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战斗吧,雷神大人在线阅读

2018/11/11 06:43:32 来源:网络
小说战斗吧,雷神大人在线阅读

小说:战斗吧,雷神大人

第4章 激斗

谢阳开始并不知道升魔殿可以售卖消息,只是他最近在为一个难寻的魔法材料头疼时,雪莉告诉他的。推荐gao-xiao.com

说是这里三楼是出售各种消息的,但需要支付高额的费用。

听到雪莉这么说,谢阳的眼睛一亮,既然都了解,那么母亲的事情是不是也知道?于是本来要询问材料下落的谢阳决定问问自己母亲的事情,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你就是来购买消息的谢阳?”老者放下手中的书,端起茶杯,缓声问道。

“谢阳见过前辈。”谢阳施了一个晚辈礼恭敬道。

“呵呵,不用太过拘束,坐下喝口茶吧。”

老者指着另一杯茶说道。高效新闻网闻言,谢阳平复了一下心情坐在了老者的对面。

“不知小友想知道什么消息呢?”见到谢阳渐渐平静下来,老者说道。

“我想打听一个人的行踪。”

“什么人?”

“东方谢家的谢灵雪。”

“东方的人?我们这的消息还真不多。我给你找找吧。”

说完,老者就起身想一排书架走去,然后仔细的搜寻了起来。说明gao-xiao.com

原来这些书架并不是放书籍的,是存放各种消息的。

谢阳感到很好奇,于是就定睛往这些书架望去,结果什么也没有看清,仿似两者之间有一层薄纱笼罩着。

谢阳回神揉了揉眼睛,不信邪再次看去,结果这次谢阳却什么都没有看见,眼前只有一片迷雾。

而更为惊奇的是,当谢阳向回神看老者是否找寻到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不知何时遍布了白色的雾。

此时谢阳终于明白了,这里的书架上都设置有迷惑人心神的魔法,越是仔细看它,你就越会陷入其中。

不过谢阳并不担心,他知道那老者会帮助自己的。

果然,在谢阳无聊的拨弄眼前的白雾的时候,忽然感觉肩膀被什么人拍了一下,接着眼前的景色就恢复了。网站gao-xiao.com

“小友,你可不能盯着这些书架看,不然会心神失守的。”老者拿着一叠纸张走了过来。

“关于谢灵雪这个人所有的消息都在这里了。小友你想知道关于她的什么事情?”

“我想知道她这五年来的踪迹。”

谢阳看着老者手中的那叠纸激动的说道。

“五年来的踪迹?小友恐怕让你失望了,这里并无此人这五年来的任何消息。”老者看着谢阳问道。小说战斗吧,雷神大人在线阅读

“什么?”这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母亲她

“前辈,那关于她最近的消息是什么?请您告诉我。”

一想到母亲可能遭遇了最坏的情况,谢阳不免焦急了起来,颤声的问道。

“小友不要着急,我看看。最后的一次消息是五年前拓跋家家变那时的事情了,当时拓跋渊密谋家主之位,对家族中不支持的族人进行了屠杀,当时这位谢灵雪带着自己的孩子与另一个男子逃了出去。之后就在无消息。”

当说到那个孩子时,老者看了一眼谢阳,然后继续说道。谢阳因为担心母亲的安危,并未发现老者的这个异状。小说战斗吧,雷神大人在线阅读

“最新的关于谢灵雪的消息就到这里,小友可还有什么问题?”老者说完之后,问道。

然而谢阳根本就未听到,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然后呢,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母亲怎么样了?是逃出去了还是

不不不,母亲一定会逃出去的,她那么厉害,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但是如果逃出去了,那为什么不来找我?难道还是遭遇不测了?

