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桃缘免费阅读

2018/11/11 04:13:25 来源:网络
桃缘免费阅读

小说名:桃缘

第一章 桃舀坊

“陶瑶陶瑶,你是不是疯了你是不是疯了?!”一只三花猫浑身炸毛,跳上到了一袭粉色长裙女子的头上,对着她刚刚绾好的发髻下黑爪。说明http://www.gao-xiao.com/

“快下来,你这长毛畜生!”陶瑶连忙把三花猫揪下来捏在手里:“宝儿,对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说人话!”

三花猫不依不饶,在陶瑶手中挣扎依旧:“不行不行!快放开我,我要跑路!这上头就是天河寺,和尚庙啊!陶瑶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疯了?”

陶瑶气恼地捂住三花猫的嘴,一手去整理自己如墨长发,丝毫没有搭理三花猫的意思。

三花猫挣扎了一阵,气呼呼地跳到了四层柜上,一言不发地看着陶瑶。

“好了宝儿,我只是开我的酒肆,他是和尚庙还是道观又与我何干呢?”陶瑶不紧不慢地收拾着大大小小的杯碗。

素白的手,粉白的杯,显得格外好看。

“再说了。”陶瑶放下杯,抬头看着依旧炸毛的三花猫:“你被和尚追杀的事情都是……”

“陶瑶疯了,陶瑶一定是疯了!”显然是被戳到了痛处,三花猫团身跳到了庭院里,屋内的陶瑶只听见一阵“乒乓”声。

想到屋外还晾的有新采的花瓣,陶瑶气得一跺脚:“你这长毛畜生,看这次不拔光你的猫牙!”

……

盘夕古镇,因夕阳将落之时被大山盘绕而得名。桃缘免费阅读镇外盘溪清冽见底,甘甜怡人,故而盘夕古镇内多是酿酒作坊。

不过碍于盘夕山上天河寺乃天朝名刹,所以在天河寺脚下并无酒肆。

只是三月前,镇上来了一位名为陶瑶的女子,一壶桃花酿摘得三月三春酒节大会桂冠,从此便得了镇长许可得以在盘夕古镇开设酒肆。

但这位陶瑶姑娘却偏偏租了天河寺脚下一处小院子,作了桃舀坊的选址。

又听闻这位陶瑶姑娘容貌姣好,一时间镇上众多才俊慕名来到桃舀坊吃酒。可不知为何,每一位吃过酒的人回去之后只说酒好人美,偏偏却无一人能够真正说得出这位陶瑶姑娘究竟美在何处。

于是更多的人想要一尝传说中的桃花酿,欲一睹传言中美得不可方物的姑娘,“桃舀坊”三个字自然而然成为了三个月来盘夕古镇内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推荐gao-xiao.com

……

清晨,山岚氤氲。

陶瑶早早就听见叫卖豆花的常四吆喝,于是起身拿了碗站在檐下等着。

常年跟在她身边的三花猫却不见了踪影,却不知是否是昨夜气得狠了躲起来不见人。

“陶姑娘,这么早啊。”常四放下挑担,接过了陶瑶递过的碗,乘了满满一碗豆花递过去。

“四叔,多了多了。”陶瑶小心翼翼地接过,把碗放在小桌上:“我可吃不下这满满一碗啊。来自http://www.gao-xiao.com/

“哈哈哈……”常四大笑:“陶姑娘身子太单了,是要多吃才好的。”

陶瑶吃吃地笑,也不答话,接过了零钱后便坐在桌前小口喝着豆花。

周边街坊也陆续围过来,其中一妇人看着陶瑶忽然对着常四碎了一句:“常老四,一大早这么殷勤,莫不是看上了人家外来户啊?”

常四一个粗壮汉子顿时涨红了脸,看了一眼低头喝豆花的陶瑶,憨憨一笑:“你这哪里话啊,我常四可是有自知之明,陶姑娘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不是我这种大老粗配得上的。”

陶瑶看了看起头的妇人,白里透红的小脸上不自觉挂上了几丝厌恶。

另外有妇人人插话:“哎呦,可不见得呢。这天河寺脚下历来谁开得起酒馆呢?我前几天见啊……哦呦……”

“你见到什么了?”

