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截袖在线阅读

2018/11/11 07:05:02 来源:网络
小说截袖在线阅读

小说:截袖

第四章 白骨骷髅

“我是县里派来看守道观的,道观已经破损的很严重了,我得进去检查修补一下。高效新闻网”左登峰虽然不明白巫心语这个举动的含义,却仍然耐着性子冲她解释。

巫心语闻言犹豫了片刻,最终转身跑进正殿,片刻之后拿着两样东西跑了出来。

此时日当正午,左登峰立刻看清了巫心语手中拿的是两块骨头。一根较长的应该是大腿骨,另外一个更容易辨认,是人类的骷髅头骨。

巫心语拿着两块骨头冲左登峰摇了摇,转而随手将其扔到一旁,这才冲左登峰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入正殿。

这时候左登峰已经明白了巫心语的用意,她是担心殿内的尸骨吓到自己,先行拿出两块尸骨是为了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谢谢你,我不害怕。原文gao-xiao.com”左登峰硬着头皮冲巫心语挤出了一丝笑容。事实上巫心语拿出的两块尸骨令左登峰很是恐惧,那骷髅头上还残存着少许风干的皮肉,空洞的眼眶和森白的牙齿令左登峰几乎不敢直视。

巫心语听到左登峰的话后并未停留,转身走向西厢,到了门口,弯腰端起那盛有两个白馍的瓷碗,扭头看了左登峰一眼,这才进屋关门。

这一幕令左登峰既感动又好笑还心酸,巫心语之所以要阻止他进入大殿,完全是出于好意,她是怕吓着自己,这一点令左登峰很感动。她之所以拿走白馍是因为她感觉她为左登峰做了一件好事,现在有资格吃他的东西了,这纯粹是孩子的心态,这让左登峰感觉好笑。更深一层的心酸是巫心语对食物的渴望,骨子里她是想吃馍的,她独身一人在这破败的道观里住了十年,肯定是饱受饥饿,不然的话她昨晚不会冒着风险从在她看来还是陌生人的左登峰手中拿走那两个红薯。

虽然左登峰来到道观的时间并不长,与巫心语接触的也不多,但是左登峰已然对巫心语的性格有了大致的了解,巫心语虽然警惕心很重,但本性并不坏,再者由于常年独居深山,跟外界没有接触,她的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也就十六七岁的光景。高效新闻网

除此之外巫心语还有一个特点,她昨天晚上吓唬了自己,所以会给自己送枣子道歉。她刚才令自己免受惊吓,所以她拿走了那两个馍馍。这种公平交换的举动跟她的本性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更多的还应该来源于她早年接受的教育,她那个在十年前离开的师傅当年很可能给她灌输了这种不亏待别人,也别亏待自己的思想。

片刻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顺着台阶走进了正殿。

迈进大殿,左登峰看到了大量的尸骨,有完整的骨架,也有散落的尸骸,幸亏巫心语事先拿出骨头令他有了心理准备,不然此刻定然会被吓的屁滚尿流。

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没敢在大殿停留,简单的看了看大殿里的事物就慌忙退了出来。

大殿的几间房是贯通的,中间偏右是一座香案,香案对面是一尊神像,由于隔的太远,左登峰并没有看清那座神像是泥塑还是木雕,只是大致看出了那是尊男神仙的神像。说明http://www.gao-xiao.com/香案上的香炉等供奉器皿还在,已然落满了灰尘。香案的下方是两个草编的蒲团,神像上方飘荡着已经褪色泛白的旌条,大殿里还有一些缸坛等容器,应该是之前盛清水和香油的。除此之外左登峰还发现大殿的房门并没有缺失,而是被最大限度的推到了门后。

“这些人是怎么死的?”离开大殿之后左登峰立刻转头冲西厢开了口。

巫心语听到左登峰的问话,推开门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吃着馍馍看着左登峰,事实上她一直从门缝偷看。

“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左登峰弯身拾起一块儿石子儿冲巫心语走了过去,等到了近前左登峰将那石子儿递给了巫心语。

巫心语见状将啃吃了一半的馍馍交与左手,右手接过石子儿蹲下 身写了一行字“都是饿死的,死后被我搬来的。高效新闻网

左登峰闻言长喘了一口粗气,巫心语的话是可信的,前些年山东一年之内遭受了极为严重的旱灾,蝗灾和水灾,饿死了很多人,也逼迫着无数的人北上闯关东,她将饿死的人带到道观来的目的应该是恐吓坏人,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吃人肉,不过这种念头在第一时间就被左登峰否定了,因为巫心语的双手还残留着水渍,这就说明她在抓拿了死人骨头之后是洗过手才去拿馍馍的,虽然巫心语衣服和面孔很污秽,实际上她这个人非常讲卫生,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吃死人的。