“还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老者并未因为谢阳的无视而生气,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

“虽然我不想打扰你,但是,你能否让我知道我想知道的事。”

就在老者打量谢阳的时候,一道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在房间里想了起来。

还好谢阳此时正在胡思乱想中,如若不然,他真的怀疑升魔殿的保密性了。

针对上门来购买消息的顾客,升魔殿有专门的规定,在进行交易时,只允许交易双方两人在场,房间内不允许出现第三方。

同时房间内禁止使用任何带有‘复制’‘记录’魔法的工具。此时,这忽然出现的第三个声音明显是违反了规定的。

“我不是说了,你不要随便的出声吗?”老者无奈的说道。

“你要不墨迹我会出声吗?”声音的主人强硬的回答道。

“.”老者觉得很无辜,怎么最后还是我的错了?但还是将正在‘沉思’的谢阳打断了。

“小友,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现在该是轮到你了。”

看着逐渐走远的谢阳,老者抿了一口杯中的红茶说道:“有趣,有趣,看来以后会发生十分有意思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老者想自语般说道。

“再说。”暗中那道声音淡淡的回应道。

对于这个回答老者只是笑了笑,然后转身做到了沙发上继续读那本书。

谢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升魔殿的门的,他只是隐约的记得最后那位老者好像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之后就放自己走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被一群人围着,其中有四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指着自己不知在说些什么。

待得谢阳完全清醒之后才听出来,这几个人竟然在骂自己。

“这家伙绝对是个傻子,不然连撞人也不会不知道了。”

一个瘦的跟猴子似的男子对着中间的那个长相还算漂亮的蓝发女子说道。

“嘿嘿,我看他不只是一个傻子,还是一个哑巴,看他一声不坑的。”

另外一个脸色惨白,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男子接着说道。

“要我看都不是,他一定是吓的不敢出声了,没准现在的裤子都湿了,哈哈。”

而一个打扮妖艳,脸上涂满了粉的女子说完后其余几人都轰然大笑了起来。

“喂,我不管你是傻子还是哑巴,你今天将我的衣服弄脏了,必须给我个说法。”

笑够了之后,那个蓝发女子张口说道。

看着面前这四个傻叉,谢阳那颗本来就因为没有得到母亲确切消息而烦躁不安的心就更加的烦躁了,于是十分暴躁的说道。

“你要是嫌脏就直接脱了,哪来这么多话。”

谢阳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就将全场的人都震慑住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全场陷入了短暂的寂静,然后就沸腾了。

“这个少年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他竟然敢对‘暴君’的妹妹那样说话。”

“你没听错,他确实说了。”

“看来这个少年命不久矣啊。”一个中年汉子叹息道。

“原来他能说话啊,我还以为他是哑巴呢。”

一个有些天然呆的少女说道。周围的人都一脸无语的看着她:姑娘你这注意力在哪呢?

听着周围人的谈论,那名蓝发女子脸涨得通红,羞怒的吼道:“你说什么?”

“我现在很烦,你们最好不要惹我,滚!”

谢阳没有理她,骂完之后抬腿就要离开。

“站住。”

那个蓝发女子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但是谢阳并未停下脚步,蓝发女子见此挥手刻画了一座淡蓝色魔法阵,然后三只水箭凭空出现射向了谢阳的背后。

“嗤、嗤、嗤”水箭穿过了谢阳在他的面前击出了三个拇指宽的小洞。

“完了,这个少年。”

“活该,我还以为有多厉害。”

“怎么没有血啊?”

那个天然呆的少女再次说道。经过这个少女的提醒,众人才注意到,水箭虽然穿过了谢阳,但是却没有血液。

回头再看向那个蓝发女子时,众人都惊住了,谢阳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此女的身后举拳就向她的腹部打去。接着众人就看到此女沿着一条抛物线砸向了旁边的摊位上。

“你!噗。”那女子吐了口血,完全摊在了那里。

蓝发女子的三个同伴见到自己的小伙伴被打伤了一脸愤怒的看着谢阳抬手就描绘出魔法阵,从魔力的波动上来看,几人竟都是中级魔法师,看来那个蓝发女子也是一样得了。

“木藤,缠绕”

那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在刻画出一个绿色的魔法阵之后,在谢阳的脚下突然冒出了几颗藤蔓,并迅速地向谢阳缠绕过来,谢阳快速跳开。

