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纵使深情亦是戏:总裁的伪装新娘免费阅读

2018/11/11 07:08:24 来源:网络
纵使深情亦是戏:总裁的伪装新娘免费阅读

小说名称:纵使深情亦是戏:总裁的伪装新娘

《 纵使深情亦是戏:总裁的伪装新娘 》

  寒冷的冬季已经渐渐接入尾声,刚抬出头的嫩绿小草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露珠惬意的停靠在美艳的花朵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却不知道这阳光可以消逝了他的生命。版权gao-xiao.com

  沉静了两个月的校园终于又迎来学生们的欢声笑语,上课铃声的响起提醒着同学们上课时间到了,走廊上玩耍的学生们都陆续的回到了自己的教室等待着老师的到来。

  然而,二年十一班的教室却闹翻了天,激烈的摇滚乐从讲台上播放器中传出来,爱玩的同学们在底下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着身体,想要好好预习一下课题的好学生们无奈的用双手将耳朵捂住,却被不怀好意的学生强行将手扳开!

  “怎样,周子息,你要当好学生的话就去二年三班啊!跑我们这班来干嘛!”长相漂亮的女生不一定都会有着好心肠。

  “陆熙,你也知道的,以他全年级倒数第一的成绩想要进三班,做梦去吧!”

  “哈哈哈哈哈……”全班的同学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如果他们不跟着陆熙笑被整的那可就是自己。

  陆熙,二年十一班没有人赶违背她的意愿,只因为她有一个在商界当副主席的爸爸还有一个在商界当总裁的哥哥,再加上她本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女孩子,二年十一班的人谁敢不听她的话那就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吵闹的音乐声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关掉,陆熙转身不爽的看着来人。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在她玩得高兴时打扰她。

  “喂,你谁呀!”

  男子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自顾自的在黑板上写着什么,转身,即时男子戴着一副黑边眼镜,却也没有遮挡住男子英俊的容颜。来自http://www.gao-xiao.com/

  “同学,请回到位置上去,我们要开始上课了。”温柔如水的声音蛊惑着吵闹的学生们规规矩矩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就连一项爱找麻烦的陆熙也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问一下,本班的班长是谁!”

  “老、老师,是我!”戴着黑框大眼镜的女同学颤颤巍巍的举起手,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欺负的分。

  “那好,以后上课的时候记得要喊起立坐下,在老师没来之前维持班上的秩序,不要太吵。”

  男子话刚讲完,教室里立马爆发出一阵大笑声,带头的陆熙笑得更是花枝烂颤。

  “哈哈哈哈哈……老师,我看你是有病吧!谁不知道二年十一班最没有规矩,让眼镜妹当班长就是因为我懒才让她当的,你还让她管理我们,笑死了。”

  男子抬头看了眼陆熙又看了看羞红着脸一脸尴尬的女学生,一丝冷光闪过,那是只有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才能拥有的目光。高效新闻网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另外再选一个班长吧!当然,绝对不会是你。”见陆熙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男子无情的打断陆熙的幻想。

  “什么,这里除了我有这个资格之外,谁还会有这个资格。”

  “当然有了,陆璃,进来吧!”说完将头转向门口,笑得一脸的温柔。

  当陆璃进入教室后,班上所有的男生都张大着嘴巴,十分惊讶的样子,因为陆璃长得很像陆熙的哥哥,也就是陆总裁的样子,而且也姓陆。班级里的人真是苦不堪言。一个陆小姐还没走,又来了一个,这让他们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说道陆总裁!恐怕没有人会不知道,年纪轻轻就坐到了总裁的位置,不仅是因为他的年轻和商业头脑,见过陆总裁的人都知道,陆总裁漂亮的简直让女生都汗颜,曾经可是有人在报纸上登陆过像陆总裁这么漂亮的男人应该没有人可以配得上他吧!除了他自己。高效新闻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到第二天那家报社就被关闭了,老板还被关进了监狱,说是什么贪污罪,真实的情况大家可就不知道了。

