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桃缘免费阅读

2018/11/11 04:13:25 来源:网络
桃缘免费阅读

小说名:桃缘

第一章 桃舀坊

“陶瑶陶瑶,你是不是疯了你是不是疯了?!”一只三花猫浑身炸毛,跳上到了一袭粉色长裙女子的头上,对着她刚刚绾好的发髻下黑爪。高效新闻网

“快下来,你这长毛畜生!”陶瑶连忙把三花猫揪下来捏在手里:“宝儿,对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说人话!”

三花猫不依不饶,在陶瑶手中挣扎依旧:“不行不行!快放开我,我要跑路!这上头就是天河寺,和尚庙啊!陶瑶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疯了?”

陶瑶气恼地捂住三花猫的嘴,一手去整理自己如墨长发,丝毫没有搭理三花猫的意思。

三花猫挣扎了一阵,气呼呼地跳到了四层柜上,一言不发地看着陶瑶。

“好了宝儿,我只是开我的酒肆,他是和尚庙还是道观又与我何干呢?”陶瑶不紧不慢地收拾着大大小小的杯碗。

素白的手,粉白的杯,显得格外好看。

“再说了。”陶瑶放下杯,抬头看着依旧炸毛的三花猫:“你被和尚追杀的事情都是……”

“陶瑶疯了,陶瑶一定是疯了!”显然是被戳到了痛处,三花猫团身跳到了庭院里,屋内的陶瑶只听见一阵“乒乓”声。

想到屋外还晾的有新采的花瓣,陶瑶气得一跺脚:“你这长毛畜生,看这次不拔光你的猫牙!”

……

盘夕古镇,因夕阳将落之时被大山盘绕而得名。桃缘免费阅读镇外盘溪清冽见底,甘甜怡人,故而盘夕古镇内多是酿酒作坊。

不过碍于盘夕山上天河寺乃天朝名刹,所以在天河寺脚下并无酒肆。

只是三月前,镇上来了一位名为陶瑶的女子,一壶桃花酿摘得三月三春酒节大会桂冠,从此便得了镇长许可得以在盘夕古镇开设酒肆。

但这位陶瑶姑娘却偏偏租了天河寺脚下一处小院子,作了桃舀坊的选址。

又听闻这位陶瑶姑娘容貌姣好,一时间镇上众多才俊慕名来到桃舀坊吃酒。可不知为何,每一位吃过酒的人回去之后只说酒好人美,偏偏却无一人能够真正说得出这位陶瑶姑娘究竟美在何处。

于是更多的人想要一尝传说中的桃花酿,欲一睹传言中美得不可方物的姑娘,“桃舀坊”三个字自然而然成为了三个月来盘夕古镇内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来自http://www.gao-xiao.com/

……

清晨,山岚氤氲。

陶瑶早早就听见叫卖豆花的常四吆喝,于是起身拿了碗站在檐下等着。

常年跟在她身边的三花猫却不见了踪影,却不知是否是昨夜气得狠了躲起来不见人。

“陶姑娘,这么早啊。”常四放下挑担,接过了陶瑶递过的碗,乘了满满一碗豆花递过去。

“四叔,多了多了。”陶瑶小心翼翼地接过,把碗放在小桌上:“我可吃不下这满满一碗啊。版权gao-xiao.com

“哈哈哈……”常四大笑:“陶姑娘身子太单了,是要多吃才好的。”

陶瑶吃吃地笑,也不答话,接过了零钱后便坐在桌前小口喝着豆花。

周边街坊也陆续围过来,其中一妇人看着陶瑶忽然对着常四碎了一句:“常老四,一大早这么殷勤,莫不是看上了人家外来户啊?”

常四一个粗壮汉子顿时涨红了脸,看了一眼低头喝豆花的陶瑶,憨憨一笑:“你这哪里话啊,我常四可是有自知之明,陶姑娘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不是我这种大老粗配得上的。”

陶瑶看了看起头的妇人,白里透红的小脸上不自觉挂上了几丝厌恶。

另外有妇人人插话:“哎呦,可不见得呢。这天河寺脚下历来谁开得起酒馆呢?我前几天见啊……哦呦……”

“你见到什么了?”

