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医绝尘涛在线阅读

2018/11/11 05:01:46 来源:网络
小说医绝尘涛在线阅读

小说:医绝尘涛

第004章:试试你的功夫

张雅玲将卧室门关上,又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然后拧亮墙壁上一盏情调彩灯,整个房间便笼罩在一种暗红色的光影之中,朦胧而暧昧,加上张雅玲身上散发出的一股股浸人心脾的香水味,还有她扭来扭去的小蛮腰、傲娇高挺的胸,令肖曦忍不住耳热心跳,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意马心猿。高效新闻网

“淡定,一定要淡定!我是练过无极混元功的,有强大的意志力和自控能力,一定要经得住诱惑,不能陷进这种非常危险的感情漩涡中去!”

肖曦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同时将眼睛盯住对面的窗户,尽量不与张雅玲炽热的目光相碰。

张雅玲见肖曦呆呆地站在那里,以为他有点害羞,便坐到床上,踢掉脚上的高跟鞋,仰头躺到了按摩床上,低声说:“小傻瓜,来啊!你不是说让我试试你的功夫吗?快来试啊!”

肖曦低头一看,只见她双膝微微弯曲,那条紧窄的奶白色小短裙完全起不到什么遮掩作用了。如果不是因为灯光朦胧幽暗,血气方刚的肖曦估计会大喷鼻血……

“玲姐,你们店子里做按摩,应该有专门的服装吧,你还是换一套专用服装吧!你就这样穿着短裙躺着,不怕春光外泄?”

“小傻瓜,姐喜欢你,我怕什么春光外泄?对了,你喜不喜欢姐的身材?很多人都说我的身材特别好,你等下做按摩是就知道了。”

肖曦吓了一跳,忙摇手说:“玲姐,等下就有顾客过来了,我先给你做做按摩,你试试我的手法和技术,再决定是否录用我,好吗?”

张雅玲侧过头盯着他,一双杏眼在朦胧的灯光下熠熠发亮,用幽怨的语气说:“肖曦,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接纳我?我现在这么主动,这么大胆,只差跪着求你亲近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骚、很贱?”

见肖曦沉默不语,张雅玲脸色一黯,微微叹了一口气,用伤感的语气说:“肖曦,我告诉你:我虽然是别人的第三者,但并不是如你想象的那样,骨子里就是风骚浪荡、喜欢勾引男人的。像今天这样主动求一个男人来亲近我,还是我生平第一次,你信不信?”

肖曦知道她这话肯定不假:以她的美貌和才干,觊觎她美色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她如果想要随便找个情人,只要对那些像苍蝇一样围着她嗡嗡转的男人稍稍假以辞色,不知道会有多少浪荡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确实不需要像今天这样主动挑逗……

于是,他赶紧点头说:“我信,我信!玲姐,你这么漂亮,这么能干,性格又非常爽利,麻将馆很多男人都将你当做梦中情人呢……”

他刚说到这里,张雅玲忽然直起腰,猛扑到他身上,一把搂住他的脖子,用梦呓般的声音说:“我是他们的梦中情人,你就是我的梦中情人……肖曦,你知道吗?我这辈子还从来没对一个男人这么动情过。从你第一次到麻将馆来上班的那一天起,我就疯狂地爱上了你!你太帅了,太有气质了。小说医绝尘涛在线阅读跟你一比,我原来交往过的所有的男人,简直就是一坨坨豆腐渣……”

肖曦听她越说越热切,抱住自己腰身的手臂也越搂越紧,生怕自己把持不住,便将身子轻轻一挣,挣脱了她的搂抱。

“玲姐,我们不能这样,会后患无穷的--”

“什么后患?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只要你开句口,我现在马上就打电话给那个老色鬼,跟他斩断一切关系。”

张雅玲以为肖曦是担心她那个中医院副院长情人,便很急切地打断了他的话,并马上拿起放在旁边的手机,准备拨打那个人的号码。

肖曦吓了一跳,忙伸手按住她拨号的手,说:“玲姐,你这样做,不担心他报复你?”