然而,谢阳的脚刚刚落地,一道青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正是那个瘦的跟个猴子似的男子,此时他的脚下正有一个青色魔法阵闪闪发亮。

“风卷,乱刃绞杀”

说完,就从那个法阵中出现了一个有无数风刃组成的小型龙卷,然而这一切没有这样结束,此时那个纵欲过度的男子将早就集结在身边的冰锥射向了风刃龙卷中。

“我也来,荆棘刺杀”

见到白脸男子的做法,那个妖艳女子大笑着将众多的木刺也射向了风卷中。

“小孽种,我让你再狂。哈哈哈”

看到同伴将那个侮辱自己的小杂种如此虐杀,那个蓝发女子高兴的大笑起来。围观众人见到四个人如此对待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都面露不忍之色,但却无一人出来阻止。

“看来,你们好像很开心啊。”就在在场众人认为谢阳必死无疑时,风卷中传来了谢阳那淡然的声音。

“什么?”

第5章 天赋:绝对零度

“竟然没死。”

蓝发女子和她的三名小伙伴惊愕的看着面前这个龙卷,这可是合三名中级法师之力进行的封杀,即便是一头二阶的噬牙狼也无法存活,难道这个少年的身体比魔兽还要强?

“哒、哒、哒”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谢阳的身影逐渐在风卷中显露出来,而随着谢阳的脚步声,那本来快速旋转的龙卷渐渐的停止了旋转。

同时,在龙卷的表面冒起了白色的雾气,伴随着这阵雾气的出现,周围众人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仿佛周围一下子就到了冬季一样。

“怎么变得这么冷了?”一个路人颤声问道身边的同伴。

“我怎么知道。”而他的同伴也是承受不住这种低温打颤的说道。

“我的风卷不受控制了!”而此时场中那个猴子男生惊叫道。

在听到谢阳的声音时,他就竭尽全力的控制自己的魔法,但是当那白色的雾气出现之后,他就逐渐的丧失了控制权,直至现在,他完全没办法控制了。

“看,他出来了,哇,好重的伤。”

此时谢阳已经的身影显现在了众人眼中,只是模样很是凄惨。

他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如同乞丐,身上的伤口不计其数。

其中更是有一个横贯整个腹部的伤口,但好在不是太深,不然恐怕生命危已。

而背部的血肉此时则是一片模糊,右侧的伤口都已经见到了肋骨。

除此之外,在四肢和背上还插着几根长刺,如果胸部与头部没有冰晶铠甲保护着的话,应该也会惨遭毒手,如此严重的伤势,在场一些胆小的女子不禁别过脸。

“你们,好像很喜欢这样虐杀敌人。”

谢阳此时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四人,仿佛在看着死人一样。

这时若是有人仔细看谢阳的眼睛就会发现,在谢阳的瞳孔外围多了一种紫黑色。只是此时,众人都震惊于那个困住谢阳的龙卷,哪会在意这些细节。

此时那个龙卷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冰柱,刺骨的寒气不断冒出,让周围宛若寒冬。

“绝绝对零度!”此时那名纵欲过度的老兄突然大吼起来:“不可能,这个小屁孩怎么会觉醒‘绝对零度’的。”

“绝对零度?那是什么?”

在场众人都一脸懵逼的你看我我看你。

“我说怎么这么厉害呢,原来是它啊。”

在众人还在懵逼时,一个貌似知道的壮汉说道。

“什么什么,你说说。”

周围的人都急忙围了过来,想知道这个威力奇大的招式到底是什么。壮汉见到这么多人围过来,傲然的说了起来。

“我们现在修炼的各系魔法在每个等级内的威力都是有限的,很难去进一步提升魔法的威力,但是据说有一种方法是可以永久的提升你自身的魔法威力的,那就是‘天赋’。”

“天赋?”众人问道。

“没错,就是‘天赋’,每个系别都有‘天赋’,其中我知道的有火系的‘不死鸟之焰’、木系的‘万木生’以及眼前的这个冰系的‘绝对零度’。”