“是啊,快说说。”

那插话妇人抬了抬小腹下交叉的双手:“还能见什么,那些下山的小和尚呀,一见寺庙下有了间酒肆,红着脸低头跑了。高效新闻网

此话一出,坊间顿生波澜,各种细碎的话此起彼伏。

“想想也是,好端端的那些小师傅们跑什么呢?”

“生得一双桃花眼,还成天在檐下坐着,真不知道啊……是卖酒还是……”

陶瑶听着心中一阵恶心,抬手将半碗没吃完的豆花倒在了檐下。

常四看着脸色阴郁的陶瑶,踌躇了半天才大声道:“豆花!豆花!新鲜的豆花!”

不愧是常年叫卖的嗓,这一口中气足的瞬间压倒了周围妇人的小声细碎。

“常老四,你一大早叫鬼呢?”最先起头的妇人不满道。

常四挑起担子:“朱嫂子,山顶上就是天河寺,哪家的鬼敢在盘夕作孽?”说着大步跨出,号子喊得越发响亮。

陶瑶抬手揉了揉耳朵,还未待起身,一只三花猫从檐上“扑通”一声掉了下来,正摔在碗中。

“陶喵呜呜呜……”

陶瑶一把抓起三花猫,堵上了嘴,起身走入桃舀坊。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第二章 缝脑袋的和尚

盘夕古镇进入了一年一度的梅雨季节,早上常四的叫卖声也显得有气无力。

大宝窝在陶瑶怀中,无精打采地看着陶瑶一针一线绣一把桃花扇,一旁的暖炉中正焙着一节潮湿的紫竹,显然是陶瑶想拿来做扇骨的材料。

“宝儿,你看吧。”陶瑶声线轻缓:“我就说住在寺庙脚下也没事。”

大宝翻了个白眼,在陶瑶怀里蹭了蹭,“喵”了一声。

天色渐暗。

陶瑶起身准备关门,忽然看到通往天河寺的山路上多了一个年轻人。

一袭灰色海青,背着一个绣有黄色莲花的挎包,却偏偏是留着头发。那青年此刻正低头似乎在和谁说着什么。

陶瑶看着稀奇,就捧了杯淡酒来到檐下坐着。

桃舀坊隔壁的妇人闪出身形,看了看陶瑶优雅娇柔的坐姿,又顺着陶瑶的目光转头望去。

这平时嘴碎的妇人居然脸色骤变,赶忙关了门,上了闩。

陶瑶看在眼里,嘻嘻笑起来。

这时不远处的留发僧人回过头,对陶瑶遥遥施了一礼,陶瑶起来欠了欠身。

就在僧人转身的瞬间,陶瑶看到了一个蜷缩在山路大石缝中的人。衣衫褴褛,手足生疮,但是……没有头。

“师傅。”陶瑶清凌凌的声音在细雨中显得飘忽不定:“那人的头不见了,又怎么答话呢?”

僧人转身,面色颇为惊诧:“施……施主能看到意生身的众生?”

陶瑶偏着头顿了顿,随即放下手中的杯向僧人走去:“还未请教这位师傅法名?”

“阿弥陀佛,小僧弘易。”僧人双掌合十,低头向后退了几步。

“嘻嘻……”陶瑶抿嘴一笑:“弘易师傅刚刚还没回答小女子的问题呢。”

“啊?”弘易抬头看了看陶瑶灿若桃花的笑靥,随即头低得更深:“女施主既能看得到意生身,又何苦多问呢?”

陶瑶愣了愣:“你这和尚倒是有趣得很,可是在天河寺挂单?”

“女菩萨所言正是,小僧云游在外,刚刚返回。”

“小女子陶瑶,天河寺脚下……”陶瑶回身指了指酒肆:“桃舀坊的主人。”

弘易顺着陶瑶所指看去:“酒肆?天河寺脚下?”

神色极其诧异。

陶瑶点点头,也不回话,带着一袭桃花馨香越过弘易来到石缝前:“你的头呢?”