张雅玲“哼”了一声,说:“我知道你肯定听到过关于我的风言风语,也肯定以为我是个贪图虚荣傍大款的女人,对不对?不管你信不信,我要告诉你一个事实:当初我是被那个老王八蛋强暴的,是迫不得已才选择走这条路的。”

“啊?”肖曦听到她最后那句话,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

“你肯定以为我在讲故事骗你,是吗?你如果在市中医院有同学或朋友,问一问就知道了:三年前,我跟那老王八蛋的事情,在中医院闹得沸沸扬扬--因为我被他强暴后,马上就报了警,并且还向纪委举报了。高效新闻网

“没想到,这老东西关系非常硬扎,不仅没受到处理,反过来还威胁我:如果不顺从他,就以诬告陷害的罪名将我关进看守所。我当时就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卫校毕业生,心想反正自己的清白已经毁了,又告不倒他,还不如现实一点,所以就从中医院辞职,让他出资开了这家会馆。”

肖曦听到这里,已经相信了她的话。

张雅玲继续说:“其实,我早就想跟这老东西一刀两断了。在这三年期间,我找了三个男朋友,但每次都被老东西用卑鄙的手段拆散,最后还让我得了一个恶名,说我给人当第三者,赚了钱又去养小白脸--你在麻将馆肯定听到过这种谣言,对不对?”

肖曦确实听人说过张雅玲经常给她的那个院长情人戴“绿帽子”,没想到真相却是这样,心里不由怃然。

经过这一番交谈,张雅玲也不好意思再跟肖曦撒娇撒痴了,再次躺回到按摩床上,用无奈的语气说:“好吧,既然你这么嫌弃我,我也不勉强你,强扭的瓜不甜,这一点我懂。你现在来试试按摩技术。网站gao-xiao.com不过我有言在先:不管你技术好坏,都得给我留下来,哪怕每天给我们做饭菜也行。我就不信你是铁石心肠,我对你这么好,就是一块石头,终有一天也会被我焐热。”

肖曦在习练“无极混元功”时,确实跟道士师父学习过按摩手法,所以对自己的技术很有把握。

于是,他从头部开始,用修长的手指先后按摩了张雅玲的太阳穴、玉枕穴、百会穴等重要部位。

“玲姐,感觉怎么样?我这按摩技术是我师父传下来的,非常独特,应该很舒服吧!”

“不怎么样,我没感觉。”

肖曦有点不相信,稍稍加大了一点力度,然后再次问她怎么样。

“还是没感觉。小说医绝尘涛在线阅读要不,你在我身上试试吧,也许会感觉好一点。”

肖曦知道她是故意的,可又不好戳穿她,只好将手掌移下去,开始给她按摩腹部和腰部的穴位。

本来,他是想在手指上加一点“混元真气”灌注进她穴道里的,那样的话,她肯定就不会再说“没有感觉”了。

可转念一想:这“混元真气”是至阳的先天元气,不仅可以治病疗伤,还有提神的作用。张雅玲现在本来就情热如火,如果再给她灌注一点混元真气,只怕会更加疯狂。

于是,他便只用常规的动作,很轻柔地在她的身上按摩。

饶是如此,张雅玲还是有点经受不住了,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推荐gao-xiao.com

肖曦见她快有点把持不住了,正在心里暗叫“糟糕”,外面忽然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跟着就传来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张雅玲,这大白天的你锁什么门?你跟谁在里面?”