“此外天赋的觉醒分为先天觉醒与后天觉醒,有些人刚生下来就带有‘天赋’,而有些人在后天修炼过程中会突然的觉醒。”壮汉解释道。

“这么说,我岂不是也可以觉醒‘天赋’”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说道。

“你?不行”壮汉看着青年说道。

“我怎么就不行?”青年气愤的说道。

“就算是后天觉醒的也要在十八岁之前,你?晚了。”

“啊?”在场众人无不失望道。

“快看,他要做什么?”有人叫道。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这种方法,那我就用它来送送你们。冰时雨。”

谢阳说完,身后的冰柱就轰然爆碎成了无数的碎片向四人飞去。见此,四人进行防御,顿时四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藤木盾,一个冰盾和一个水盾紧紧的将四人保护在其中。

“咔、咔、咔”

不过在谢阳冰时雨的冲击下,水盾没多久就炸裂了,而且还成为了进攻大队的一员,接着是冰盾,最后是木盾,然后就是躲在后面的四人。

“啊”

然后围观众人只听到一阵宛如凌迟般的惨叫。

待得风雪过境,就看到四人衣衫破碎的昏倒在血泊中,模样十分凄惨,不过所幸没有死亡,还有呼吸。

但是,谢阳貌似不满意这个结果,抬手便凝结出了大片冰刃,那施法速度比在场四人快上许多。然后挥下了手。

“簌、簌”冰刃飞向倒在地上的四人。

“住手。”

就在冰刃将要砍下四人的头颅时,一道声音在上空响了起来,接着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四人前,拂手便将谢阳放出的冰刃泯灭了。

“谢阳,你想当街杀人吗?”来人对谢阳吼道。

来人正是城主弗兰克,本来他是在城主府中处理事务的,结果属下报告说谢阳在当街战斗,于是他急忙赶来。

“他们自己作死。”谢阳平淡的看向眼前的弗兰克说道。

“你嗯?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本来弗兰克对谢阳这种态度十分的不满,但是眼尖的弗兰克看到了谢阳眼睛的异样。

“眼睛?糟了。”谢阳像想起了什么不好得事情咂舌道。

“糟了?什么糟了?”弗兰克见到谢阳的面色不对问道。

“哦,没什么,你刚说我的眼睛怎么了?”

“我刚刚看到你的眼睛好像有一部分是紫黑色,不过现在没有了,也许是我的错觉,你没事吧?”弗兰克再次问道。

“没事。”

“噢,既然你没事,那你可以解释一下这个状况吗?”弗兰克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

“额,这个是有原因的。”谢阳尴尬的说。

“嗯,我在听。”弗兰克俯视着谢阳说。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

接下来,谢阳大致的讲了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中间不断的强调自己是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市民。

“你说你不小心将他们打伤的?”弗兰克额头上露出了青筋,仿似再忍受什么。

“是。”

“你一个不小心就将人打成重伤,你一个不小心就差点将人杀死?”听到谢阳的回答,弗兰克再也忍不住吼了起来。

“那只是一时冲动,”谢阳继续反驳道。

“你?”

看到谢阳如此态度,弗兰克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他觉得自己这几十年的管家素养面对眼前的这个少年完全不管用。

“你今晚给我好好的在城主府里待着,那都不许去。”最后,弗兰克不得不将谢阳软禁起来。

“好,一切听你的。”

深夜,谢阳躺在房顶,看着天上的月亮,思考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当然不是在反省,那几个欠打的小兵我们的谢阳还未放在心上,只是,自己眼睛有紫黑色出现这件事在谢阳的脑海中久久不散。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每当他情绪过于激动便会这样,只是最近这几年已经没有出现过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出现了。

“看来母亲的事情对我的影响太过严重了。否则今天也不至于到那种程度。”

想到白天的事情,谢阳不免头痛,今后又多了一条罪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明天还要接人。”