  “陆璃,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应该在彭城吗?”陆熙尖锐的声音响起,众人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听见陆璃是来自彭城的,所有人看她的眼神立马就不一样了,一个乡下妹子,虽然也姓陆,一看陆熙和陆璃的一身打扮,一人看起来奢侈华贵,一人看起来一副穷酸样,仍谁看了都知道陆璃是个不受宠的孩子。

  “是爸爸接我回来的。”声音异常的温和,没有胆怯也没有任何的退缩。

  “什么,爸爸,怎么可能,爸爸那么讨厌你,你一定是在撒谎,我要告诉爸爸,让他惩罚你。”说着就从课桌里拿出手机拨打着电话,手机铃声却在教室内突然响起,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声音的来源处。版权gao-xiao.com

  一个中年男人,身穿黑色西装,却掩盖不了男人身上的戾气,此时,一双鹰眸牢牢的盯着仍保持着打电话姿势的陆熙。

  “陆熙,你太让我失望了。”男人没有任何情绪的开口,却吓得陆熙浑身一个激灵,连手中的电话掉了都不知道。

  “爸、爸爸。”陆熙明显的特别害怕自己的爸爸,虽然陆副主席看起来很慈祥,但是,对自己的儿女却是特别严厉的,特别容不得自己子女的欺骗。

  “哼。”男子冷哼一声,立马转头离开,身边的秘书默默的抹了把汗,幸好副主席没有当场为难小姐,不然……

  见男人终于走了,教室里的人立马松了口气,刚才的气氛实在是太吓人了,没想到陆副主席这么可怕。阅读gao-xiao.com

  “好了,陆璃去找位置坐下吧!我们开始上课。”

  “我叫金俊一,今后会是你们的班主任,所以,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吧!”说完,对着底下的同学温柔一笑。

  顿时,教室里一片抽气声,金俊一耶!金家大少爷,跑到三班来当个破班主任任谁都会吓一跳的吧!

  金俊一,E国最大电子市场领导人金国均的独生子,从小就拥有高智商的他在二十岁的时候已经可以接手家族事业的他却说自己没有经验拒绝了接手自家老爷子的产业,气得金国均差点心脏病发,不仅如此,金家还是陆家联姻的对象,金俊一从小就和陆家千金定了婚,不过,陆家千金可是有三位呀!不知道谁会那么好运嫁给眼前的人。

  陆熙一双美眸牢牢的盯着金俊一看,这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吗?真是可恶,刚来第一天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我陆熙可不是好欺负的。

  显然,陆熙并没有发现自己还有两个妹妹,到底谁嫁给金俊一还不一定呢!

  不过想想也对,陆璃被老爷子放下乡下养着,什么时候回来还不一定,自己的三妹妹又是个胆怯落弱的主,能不能落入金俊一的眼都还不一定,所以,从小她就认为自己长大了是一定要嫁给金家的,以至于现在见到了自己传说中的未婚夫如此英俊潇洒更是认定了自己将来一定要嫁给他的想法。

  不过,老爷子这下子将陆璃接了回来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下意识的,陆熙就将陆璃当作了头号情敌。

  一节课下来,陆熙并没有听多少,只是一双眼眸牢牢地盯着眼前的人,时不时的还会回头带着敌意的眼神瞟一眼离她不远的陆璃。

  整节课陆璃也十分奇怪为什么陆熙要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貌似自己和她并不熟吧!难不成认为是自己将爸爸带来学校看她出丑的,看来,待会儿有必要解释一下。

  下课铃声响起,金俊一将手中的书本整理好看了眼坐在位置上一脸歉意的看着陆熙的陆璃眼里满是宠溺。

  “那个,姐姐……”

  “谁是你姐姐,别乱认亲戚。”陆熙一脸厌恶的看着陆璃,一想到刚才金俊一看陆璃的眼神不自觉的音量就打了些。引来了全班同学的关注。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陆熙一声大吼,所有人都立马低头继续自己手中的事情。

  “不要以为爸爸将你接回家你就当自己是陆家千金了,一个乡下妹有什么资格做陆家的千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爸爸不是我叫来的,我只是想要解释一下今天早上的事,没想到你这么讨厌我,对不起。”陆璃在心里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怒火,这是自己的姐姐,不能发火。

  金俊一看着陆璃努力压制着自己怒火的样子差点笑出来。

  这个小恶魔,居然也会忍耐不对人发脾气,这可不像她呀!

