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暮焚绡情,腹黑将军别宠我免费阅读

2018/11/11 06:41:23 来源:网络
暮焚绡情,腹黑将军别宠我免费阅读

小说名字:暮焚绡情,腹黑将军别宠我
第一章 遥记山谷初相遇(一)

远处的山崖上,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追赶着一名少女,直到来到了悬崖边,少女凄凉的一笑,看了看身后的悬崖望向男子,久久不言语。暮焚绡情,腹黑将军别宠我免费阅读

 

  男子见状轻声道“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

 

  少女略带讽刺一笑:“有,我还有身后的这条路。”说着少女便往后面靠一步,脚下的石子原本接近悬崖被她一划快速落入山崖下。那男子面上虽平淡,内心却害怕之急缓缓道:“萧绡,事到如今,你跟我回去认错,然后我带去世外桃源,我们永远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少女听到男子的话,心里嘲讽,冷冷道:“一辈子?你觉得还有可能吗?焚暮,如果换做以前我或许还会相信,可是现在还回得去吗?我跟你回去不过是死路一条,与其备受折磨,我还不如现在就解脱。”说完便往悬崖边一望,脸上顿时带着绝望的笑颜,眼泪不经意间滑落。

 

  男子看到此时此景,一种不祥的预感涌入心间,痛苦隐忍的看着面前的少女,想要靠近涌入在怀,却又不敢靠近,身后的悬崖时刻紧逼着自己的眼睛,担心自己的举动会令她无法回转心意跳下这万丈深渊。他缓缓开口道:“难道你就想让我痛苦的活着吗,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世上,这才是你想要的吗?”

 

  萧绡明白他所说的话不过是想让自己回心转意,可是这数月来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叫她如何去遗忘,然后再与他重新开始,也许最好的结局就是从没相遇就是期初最好的注定。推荐gao-xiao.com她看着眼前清瘦的男子,依旧一身白衣,腰间的玉佩正是自己送他的中秋之礼,大病才初愈的他面色苍白,再加上山崖的风更添他一丝单薄。纵使他不相信她又如何,她要他相信她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突兀的寒风萧瑟而来,萧绡望着天上缓缓飘落的雪花,轻声说:“永别了,焚暮。”

 

  说完带着解脱的笑颜,而后身体便往身边的悬崖倒去,焚暮脑中还来不及思考跑向悬崖边大喊,萧绡。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山崖中,他原本撑住不要倒的身体顷刻间倒在了悬崖边,嘴里碎碎念念着他最爱的她。脑海中闪过的全是他与她的画面,她的笑声,她的淘气,她的善良……

 

  似乎想到了那一年的相遇,也是在这样的情景,下着雪,周围一片雪白,映入眼里的景色都是纯净的白,就如她的眼睛纯白透彻,又不失光芒的清亮,他的萧绡再也回不来了。

 

  远处来了一队人,看着自家公子倒在白雪中,立刻命人扶起带回马车上。版权http://www.gao-xiao.com/而跳下悬崖的萧绡那一笑刺痛了这一抹雪,北风萧萧,雪下得格外的大,不知那跳下的少女是否也是如这雪一样,惊了世人的眼折射了尘世。

  他说:陌上花开惜萧绡。

  她说:款款归矣焚暮情。

 

  正是阳春三月时,江南风光迷人眼。云国的风景美名往往吸引络绎不绝的出现游园诗人,都道:江南好风光。

 

  好景不长,以往的三月都是静美,今年却添加了许多不安定的因素。只见城门外不远处快马加鞭的信使正火速赶来,去往的方向正是皇宫。说明http://www.gao-xiao.com/原本不怎么喧闹的街顿时沸沸扬扬。

 

  宫内。

 

  朝堂上看着信使呈上的折子,原本愉快的皇帝立刻大变脸道:“真是混账,小小的莲国竟然和靖国联盟要抵抗朕的云国,真是不知好歹。传令让焚暮将军三日后出发讨伐莲国。”

  数位臣子见状立刻跪下,其中一人上前说:“皇上三思啊,此事事关重大,莲国和靖国既然已经联盟,云国前去征讨于理不合,再加上听闻莲国的出了名智勇双全的将军,靖国兵力也不弱,如若硬要打仗也要考虑一个万全之策啊。”