“陶施主不可!”弘易脸色骤变,赶忙挡在陶瑶身前:“这人横死,头不见了,陶施主靠得这么近……不妥不妥。”

还未等陶瑶回话,弘易深施一礼:“阴雨绵绵,陶施主衣着单,还是尽早回屋吧。”

“陶施主既能看到意生身,想必也是法界中人,这因果……”

“难怪宝儿这么怕和尚。”陶瑶摇摇头:“有这啰嗦的功夫也捉了它去大殿镇压了。”

“阿弥陀佛,陶施主此言差矣。”弘易抬头,眼神中透着一股坚定:“此人虽是横死,却身无孽气,尚未沦落三恶道,还有得救。”

陶瑶听着,如水深邃的眸子深处泛起隐隐粉色符文,随即又消失不见。

“弘易师傅慈悲。”陶瑶欠身施了一礼:“不过小女子有几件事情不明,还希望跟师傅请教一番。”

“陶施主,天色已晚。”弘易合十一拜:“小僧还要救人,如有问题改日再论可好?”

语气虽是问询,但陶瑶又怎听不出弘易的意思。

“三个月前,小女子初到宝地就被一个百年老鬼晚上骚扰。”陶瑶把玩着一缕长发,自顾自地说道。

“那老鬼说天河寺内除了一个叫弘易的和尚没几个顶用的。”

弘易脸色如常,双眼低垂。

“它还说那弘易和尚一天到晚的在盘夕山附近转悠,好生逍遥,山魈木客也好,十方无主也罢,都被和尚烦得要命。”

弘易转动手中念珠,低颂佛号。

陶瑶眼中涌起无限狡黠:“其中尤那老鬼为甚,每次碰见,打不过,说不赢,跑不了,必须要听弘易和尚苦苦劝告几个时辰的投胎事宜。”

弘易手中念珠转的更快。

陶瑶俏生生地转了个圈,靠近弘易呵气如兰:“还有一个投河的少女,昨晚湿淋淋地过来我铺中讨一杯酒水暖身。”

“说是最近盘夕山附近的大小精怪,鬼王夜叉都准备搬家了。”

“啊?!”弘易睁眼,诧异异常。

“噗嗤。”陶瑶再也忍不住了,掩嘴而笑:“它们说,弘易和尚要回来了,再不搬走要被那啰嗦的和尚尽数烦死。”

“这、这这……”弘易连呼佛号:“小僧一心度它们,它们怎……”

陶瑶歪着头笑盈盈地看着被自己逗得要哭出来的和尚:“弘易师傅切莫着急,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只是眼下……”

陶瑶一脸无辜地看向弘易身后,弘易转过身,云游许久而显得憔悴的脸顿时扭成了苦瓜。

石缝中的无头鬼爬出来,撒腿就往山林逃去。

“莫走,莫走,小僧还没给你缝好脑袋呢!”弘易手忙脚乱地追了上去。

第三章 投河女

一灯如昼。

桃舀坊内酒香弥漫,大宝缩了手脚窝在陶瑶身边打着小呼噜。窗外阴雨绵绵,连带着盘夕古镇的灯光都显得格外迷蒙。

陶瑶两颊红润,放下手中的酒杯推了推大宝:“宝儿,你说弘易和尚去追那无头鬼,可能追得上?”

大宝使劲拱了拱脑袋:“和尚的事情我可不知道,不知道!”

陶瑶看着撒欢耍无赖的大宝,刚想拍它一巴掌,就听到窗外呼呼啦啦刮起了旋风。

这旋风来得古怪,竟然裹着道道水汽,吹得陶瑶窗子上全是水珠。

“投河女又来了!”大宝怪叫一声,刺溜一下跳到了里屋。

陶瑶倒扣了酒杯,起身走到窗前叹息了一声:“妹妹,你也是,每次来都和姐姐玩这游戏。”说着打开窗户,一股水汽顿时沾湿了陶瑶的发丝。

窗外旋风随即一收,一道苍白的单薄身影虚浮地上三寸。细看却是一个清秀女子,周身白裙被水沾湿,头发上居然还挂着几条水草。

“陶姐姐!”苍白女子甜甜的叫了一声。

“快进来,可别让人看见。”陶瑶赶紧伸手把投河女从窗口拽了进来。

“呀!有桃花酿,陶姐姐……”

“不行。”陶瑶把苍白女子丢在一边,走到桌前收拾起来:“你精魄刚聚,这桃花酿还是别喝的好,真不想投胎了不成?”