  “对,我就是讨厌你,所以,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你跟你那死去的妈妈真是讨厌。”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们是家人,想要不见面那是不可能,以后,还请你多多观照了。”说完陆璃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要不是看在她是自己的家人,以陆璃的个性是绝对不愿意吃亏的。

  看着陆熙吃撇的样子,金俊一不尽觉得好笑,陆璃还是老样子呀!这下,陆家不无聊了,不知道那家伙态度会怎样。

  

《 纵使深情亦是戏:总裁的伪装新娘 》

  放学的时间已经到了,老师说完最后的布置没有轮到做清洁的同学们都立马回了家,只有倒霉的陆璃和前任班长留了下来,原本该打扫的家伙也都趁老师走后逃跑了。

  “什么人呀!”陆璃不满的叫道。

  “陆璃同学,他们都这样的,以后习惯了就好啦!”前任班长叫张雪漫,是名胆小的女孩子,因为戴着眼镜的缘故,大家都叫她四眼妹,其实她本人长得还是不错,虽然没有陆璃那么精致得像洋娃娃,但至少还是一名美女嘛!

  “小雪啊!你干嘛不去配隐形眼镜戴呀!这幅眼镜真的很不好看,都把你漂亮的脸袋给遮住了。”

  “我家没有那么多的钱啦!而且我还得打工挣钱养我弟弟,我还要管妈妈的医药费。”

  “哇,这么多啊!那你爸爸呢,这些都你保了,那他干嘛呀!”

  “我爸爸……算了,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快点扫地吧!扫完了我还得去打工呢!”

  见张雪漫不想说,陆璃也就没有再问,两人认真打扫起清洁来。

  陆熙走到学校门口看见自家派来接她的车停靠在面前,冷着脸不爽的坐了进去。

  “怎么还不走。”

  “老爷说要接大小姐和二小姐一起回去。”司机刘俊恭敬的回答着,虽然不喜欢这个嚣张跋扈的小姐,我了工作他也不得不对她恭敬起来。

  “什么,让我跟一个乡下妹坐一辆车,我不干,立马给我开车。”陆熙一听立马暴跳如雷,尖锐的声音刺得司机刘俊耳朵难受。

  “对不起大小姐,我只听从老爷的吩咐,二小姐没来,我是不会开车的。”

  “啊!”陆熙没有形象的大叫,气愤的下了车朝学校走去,一路风尘仆仆的回到班级,走到陆璃身边就开始大叫。

  “陆璃,我拜托你快点好不好,我要回家。”

  陆璃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陆熙,迷茫的说道:“你回家关我什么事呀!我又没拉着你不让你回家。”

  “拜托,那个笨得要死的司机刘俊一定要等你一起才行呀!你以为我不想回家呀!”

  “哦。”陆璃应了一声,继续弯腰扫地。

  看着陆璃不开窍的样子陆熙就来气,“喂!你是要怎样,我说我要回家。”

  “你回家就回家呀!干嘛冲着我吼啊!你没看见我在打扫清洁吗?”

  “不是有四眼妹嘛!你操心个什么劲呀!”

  “小雪不是佣人,而且,这是班级的事情。”

  “我见过笨得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说完,陆熙转身气愤的走出了教室回到车里,不爽的对着车椅发难。

  教室内,张雪漫小心翼翼的说道:“陆璃,你回去吧!反正还有一点我来干吧!没关系的。”

  “什么还有一点呀!玻璃、阳台、垃圾都还没倒,你一个人干那要到什么时候。”

  “可是我看陆熙很急的样子,要是她让司机把车开走了你就要走回去了。”张雪漫满脸担忧的说着。

  “哎呀!没关系啦!小刘只听爸爸和哥哥的话,其他人的话他是不会听的啦!”