肖曦以为是她的那个副院长情夫来了,脸色一变,赶紧将手掌从张雅玲的身上挪开,怔怔地站在按摩床边,神色间尴尬无比。

张雅玲听到外面那破锣一样的嗓门,厌恶地皱皱眉头,坐起身说:“肖曦,别理睬他!那是个神经病,要不是会馆暂时还离不开他,老娘早就赶他走了。”

肖曦开始以为是她那个副院长情夫过来“捉奸”了,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可现在一听她这话,好像又不是那个副院长,有点诧异地问:“外面那个人是谁?难道又是……”

他本来想说“难道又是你另一个情人”的,可话到嘴边,终究觉得不妥,便及时将后半截话收了回去。

但张雅玲却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忽然抬起手掌,很恼怒地在他的肩膀上擂了几拳,怒道:“肖曦,你个小王八蛋!你以为老娘的裤子系在膝盖上,是个男的都可以上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外面那家伙就是个神经病,一直想打老娘的歪主意,可老娘毛都没让他沾到一根!不信的话,等下你亲自去问他!”

见肖曦还是一副似信非信的模样,张雅玲又羞又恼,用葱管一样修长的手指在他额头上狠狠地戳了几下,然后便详详细细地向他介绍了外面那个人的情况。

第005章:妒火中烧

原来,在外面叫嚷的那个男人,名叫史义晶,五十余岁,原来是天江医科大学中医学院的副教授,现在是省中医院某科室的副主任,认识他的人当面都叫他史教授,背后却喊他“屎一斤”。

因为美颜养生会馆的功能,一是美容美颜,二是为亚健康顾客调理身体、治疗一些慢性疾病。所以,会馆除了要有专业的美容导师之外,还要有中医坐诊专家,为顾客解决一些无法靠药物治疗的慢性疾病。

这个史义晶,就是“娇颜养生会馆”的坐诊专家。因为他不用在医院坐班,所以,每周的一三五下午,他到会馆来为顾客坐诊,报酬是五百元一次,一个月可以赚到六千元外快。

“哇,这个教授可真牛逼:在这里坐一个下午,为顾客摸摸脉,提供一些养生建议,就可以赚五百元,这钱实在是太好赚了!”肖曦惊叹道。

张雅玲撇了撇嘴:“就这样,这老家伙还不满意呢,说他在省中医院,别人挂他的专家号,挂号费可以被号贩子炒到3000元,所以在我这里500元一个下午,他吃亏了,而且他还给我们会馆带来了顾客,所以我应该感激他。”

“他带来了顾客?他的水平是不是很高?”

“也不是他水平有多高,他有他自己的方法。比如,有些患有慢性疾病的女人到省中医院去看病,他就会向对方推荐我们会所,说她们那个病如果在医院治疗,不仅很贵,而且效果也不好,但如果到我们会所来办一张会员卡,按照这里的方法进行治疗和调理,不仅可以根治,费用也很低。他这么一忽悠,果然有些患者就来我们会所办会员卡了。”

肖曦有点惊讶地说:“这样说来,这个史教授是会馆的顶梁柱啊,每月给他6000元报酬,好像并不过份,你为什么如此厌恶他?”

张雅玲哼了一声:“他给会馆带来了效益,这不假。不过,这家伙卖力地给会馆带顾客,是有目的的:一是每个由他介绍来的顾客,只要办了会员卡,就要给他三百元回扣;二是想占我的便宜,只要一到店子里,就用各种方式挑逗我、骚扰我,有时候甚至还以不再到会馆坐诊来威胁我。你说,遇上这样的老色鬼,我厌不厌烦?”

肖曦没想到在会馆当坐诊专家,收入会这么高,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玲姐,我是正牌的医科大学毕业生,而且学的也是中医专业,虽然达不到史教授的水平,但一般的亚健康毛病,不仅能够诊断出来,还可以给顾客提供很好的治疗调理建议。要不,干脆我也给你当坐诊专家吧!”