“你没吃人肉吧?”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进行了确认,挨饿的滋味儿他深有体会,没东西吃的时候树皮都想啃上几口。

这话一出口,巫心语立刻侧目皱眉露出了厌恶和恶心的神情。这一幕令左登峰放下心来,他可不想跟一个吃人肉的女人住在同一个院子里。

“我要把那些骨头弄走。”左登峰冲巫心语笑了笑,巫心语先前皱眉侧目的表情很是调皮,虽然面目仍然那么污秽,左登峰却能肯定她的真面目不会难看。

巫心语闻言连连摇头,急切的在地下写道“吓坏人。网站gao-xiao.com

“我以后就住在这里,我来保护你。”左登峰出言笑道。

巫心语听到左登峰的话顿时流露出了警惕的神情,不过这次她没有跑回屋子。

“我要是坏人早就欺负你了,还会等到现在?”左登峰见状微有不快,转身从院子里四处寻找可以挖土的工具。

道观并不大,左右环绕一圈儿,左登峰也没有寻找到任何的工具,就在他想去西厢与院墙之间的地方寻找的时候巫心语跑过来挡住了他,左登峰微微一愣就明白了原因,那处砖墙后面应该是茅房。

“我出去买点东西,你别乱动我的东西,咱俩说好了,我不去你的房间,你也别去我的屋子。”左登峰冲巫心语说道。修葺院墙需要工具,这里没有。

巫心语闻言连连点头答应,她的注意力现在全在手里的那口馍馍上,左登峰很怀疑她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

左登峰看了一眼巫心语手中的馍馍,转身走出了道观,这座道观还没有锅灶,回头儿还得砌个灶台。

走出道观,左登峰发现在道观的东南方向百步之外有一处挺大的水潭,水潭里泛起的涟漪说明那里有鱼。

饿着肚子走山路感觉并不好,但是左登峰仍然走的飞快,他很担心巫心语会动他的东西,好不容易背来的那十斤玉米面和五斤大米可是他一个月的口粮。

来到保长家的时候保长一家人正在吃午饭,桌上放着的玉米饼子令左登峰更感饥饿,但保长却并没有招呼他一起吃饭。对此左登峰并没有生气,现在粮食金贵,乡下人三尺肠子空着两尺半,谁也不舍得让别人打秋风。

借到了工具左登峰便离开了,临走时保长问他道观里的情况,左登峰并未如实相告,相反的还大肆夸大了闹鬼的恐怖气氛,吓的保长脸都绿了,结结巴巴的夸左登峰有胆子。

离开保长家,左登峰并没有立刻回道观,保长虽然没留他吃饭,却告诉他东面庄子今天是个集市,左登峰想赶在散集之前去采购些咸盐和日用杂物。

赶到集市的时候很多摊子都开始收摊了,左登峰买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开始回返,这时候大洋已经破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兜叮当作响的铜子,虽然此时纸币已然流通,但左登峰不信任纸币,在他看来那东西随时可能变的一文不值。

左登峰此时有点像乌龟,因为他背后背着一口铁锅,上一顿饭还是昨天中午吃的,到现在已经一天一夜了,临走的时候左登峰从集头儿买了几根油条,自己吃了一半,留下两根连带纸包塞进兜里留给巫心语。

回程的路上,左登峰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日后如何跟巫心语相处,巫心语一直住在道观里,严格的说她才是道观的主人,左登峰肯定不能把她撵走,退一步说即便她不是道观的主人,左登峰也不忍心把她撵出道观,那样的话她肯定无处可去。可是如果让她住在道观里,自己吃饭的时候肯定不忍心自己吃,必然得分她一些,这十五斤粮食自己吃都不够,怎么还能分给她?