  “为什么,你好象很了解的样子啊!”

  “当然啦!那是我家嘛!”陆璃的小脸上满是幸福。

  “好了不说了,我们赶紧扫吧!你不是还要去打工的嘛!”

  “谢谢你,陆璃。”

  “谢什么呀!你这人真奇怪,老是一副好像欠了别人什么的样子,要有自信,知道吗?”

  两人边聊边打扫,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将教室打扫干净,和张雪漫道别之后,陆璃快速跑出学校,打开前排车门坐了进去。

  司机刘俊惊讶的看着她。

  “怎么了,看着我做什么,小刘叔叔你还不开车,大姐可是等急了呢?”

  “二小姐,副驾驶的位置您不能坐得。”

  “为什么不可以,我看大姐好像不太喜欢和我一起坐啊!”

  “二小姐,我是怕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护不了你,你知道的,有很多人……”

  “哪那么多的废话,我们陆家的人难道是怕死的不成。”边说边自顾自的系好了安全带。

  “那好吧!小姐坐稳了。”司机小刘终于启动了车子,陆熙白了一眼前排的陆璃,自顾自的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回到陆家,陆老爷子还没有回来,陆璃和陆熙也不想说话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啊!终于到家了,好累呀!”陆璃边说边用手锤着肩膀,拿了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

  陆家的房间都有单人的洗浴室,主要是因为陆家大少爷有着严重的洁癖。

  舒服的泡在浴盆里,陆璃幼稚的玩着面前的泡泡,这时,放在一旁的手机铃声响起,陆璃将手放在毛巾上擦干,拿过电话按了接听键。

  “哦,俊一哥!有什么事吗?”

  “你回家了吗?”

  “嗯,对呀!爸爸说今天必须早点回家,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

  “呵呵,如果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你是陆家最得宠的孩子。”

  “为什么。”

  “因为从你的话里听不出一点排斥的情绪。”

  “我有什么排斥的,他们是我的家人呀!”

  “嗯,好吧!我要到家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挂了电话,陆璃起身将身上的泡沫擦净,围了件浴巾就走了出去。关上浴室门,陆璃转身却看见一名男子出现在她的卧室里,下一秒,男子转身看向她,眼里闪过一抹尴尬的神色。

  陆璃下意识的往自己身上看去,然后,陆璃张大了嘴尖叫。

  “啊! ̄你是谁呀!为什么会在这里。”陆璃重新打开浴室门专了进去。

  男子明显也被陆璃的大叫吓了一跳,一双小陆般闪闪发光的眼睛此时也染上了迷茫。

  “那个……咳咳……我是你哥哥……”

  “哥哥。”浴室里,陆璃轻声呢喃,然后打开门,专出个小脑袋好奇的看着男子。

  “你就是我哥哥,传说中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

  男子凤眸一转,冷冷的盯着浴室里的陆璃。虽然很想惩罚女孩,但看见女孩一副懊恼的表情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陆寒只是转过身走出了房间。

  陆璃松了口气,怪自己嘴笨,似乎说了他不喜欢的话,快速穿好衣服,陆璃立马跑下了楼来到客厅,见沙发上并没有男子的身影,莫名的心里有些失落。

  “二小姐在找少爷吗?少爷在花圃里哟。”身后一名佣人的声音响起,倒是吓了陆璃一跳。

  “啊!花圃呀!你知道在哪吗?”