“是啊,快说说。”

那插话妇人抬了抬小腹下交叉的双手:“还能见什么,那些下山的小和尚呀,一见寺庙下有了间酒肆,红着脸低头跑了。网站http://www.gao-xiao.com/

此话一出,坊间顿生波澜,各种细碎的话此起彼伏。

“想想也是,好端端的那些小师傅们跑什么呢?”

“生得一双桃花眼,还成天在檐下坐着,真不知道啊……是卖酒还是……”

陶瑶听着心中一阵恶心,抬手将半碗没吃完的豆花倒在了檐下。

常四看着脸色阴郁的陶瑶,踌躇了半天才大声道:“豆花!豆花!新鲜的豆花!”

不愧是常年叫卖的嗓,这一口中气足的瞬间压倒了周围妇人的小声细碎。

“常老四,你一大早叫鬼呢?”最先起头的妇人不满道。

常四挑起担子:“朱嫂子,山顶上就是天河寺,哪家的鬼敢在盘夕作孽?”说着大步跨出,号子喊得越发响亮。

陶瑶抬手揉了揉耳朵,还未待起身,一只三花猫从檐上“扑通”一声掉了下来,正摔在碗中。

“陶喵呜呜呜……”

陶瑶一把抓起三花猫,堵上了嘴,起身走入桃舀坊。说明http://www.gao-xiao.com/

第二章 缝脑袋的和尚

盘夕古镇进入了一年一度的梅雨季节,早上常四的叫卖声也显得有气无力。

大宝窝在陶瑶怀中,无精打采地看着陶瑶一针一线绣一把桃花扇,一旁的暖炉中正焙着一节潮湿的紫竹,显然是陶瑶想拿来做扇骨的材料。

“宝儿,你看吧。”陶瑶声线轻缓:“我就说住在寺庙脚下也没事。”

大宝翻了个白眼,在陶瑶怀里蹭了蹭,“喵”了一声。

天色渐暗。

陶瑶起身准备关门,忽然看到通往天河寺的山路上多了一个年轻人。

一袭灰色海青,背着一个绣有黄色莲花的挎包,却偏偏是留着头发。那青年此刻正低头似乎在和谁说着什么。

陶瑶看着稀奇,就捧了杯淡酒来到檐下坐着。

桃舀坊隔壁的妇人闪出身形,看了看陶瑶优雅娇柔的坐姿,又顺着陶瑶的目光转头望去。

这平时嘴碎的妇人居然脸色骤变,赶忙关了门,上了闩。

陶瑶看在眼里,嘻嘻笑起来。

这时不远处的留发僧人回过头,对陶瑶遥遥施了一礼,陶瑶起来欠了欠身。

就在僧人转身的瞬间,陶瑶看到了一个蜷缩在山路大石缝中的人。衣衫褴褛,手足生疮,但是……没有头。

“师傅。”陶瑶清凌凌的声音在细雨中显得飘忽不定:“那人的头不见了,又怎么答话呢?”

僧人转身,面色颇为惊诧:“施……施主能看到意生身的众生?”

陶瑶偏着头顿了顿,随即放下手中的杯向僧人走去:“还未请教这位师傅法名?”

“阿弥陀佛,小僧弘易。”僧人双掌合十,低头向后退了几步。

“嘻嘻……”陶瑶抿嘴一笑:“弘易师傅刚刚还没回答小女子的问题呢。”

“啊?”弘易抬头看了看陶瑶灿若桃花的笑靥,随即头低得更深:“女施主既能看得到意生身,又何苦多问呢?”

陶瑶愣了愣:“你这和尚倒是有趣得很,可是在天河寺挂单?”

“女菩萨所言正是,小僧云游在外,刚刚返回。”

“小女子陶瑶,天河寺脚下……”陶瑶回身指了指酒肆:“桃舀坊的主人。”

弘易顺着陶瑶所指看去:“酒肆?天河寺脚下?”

神色极其诧异。

陶瑶点点头,也不回话,带着一袭桃花馨香越过弘易来到石缝前:“你的头呢?”