第6章 替罪羊

第二天一早,谢阳就被拉到了城主府的大厅中等着那位大小姐的到来,但是,等了一上午也没有见到人影。

最后焦急的弗兰克派遣所有人都出去寻找这位大小姐,而谢阳当然也在其中。

出了城主府的谢阳并未直接就去找那位大小姐,而是转道去了升魔殿,昨天因为母亲的事情,而忘记问那个重要的魔法材料的事了。

“早啊,前辈。”见到那个老者,谢阳熟练的打了声招呼。

“看来小友今天的心情不错啊。”老者同样打趣道。

“昨天让前辈看笑话了。”

“呵呵,不知小友今天过来是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它的下落。”说完,谢阳拿出了一页纸。

这次从升魔殿里出来,谢阳的心情格外的好,这个让自己头痛的东西终于有消息了,虽然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接下来就是如何得到它了。

“快快快,赶紧去决斗场,那个‘暴君’要和人决斗了。”

在谢阳美滋滋的想着得到它之后如何如何疼爱的时候,路上行人的交谈声,吸引住了谢阳。

“‘暴君’?”听到这个略微熟悉的名称,谢阳皱眉思考到“好像是昨天那个女人的哥哥来着。”

几秒后谢阳想到了昨天打架时周围观战人群中的谈论。

“看看去吧,也许以后会有一站。”言罢,谢阳随着人群一起向决斗场走去。

等到谢阳来到决斗场时,‘暴君’所在的决斗场地已经围了一圈的人,谢阳凭借身高的优势生生的挤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了那篮球场般大小的场地。

谢阳向场中望去,只见到平台左侧站立着一个光头,右脸有一条疤痕的魁梧男子,这人此时正右手杵着巨剑,对着对面的身穿绅士服的十几岁的少年说着什么。

由于周围声音太过杂乱,谢阳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不过,也多亏了周围人的谈论,谢阳明白了这件事的缘由,闹了半天,这件事还和自己有关。

原来,昨天谢阳教训了那几个小兵之后,那个大‘胸’器的哥哥,也就是这个‘暴君’十分的生气,经过打听后知道欺负自己妹妹的是一个十几岁长得挺帅的男孩。

于是在这个条件下,这个暴君来到了城中寻找符合条件的,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找到了附和条件的,只不过不是谢阳。

“原来是一个替罪羊。”谢阳看着那个与自己年龄差不多少的少年自语道。

“不过,这家伙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

不知为何,谢阳总觉得见过哪个俊俏的少年,但是谢阳肯定自己之前绝对没有和对方见过面,但是这种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小子,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对面的光头男愤怒的说道。

“我都说了,不是我打伤你妹妹的。”

贝妮丝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自己竟然被人冤枉了,向来都是自己让别人做替罪羊的,今天自己竟然成了别人的替罪羊了,要是让自己知道那个人是谁绝对不会放过他。

“你现在否认也没用,受死。”

说完,光头男构筑出五个火球,向贝妮丝飞去。

“我告诉你,大光头,你要是再执迷不悟,别怪本小姐手下不留情。”

用风刃将袭来的火球切开之后,贝妮丝愤怒的吼道。

“风系?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双系魔法师。”

光头男知道那个打伤自己妹妹的魔法师用的是冰系魔法,所以才用火系魔法来对付这个‘凶手’,但是对方竟然用风系来化解,这个光头男还天真的认为对方是个双系魔法师。

“你真是笨的可以。”

面对如此笨拙的光头男,贝妮丝真是想气都气不气来。躲过了光头砍下来的剑气之后挥手洒下了一片风刃。

“好快的施法速度。”

场下的谢阳看到那‘少年’如此迅速的就将中级魔法释放出来,不住的赞叹道,这种速度比自己都不弱。

“.”

光头男没想到对方的施法速度如此的迅速,立即就被这成片的风刃淹没了。

“光头,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别再找我了。”贝妮丝向光头说道。

“簌、簌、簌”在光头被击中的方向,忽然飞来了三支火焰长矛。

“你!”

贝妮丝愤怒的看着飞来的长矛,一个风系魔法加持急忙躲闪开来,但是因为距离过近,终究被一支擦中了头上带着的绅士帽。

贝妮丝急忙将帽子丢开,担心将自己漂亮的头发引燃,只是这个帽子一脱,场中众人顿时惊异道。

“女孩子?”