  “就在老宅的游泳池那边,少爷种的花圃可好看了。”

  “谢谢你。”陆璃欢快的跑到游泳池边,一眼便看见了五颜六色的花圃房间。

  因为好奇,陆璃打开花圃房走了进去,一瞬间,他好像感觉自己来到了花之国。

  这里面什么花都有,就连在冬天里很难存活的花朵都有,只是,陆璃叫不出名字来。突然,陆璃被红得似血的花朵吸引了目光,脚不听使唤的走了过去。

  “哇!是曼珠沙华耶!没想到居然可以在春天开花,好漂亮,把他照下来。”说着拿出手机打开拍照功能,因为太兴奋了,完全忘了看自己脚下,一移动,一盆不知道是什么种子的花盆便被她一脚踢翻。

  “啊!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是什么花呀!被哥哥看见,一定又会惹他生气的。”才这样说着,陆寒便打开了花房的门,很差异陆璃怎么会在这里时,注意到她抱歉的眼神,一抹不好的预感划过心间。

  果然,顺着她的目光往下望去,气得他的肺都快炸了,脑子当时没有想法身体的本能却比他先做出了动作。

  “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陆璃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了,脖子上那双带着冷意的手快要捏得她喘不过气了。

  听见陆璃的声音不对劲,陆寒才回过神,自己的手此时正掐着陆璃的脖子,陆璃因呼吸困难都快要翻白眼了。

  “你跟你妈都那么让人讨厌。”说完这句话,陆寒气愤的放开陆璃摔门而去。

  “咳、咳、咳。”咳嗽了几声,陆璃终于可以正常呼吸了,喉咙此时火辣辣的疼,看向差点因为他而丢掉小命的花盆,陆璃不明白这个花盆对陆寒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但是,看见陆寒刚才的样子,应该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将被自己踢掉的花盆从新放好,再将掉落的泥土用手一捧一捧的捧回花盆里,却突然发现在这泥土之中还有一颗发了芽的种子,可是因为自己的失误现在那颗种子已经废了。

  眼泪不听使唤的往下滑落,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 纵使深情亦是戏:总裁的伪装新娘 》

  陆璃将花盆小心翼翼的搬回自己的房间,看着断掉的种子发呆。

  “真是的,怎么那么笨嘛!他一定很讨厌我吧!”

  “怎么办,这到底是什么种子呀!”

  就在陆璃苦思冥想这颗种子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房门却在这时被人敲响,吓了陆璃一跳。

  “谁啊!”

  “是我,二小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下楼了哟。”

  “好的,我马上就下楼。”慌忙将破碎的花盆放好,陆璃才把门打开下了楼。

  餐桌上,陆老爷子坐在上座,陆夫人坐在下手,另一边的位置是空着的,但基本的餐桌礼仪她还是懂得,走到自己该坐的位置,陆老爷深深的看了陆璃一眼,转头看向身旁的空位。

  “少爷还没下来吗?”

  “我刚才叫了少爷的,可是,少爷好像没在房间。”佣人小嫚小心翼翼的说道,深怕老爷子发火。

  “去打个电话问问门房的人,看看他有没有出去。”

  “是。”小嫚松了口气,立马跑到玄关处的老式电话那里拨打电话。

  整个过程,陆璃都显得很紧张,都怪自己,没事跑去花圃做什么。

  “老爷,门房的人说少爷已经开车离开了。”小嫚站在旁边低着头。

  陆老爷子冷着脸,拿起桌上的筷子夹菜,“吃饭。”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拿起筷子吃了起来,陆璃忐忑不安的吃完饭。

  晚饭过后,除了陆寒不再之外,其余所有人都在大厅里集合,陆老爷子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陆夫人眼神不善的盯着陆璃,眼底是深深的不削。

  家里的佣人也都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不敢造次,管家站得笔直立在老爷子身边,所有人都等着陆老爷子发话。

  “左源,把我交待你的事情跟大家说说吧!”