张雅玲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揶揄说:“你嘴上毛都没长齐,谁相信你是专家啊!请你给我来坐诊,这不是砸我的招牌吗?且不说你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没有多少临床经验,就算你医术很厉害,但顾客们都只相信专家教授的头衔,而不会相信你这个刚出校门的毛头小伙子。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肖曦知道医疗界确实是很讲究资历和技术头衔的,医生这个职业也是“越老越红火”,只好郁闷地点点头,打消了做坐诊专家的幻想。

此时,外面的史义晶听里面迟迟没有动静,更加妒火中烧,扯着嗓门高叫起来:“张雅玲,你到底在干什么?再不开门的话,我就报110了,说这店子里有人卖yin,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收场!”

张雅玲知道这老色鬼虽然医术很好,但在生活中却是个十足的傻缺二货,不仅贪财好色,而且性格乖张怪异,什么傻缺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生怕他真的打110报警,只好恨恨地走到外面,嚯地将防盗门打开。

随后,她叉腰站在门口,杏眼圆瞪,对着外面一个戴厚框眼睛、矮小猥琐的瘦老头怒斥道:“史义晶,你说谁卖yin?说话可得有点根据,否则的话,我告你诽谤污蔑。”

史义晶探头往客厅里一看,只见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子正从左边的卧室走出来,妒恨得五内如焚,伸手指着走到了门口的肖曦,唾沫横飞地嚷道:“瞧瞧,瞧瞧,这不就是那个piao客吗?张雅玲,你太虚伪了!在我面前装得圣女一般,却大白天跟别的男人在店子里yin乱,好一个贞洁烈妇!”

张雅玲气得柳眉倒竖,只想抬手在他那张橘子皮一样的老脸上抽几个耳光,可转念一想,这老东西是自己店子里的台柱子,他一走,店子的生意可能会垮一半,只好强忍恶心和怒火,冷冷地说:“史教授,吃醋好像还轮不到你吧!你是我什么人?是我父亲还是我情人?我跟别人大白天上了床,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顿抢白,将史义晶说得哑口无言,翻着白眼珠子愣怔了片刻,忽然转头就走,边走边恨恨地说:“好,算你狠!我确实管你不到,我灰溜溜滚蛋,总可以了吧!”

张雅玲想起下午约了湘云路建行大客户经理蔡凤琴来找史义晶诊疗的,如果他就这样拍拍屁股走掉,不仅蔡凤琴这个未来的金牌客户可能会流失,甚至她一些同事也可能会退出会所,那损失就相当大了。

于是,她赶紧收敛起脸上的怒容,快步跑过去追上史义晶,赔笑说:“史教授,您怎么说走就走呢?刚刚我态度不好,不也是因为您冤枉我大白天偷人,气急了才口无遮拦吗?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胳膊上跑得马,您是大教授、大专家,心胸是很宽广的,对不对?所以,你就担待小女子一点,好不好?”

说着,她就拉住史义晶枯柴一样的瘦胳膊瑶了摇,又微微嘟起嘴吧,作出一副委屈万分的样子,还忍着内心的厌恶,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史义晶本来是赌气,并不是真的想离开会馆,此刻见张雅玲向自己撒娇撒痴,不由浑身骨软筋酥,立马转身跟着她回到了会馆。

当看到肖曦后,他再次仔细打量了他几眼,见他长身玉立、英气逼人,自己这一米六的个子,在他面前一站,就像一个侏儒站在巨人旁边一样,不仅心虚气短,而且情不自禁地生出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种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于是,他皱着眉头问张雅玲:“他就是你准备聘请的美容导师?你这里都是女性顾客,美导除了给顾客提供美容和养生服务外,有时候还要给她们做保健按摩。一个男孩子给女人做按摩,你觉得合适吗?”

肖曦虽然也跟张雅玲一样,很讨厌这个外形猥琐、内心龌蹉的“叫兽”,但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令会馆失去他这个“顶梁柱”,便笑笑说:“史教授,我的真实想法是想向您学习,跟您一起给顾客诊病治病,并不一定要做美容导师。”

史义晶用鄙夷不屑的目光盯视了他几眼,哼了一声说:“就你也想跟我一样在这里坐诊?你有什么资格向我学习讨教?你去我们医院打探打探:我的学生哪一个不是研究生或者博士生?”

