不是开玩笑。”他怎么会是开玩笑呢?本来他是不打算参加婚礼的,但知道了她来要,所以他来了。帮助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