  “是。”左管家恭敬的回到,走前一步,说道:“老爷说陆璃小姐是陆家的二小姐,所有人都必须像尊重他一样尊重陆璃小姐,吃穿用度绝对不能少,倘若发现有人不遵照老爷的吩咐,大家也就别在这里做事了,还有夫人和大小姐,你们也得遵守。”

  “什么,开什么玩笑,要我像尊重父亲一样尊重他,做梦去吧!”陆熙张口反对,似乎忘了这是自己父亲的决定。

  “陆璃,以后随时向我汇报陆熙在班级上的事情。”陆老爷子说完这句话看了看呆掉的陆熙不理会所有人的不解上了楼。

  “好了,你们可以下班了。”说完,左源也随着陆老爷子的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陆家的佣人和管家都有自己的房间,住在别墅后面的小房间里,说是小房间,其实都有游泳馆大了,陆家从来都不会亏待为自己效力的人,这些佣人的福利是最好的,所以,佣人们也不会傻到和自己的工作过不去,不就是以后会多伺候一位小姐的事又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工作。

  不过,让这些佣人奇怪的是在陆家陆老爷子就是老大,让他们像尊重他一样尊重二小姐,这说明什么,看来,这个家以后不再是大小姐的天下了,最好现在赶紧祈祷二小姐不要像大小姐那样任性妄为才好。

  家庭会议结束后,陆璃回了自己的房间,看着破碎的花盆头又大了。

  “算了,先睡觉吧!明天去学校问问俊一哥吧!”

  亦日,陆璃顶着黑眼圈来到学校,昨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想着花盆的事,她就睡不着。

  “小璃,你昨晚没睡好啊!”

  “小雪,我闯祸了。”陆璃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闯祸,闯什么祸。”

  “我把我哥的花盆打碎了。”

  “什么,你把陆少将的花盆打碎了,你没事吧!”张雪漫一着急声音便不自觉的放大,一放大,坐在前排的陆熙就听见了。

  “什么,你把陆寒的花盆打碎了,你知不知道那个花房里的花都是陆寒她妈妈亲手种的,你这个扫把星怎么不去死啊!”陆熙越说越激动,甚至还扬起手打算一巴掌打下来。

  陆璃牢牢的抓住陆熙要打下来的手,“你给我听好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打我,还有,我打碎的花盆我会还给哥哥,不需要你在这里大吵大闹,你别忘了,昨天晚上爸爸还让我看着你来着。”

  “陆璃,你……”

  “怎样……”

  “哼。”陆熙不爽的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心里想着一定要教训教训她。

  “陆璃,没事吧!”

  “没事,陆熙她不敢怎样。对了,小雪,你知道这个种子是什么吗?”

  张雪漫接过陆璃递过来的破碎种子,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而后又仔细观察种子的形状,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从背包里拿出一本花册,指着一张图片递给陆璃。

  “纳,你看,就是这个,旭日藤。”

  “旭日藤,是什么。”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张雪漫惊讶的叫道。

  “你小声一点啦!昨天怎么不见你是个大嗓门来着。”

  “对不起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你在一起特别有自信。”

  “原来我还有这一功能呀!快跟我讲讲旭日藤到底是什么。”

  “唉!原来你们寒门千金也有不知道的呀!旭日藤属于珊瑚藤一类,拉丁学名是Antigonon-leptopus-Hook.et-Arn.原产地来自与墨西哥,大约在1913年有日本人引进台湾,花期长达半年以上……”

  “哎呀!你别给我讲这些有的没得,搞得我头都疼死了,告诉我这个要怎么种植就行了嘛!”

  “看你急的,这个很好种的呀!只要一颗完好无损的种子或者旭日藤的花枝插进去也可以的,不过,要在春天才可以哟!”

  “哦,季节没问题啦!明天就可以播种的啦!”

  “可是这颗种子好像已经坏掉了,你要怎么种呀!”张雪漫将坏掉的种子放到陆璃眼前,兴奋的陆璃一下子就阉了。

  “对哦!我怎么忘了这个。”

  “诶!老师来了,下课再说。”张雪漫快速的将花册放回抽屉,陆璃站起身喊道:“起立。”

  可是,除了张雪漫配合她站起外,底下的同学还是一个劲的自顾自的玩,陆熙看看同学们的反应差点就笑出来。

  “我说有些人啊!叫不动人就别当班长呗!占着位置也不害臊。”

  “喂!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啊!你要这样针对我。”

  “针对你,拜托!你看看现在可是全班都针对你,可不是我一个。”