想来想去,左登峰最终决定以后做饭多做点儿,毕竟自己每个月四块大洋的工资除去给母亲和姐姐的自己还能剩下一块,买粮食应该够了。

想起母亲,左登峰不由得感觉到焦虑,清水观位于县城的西面,距离县城将近百里,而自己的家在县城东面六十里,这一百六十里的路程自己要想回去得走上一天一夜,再者孙爱国和胡茜他们肯定在盯着自己,如果派人来检查,发现自己不在道观,必然会借机找茬儿,看来自己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家了,也不知道母亲的咳嗽好点没有,好在自己的两个姐姐都嫁到了本村,有她们在,母亲想必不会无人照顾。

就在左登峰胡思乱想之际,一只野兔再次从他身旁蹿过,这次左登峰没有被它吓到,相反的还很是高兴,有了肩上的这捆铁丝,这些野兔早晚得跑进自己的锅里。

下午三点,左登峰终于回到了清水观所在的山峰,看到了清水观的同时他也看到了巫心语,巫心语此时正在道观西侧的草丛中捕捉着蚂蚱,此时虽然已是深秋,但山中仍然可见一种名为“蹬倒山”的大蚂蚱,这种大蚂蚱个头很大,也很耐寒。

左登峰感觉有趣,便快步向她走去,到了近前,发现巫心语左手捏着一根狗尾巴草,上面穿了一串的“蹬倒山”。

就在左登峰想要开口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巫心语捉到了一只肥硕的蚂蚱,欢喜之下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这一幕令左登峰心中疑云大起,他是个知识分子,知道哑巴大部分是因为无法听到声音而无法说话的,巫心语的听力没有问题,在与他接触的过程中也从来没有发出哑巴特有‘啊’‘哈’之声,所以左登峰一直认为她的声带有问题。

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儿,她先前的笑声非常清脆,与常人无异,这就表明她的声带是正常的,声带正常,听觉正常,巫心语为什么不说话。

她到底是不能说话?还是不想说话……

第五章 离奇道术

“嘿,过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左登峰收回思绪冲不远处的巫心语招了招手。二人接触的时间很短,巫心语在左登峰的眼里就是一个谜,解开谜底的唯一办法就是等二人熟络了之后巫心语主动“说”出来。

巫心语闻声转头看向左登峰,转而抬头看向山下以及远处,她对左登峰的戒心已经很小了,但是还是有戒心,她怕左登峰带人回来。

“你看这是什么?”左登峰放下扛着的头和铁锹腾出手来掏出了兜里的纸包,打开之后露出了那两根油条。

巫心语闻言提着那串蚂蚱走了过来,盯着左登峰手中的油条却并未伸手来接,她在犹豫该不该要左登峰的东西。

“蚂蚱给我,咱俩换。”左登峰无奈的笑道。他知道巫心语不随便拿人东西,只能佯装交换。

巫心语一听,立刻将那根串着蚂蚱的狗尾巴草递了过来,伸手捏起一根油条转身跑向了道观。这一情形令左登峰再度无奈摇头,巫心语并不是傻子,她知道油条比蚂蚱稀罕,所以只拿走了一根。

摇头过后,左登峰将剩下的那根油条包好放进了衣兜,重新扛起了铁锹和头回到了道观。

回到清水观,左登峰立刻从东厢正屋开始盘砌锅灶,将墙壁打通之后将锅灶连上了火炕,砌好之后又将南屋的火口堵上了,做完这一切天色已经黑了,巫心语又在院子中央生火烘烤红薯,左登峰上前拿过红薯洗净之后放进锅里与大米同煮。

被抢走了红薯的巫心语一直安静的站在东厢门口看着左登峰生火做饭,神情平静,若有所思。

“你和你师傅平时不做饭吗?”左登峰蹲在灶下给锅灶添着火。整个清水观只有东厢是一铺土炕,这里虽然可以烧炕却没办法做饭,所以左登峰很奇怪她们师徒二人之前都吃什么。

巫心语闻言缓缓摇头,示意她和她的师傅平时并不做饭。

“那你们平时吃什么?”左登峰疑惑的问道。

巫心语仍然摇头,此时天已经黑了,她没有再用石子儿写字。

左登峰见状便不再多问,添柴将米饭煮熟,盛出一碗递给了巫心语,巫心语看了左登峰一眼,并没有接那碗米饭,伸手示意左登峰将那两个红薯给她。

左登峰几番递送,巫心语始终固执的要那两个红薯,到最后甚至扭头就走连红薯也不要了,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追了上去将那两个红薯递给了她。

巫心语拿过红薯回到西厢,没有再出来。

这一夜左登峰睡的很好,次日清晨,左登峰推门而出,一出门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整个清水观的院子里全是干枯的松树,细的有手腕粗细,最粗的那棵粗若水桶,连枝带杈的全是整棵。

“巫心语,这是你干的吗?”惊愕的站立了许久,左登峰终于反应过来,冲西厢喊道。喊过之后巫心语并没有推门出来,可能不在屋里。

没有得到巫心语的回应,左登峰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些松树上面,这些松树最轻的也有几十斤,最粗的那颗至少也在两百斤以上,这么重的重量巫心语一个女人是绝对拖不动的,不过倒塌的院墙处有着明显的拖拉痕迹,这就说明这些树都是从外面拖进来的,这里除了他就只有巫心语,不是巫心语又能是谁?