 

  云帝道:“朕自然知晓,可是近些日子边疆的急报还少了吗,此事无需多言,即刻传令让焚暮将军前来见我。”

 

  一时之间朝堂上的大臣们纷纷叹气,不知该如何。暮焚绡情,腹黑将军别宠我免费阅读于是把目光全部都是锁在这位骁勇善战的战神焚暮身上。只见他身穿白色的战袍走进大堂半膝跪下道:“臣焚暮参见皇上。”

 

  皇上见焚暮来了立刻道:“爱卿平身。”

 

  “谢皇上。”起身后,皇帝身边的一名太监拿着一本折子给焚暮看,焚暮接下快速看完后问:“皇上这——。”

 

  “莲国逾越我边境之事我想你在半月前就听说过,今日却传来与靖国结盟之事,朕觉得边疆之事关系重大,希望你前去征讨莲国,不知焚将军有何看法?”

 

  焚暮知晓皇帝的心思,也不想多问,旁观一下众位大臣的神色,并明白了其中一二,朗声笑道:“臣愿意起兵讨伐莲国。”

 

  皇帝听闻后不悦的龙颜立刻挂上愉悦,大笑道:“好好,朕封你为骁勇大将军,率领二十万精兵前去讨伐莲国,焚将军,朕等你凯旋归来。阅读gao-xiao.com退朝。”

 

  退朝后,焚暮满腹心事的回到府中,无意中被一缕琴音吸引,只见自家表妹茗烟正在莲亭处弹琴,赏心悦目的看着这一景色,茗烟见到焚暮看她许久的样子,停下手中的琴娇羞道:“表哥,你来了也不说一声,又让你嘲笑我的琴技了。”

 

  焚暮轻笑说:“还不是看你弹得太入神了,你的琴技我看云国上下没人能比拟,不过倒是你这副多情善感的样子让外人瞧见还以为是闺中怨妇呢,哈哈哈。”

  南宫茗烟一听心里急了立刻道:“表哥你就知道嘲笑我,可怜我没爹没娘疼,七岁就来这里。”南宫茗烟说着说着便梨花带雨哭了起来,焚暮见不得这自家表妹这样于是安慰道:“我对你说笑的,这府中上下都是你的家人,怎会没人疼爱呢。”

  听到焚暮这样一说,南宫茗烟带着泪花的脸望向焚暮说:“恩,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南宫茗烟觉察到焚暮的脸色有些惨白小声问:“表哥,你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吗?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焚暮缓缓叹气道:“前方有战事,皇上命我三日后带兵讨伐莲国,此去不是两三月就可以班师回朝的事儿,我估摸着去个大半年也是极有可能的,如今奶奶操心这府中大小事已经够劳累了,所以我希望你帮忙打理下府中事物,这段日子就辛苦你了。

 

  “放心吧,表哥,奶奶我会好好照料的。”

 

  “那我就先去准备了,明日一早就要去军营点兵。”说完便离开莲亭回房去了。南宫茗烟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五味陈杂,七岁时父母双亡便来了表哥家,虽然这里的人都把她当做自己人,可是自己还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这儿女主人,如若将来表哥娶了夫人,自己岂不是外人,所以她自己暗暗发誓待表哥这次回来之后便告诉表哥自己的心意。这样想着便继续坐下抚琴,心中充满愉悦的琴音缓缓流淌。嘴角得意的笑容缓缓上扬。

 

第二章 遥记山谷初相遇(二)

莲国城外。

 

  忘忧谷内一名粉衣少女正在按照师父所交代的作业采摘药草,这悬崖峭壁上生长着上好的草药,眼看天色不早了连忙收拾药篮,使用轻功飞向地面。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回到药草屋。一边打理一边收拾晒干的草药。屋中的人听闻外面的动静问:“丫头回来了?”