“什么竟然是个女孩?”

“我就说不是昨天的那个少年吧。”

看到那个‘少年’成了个女孩子,谢阳也十分的吃惊,但是令他更吃惊的是,这个女孩正是自己将要接待的目标——贝妮丝。

“虽说知道她贪玩,但是没想到这么爱玩,竟然女扮男装。而且竟然成了自己的替罪羊。”谢阳感到十分的无语。

“死光头,你彻底的惹怒我了。”

贝妮丝看着那个被烧一半的帽子说道,那可是自己比较喜欢的一款帽子。

“竟然是个女的,不是说是男的吗?难道我真的搞错了?”此时,光头还在确定自己是否搞没搞错的事。

“风王刺杀。”

只见贝妮丝的身后出现了一对青色的羽翼,然后双翼一振身影倏然消失。

“那是.风王翼!”

看到贝妮丝身后的双翼,谢阳的瞳孔骤然一缩,“没想到这个小公主竟然觉醒了‘风王翼’”。

风王翼:风系魔法的天赋,觉醒后,会得到一双由风凝结而成的羽翼,拥有翱翔天空的权利与无与伦比的速度,随着等级的提升,特性也会提高。

“橡木盾。”

在贝妮丝将要刺中光头男时,一个木盾出现在了光头男的背后,阻挡了这一击。

“乔治。”

见到这个木盾,贝妮丝怒声道。

接着,一个身穿铠甲腰系骑士剑的短发男子单膝跪在了贝妮丝面前。

“小姐。”

“你为什么阻止我?”贝妮丝生气的问道。

“此人不值得小姐出手。”

说完便将腰间的长剑拔出并向光头挥了一剑,只见一道青色剑气冲向了光头男。

光头男本想向自己的救命恩人感谢一下,但谁知,刚刚救了自己的人竟然反过来攻击自己,虽说有些惊讶,但光头男还是本能的举剑格挡。

结果巨剑一下就断了而光头男本人也随之变成了两节。

“我有说要杀了他吗?”见此,贝妮丝冷色道,场面一下冷了起来。

“贝妮丝小姐,原来你在这里。”这时,弗兰克穿着管家服走了过来,说道。

“弗兰克,你这个城里人的脑子真是够可以的。”

见到弗兰克的到来,贝妮丝的脸色缓了下来,顺便吐了下槽。这时乔治适时地说道。

“抱歉,我们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

“不碍事,安全到了就行。谢阳,你还不过来。”弗兰克见到站在场边的谢阳说道。

“唉”谢阳长叹一声,走了出来。

“是他,昨天就是他将‘暴君’的妹妹打伤的。”

“哦,原来是他啊,”

谢阳走出来后,昨天在场的人顿时认了出来。当走到场中时,底下已经传开了。

“这是贝妮丝小姐,小姐这个是谢阳,负责带领你。”弗兰克介绍到。

“原来让我当替罪羊的是你啊。”

贝妮丝一脸微笑的说道,虽然看着和善,不过谢阳却觉得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宛若恶魔的微笑。

“以后多多关照了。”说完伸出了白嫩的小手。

战斗吧,雷神大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战斗吧】 或 【雷神大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478.html
首 发:小说战斗吧,雷神大人在线阅读
  • 傲妃本色20章

    原标题:傲妃本色20章小说名字:傲妃本色《傲妃本色》一袭长髯飘洒胸前,步少尊说:“我不管他是谁,我应你们之邀刺杀九离王,事情败露时你说了那水悠凝会平安无事,可是事实上她却承受了严酷的刑罚!”“我们也刚刚得知消息,要怪只能怪没有料到程墨烈的狠毒!水悠凝是我安国陛下的挚爱,他怎么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何况,如果步大侠对冷小姐有愧的话,可以去王宫中营救,到这里挥剑直指我们陛下又有何用?”申广泰大义凛然,掩盖半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步少尊眉头深锁,终究收了剑说:“步某向来喜欢光明磊落,结交诚心相待之人!