说完这段话,他不再理睬肖曦,走到左边那间卧室门口,探头往里一看,见一张按摩床上被褥凌乱,空气中还飘荡着张雅玲身上的香水味,想起她刚刚很可能就在这张床上,与那个英俊男孩颠鸾倒凤,再一次妒火中烧。

转过身之后,他忍不住瞪了张雅玲一眼,却见她正用水汪汪的杏眼,含情脉脉地盯着肖曦看。那目光中的喜爱和柔情,就连傻瓜都看得出来。

“妈拉个巴子的,这忘恩负义的小骚货!老子花钱搞不到,却宁愿让这小白脸白搞,真是岂有此理!今天老子与这小子势不两立!”

史义晶心里恨恨地想着,对张雅玲说:“小张,你要我留下来继续坐诊,可以,但我有两个条件:第一,这小子不能留在会馆做事,以免败坏店子的名声;第二,我的劳务报酬要提高到800元一次,一个月坐诊12次,每月9600元薪酬,介绍顾客的提成另算。”

此言一出,张雅玲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史义晶所提的两个条件,张雅玲都不想应允。

首先,她暗恋了肖曦大半年,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将他留在自己店里做事,正想着怎么利用这个机会与他成就好事,史义晶却想赶走他,这不是在剜自己的心头肉吗?

其次,现在店子里每月的费用已经很高了,而且因为史义晶只是一个副教授,医术也不是特别高明,所以生意并不是很好,已经有好几个金牌客户提出不想续办会员卡了。如果再提高史义晶的工资,店子的利润可能就寥寥无几了。

因此,她为难地说:“史教授,这两个条件,您可以再考虑一下吗?您也知道,现在养身馆竞争激烈,生意很难做,如果您再提高坐诊的费用,我就真的没什么赚头了!”

史义晶把手一挥,断然说:“没什么好考虑的,这两个条件有一个没达到,我立马走人,你另请高明吧!”

第006章:挑衅

肖曦因为史义晶原来在天江医科大学中医学院教过书,虽然没有直接给自己授课,但也可以算是自己的老师,所以一直忍让着没做声。

没想到,他居然得寸进尺,越来越过份了,不仅想赶走自己,还趁机勒索张雅玲要涨工资,不由怒气勃发,将眼睛一瞪,脸一板,冷冷地说:“史教授,我开始敬你是专家、是前辈,所以虽然你无理取闹,但一直没跟你计较。但是,有句老话叫‘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现在当着我的面就要赶我走,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这店子离开了你,就真的会倒闭?我看未必!”

史义晶听他话里有话,将细细的脖子一梗,嚷道:“行啊!那我现在就走,你有本事有能力,你来当这个坐诊专家。如果一个月之内这店子不倒闭,我的史字倒着写!”

张雅玲生怕史义晶真的走掉,急得不住地用手拉扯肖曦的衣服,示意他少说几句。

肖曦却是个牛脾气,牛性发作了就什么都不管了,听史义晶说他一走店子就会倒闭,冷笑一声说:“姓史的,你别把自己抬得太高。我就不信死了张屠户,我们就会吃带毛猪。我虽然不是什么专家教授,但论中医诊病治病,自信比你这个所谓的教授也差不到哪里去。”

史义晶气得浑身乱抖,用手指着肖曦,紫涨着脸皮吼道:“小子,你吹,继续吹!如果你能够摸脉诊病,我立马跪下叫你三声爷爷!”

原来,他并不知晓肖曦是医科毕业生,以为他就是一个靠漂亮脸蛋骗女人的混混,所以才说出那等狠话。

此时,会馆的一些顾客陆陆续续到了门口,一些美导也赶过来上班,加上附近店子里一些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将会馆围得水泄不通。

一些围观的人听到肖曦和史义晶斗嘴,开始兴奋地起哄:“张小姐,这帅哥是谁?口气不小啊,连史教授都不放在眼里,也太狂了点了吧!”