 

  粉衣少女听到师父叫他立刻回应:“师父,我早就回来了,是你睡糊涂了。”

 

  屋内的人依旧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笑道:“为师让你采的草药你倒是花了一上午的功夫就找到了,看你这么闲得慌,罚你把药草屋内的所有书籍都看完。”

 

  少女一听立刻不开心了大声抗议道:“师父,那屋子里的书起码也有上百册,你让我全部看完,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也得可能,为师本来也没说让你什么时候看完,看你这么精神的抗议就罚你三个月内全部看完。”老者的话一说完,萧绡顿时觉得哭笑不得,三个月看完,完完全全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每天还要晒草药,捣磨草药,还要打理花草还要练功,做完这些事情都要花上一下午的功夫,还要看书,萧绡顿时觉得有种想要撞豆腐的冲动。

 

  屋内的老者早就料到外面的少女正在各种抱怨,起身走出屋外笑道:“为师也是为了你好,你的医术也要多加精进,屋里的书大多都是解毒秘籍,还有制毒秘籍,你三月看完后把它们全部都烧了,记住为师的话。还有三月后去城外百里的梅影山庄,你只要报上你的姓名即可。”

 

  萧绡内心充满疑惑却不想多问只是问:“梅影山庄是不是师兄住的地方啊?”

 

  提到她这个师兄,萧绡一脸好奇,从师父口中只是听闻过两次,一次是在捣药的时候,师父让她捣药,而那些药草是她从没见过的,甚至可以说那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暮情’这种毒的解药配置,师父那时候就说此毒天下间只有他医圣曲歌老人可解,除此之外大罗神仙都没用。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师兄中毒,那个时候是她第一次听到师父提起。而后三年后师父交代他要去梅影山庄看望师兄,除此之外更别说见到这个人了,连他叫什么自己都不知道,不过想着师父收的徒弟不会差到哪儿去,也不会见面时觉得自己看到怪物。萧绡自我安慰的想着。

 

  曲歌老人知道这徒儿心思缜密却从来不会多问些什么,有关她的事情也不会多问,包括为什么不让她出谷的原因她也没问过,一晃眼也就十六年了,从她还是婴孩的时候就是自己一人带大,数年来都是聚少离多,自己一人喜好游山玩水目的也是希望她日后可以独立,起码可以让他放心。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布满疑虑宠溺的笑道:“你师兄的事情日后你就会知道,他姓梅,为师只有你们两个徒儿,你师兄对医术也算是拔尖的人物,日后可以向他多多探讨。”说完转身进屋。

 

  萧绡古灵精怪的看着曲歌老人进屋的身影,好笑的想着,轻哼一声继续收拾药草。

 

  第二天天亮时分,只听见曲歌老人大喊道:“萧绡你这死丫头,居然把我的胡子给剃了。”

 

  屋外的萧绡听到师父责问声哈哈大笑起来,想到昨儿布置下来叫她三个月内把药草屋的书全部看完,再看看师父的胡子没了,顿时觉得好解气。

 

  曲歌老人就知道这丫头要报复他一下,却没想到把他这胡子给剪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没了胡子就好像没了胡子的猫一时威武不起来,满脸通红跑出来问:“死丫头,你这算是哪门子报复,欺负到我的胡子上了,你这让为师今日如何出门啊?”

 

  萧绡不以为然继续打理药草,轻哼道:“谁让你让我看那么多书,我就是记性再好也不会在三个月里记住吧,你这才是赤裸裸的报复我,还说我太闲了,明明是你太闲了。”

 

  “我说你这死丫头,居然敢跟你师父我斗嘴了,上一次你把我养的猫的胡子剪了我也就算了,这一次你居然把我的胡子给咔擦了,你,你,你。”曲歌老人气的话也说不清楚,原本今日想去找他的大徒弟顺便盘问交代一些事情,没想到让这个丫头搅黄,这胡子三五天也长不全,这回算是栽在了这丫头的手里了。

 

  萧绡看到师傅那残碎的胡子,瞪着眼睛,老脸通红的样子就想到那只大花猫,于是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曲歌老人看到这丫头这般调皮也不想说什么好歹,转身进屋自顾自的捣磨起草药,萧绡笑得停不下来忽然想到自己的手札里记着还需要一位药,于是丢下手中的药草往山谷里跑,顺便采点野菜回来。曲歌老人一边捣药叹息无奈的笑道:“这丫头真能折腾我这把老骨头。罢了,就这样去见徒弟也好。”说着便去书房写下一封信潇洒的离开这忘忧谷。

 