怀揣着满心的疑惑,左登峰走出东厢来到了道观之外,一出门又被吓了一跳,他看到了巫心语正扛着一口水缸从道观东面的水塘向上走来,那口水缸昨天左登峰在正殿见过,足有一抱粗细,高能到腰,倘若装满水至少也能有三百多斤,此时左登峰身在高处,可以清楚的看到巫心语扛着的水缸是盛有清水的。巫心语的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也就七八十斤,她怎么能扛起超过自己体重三倍的东西,而且看她扛着水缸从坡下向上走也丝毫没有费力的迹象,怎么会这样?

幸亏此时是白天,倘若换成晚上,左登峰早就吓的抱头鼠窜了。此时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幸亏前天晚上没冲进去揍巫心语。

左登峰呆呆的站在道观门口看着巫心语一点点的走近,巫心语经过左登峰身旁的时候转头看了他一眼,左登峰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巫心语见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转身从塌陷的缺口处走进了道观,左登峰愕然的跟了进去。

巫心语走到东厢门口放下水缸,转身回到了西厢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左登峰走到巫心语旁边出言问道。

巫心语闻言缓缓摇头,并没有通过任何方式来回答左登峰的问题。

“天生的?”左登峰急切的追问。巫心语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左登峰心中的恐惧多过好奇。

巫心语还是摇头。

“你师傅教你的?”左登峰再度发问。有些道士是习练武术的,所以左登峰才有此一问。不过寻常的武术也只能强身健体,不可能做出这种超出人体极限的事情。

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巫心语这次竟然点头默认。

“这是武术吗?”一见她默认,左登峰立刻趁热打铁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巫心语闻言再度摇头,她今天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可能是不舒服,眉头一直微皱。

“那是什么?”左登峰再问。

“道术。”巫心语拿起昨日用过的石子儿从灰砖上写道。

左登峰看到这两个字立时大感惊愕,他当年跟王老爷子学了十几年文化,四书五经,天文地理,诗词历史,数学商贾全有涉猎,闲暇之余王老爷子甚至将他当年留洋的时候学到的日本话也教授了一些给他,但是所有的这些全是正统的文化知识,因此左登峰并不相信什么道术和法术,在他看来所谓的道术就是跳大神的巫婆和算命的神棍骗钱的伎俩,可是眼前活生生的事实又由不得他不信。

“你力气这么大,为什么还弄那些死人过来吓唬人?”左登峰终于明白巫心语当年是如何搬动那些死尸的了。

巫心语听到左登峰的话后直盯着左登峰,直到盯的左登峰发了毛才用石子儿写下了一行字,“师傅突然离去,道术没有学全,每月只有三天。”

“哦!”左登峰恍然大悟,巫心语刚才一直盯着他看,就是在犹豫要不要跟他说实话。巫心语敢跟他说实话表示已然相信他了。

“我不舒服。”巫心语再度写下几个字,放下石子儿走进了西厢。

左登峰疑惑的目送巫心语进屋,在巫心语起身的瞬间,有两个姐姐的左登峰就已经知道巫心语所谓的不舒服是指什么了。

巫心语进屋之后左登峰并没有立时离去,而是站在原地整理思绪,一院子的松树和那口盛满清水的水缸说明巫心语说的都是真的,她的确会道术。但是由于十年前她师傅离开的太过匆忙令她只学了很少的一点皮毛,只有在她来月假的时候才能施展。此外东西两间厢房以及正殿内的两个蒲团说明当年这座道观里只有她和她师傅两个人,她的师傅到底去了哪里,当年为什么走的那么匆忙,还有就是为什么道观里没有厨房,这些问题都令左登峰感觉疑惑却又无从猜测。

站立了许久,左登峰方才回过神来,他需要干的工作很多,当务之急是将正殿里的那些尸骨掩埋掉,想及此处,左登峰扛着头和铁锹离开了道观,来到东侧的丛林里刨挖了一个偌大的土坑,随后回到道观将那些尸骨逐一的搬了出来。

“左登峰,我的菜刀是不是你拿走了。”就在左登峰用大殿里的垂旌黄布包着一包骨头走出道观的时候,山下传来了喊叫声,左登峰抬头西望,发现文化所做饭的胖大海正从山下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左登峰驻足问道。胖大海真名叫庞大海,比左登峰大几岁,由于很是肥胖,大家都管他叫胖大海,他是左登峰介绍进文化所做饭的,所以平日里跟左登峰关系很是不错。