“年轻人,你如果真有本事,就现场露一手,给人摸摸脉诊诊病,让史教授喊你三声爷爷,那多光彩啊,哈哈哈!”

“史教授,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后生可畏啊!您可别把话说得太满了,如果他真的会摸脉诊病,您这老脸可就没地方搁了!”

张雅玲见周围的人起哄,又羞又急,不住地拉扯肖曦,想让他道歉让步。肖曦却没有理睬她,恨得她偷偷用手指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地拧了几把。

肖曦旁边一个中年人说:“年轻人,你别光耍嘴皮子功夫,满嘴跑火车谁不会啊!你刚刚不是吹牛皮说诊脉水平不会比史教授差吗?你有没有胆量现场跟他比一比诊脉功夫?”

张雅玲转头瞪了那个起哄的中年男子一眼,不满地说:“张哥,你瞎起什么哄?史教授是医学专家,有几十年的中医诊疗经历,我这老弟才二十来岁,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你让他怎么跟史教授比试?”

史义晶本来不想跟肖曦比试,觉得以自己副教授的身份,跟这么一个嘴上没毛的年轻人去比诊脉水平,即使比赢了,也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

但是,他见张雅玲处处护着肖曦,心里的妒火越烧越旺,完全失去了理智,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和面子了,只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压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白脸”。

于是,他气呼呼地对张雅玲说:“小张,我本来不想跟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计较,但你听听他刚刚是怎么说的?他自称他的诊脉治病水平,并不比我这副教授差。既然这样,你让他现场露一手又如何?”

随后,他又将目光盯向肖曦,用不屑的语气说:“小子,你敢现场跟我一起诊病吗?我们就在这围观的人里面,找一个身体有几样小毛病的,每个人切脉两分钟,不许问病人症状,也不许用听诊器等辅助工具,然后各自将病人身上的所有毛病写出来,让病人判断谁更准确--你敢吗?”

肖曦刚刚之所以敢说自己的诊脉水平不会比史义晶差,是因为他的混元功已经练到了第三级,可以用混元真气探测病人体内的毛病。

但是,这功夫他至今还没真正实践过,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而史义晶却是一个有几十年诊脉经验的老中医,所以稍稍有点犹豫,并没有马上应承。

史义晶见他踌躇,以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诊脉,更加嚣张起来,指手画脚地说:“小子,你是后辈,我也不太难为你:你只要赢了我,我就跪下叫你三声爷爷;如果你输了,我不要你下跪,也不要你爷爷,只要从此不再踏进这个店子就行!”

张雅玲一听,顿时叫了起来:“不行,你们两个的诊疗技术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这种比试有什么意义?肖曦,你别答应他!”

隔壁店子一个中年男子又开始起哄了:“小玲,这小哥到底是你什么人?你这么回护他干什么?是骡子是马,就让他出来遛遛呗!他既然敢说那样的大话,肯定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你到底担心什么?”

说到这里,他又贼兮兮地瞟了瞟张雅玲,笑道:“小玲,你是不是害怕这小哥真的不再来找你了!”

周围的人听到最后那两句下流话,都轰然大笑。

张雅玲脸一红,将手在腰上一叉,杏眼圆瞪,露出了泼辣的本性:“王麻子,你个砍脑壳死的!我可警告你,你媳妇已经几次跟我说:你下面不中用了。你再不看病吃药小心她偷偷摸摸给你戴几顶绿帽子,那时候才叫丢人现眼呢!”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哄笑。

随后,他们都抬眼看着肖曦,看他敢不敢答应。

肖曦又在心里默谋了一阵,觉得只要按照师父传授的“真气回波术”去诊脉,即使不能完全准确,应该跟史义晶差得也不会太远。

于是,他霍然抬起头,对张雅玲说:“玲姐,我跟他比试,你别再阻拦我了!”