“陶施主不可!”弘易脸色骤变,赶忙挡在陶瑶身前:“这人横死,头不见了,陶施主靠得这么近……不妥不妥。”

还未等陶瑶回话,弘易深施一礼:“阴雨绵绵,陶施主衣着单,还是尽早回屋吧。”

“陶施主既能看到意生身,想必也是法界中人,这因果……”

“难怪宝儿这么怕和尚。”陶瑶摇摇头:“有这啰嗦的功夫也捉了它去大殿镇压了。”

“阿弥陀佛,陶施主此言差矣。”弘易抬头,眼神中透着一股坚定:“此人虽是横死,却身无孽气,尚未沦落三恶道,还有得救。”

陶瑶听着,如水深邃的眸子深处泛起隐隐粉色符文,随即又消失不见。

“弘易师傅慈悲。”陶瑶欠身施了一礼:“不过小女子有几件事情不明,还希望跟师傅请教一番。”

“陶施主,天色已晚。”弘易合十一拜:“小僧还要救人,如有问题改日再论可好?”

语气虽是问询,但陶瑶又怎听不出弘易的意思。

“三个月前,小女子初到宝地就被一个百年老鬼晚上骚扰。”陶瑶把玩着一缕长发,自顾自地说道。

“那老鬼说天河寺内除了一个叫弘易的和尚没几个顶用的。”

弘易脸色如常,双眼低垂。

“它还说那弘易和尚一天到晚的在盘夕山附近转悠,好生逍遥,山魈木客也好,十方无主也罢,都被和尚烦得要命。”

弘易转动手中念珠,低颂佛号。

陶瑶眼中涌起无限狡黠:“其中尤那老鬼为甚,每次碰见,打不过,说不赢,跑不了,必须要听弘易和尚苦苦劝告几个时辰的投胎事宜。”

弘易手中念珠转的更快。

陶瑶俏生生地转了个圈,靠近弘易呵气如兰:“还有一个投河的少女,昨晚湿淋淋地过来我铺中讨一杯酒水暖身。”

“说是最近盘夕山附近的大小精怪,鬼王夜叉都准备搬家了。”

“啊?!”弘易睁眼,诧异异常。

“噗嗤。”陶瑶再也忍不住了,掩嘴而笑:“它们说,弘易和尚要回来了,再不搬走要被那啰嗦的和尚尽数烦死。”

“这、这这……”弘易连呼佛号:“小僧一心度它们,它们怎……”

陶瑶歪着头笑盈盈地看着被自己逗得要哭出来的和尚:“弘易师傅切莫着急,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只是眼下……”

陶瑶一脸无辜地看向弘易身后,弘易转过身,云游许久而显得憔悴的脸顿时扭成了苦瓜。

石缝中的无头鬼爬出来,撒腿就往山林逃去。

“莫走,莫走,小僧还没给你缝好脑袋呢!”弘易手忙脚乱地追了上去。

第三章 投河女

一灯如昼。

桃舀坊内酒香弥漫,大宝缩了手脚窝在陶瑶身边打着小呼噜。窗外阴雨绵绵,连带着盘夕古镇的灯光都显得格外迷蒙。

陶瑶两颊红润,放下手中的酒杯推了推大宝:“宝儿,你说弘易和尚去追那无头鬼,可能追得上?”

大宝使劲拱了拱脑袋:“和尚的事情我可不知道,不知道!”

陶瑶看着撒欢耍无赖的大宝,刚想拍它一巴掌,就听到窗外呼呼啦啦刮起了旋风。

这旋风来得古怪,竟然裹着道道水汽,吹得陶瑶窗子上全是水珠。

“投河女又来了!”大宝怪叫一声,刺溜一下跳到了里屋。

陶瑶倒扣了酒杯,起身走到窗前叹息了一声:“妹妹,你也是,每次来都和姐姐玩这游戏。”说着打开窗户,一股水汽顿时沾湿了陶瑶的发丝。

窗外旋风随即一收,一道苍白的单薄身影虚浮地上三寸。细看却是一个清秀女子,周身白裙被水沾湿,头发上居然还挂着几条水草。

“陶姐姐!”苍白女子甜甜的叫了一声。

“快进来,可别让人看见。”陶瑶赶紧伸手把投河女从窗口拽了进来。

“呀!有桃花酿,陶姐姐……”

“不行。”陶瑶把苍白女子丢在一边,走到桌前收拾起来:“你精魄刚聚,这桃花酿还是别喝的好,真不想投胎了不成?”