  忘忧谷之所叫忘忧谷主要源于这里的景色使人清澈心底难以回想那些耐人寻味的事情,这里有浑然天成的瀑布,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四季如春,在萧绡的记忆里有着无法割舍的一部分,这里除了师父就是这里景色。山间的溪水叮咚敲着沿途的岩石,萧绡原本一脸解气的内心更加悠然自在。这里没人打扰她的生活也是怡然自得。

 

  梅影山庄。

 

  此刻曲歌老人的大徒弟见到自己的师父如今这般模样顿时敞开大笑,曲歌老人不悦的说道:“这还不是你师妹的杰作,一天到晚淘气,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梅子轩看到他这位瘦骨仙风的师父样子,尤其是胡子少了一半心里也在猜想那位师妹调皮的模样,能让师父这么宠爱足以见得她在师父心中的地位绝非一般。莫说寻常的大家闺秀,就是换做这莲国的闺中小姐都不敢这般淘气。

 

  曲歌老人咳嗽一声道:“别笑了,为师今日前来是有正事儿与你相商。”梅子轩听到师父这样一说,便立刻止住问:“师父前来所为何事?”

 

  “如今这天下事,为师虽不关心,可你身为江湖人士多多少少也是知道,这阵子比以往不太平多了。莲国和靖国突然结盟成为盟国,这云国肯定有动作,我料云国会让焚暮出兵打仗,至于莲国也就是篱洛那小子了,这一仗胜负难料啊。”

 

  曲歌老人一边说着一边惆怅万千。梅子轩见到师父这般还是头一次。在看到师父的胡子被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师妹折腾成这个样子,心中不由一笑,很快正襟道:“我想此事现在天下人皆知,结盟之事可大可小,不过按照云国的实力来说,云国的胜算也是蛮大的,倒是多出一个篱洛,这也算是始料未及的,听说两人的计谋都可以称得上是智勇双全,云国的焚暮还被称作‘战神’,而莲国的篱洛倒是可以称得上无名小卒,却不可小觑。三月前曾与靖国军事演习时,就爆料出他用兵如神,我想这两人的交锋谁输谁赢谁也说不清楚。”梅子轩分析道。

 

  “不错,这正是我所想的,不管谁输谁赢其实对你我来说都不重要,可是关系到黎民百姓,天下苍生。作为医者都有怜悯之心,救死扶伤。可靖国的举动不正是想要接机吞并莲国吗,被云国剿灭了,靖国也不算吃亏,这一步棋也算是铤而走险。自从莲国的上任皇帝祁城逝世后,由他儿子祁翊接任后,莲国的宫内斗争日复一日,皇太后也不过问,如今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我没有料到。”曲歌老人说着便想到十六年前的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感慨万千,天下之事谁也说不清楚。

 

  “师父,究竟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这么多年以后,莲国还在搜寻当年的事情,甚至还在查找莲国怀蕊公主的下落。”

  “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梅子轩不明白师父为何如此看重这条信息,但他至少可以确定和师父定有联系。

 

  曲歌老人见徒弟知晓的也不算少,间接性的提到:“其实这云国要讨伐莲国其中的缘由定少不了当年怀蕊公主自杀的事情,当年怀蕊公主生下双生子后不久便去世了,男孩被抱回了莲国也就是如今的篱洛,而女孩在她母亲去世不久后便被人抱走了,外人声称夭折。没想到这十多年后竟然后会有人问津此事,看样子这三国之争一时半会谁也无法解决这其中缘由。有人说怀蕊公主死了,有人说没死我也不知道,这事儿我想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轩儿,为师有一事要拜托你。”

  “师父请讲。”

 

  “我与一位老友有约,可能这阵子都不在,我跟萧绡说三月后前来找你,到时你派人接应一下,至于这封信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交给她。”

 

  “万不得已?”梅子轩疑惑的问着。虽知道师父私底下收了一个师妹,但是从没见过。

 

  “如果有天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你就把这封信交给她就好。时候不早了,为师就先告辞了,萧绡的事情就拜托你照顾了。”

 

  “师父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定会好好照料师妹。”

 

  曲歌老人说完便向门外走去,一脸叹气的模样无奈的摇头呢喃道:“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啊。”

 

  梅子轩看着师父留下的这封信,拾起叹声走进自己的院内。原本落寞的梅园突然显得落寞更甚。

 