  “你……”

  “吵死了,我说你们安静会行吗?”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大家一跳,全都转头看向声音处。

  只见一个少年不耐烦的看着前方,精灵般的耳朵栩栩如生,狭长的大眼炯炯有神,此时正因愤怒而瞪圆了眼睛,让他看起来真的好可爱。

  “那个,不好意思,现在是上课时间,身为班长我必须这么做。”

  少年不耐烦的站起身,185的身高加上模特般的身材,活生生的一副衣服架子,就连现在这么平凡的校服穿在他身上都有一股子的明星味。

  “看什么看,还不给老子全都站起来。”

  好吧!这个少年帅是帅,不过,这个脾气,还真没人敢惹,于是,在少年的强力威慑下,所有的学生都站了起来。

  “喂!”少年不爽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却是对着坐在位置上的陆熙叫的。

  见陆熙不甩自己,少年抬脚走到陆熙面前,一屁股坐在陆熙的课桌上。

  “啊!没礼貌的家伙,你给我下去。”

  陆熙最讨厌别人碰她的东西,这次,这个人居然一屁股坐下来,害得她都没反应过来。

  “你说谁没礼貌呢!老师来了都不知道行李的家伙,还不赶紧起来。”低头,少年英俊的脸庞离陆熙还不到一厘米,看着这一幕的同学全都倒吸口气,尼玛!活生生的言情里才出现的一幕呀!

  也许是少年的气压太强了,陆熙居然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她发誓,她绝对不是因为这家伙太恐怖才站起来的。

  “好了,搞定。”男生经过陆璃旁边时对着陆璃轻声说道,陆璃才知道原来这家伙是在帮自己啊!

  “老师好!”陆璃可没那么傻,趁所有人还没回过神先下手为强。

  果然,这群学生居然乖乖的跟着她的命令做了起来:“老师好!”

  “同学们好,坐下,我们开始上课吧!”

  等一群学生回过神来时都不可思议的转身看向身后继续趴着睡觉的男生,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人是谁啊!

  

纵使深情亦是戏:总裁的伪装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纵使深情亦是戏】 或 【总裁的伪装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694.html
首 发:纵使深情亦是戏:总裁的伪装新娘免费阅读
  • 婚姻如墓,爱如坟6章

    原标题:婚姻如墓,爱如坟6章小说名称:婚姻如墓,爱如坟第六章恶毒的贱人正如纪微那颗摇摇欲坠的心,同样碎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为了维护另外一个女人来伤害自己,纪微的心已经没有办法用言语来言明。“慕少寒!你知道你现在维护,用你全部的爱去呵护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吗?”纪微不甘的怒吼着,如果可以,纪微真的想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慕少寒去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爱她!而且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也不是你这个恶毒的贱人能够比的!”慕少寒目不斜视的盯着纪微,一步一步的向纪微的方向靠近。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狠

  • 曾爱了你那么多年3章(《 曾爱了你那么多年 》)

    原标题:曾爱了你那么多年3章(《曾爱了你那么多年》)书名:曾爱了你那么多年《曾爱了你那么多年》校长虽然也有些不耐烦了可是碍于身份还是劝导说:“好了不要在议论了,大家再等等吧!”听到校长发话大家也不敢在说些什么了。许夏也不由的怀疑了他是不是又走了呢。有一次没有兑现承诺。又等了一个小时校长的耐心也被耗没了于是就对大家说道:“算了今天大家就先回去吧,我了解一下情况。”这是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校长面前鞠了一躬说道:“很抱歉校长,我家少爷昨晚突然晕倒了,没办法赶到学校,浪费了大家的时间还

  • 热门小说《宠妻如命:少将情深不渝》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宠妻如命:少将情深不渝》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宠妻如命:少将情深不渝第十九章: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这里是军区宿舍,你怎么进来的?!”尹静遥声音提高了八度。夏凝笑了笑:“该进来的时候就进来了。”“你!”尹静遥看向一旁的冯乐:“你这警卫员怎么回事?怎么就放些陌生人进来呢!”冯乐眨了眨眼睛,有点惊讶尹静遥的问题:“首长,只有随同家属才能进部队宿舍的,这你很清楚的。夏姑娘可是我首长的老婆。”一句话,说得尹静遥瞪大双眼,手指向夏凝:“你说什么?!你说她是什么?”“报告尹少校,夏姑