“胡茜让我来看看你。”胖大海快步走了上来。

“操,让你来看看我死没死吧?”左登峰忍不住发出了冷哼,清水观闹鬼的事情连外面的保长都知道了,孙爱国和胡茜不可能不知道,这对狗男女把自己弄这儿来压根儿就没安什么好心。

“哎呀,累死我了。”胖大海走到左登峰跟前一屁股坐到了道观外的台阶上。

“你怎么过来的?”左登峰出言问道。正常人的步行速度是每小时五公里到七公里,胖大海的步行速度没那个公字。

“骑所长自行车来的,这些馒头给你。”胖大海将手里的小包袱递了过来。

“谢了胖子,你赶快走吧,这地方闹鬼。”左登峰接过包袱出言说道。他并不想跟胖大海说实话,因为他嘴上没把门的,回去说漏了嘴,胡茜和孙爱国备不住又会想招儿折腾自己。

“哎呀,我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事儿呢,听所里人说这里不干净啊。”胖大海一骨碌爬起来看着残破的道观面露恐惧。

“一到晚上阴风阵阵,鬼哭狼嚎的,满地的死人骨头,你看。”左登峰说着将那包着尸骨的黄布递给了胖大海。

胖大海顺手接过,一把抓出个骷髅头,哇的一声将那包骨头给扔了。

“老左,实在不行咱别干了,别为了几块钱把命搭上了。”胖大海盯着那包散落的尸骨面无人色。

“没钱我妈吃什么,还有我那俩姐,一人生了三四个,喝西北风啊。”左登峰摇头叹气。这里闹鬼是假,但是他需要钱是真。

“这也不是个事儿啊,这破地方我看着头皮都发麻,到了晚上你还不得吓死啊。”胖大海一脸的关切。

“你回去跟胡茜和所长说说吧,尽快把我弄回去,再从这儿呆下去我得疯掉。”左登峰以退为进,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胡茜巴不得他疯掉。

“行,我先走了。”胖大海转身就走,他虽然人高马大,胆子却小。

“你菜刀还在我这儿。”左登峰高声说道。

“你留着防身吧,下次我给你带支土枪来。”胖大海头也不回。

“太好了,千万别忘了。”山里兔子多,左登峰立刻想到了用土枪打兔子。

“不行,土枪打鬼不好使,我还是想法子给你弄把桃木剑吧……”

第六章 渐露端倪

“还是带土枪吧。”左登峰闻言急忙出言高喊。

也不知道胖大海是听到了没回答还是压根儿没听到,总之是没回头也没吭声。看着一溜小跑儿下山的胖大海,左登峰哭笑不得,这家伙很迷信,备不住真能给自己弄把桃木剑过来。

一直看着胖大海跑到山脚下蹂 躏着自行车逃走,左登峰才收回了视线,扭头回望,发现巫心语正站在西厢门口看着他。

“你都听到了,我以前跟你说的都是真的。”左登峰走到巫心语面前将那包白馍塞给了她。先前他与胖大海谈话的声音很大,巫心语从屋里肯定可以听到,二人的谈话间接的证明了左登峰到道观的原因以及不能离开的理由。

巫心语通过包袱缝隙看到了这是一包白馍,急忙又递给了左登峰。

“你不舒服,给你吃吧。”左登峰没接那包馍馍,转身走出了道观。事实上左登峰虽然在文化所工作,馍馍也不是管吃的,平时还是以玉米窝头为主,不然胖大海也不会特意给他带包馍馍来。但是左登峰却将它全部给了巫心语,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在掩埋尸骨的时候左登峰也一直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而他想出的理由很简单,巫心语是女人,这几天还不舒服。

掩埋掉正殿的尸骨,左登峰开始整理院子里的那些松树,冬天快来了,得准备过冬的柴草。

在左登峰砍剁柴火的时候,巫心语一直坐在西厢门口看着他,由于松树很多,左登峰一直忙了一整天才码垛整齐,傍晚时分,左登峰生火做饭,巫心语走到门口将馍馍还回来一半,左登峰接了。

往后几天更加忙碌,修补塌陷的院墙和摇摇欲坠的门楼,左登峰是农村孩子,家里只有他一个男人,所以这些工作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在修补院墙的时候,巫心语出来帮忙了,左登峰没有拒绝,因为他需要有人帮他从下面递送砖头。