第三章 遥记山谷初相遇(三)

等萧绡回到屋子里时却发现师父早就不见了踪影,只有下一封信说:为师游山玩水去了,丫头记住为师说的话。

  萧绡见到这样的一封信气不打处的来,她的师父从来就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最近一次没见面竟然是两年,这一次又不知道是多久,反正自己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萧绡也觉得没多大的影响,倒是想到她师父说的那些书要全部在三个月内看完,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可是不听师父的话她倒是一次也没有,于是萧绡便开始了每日复一日的举动吃饭睡觉看书。草药也不晒了,花草有时间再浇溉。一连下去把书在两个月内看完了,正闲的没事儿做,便背起竹筐前往山谷里采药,这轻功也有一月余没施展了,这身骨头恐怕一动都会散架了吧。

 

  想起这些时日每天的吃饭睡觉看书日常终于结束了,显得也格外轻松。再想到师父胡子的事情心情更加欢畅。哼着小曲游荡在山水间,手中采着草药,忽然发现新大陆一样,看见了悬崖上生长着一朵雪灵芝,虽说现在晌午已过,但是日头还是很耀眼,只见萧绡纵身一跃往悬崖处那朵雪灵芝飞去,抓着悬崖上的藤蔓,伸手去采那药,刚采到手,手中的藤蔓断了,紧接着坠入地面,萧绡心里一万个不想死的心祈祷神明让她不要英年早逝。

 

  哎哟的一声回归底边的萧绡连忙低估道:“真是疼死我了,这雪灵芝什么地方不长偏偏长到那样子的悬崖峭壁上,还好没有摔死我。”说这边捡起地上的雪灵芝,装进竹筐里。没走几步就发现草丛里有东西,她伸手拨开密麻的草丛近身一看是一个男人,立刻惊吓了住。连忙想到这地方从来没有外人进入就算想进入也必须破阵而入,紧接着看向悬崖,想到这人定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见他身穿玄色盔甲白色战袍上布满血迹,脸上全是伤痕,细细一看倒也算是一个美男子,只见他血飞英挺的剑眉,靴薄轻抿的唇以及棱角分明的轮廓,面上衬托出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如果那双眼睁开不知究竟会如何,萧绡想着便把这人带回了竹屋。一边替他打理伤口一边为他捣药,直到深夜,却发现这男子开始发高烧。萧绡心里不耐烦的低估,也不知你是何方神圣竟然这么能折腾人,这都大半夜了居然发烧,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要不是看你伤得太重于心不忍看你死去,我才不救呢。

 

  起身便要为他把脉时,萧绡原本疲惫的脸色显现出一抹复杂。再看看床上这人虽然褪去一身戎装,可是也不见然就是好人,竟然还中毒,而且还中了‘紫草’,能活到现在也算是走运。

 

  萧绡也来不及的多想立刻配药解毒,待他不烧了毒也差不多解了,萧绡就起身回到房里休息,还没走上床就听到隔壁的房门传来声响,萧绡立刻跑过去,却看到这人倒在地上,想要站起来。

 

  “你伤没好,就不要乱动,为了给你解毒我把我宝贝的雪灵芝都用上了,你可不要轻而易举的死了。”男子听闻是一个女子,略带嘶哑的嗓音问:“这是哪儿?”

  “这里是忘忧谷,我估计你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幸好遇到本姑娘不然你就去见阎王爷了。”说着便把他扶上床。“诶,你别乱动,你这半条命都还是捡回来,你要是死了,我就功亏一篑了。”

 

  说起来这人还是她第一次救的人,要是死了,日后让师父知道医死了人,那他师父还不跟她跳脚嚷嚷。

 

  “姑娘,天都黑了,你怎么不点灯呢?”点灯?脑子有病吧,这还晌午呢。萧绡仔细一想可能是‘紫草’的副作用。中毒者解毒后半月里看不到事物。

  “现在大白天不需要点灯,你中毒了,眼睛短时间里看不到。所以不要大惊小怪了。”

 

  男子听到这女子的说辞倒也不怀疑什么,那日被敌军追杀到这悬崖时,便也没想过要活着回去了,如今大难不死,先把伤养好再说。“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日后我定会报答于你。”