投河女闻言也不答话,只是身上的水淋淋拉拉往地上落。

陶瑶看在眼里颇感无奈,屈起纤长素白的手指一弹,一道粉色桃花状光晕出现在苍白女子脚下,后者身上的水迹居然有缓慢蒸干的迹象。

“我是投河女,本来就是替死鬼的命。”投河女抱膝坐在桃花光晕之上:“陶姐姐那日为何要搭救于我呢?”

“呸!”陶瑶秀眉微蹙碎了一口:“什么叫做本就是替死鬼的命?你难道不想你那常四哥哥了?”

投河女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幽青:“我都死了快十六年了,常四他……他肯定早就把我忘了。”

陶瑶也不答话,拿起针线继续绣着白天尚未绣完的桃花扇。

“而且……而且我那日躲在陶姐姐家檐外的水缸中,看到他看陶姐姐的眼神……他,他一定是对陶姐姐动了心的。”投河女越说声音越低,还抬头看了看正在绣扇面的陶瑶。

一袭粉衣,身材单薄,漆黑如墨的长发,白里透红的瓜子脸眉眼娇柔。

“也是,陶姐姐这么好看的人,又有几个男人不喜欢呢?”投河女似乎越说越委屈,身上的水淋淋拉拉落地更快。

水被她身子下的桃花光晕蒸发地滋滋作响,一股股淡淡的白色雾气弥漫开来。

陶瑶放下针线:“都说恶鬼无心,恶鬼无心,我看你啊……倒是真给这话丢了人。”

“丢了鬼!”大宝忽然跳出来,怪叫了一嗓子。

陶瑶抓起一个线团循声丢了过去,大宝立刻“喵呜”着去追了。

“我看你啊,不是无心,是心眼太多了。”陶瑶继续刚刚的话:“不然怎会十六年了,过路的樵夫你不杀,戏水的孩童你也不害呢?”

投河女摇摇头,头发上的水草也随着晃晃悠悠,陶瑶看着实在难受便起身走过来给她摘下。

“陶姐姐,那些都是镇上的好人,我又怎能加害他们呢?”投河女叹息:“再说当年我溺水也是自己失足,怨不了别人。”

陶瑶把投河女头发上的水草全部摘了个干净,又开始用手为她打理长发:“你真的确定,你当年的死不会有人为之的么?据我所知,当年你的常四哥哥可是这里的大户人家的公子呢。”

投河女抬头看了看陶瑶,那张美丽的脸在氤氲的水汽中显得格外不真实。

陶瑶定定地看着投河女,一字一顿:“而十六年前,当今盘夕镇镇长王氏一家,却是最最贫贱的一户。”

投河女身形一颤,周身散发出屡屡黑气。

桃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桃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0942.html
首 发:桃缘免费阅读
  • 《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这个悍妃本王要了目录预览:《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沈若之瞪着双眼,看着眼着这个俊美无比,贵气十足又冰冷得要死的男子。他的样貌足以让这世间所有女人趋之若鹜,明明知道一但接近便是飞蛾扑火,可是她相信,所有女子也一定会飞扑过去,哪怕引火上身。“你到底想怎么样?”从牙逢中挤出这几个字来。沈若之看到这个男子,只有四个字:咬牙切齿。她,可不做那只傻的蛾子。“不怎么样,只是希望姑

  • 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小说:愚妻不候目录预览: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5、需要导游吗?6、好出去传八卦吧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我很直白地说:“或许我的话毒,但你别不爱听,因为这是现实,你是从事那方面工作的,我找你就跟你们男人去夜总会一样,你会跟那里的女的做朋友吗?不会,只是图个爽-快而已。”他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自行车车头上,随后带着一抹坏笑地看着我:“其实,我不是……”“你是说自己很纯洁?亲,好歹有点职业操守,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他凑近我:“古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李师师唤得燕青浪