  • 你是我的爱情良药15章(第十五章 死神降临)

    原标题:你是我的爱情良药15章(第十五章死神降临)小说名称:你是我的爱情良药第十五章死神降临尽管短时间内白玲玲还没有对她下手,但是那天她所说的话无疑在莫婉颜的心中埋下了恐惧的种子。她曾千方百计的想逃离这里,但是每次都被白玲玲安排的仆人发现,甚至连这个仓库的门也出不去。在楚风灼走后没多久,白玲玲再次过来骚扰她,这次她与她靠得很近,目的是想给她带来一些压迫感。白玲玲几乎能听到她的心跳声,只不过相比起正常人的心速明显快了许多。就算是紧张的话也不至于如此。“你……你的心脏有问题?”看着莫婉颜那一副慌了神

  •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目录预览:《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怎么可以这样?”苕秀子要被逼疯了,这个该死的苕正村居然因为赌钱而欠了那么多的钱?“小姐,我们也很同情你,但是请你还是乖乖的把钱给我们吧,这样回去之后,我们也有交代,至于你的哥哥,苕正村,如果他回来了,你就好好的和他谈一谈,下次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了。”看来两

  • 【今日20181120】推荐《夜里星辰梦见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1120】推荐《夜里星辰梦见你》在线阅读小说名:夜里星辰梦见你目录预览: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第2章他是疯了吗?第3章没认出她来第4章满身吻痕第5章一份信件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空房。”“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众人一阵哄笑。“今天是陵家举办的酒宴,所谓陵太太既然回国了,今

  • 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10章

    原标题: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10章小说书名: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沐晴朗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打开水龙头,冲了一把脸,重新补妆。补好妆容,镜子里的人恢复了以往的淡定从容。自己凭什么要躲着秦焱熠呢?自己又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要说对不起,也是秦焱熠对不起自己啊。就算他秦焱熠掌握着俄帝国和夏帝国的整个商业命脉又怎么了?他也不能为所欲为吧?对,就是这样的。沐晴朗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拢了拢长卷发,整了整自己的礼服,踩着八公分的尖跟凉鞋拉开了洗手间

  • 小说相思树下寄相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相思树下寄相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相思树下寄相思《相思树下寄相思》她一面说着话,泪水也蔓延开来,滴答滴答砸在地上。苏沐想要撤回自己的腿,却被面前的林宛瑜抱得死死的,远远望过去,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加上林宛瑜跪在地上,更让人浮想联翩!“苏沐——”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划破院子里的杂乱声,便紧接着看到一抹玄色身影,大步流星的赶过来。直挺挺的往院子中间站定,霸道且犀利的眸子扫视一周,不怒自威!他注意到地上哭的梨花带泪的林宛瑜,睨了苏沐一眼,“给我个解释!”还未等苏沐张口说话,旁边的林

  • 爱如残阳,心以冷却17章(第17章 清理过去)

    原标题:爱如残阳,心以冷却17章(第17章清理过去)小说名称:爱如残阳,心以冷却第17章清理过去头痛欲裂。耳边是嘈杂的说话声,窸窸窣窣。傅铭城勉强睁开眼,床边站着一个背影,恍惚间他以为是夏亦然立在床前。“亦然……”他紧皱着眉头,喉咙中发出干哑的声音。“这个也搬出去!”夏轻允对着门口的佣人斥声道。她双手抱怀,踩着高跟鞋转过身来。看向傅铭城粲然一笑。傅铭城这才清醒过来,看清楚了眼前人,竟然有些失落。他轻哼一声,夏轻允立刻俯下身去侧坐在床沿边。“铭城,”她的手抚摸着他温热的脸颊,下巴周围新长的胡茬有些

  • 小说《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目录预览:《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暮色无边的夜。黑漆漆地笼罩着整个大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那闪烁的霓虹璀璨着这个原本已沉寂下来的夜,在喧闹的那一条酒吧街上,正演绎着属于这个城市夜晚另样的繁华和Y惑。异常的热闹缤纷,尤其在“夜色”酒吧的门口,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