 

  报答?我还需要你报答吗?萧绡这样想着,无奈的叹气说“你还是先躺下好好养伤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还有也不要姑娘姑娘叫我,你叫我萧绡就好了。”

 

  “萧绡姑娘,这里是——”。

 

  “我都说了这里是忘忧谷,我从小在谷里长大,这儿就只有我一个人,所以不会有人打扰到你休息,你先休息吧,我出门采点草药。”萧绡已经很不耐烦的说着,如今她自己都有两天没合眼了,家里需要的那几味草药也快没了,还的去上山采。离开前不忘狠狠的瞪一眼那名男子。那男子原本就是习武之人自然可以感觉得到屋外的少女此刻的眼神简直就像是要杀了他一样。虽然自己暂时看不见,但还是能够感觉得到此处幽静且是一个世外桃源,而那名女子就是这里的主人,周围的花香定然是这名女子的杰作还有这屋子的浓郁的药味,也猜到了不少。看样子的确是自己走运,不然死于非命也难说。

 

  等到萧绡回来的时候屋里人已经不知何时自己来到了院子里,独自坐在石桌旁。萧绡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还挺行的嘛。”随后便开始进屋配药。那男子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却一点东西都看不见,萧绡原以为他的眼神会是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刚瞧了一眼,原来是一双桃花眼,顿时觉得更加气。手中的草药被她使劲儿得磨损。想她自己第一次救人竟然救了一个这样一个人,辜负了这么一副好皮囊。

 

  那男子很快觉察到萧绡异样的举动问:“这里似乎生长了许多奇花异草。”

 

  萧绡装作没听见继续捣磨草药然后放入药罐,娴熟的动作一气呵成。所有药配齐后便生火熬药。眼看天气还有一会才落日,萧绡便把剩余的药拿出来磨成粉,许久后走出屋对男子说:“喂,你该换药了。”

 

  男子主动卸下衣服说:“有劳萧绡姑娘了。”

 

  “你叫什么啊?”萧绡仔细的给他上药,心里却嘀咕着她的雪灵芝就这么没了。二人靠的如此之近,那男子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草香,不同于常人的香味,闻过后令人心旷神怡。恍惚间他竟然有些失神,虽然看不见但却努力感受她的气息,第一次与女子这么近距离接触的他有些胆颤,兴许肩上的伤口太深萧绡给他上药时他不由的微微抖动了一下身子。拉回深思说:“焚暮。焚尽相思,暮望佳期。”

 

  哐当一声,萧绡手中的药晃神的掉在了地上,觉察到自己时常的举动连忙捡起惊讶的说:“原来你就是鼎鼎大名的焚暮大将军,我有听我师父说过你,说你不仅仅英勇善战而且还足智多谋,看你这身气质我在就该想到的,真是笨死了。”想到师父提起过这人,萧绡原本一肚子气便消散了,近些年听到这人的消息都是从师父那儿得知,她曾经告诉过师父说世界上她最崇拜的人一个是师父,另一个就是焚暮。当然对于那个还未见过面的师兄,萧绡是一点崇拜也没有顶多就是好奇。在她眼中焚暮这个人不仅仅让她感到崇拜还有更多的敬畏,如今见到此人就在眼前并且她还是他的救命恩人,萧绡想着这事儿都难以平复此刻的喜悦的心情。

 

  焚暮见到她如此时常的一面还不忘说:“见笑了。”的确是让人见笑了,他毕竟是一国的将军竟然落入这样的田地,被敌军逼跳悬崖只为不想做俘虏苟且偷生,这一次战败他意识到了太多,却没想到军营里出了奸细。若有朝一日他定要踏平对方的城墙。

 

暮焚绡情,腹黑将军别宠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暮焚绡情】 或 【腹黑将军别宠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2454.html
首 发:暮焚绡情,腹黑将军别宠我免费阅读
  • 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 玩火自焚)

    原标题: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玩火自焚)小说名字: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第7章玩火自焚而男人却全然不知,看着向自己伸来的手恐慌的向后退去,颤抖的手指指向他的衣摆,脸色惨白。“喂!你的衣服着火了!”男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只是一瞬间,火焰已经在床上乱窜,瞬间将江渺逼向角落,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一切,险些就要哭了出来。一直大手突然扯住江渺的衣领,猛一用力,将她从大火中救了下来。正当江渺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他已经去到卫生间抱了一大盆手猛地向火焰泼去。江渺呆呆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