“你父母呢?”左登峰骑在墙头冲下方的巫心语问道。

“我是师傅捡回来的。”巫心语从扔上的砖头上写道。

“你师傅去了哪里?”左登峰看完砖头上的字迹,转而将其砌到了墙头。直到现在左登峰才知道巫心语是个孤儿。

“不知道,一觉醒来,师傅便不在了。”巫心语又从下方扔来了砖头。

“你师傅走的时候没有留下书信?”左登峰出言问道。

“没有。”巫心语再度扔上一块砖头,虽然脸上的污垢遮掩了大部分的表情,但左登峰还是能看出她脸上的疑惑和失落。

“你师傅是男的还是女的?”左登峰再问。道士道姑跟和尚尼姑不一样,他们可以传授异性弟子。

“女人。”巫心语现在对左登峰已然毫无戒心,左登峰问什么她就会回答什么。

“你师傅叫什么?”左登峰好奇的问道。

这次巫心语没有从灰砖上写字,扔上来的是无字砖头,左登峰这才想起自己的问题有点失礼。

就在左登峰微感尴尬之际,巫心语又扔上了一块砖头,砖头上写的是“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不知道,可能得住很长一段时间。”左登峰如实回答。只要孙爱国和胡茜不倒霉垮台,他很难再回县城。

巫心语闻言面露喜色连连点头,左登峰见状也冲其微笑点头,独居深山有个伴儿总是个好事儿,不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有着巫心语的帮忙,左登峰很快就将倒塌的院墙以及门楼修好,关上道观的大门,左登峰再也不用为夜半时分野狼的嚎叫提心吊胆了。

随后左登峰又在东厢外为自己挖了个厕所,厢房的门窗也糊上了窗纸,不再透风,晚上还有热炕可睡,左登峰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巫心语仍然住在西厢,左登峰几次想要过去帮忙黏糊窗纸都被巫心语拒绝了,事实上西厢的窗户已经被巫心语用茅草堵住了,糊不糊窗纸也无所谓,左登峰之所以想进去是因为好奇心作祟,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在巫心语不在的时候左登峰也想过偷偷进去一看究竟,不过想起当时跟巫心语‘你别去我屋子,我也不进房间’的约定,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左登峰与巫心语越发熟络,巫心语从西厢搬出了大量的粮食请左登峰帮忙蒸煮,红薯,山芋,豆子,花生应有尽有。

在左登峰的追问之下,巫心语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红薯和山芋的确是从村民地里偷来的,但花生和豆子却是她从田鼠洞里掏出来的。左登峰不信,巫心语便带着他从已经收获的田间寻找田鼠洞,果然,一个田鼠洞里能掏出十几斤的花生和豆子。

随后的一段时间,二人一直忙着准备过冬的口粮,主食差不多够了,左登峰从集市背回了一些蔬菜,道观东面的水塘里有鱼,由于道观一直“闹鬼”,无人敢到那处水塘捕鱼,多年下来水塘里的鱼很多,左登峰从渔村长大,自然不会浪费资源,每日上午垂钓,下午腌制晾晒,闲暇之余也会用铁丝编制套索试图捕捉野兔,可惜收获甚少,因此左登峰一直惦记着胖大海下次来的时候能给他带杆土枪。

在此期间,左登峰也与巫心语进行了多次的交谈,巫心语告诉他有炕的东厢先前是她住的房间,师傅失踪之后她才搬到了西厢,东厢北屋里的那口棺材下面的确有地道可以通到西厢,但是地道是怎么来的她并不清楚。此外道观里先前就没有厨房,她在十三岁之前吃的东西都是没经烟火的。左登峰是个细心的人,由此判断出了她的年纪,巫心语比他小一岁,今年二十三。

二十几天之后,左登峰再次发现巫心语开始皱眉,通过细心的观察,左登峰发现她在这几天不止是力气特别大,行动的速度也很快,偶尔的跳跃也远远高出常人。左登峰虽然对此很是好奇,却也没有问她学的是什么道术,更没有让她教给自己,这种女人来月假才能使用的道术他可不想学。确切的说,他不是不想学而是不敢学,因为他搞不懂月假和道术之间到底有没有必然联系,如果来月假才能使用道术大不了学不成,万一是一用道术就来月假,那就悲哀了。