投河女闻言也不答话,只是身上的水淋淋拉拉往地上落。

陶瑶看在眼里颇感无奈,屈起纤长素白的手指一弹,一道粉色桃花状光晕出现在苍白女子脚下,后者身上的水迹居然有缓慢蒸干的迹象。

“我是投河女,本来就是替死鬼的命。”投河女抱膝坐在桃花光晕之上:“陶姐姐那日为何要搭救于我呢?”

“呸!”陶瑶秀眉微蹙碎了一口:“什么叫做本就是替死鬼的命?你难道不想你那常四哥哥了?”

投河女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幽青:“我都死了快十六年了,常四他……他肯定早就把我忘了。”

陶瑶也不答话,拿起针线继续绣着白天尚未绣完的桃花扇。

“而且……而且我那日躲在陶姐姐家檐外的水缸中,看到他看陶姐姐的眼神……他,他一定是对陶姐姐动了心的。”投河女越说声音越低,还抬头看了看正在绣扇面的陶瑶。

一袭粉衣,身材单薄,漆黑如墨的长发,白里透红的瓜子脸眉眼娇柔。

“也是,陶姐姐这么好看的人,又有几个男人不喜欢呢?”投河女似乎越说越委屈,身上的水淋淋拉拉落地更快。

水被她身子下的桃花光晕蒸发地滋滋作响,一股股淡淡的白色雾气弥漫开来。

陶瑶放下针线:“都说恶鬼无心,恶鬼无心,我看你啊……倒是真给这话丢了人。”

“丢了鬼!”大宝忽然跳出来,怪叫了一嗓子。

陶瑶抓起一个线团循声丢了过去,大宝立刻“喵呜”着去追了。

“我看你啊,不是无心,是心眼太多了。”陶瑶继续刚刚的话:“不然怎会十六年了,过路的樵夫你不杀,戏水的孩童你也不害呢?”

投河女摇摇头,头发上的水草也随着晃晃悠悠,陶瑶看着实在难受便起身走过来给她摘下。

“陶姐姐,那些都是镇上的好人,我又怎能加害他们呢?”投河女叹息:“再说当年我溺水也是自己失足,怨不了别人。”

陶瑶把投河女头发上的水草全部摘了个干净,又开始用手为她打理长发:“你真的确定,你当年的死不会有人为之的么?据我所知,当年你的常四哥哥可是这里的大户人家的公子呢。”

投河女抬头看了看陶瑶,那张美丽的脸在氤氲的水汽中显得格外不真实。

陶瑶定定地看着投河女,一字一顿:“而十六年前,当今盘夕镇镇长王氏一家,却是最最贫贱的一户。”

投河女身形一颤,周身散发出屡屡黑气。

桃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桃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0942.html
首 发:桃缘免费阅读
  • 小说以爱为名:逮捕野猫逃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以爱为名:逮捕野猫逃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以爱为名:逮捕野猫逃妻第十三章晚上体力消耗会很累简清幽看着男人俊脸的眼神立刻警觉起来,直觉告诉她,每次这个男人想要犯坏的时候,总是会用这种腔调说话。屡试不爽。“反正过几日爷爷也要回来,所以我想着,不如让大哥跟娜娜住进老宅,正好人多也热闹。”果然,简清幽原本就胀痛的脑袋更加疼了,司空皓霆哪里是为了热闹?他分明就是想要看热闹而已!看到简清幽瞬间变得有些烦躁的脸色,付娜娜美眸里面流露出阴险,“清幽,你该不会是...不欢迎我们吧?”“怎么会

  • 热门小说《妻约难为》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妻约难为》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妻约难为第五章两个女人相遇好端端的订婚宴会,就这样被李美芳给搅合了。在宴会厅上,楚云帆清楚的看到宋雪,急促的跑出宴会厅大门。即使这件事情,不是宋雪故意为之,那么也跟她脱离不了干系,至少那个女人出现在宴会上过。MG集团总裁楚云帆与何氏集团董事长千金何灵微,被人大闹订婚宴会的事情,第二日,便成了新闻的头版头条。何灵微伤心难过,还不敢出大门一步,狗仔一直都死死的盯着她。只要一逮着机会,就会拿她与楚云帆的订婚宴会做文章。李美芳在花镜公寓里面,看着楚云帆

  • 过气老公,别嚣张!5章(第五章:少爷,夫人她走了!)