张雅玲转过头,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盯视着他,良久,才生气地说:“你这楞小子,你拿什么跟人家比?人家是中医专家、副教授,你就是麻将馆一个小伙计。你跟他去比诊脉治病,不是拿鸡蛋去碰石头吗?我可警告你:不管你比赢比输,都不许离开我的店子!”

原来,她以为肖曦是想故意比输,借这个机会远离自己,所以心里格外生气,也顾不得周围的人会怎么想,冲口就说了出来。

这时候,最先鼓动肖曦跟史义晶比试的那个中年男子,主动站到他们面前,说:“我身上有几处小毛病,是在医院体检查出来的,至今也没好。两位如果要比试,我愿意给你们做试验品。”

周围的人立即热烈地鼓起掌来。

肖曦抬眼看看史义晶,不动声色地问:“史教授,你是前辈,说说比试的规矩吧!”

史义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很简单,中医看病,讲究望、闻、问、切‘四诊合参’。但是,为了公平起见,今天我们省略‘望、闻、问’三个步骤,就以切脉方式诊断这位老弟的病情,怎么样?”

原来,史义晶人品虽不怎么样,但诊病的水平却相当高。

而且,他有一项别人很难企及的特殊技能:盲诊,就是不用‘望、闻、问’三个步骤,仅靠切脉,就能基本判断病人哪个部位有病变……

肖曦听他提出要“盲诊”,正中下怀:因为他的“真气回波术”,其实就是典型的“盲诊”技术,根本就不需要“四诊合参”,完全可以省略望、闻、问三个环节。

于是,他点点头说:“行,就按你的来。”

史义晶见肖曦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心里窃喜,转了转眼珠子,又说:“小子,你是后生小辈,我礼让三分,让你先给这位老弟切脉,如何?”

说着,他就抬眼看着肖曦,看他有什么反应。

原来,他所谓的“礼让三分”,让肖曦先诊脉,其实是在耍小聪明:因为切脉时,周围环境越安静,病人的心境越平和,切脉的准确性就越高。

而现在,周围的环境非常嘈杂,那个给他们做试验的中年男子,也正处于一种看热闹的兴奋情绪之中,谁先给他切脉,受环境和病人心态的影响就越大,诊脉的准确性就会大大降低……

肖曦当然明白这一点,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脸上却一点都不表露出来,欣然应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此时,看热闹的人早就从隔壁店子里搬出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组成了一个临时的诊病台。

为了公平起见,一个店老板自告奋勇出来当公证人,并让那个接受“脉诊“的中年男子避开人群,秘密在一张纸上写下他身上的几种毛病,并将纸条折好交给公证人保管,待肖曦和史义晶脉诊后,他们两个人也秘密用纸写下他们诊断的结果,然后与中年男子写下的病情对照,谁诊断得正确,谁就获胜……

当中年男子写好纸条交给公证人后,比试正式开始。

医绝尘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医绝尘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1374.html
首 发:小说医绝尘涛在线阅读
  • 傲妃本色20章

    原标题:傲妃本色20章小说名字:傲妃本色《傲妃本色》一袭长髯飘洒胸前,步少尊说:“我不管他是谁,我应你们之邀刺杀九离王,事情败露时你说了那水悠凝会平安无事,可是事实上她却承受了严酷的刑罚!”“我们也刚刚得知消息,要怪只能怪没有料到程墨烈的狠毒!水悠凝是我安国陛下的挚爱,他怎么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何况,如果步大侠对冷小姐有愧的话,可以去王宫中营救,到这里挥剑直指我们陛下又有何用?”申广泰大义凛然,掩盖半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步少尊眉头深锁,终究收了剑说:“步某向来喜欢光明磊落,结交诚心相待之人!