  • 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不!不应该这样!怎么会这样?出了什么问题?哪里出了问题?”她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魔怔似地拼命想要寻找哪怕一星一点的血迹,可是结实的棉质床单几乎要被她抠破了,还是没有。夜景琛双眸微眯地看着她,深遂的眸中一片深意,只是唇边那一抹玩味的讽笑却格外刺眼。在他的眼里,似乎顾以沫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一场滑稽可笑的戏剧。“现代有很多女孩都没有洛,红,这不能说明什么!我拿我的命保证,我没有,我没有!”不知多久,顾以沫

  • 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 宝贝,我恐高)

    原标题: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宝贝,我恐高)小说名字:难驭腹黑小娇妻第15章宝贝,我恐高白云山云景寺。柯爵牵着夏千寻的手爬阶梯。夏千寻累得气喘吁吁:“柯爵,你一定是猴子派来折磨我的,明明有缆车可以坐,你为什么非要带我徒步往上爬?”“宝贝,我恐高啊!”柯爵拉着夏千寻往上爬,侧过头来笑着说道。说完,他的笑容缓缓收起,他往夏千寻身侧凑了凑,附在她耳边一本正经道,“老婆,这是个秘密,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好丢脸!”夏千寻:“……”她告诉孙猴子吗?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好吗?不,是连一个

  • 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小说: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二章陌生女子的来访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一章孩子没了烈日炎炎的午后,医院五楼走廊里有着斑斑驳驳的光影。“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鉴定给我做了。”说这话的是我的婆婆,她是个农村妇女,身材干瘪矮小,却极尽泼辣。自从那天在街上撞见我和别的男人说了几句话,她就骂骂咧咧没有停过。她断定了我和别的男人有染,非说我肚子里的是野种。不知道在哪里听说孩子在肚子里也是可以做亲子鉴定的,连拖带拽的将我带到医院,手腕已经被她拽出青紫一片。

  • 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龙目录预览:002章、天狼003章、青春损失费002章、天狼这个想法在沈梓涵脑海中一闪而逝。反应过来后,她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定是我看错了,六年前那件惨案轰动全国,根本不可能有活口留下。”她努力让自己不往那个方面去想,毕竟那样的话事实太过恐怖。许尘见周宏已经奄奄一息,随即也松开脚,这个时候没必要惹上人命,他松开脚后头也不回地往小区外走去。沈梓涵犹豫了几许,最后还是小跑着上去冲许尘的背影问道:“你……是谁?”许尘身形一顿,头也不回,他深吸了口气后缓缓开口:

  • 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繁华一世目录预览:2.神秘白衣红梅花3.梅花亭下初相遇2.神秘白衣红梅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的云逸轩愣然转头,却见那白色的软轿已经到了身后,连忙迎了上去,恭敬地问道:“姑姑,您怎么也来了?”云清芷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却还是乖乖地走到了软轿旁,垂手侍立。两名白衫少女拉开轿帘,隐约可见里面摆着一张素雅的琴桌,和一张典雅的七弦琴,琴边上一个白玉瓶里插着一支开得正好宛如滴血的红梅花,在一片单调的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像是肌肤如雪的绝色美女的樱桃朱唇,又似是精心化在眉间的

  • 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永夜之歌目录预览:第二章:初识第三章:出发第二章:初识夜,依旧宁谧。白洁的月光轻轻洒下,带给这个世界一丝丝慰藉。在一间简陋的石屋里面,一只小小的蜡烛站在桌子上,顽强地燃烧着,似乎在对抗着这无边的黑暗。这间石屋很是简陋,大小不过五六平米,只有一张木桌和一张床,而现在,这张床却被另一位女孩子占据了。“阿布——给,阿羽。”阿羽点点头,结果阿布手中,哦不,嘴中的干净布料,来到身份不明的女孩的身边,将那块布放进水盆里洗了洗,替女孩擦干净脸。仔细打量下,这是一名年纪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