一个月过去了,胖大海终于来了,这次是在山脚下喊左登峰的,连山都不敢上了。

“谢谢你哈。”左登峰摆弄着胖大海带来的土枪,有了土枪,别说兔子了,野 鸡都跑不了。

“别说那没用的,这地方还闹鬼不?”胖大海将铁沙袋,火药壶,底火硝子逐一递给了左登峰。

“以前是天天闹,现在隔一天一闹。”左登峰并没有说实话。

“我估计你也被吓习惯了。喏,你的工资。”胖大海从怀里摸出四块大洋递给了左登峰。

“你去我家一趟,把这三块大洋给我妈,我妈要问我为什么不回去,你就说我工作忙,千万别说我被弄这儿来了。”左登峰留下一块大洋,将另外三块递给了胖大海。换作以往,左登峰回村都是一家送一块的,这次只能全给自己的母亲,母亲肯定会分给自己的两个姐姐。

“行,我正好回去看看我爹。”胖大海接过大洋揣进了怀里,俩人的村子都在县东边,离的不到十里地。

“给老头儿买两瓶酒带回去。”左登峰从兜里抓出一把铜子递给了胖大海。胖大海就是个厨子,他工资很少,每个月工资只有一块钱,跟左登峰不在一个档次。

“那我就不客气了。”胖大海欢喜的接过那把铜子装进了口袋。

“路上慢点儿。”左登峰摩挲着土枪跃跃欲试。

“对了,跟你说个事儿,我听说日本人快打来了。”胖大海转过了自行车。

“意料之中的事儿。”左登峰不以为然,此时的中国各大军阀割据,国民政府腐败无能,净出些孙爱国那样好 色贪财的官儿,正经抗日的没几个,日本人打过来也不奇怪。

“我听说日本人挺坏的。”胖大海一副正儿八经的表情。

“我也没感觉现在这些当官儿的有多好。快走吧,这些事情跟咱没关系。”左登峰催促胖大海上路。

胖大海闻言跨上自行车颠簸着去了。左登峰扛起土枪顺着山路回道观,胖子的那几句话并没有令他多想,对于日本人也没什么恐惧心理,在左登峰眼里日本人跟其他侵略者是一样的,到中国都是来抢东西的,害怕的应该是有钱人,跟他没什么关系。

左登峰不但不紧张不害怕还有点幸灾乐祸,即便日本人打过来,遭殃的也是那些县城当官儿的,他躲在这山沟里安全着呢。

回到清水观,巫心语迎了出来,好奇的打量着左登峰手中的土枪。

“认识这是什么吗?”左登峰不无炫耀的扬了扬手中的土枪。

“鸟铳。”巫心语现在时刻装着那颗小石子儿,以方便跟左登峰交流。

“呀,有点见识,想不想吃野 鸡白米饭?”左登峰先前用过这种土枪,打野 鸡最好用。

巫心语一听立刻欢喜雀跃,连连拍手,她现在和左登峰越来越亲近,不再隐藏自己的情绪。

“想吃野 鸡没问题,想吃白米饭也没问题,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左登峰微笑的盯着巫心语。

巫心语闻言面露疑惑,转而用石子儿写道“什么事情?”

“很简单,你去洗洗脸……”

截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截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670.html
首 发:小说截袖在线阅读
  • 恋你心悠然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恋你心悠然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恋你心悠然目录预览:第2章油嘴滑舌的小东西第3章我与老公的小三第2章油嘴滑舌的小东西我要去赶一个通告。虽然我想把这个通告推了,作为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本来机会就不多了,所以现实是我必须去。我夹着台本,一只手端着咖啡,一只手拿着三明治挤过人群。我没有站稳,幸好有人扶了我一把:“谢谢……哎,怎么是你。”诸元宇白衬衫黑色西裤站在我面前,这个人不愧是衣架子一样的身材,最普通的款式在他身上都有一种男模的范儿。“我有点事情来这里。”诸元宇看了眼我手上拿着的食物,问道:“

  • 《大男神的小萌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大男神的小萌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大男神的小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葬礼vs葬礼第1章葬礼vs葬礼第2章认错人,哭错坟第2章认错人,哭错坟第3章绝种大男神第3章绝种大男神第1章葬礼vs葬礼郊外的寂静山头。肃穆庄严的葬礼上,挥挥洒洒的细雨润湿了每个前来参加葬礼人身上的黑衣。本来就寂静尴尬的气氛,被冰冷的深秋之雨,渲染的更加肃冷,还隐约带着股森森煞气。使得这前来参加葬礼的人,都不觉的缩了缩肩膀。“这柏家的大少爷也真是的,哪有自个父亲的葬礼还迟到的?倒是让我们这些旁亲,在冷飕飕的天儿里