  •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小说:狼性总裁撩妻有道目录预览: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第九章去求霍祈尊!第十章帮我拿一盒套套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夏安好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将秦崇左推开,愠怒地喘着气狠狠瞪着他。秦崇左的薄唇上竟然沾染了刺目的血迹,分不清是谁的。“秦崇左,你真让我恶心!”“夏安好,你为了这些钱出卖自己,还不如来当我的情人。”男人冷笑着拭去唇角的血,“我绝对不会缺你吃穿,怎么样?”以前秦崇左也曾亲吻过夏安好,却是极尽温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残暴,几乎带着凌虐的意味,像是生气了。正也就是

  • 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小说: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第二章夜行刺杀第三章初给教训第一章穿越好吵…耳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哀怨哭喊声,硬是把熟睡中的风若兮给吵醒。“奴婢求求您了!贵妃娘娘!求您救娘娘吧…”“淑妃娘娘!奴婢知道您心善!求您出手救救娘娘吧!”风若兮不由得睁开了眼,一双妙目茫然的看着四周,周围乱哄哄的吵闹不已,本就有起床气的她烦躁得很,美丽的小脸顿时沉下来,撩开床幔冷道:“吵够了没有?”她这一声吼不要紧,可她的出现把众人给吓坏了。“啊!诈尸了!”一个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目录预览: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第2章红眼君第3章他的止疼药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正文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轰隆!哗啦!吼嚎!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

  • 《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

    原标题:《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小说名字:我的26岁女上司目录预览:第一章廉价的爱情第二章再见蓝欣第三章赌局第四章富二代第一章廉价的爱情上海,夜里总是看不到漫天繁星,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在这里有光怪陆离的爱与恨,欢笑与悲伤。那一天下班,我像往常一样,拖着工作一天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租住的家,看到美丽温柔的蓝欣之后,身上的疲惫也像往常那样一扫而光。蓝欣不像往常一样雀跃地朝我跑过来,而是静静地坐着,甚至没有回头看我。沙发旁边立着她的行李箱。“蓝欣,怎么了?”我有

  • 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目录预览: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第九章我的心都是BOSS的!第十章被潜规则了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总裁,是去集团吗?”后排的雷铭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刚刚坐上公交的钱小沫,鹰隼般锐利冷静的眸子微眯着,忽然改变了主意,“跟着这个女孩。”司机不敢多问,时速400公里的跑车只能像蜗牛一样跟在公交车的后面,还和公交车一样逢站必停,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而公交车上的钱小沫却毫不知情,她站在拥挤的人群里,东摇西晃,愤愤在心里咒骂着BOSS的坏话。

  • 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大牌霸总来暖婚《大牌霸总来暖婚》“啪”的一声,叶霏霏的手重重地打在了肖尘抓她的那只爪子上。“肖大影帝,我真的累了,没工夫陪你们玩啊。”肖尘回头看一眼身后的秦歌,双手交叉,跃跃欲试地说道:“叶霏霏,可是你逼我们的。”“妹的,你们想干啥!”叶霏霏看情况不对,那是一个转身拔腿就要跑。然而,她跑不过秦歌,最终还是给这两个家伙逮住。……紫荆名门七号别墅,叶霏霏生无可恋地坐在沙发上。“我说,你们两个人够了!老娘真的累了,要睡觉。打游戏是不可能的,今

  • 斯蒂芬·霍金:人生如戏,活着就有希望!

    斯蒂芬·霍金,1942年出生,在牛津大学学习物理学,后来去剑桥大学攻读宇宙学硕士学位。22岁时,他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疾病。当他准备娶他的第一任妻子简时,医生预测他活不长了。他们结婚26年,育有3个孩子。他坐着轮椅,除了通过语音合成器,基本上不能说话。1988年,他的伟大著作《时间简史》一举成名,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册。1992年,这位物理学家和SueLawley一起出现在荒岛唱片上。他选择的奢侈品是焦糖布丁。1995年,霍金与他的一位护士伊莱恩·梅森结婚。他们结婚11年后离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