    原标题:过气老公,别嚣张!5章(第五章:少爷,夫人她走了!)小说名:过气老公,别嚣张!第五章:少爷,夫人她走了!从医院走出来的舒媛难以平复自己的内心,她不知道为什么苏静婷会这样说,但是,有一点她是肯定的。那就是当年冷肖南的肾被扎破,被迫肾摘除的时候,有人假冒了她的名义,让冷肖南对她有了感情。想当初她叫来了救护车,冷肖南被通知说肾脏要摘除,冷家的人大多数和他都匹配不合格,最后她一咬牙就去做了匹配,没想到竟然匹配成功了,这件事情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说出来。婚前她不想说是不想冷肖南因为她救过他就产生愧疚,

  • 小说灯红酒绿,交相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灯红酒绿,交相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灯红酒绿,交相映目录预览:第八章坚持第九章我们结婚吧第八章坚持接下来却是无尽的沉默,颜韵站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雨水从伞上滑落。爸妈我来看你们了,对不起,这么多年…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们保护好你们留下来的东西,现在我终于回来了,我拿回了你们留下来的东西,我以后会好好经营我们的公司,好好的生活。颜心在心里默念,她相信她的父母可以听到。可是,没有人能看到,她早已经泪流满面。一旁的沈亦云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内心,冲了上去,丢掉手里的雨伞,从背后抱住了她

  • 血恋12章

    原标题:血恋12章书名:血恋《血恋》兰欣若有所思道:“你现在还小,不会明白这些的,不过,等你到了适当的时候,你自然就会明白爱情根本不像你想象的那般单纯。”灵儿疑惑道:“什么时候?”兰欣道:“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或者说当你嫁为人妇的时候。”灵儿惊呼道:“嫁为人妇的时候?”兰欣点头道:“没错。”灵儿不解道:“为什么?”兰欣帮灵儿梳着长长的秀发,眨着有神的双眼,一字一字道:“等你嫁为人妇的时候,你就会变得成熟,你的脑子里也不会再胡思乱想了。”灵儿摇摇头,难拿道:“灵儿还是不太明白。”兰欣眯着双眼,淡淡

  • 小说扑倒上仙,鬼差娘子别勾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扑倒上仙,鬼差娘子别勾魂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扑倒上仙,鬼差娘子别勾魂目录预览:《扑倒上仙,鬼差娘子别勾魂》《扑倒上仙,鬼差娘子别勾魂》《扑倒上仙,鬼差娘子别勾魂》《扑倒上仙,鬼差娘子别勾魂》岁月如梭白驹过隙,两年过去,戚若离在酆都城一边学习一边完成催命差的任务。瞿判就是戚若离的先生,什么不懂都可以问,戚若离从唯唯诺诺扭扭捏捏揉揉碎碎到“瞿判,这句话什么意思啊,我想不通”。有一日,书房内,瞿判起身要走,对戚若离道:“墙后面是你的卧房,你看书累了就休息吧,我出去了。”别走,你这是要把我关在

  • 完整版【爹地,妈咪又逃了】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爹地,妈咪又逃了】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爹地,妈咪又逃了目录预览:第九章手到擒来第十章顶头上司?第十一章坦白从宽第十二章难道是GAY第十三章父子见面第十四章爹地是个滥赌鬼第九章手到擒来      湛明远站在盆栽外侧,因为乔如彤躲在死角里,他顶多只能看到对方抱着盆栽的两手。      白嫩的手指贴合着湛清的瓷器表面,形成一幅美妙的画面。     

  • 豪门专宠,领养多面女友15章(《 豪门专宠,领养多面女友 》)

    原标题:豪门专宠,领养多面女友15章(《豪门专宠,领养多面女友》)书名:豪门专宠,领养多面女友《豪门专宠,领养多面女友》“行啊你潇离,还反了是不是?明天、不!就今天,就今天老子就辞了你,让你喝西北风去!”看着潇离一脸的淡然,他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何况还是当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面。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一个经理,他还就不信了,自己连个女人都收拾不了。“随你便,”潇离本来也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主,心里有气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冲,“告诉你,老娘也受够你了,别不把人当人看!”也不管刘经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