  • 你是我的爱情良药15章(第十五章 死神降临)

    原标题:你是我的爱情良药15章(第十五章死神降临)小说名称:你是我的爱情良药第十五章死神降临尽管短时间内白玲玲还没有对她下手,但是那天她所说的话无疑在莫婉颜的心中埋下了恐惧的种子。她曾千方百计的想逃离这里,但是每次都被白玲玲安排的仆人发现,甚至连这个仓库的门也出不去。在楚风灼走后没多久,白玲玲再次过来骚扰她,这次她与她靠得很近,目的是想给她带来一些压迫感。白玲玲几乎能听到她的心跳声,只不过相比起正常人的心速明显快了许多。就算是紧张的话也不至于如此。“你……你的心脏有问题?”看着莫婉颜那一副慌了神

  •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目录预览:《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怎么可以这样?”苕秀子要被逼疯了,这个该死的苕正村居然因为赌钱而欠了那么多的钱?“小姐,我们也很同情你,但是请你还是乖乖的把钱给我们吧,这样回去之后,我们也有交代,至于你的哥哥,苕正村,如果他回来了,你就好好的和他谈一谈,下次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了。”看来两

  • 【今日20181120】推荐《夜里星辰梦见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1120】推荐《夜里星辰梦见你》在线阅读小说名:夜里星辰梦见你目录预览: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第2章他是疯了吗?第3章没认出她来第4章满身吻痕第5章一份信件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空房。”“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众人一阵哄笑。“今天是陵家举办的酒宴,所谓陵太太既然回国了,今

  • 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10章

    原标题: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10章小说书名: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Boss腹黑:强行试婚100天》沐晴朗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打开水龙头,冲了一把脸,重新补妆。补好妆容,镜子里的人恢复了以往的淡定从容。自己凭什么要躲着秦焱熠呢?自己又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要说对不起,也是秦焱熠对不起自己啊。就算他秦焱熠掌握着俄帝国和夏帝国的整个商业命脉又怎么了?他也不能为所欲为吧?对,就是这样的。沐晴朗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拢了拢长卷发,整了整自己的礼服,踩着八公分的尖跟凉鞋拉开了洗手间

  • 小说相思树下寄相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相思树下寄相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相思树下寄相思《相思树下寄相思》她一面说着话,泪水也蔓延开来,滴答滴答砸在地上。苏沐想要撤回自己的腿,却被面前的林宛瑜抱得死死的,远远望过去,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加上林宛瑜跪在地上,更让人浮想联翩!“苏沐——”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划破院子里的杂乱声,便紧接着看到一抹玄色身影,大步流星的赶过来。直挺挺的往院子中间站定,霸道且犀利的眸子扫视一周,不怒自威!他注意到地上哭的梨花带泪的林宛瑜,睨了苏沐一眼,“给我个解释!”还未等苏沐张口说话,旁边的林

  • 爱如残阳,心以冷却17章(第17章 清理过去)

    原标题:爱如残阳,心以冷却17章(第17章清理过去)小说名称:爱如残阳,心以冷却第17章清理过去头痛欲裂。耳边是嘈杂的说话声,窸窸窣窣。傅铭城勉强睁开眼,床边站着一个背影,恍惚间他以为是夏亦然立在床前。“亦然……”他紧皱着眉头,喉咙中发出干哑的声音。“这个也搬出去!”夏轻允对着门口的佣人斥声道。她双手抱怀,踩着高跟鞋转过身来。看向傅铭城粲然一笑。傅铭城这才清醒过来,看清楚了眼前人,竟然有些失落。他轻哼一声,夏轻允立刻俯下身去侧坐在床沿边。“铭城,”她的手抚摸着他温热的脸颊,下巴周围新长的胡茬有些

  • 小说《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目录预览:《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豪门盛宠:丑妻的诱惑》暮色无边的夜。黑漆漆地笼罩着整个大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那闪烁的霓虹璀璨着这个原本已沉寂下来的夜,在喧闹的那一条酒吧街上,正演绎着属于这个城市夜晚另样的繁华和Y惑。异常的热闹缤纷,尤其在“夜色”酒吧的门口,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