  • 逆天仙尊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逆天仙尊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逆天仙尊目录预览:第2章大喜之日,退婚之时第3章千古巨头第2章大喜之日,退婚之时“眼泪?居然藏在石像眼球之中?”叶匀不傻,为之一震,灵光一闪便瞬间抓向两颗银色眼泪。咻!两颗银色眼泪突然闪烁阵阵白光,然后合二为一,光芒未散,很是突兀飞入叶匀眉心,顿失不见。叶匀不敢相信,眼睛瞪得大大的,额头全是汗珠,放佛见到一把利剑朝自己飞来,还未反应过来,那滴银色眼泪就已离奇消失在眼前,只感觉身体闪了个冷颤,而眉心处就有股温暖气息在散发。连串魔幻变化,令叶匀心惊胆跳。“破立

  • 若有来生,依然爱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若有来生,依然爱你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若有来生,依然爱你目录预览:第三章准备手术第四章放我走吧第五章离开第三章准备手术凌寒霆的神情之间闪过一丝不易捕捉的愁容,“马上手术。”“可是……”医生有些为难,“现在医生们都已经下班了,而且方小姐的身体情况很差,需要调理一段时间才可以继续手术。”“我知道了。”凌寒霆沉默了一会儿,“现在还能找到晴儿的血型么?”“对不起凌总,我们一直都在想办法寻找,但是还是没有结果。”面对凌寒霆的问题,医生固然有些紧张。这是好久以前就被吩咐给自己的事情,可是自己一

  • 我不是野模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不是野模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我不是野模目录预览:第二章你真是个尤物第三章做我的女伴第二章你真是个尤物面试官拍了下手,示意我们可以站好了,道:“恭喜各位应聘成功,坐在旁边稍稍等候,我们公司老总待会就来了。”他们分别给我们一杯热牛奶,不得不说,这热牛奶来得真及时,本来在这空调房里,露这么多地方身体都凉凉...一杯温热的液体下肚,整个人都暖和了不少,我冲楚黎一笑,握着她的手,道:“幸好我们俩通过了。”她点点头,之前被他们吃豆腐也值了,不一会儿,他们的老总就出来了,是一个帅气的男孩,脸上总是带

  • 你是最美的遇见3章(第三章 白头偕老)

    原标题:你是最美的遇见3章(第三章白头偕老)小说名:你是最美的遇见第三章白头偕老下午两点多,颜清醒过来,韩颂侧身背对她,窗外透进来的光被他挡了个严实。她无声的笑,身体的酸痛还在,但被韩颂占有的愉悦更多。颜清悄悄的起身,亲了男人一口,穿好衣服走向厨房。上次,韩颂吃的几个菜,她准备重新弄一遍,然后给他弄个螃蟹小饺当宵夜。颜清在遇到韩颂之前,不是没见过优秀的追求者,只是这世上唯有感情最不公平,她喜欢他,他却爱着另一个她。结婚后,父亲怕她过得不好,上上下下安排了许多佣人过来,不过都被颜清请回了家。毕竟,

  • 毒妃倾城:嚣张王爷滚远点11章(第十章 告状去吧)

    原标题:毒妃倾城:嚣张王爷滚远点11章(第十章告状去吧)书名:毒妃倾城:嚣张王爷滚远点第十章告状去吧“什么?”这话一出,不止小丫鬟愣了,桃沫更是难以置信,尖声叫道:“什么?你竟想打我?”桃沫和一般丫鬟不同,她是大老爷的正室大夫人程媚沁亲自送来给裴雪兮做贴身丫鬟的,从前碍着大夫人的面子,所有人都给她三分脸面,连裴雪兮也不敢对她太过严厉,如今裴雪兮的亲爹亲娘都死了,裴家全靠大老爷主事,桃沫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裴雪兮竟然还叫人打她!裴雪兮没有理会桃沫,只是直直地看向小丫鬟:“不敢么?”接触到

  • 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目录预览:第2章我给你个做我女人的机会第3章你还是对我念念不忘第2章我给你个做我女人的机会劲皇傲绅士的将孟熹微扶好,又抽回手,微笑着说:“孟小姐,下次走路可要注意路。”这么憋足的理由,孟熹微讥讽一笑。呵,一男一女在休息室里摔倒?果然,劲皇傲在五年前和五年后一样,对女人自大而敷衍。然而——湖蓝色纱裙女孩儿眨眨眼睛,对劲皇傲的话似乎深信不疑,扫了一眼孟熹微的高跟鞋,嘟嘴道:“跟太细的鞋子,就是很容易崴脚哦。”劲皇傲宠溺的捏捏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