  • 小说豪门阔少之佳人有约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阔少之佳人有约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豪门阔少之佳人有约《豪门阔少之佳人有约》正准备休息,这时手机嘟的一声,消息来了,打开一看。陈倩问:“在干嘛呢?”顾帅答:“正准备休息,你呢?”陈倩说:“什么也没干,闲着呢。”“真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忘了给你回消息了,一回来就睡着了,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特别犯困。”结束了客套,顾帅直奔主题。“没关系,我也一样,回来没多久很快就睡了。对了,客户那边怎样了,都谈妥了吗?还顺利吧?”陈倩秒回。“已经办妥了,合同也已经签了,约了晚上在海晟酒楼吃饭,对

  • 反派男神:亲,抱个大腿呗1章(《 反派男神:亲,抱个大腿呗 》)

    原标题:反派男神:亲,抱个大腿呗1章(《反派男神:亲,抱个大腿呗》)小说书名:反派男神:亲,抱个大腿呗《反派男神:亲,抱个大腿呗》【嘀——恭喜001反派执行者完成任务,进入下一界面——】洛墨水睁开眼,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如同蜻蜓点水般轻盈,粉嫩饱满的樱唇俏皮的一嘟,欢脆悦耳的声音竟是那么的灵气十足,“竟然才加了18个精神力,真抠!”洛墨水,反派执行者001号,就职于反派执行集团,是第一个工作人员。在三千位面之外的世界里,有一片时空管理区,那里有三家集团三足鼎力,分别是时空执法局、位面修复集团

  • .诗评. 著名诗人何基富

    著名诗人何基富艺术简介何基富,男,“巴蜀闲人”乃笔名,诗人,思想家。出生贫寒,长于新中国,生在民国间。青少年励志勤奋,一九六五年以德才备兼,高考状元之身,保送至SC省委办公厅。亲历十年“文革”嚣喧。一九七五年巜SC青年杂志》挑起副总编辑这副担;后来又担任过,两份省级内刋总编辑。七十年代初,开始习诗,跨进暮春门槛,提起禿笔,挤上诗坛,誓为后人为民族,留下时代的真言。已出版个人诗歌集《天空有朵孤独的云》。另外,近百首作品入选国家级诗歌选本,出版合集巜当代新诗实力诗人》、巜当代名家经典诗文》、巜中国当

  • 热门小说《冷面总裁的隐婚新娘》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冷面总裁的隐婚新娘》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冷面总裁的隐婚新娘第四章抱她回房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萨摩咬到的时候,却没有感到任何疼痛,只是脸上像是有什么东西似的,湿漉漉的。苏蔚一睁开眼,就看见那只高大威猛的萨摩正凑在她面前,伸出大大的舌头,轻轻地舔她的脸。容姨和佣人们在听到苏蔚的叫声后,连忙闻声赶来,随后就看到了如上场景。“少夫人,您没事吧?”容姨看到苏蔚一脸笑容的在逗狗,心也放了下来,刚才可把她吓坏了。苏蔚回头朝容姨一笑,之前的恐惧也都烟消云散,“没事,它真可爱!”容姨在听到苏

  • 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11章(《 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 》)

    原标题: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11章(《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小说名字: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冯美凝看了安夏这含笑、自信洋溢而又似胜券在握的表情一眼,最终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这小贱蹄子以为这般就能攻下她的心理防线,那也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世事的洪流啊,既然造就了她们这般心智坚韧的物种,自然不会让她们轻易倒下。安夏这贱人以为她这般就能对她产生影响,呵,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不过不是天真才最合她意吗?就让她一步一步,一点一滴地撕烂她所有的天真和信念,让她看到希望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