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手掌乾坤免费阅读

2018/11/11 04:11:16 来源:网络
手掌乾坤免费阅读

书名:手掌乾坤

第一章 老子是开玩笑的

“混账小子,王八羔子,快点交出三宝,本座可以大发慈悲,留你全尸!”一位白袍老者沉声喝道,势冲九天,声若惊雷。来自gao-xiao.com

他手摇一柄鹅毛扇,银髯三缕,童颜鹤发,虽暴怒粗言,却不减那般仙风道骨,仿若仙界仙翁,蓬莱仙长。

一眼看过去,倒是让人心生膜拜,敬若天人。在这白雪皑皑的大地上,这一人一景巧妙地交融,营造了一种脱尘般的氛围。可正在这时,一阵呐喊却将这种氛围无情地打破——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混账王八,速速归天!”

“星宿老仙,神功盖世,小小毛贼,速速受死!”

“星宿老仙,宅心仁厚,交出三宝,留你全尸!”

放眼望去,大约有三十余人,尽皆鼓噪呐喊,声势滔天。

三十余人围成半圆,挥舞着大刀,其状疯魔,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敢冲过去砍杀,似乎忌惮着什么。

天山风冷,吹面成冰。这里是天山最高峰托木尔峰,山势陡峻,冰雪封顶,北雁难渡。阅读gao-xiao.com仅仅是半山腰,温度都低得吓人,若是普通人,早就冻成冰渣,碎为冰粉。

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男子就那么矗立在悬崖边,于寒风中岿然挺立。

他身着麻衣,蓬头垢面,貌若乞丐。其左手持一青色小鼎,右手则紧紧地抓握着一只淡蓝色的酒樽。小鼎和酒樽都散发着淡淡的幽光,一青一蓝,相互交映,将他得身子完全掩盖,仿佛一件薄衫般披在他的身上。青蓝两种光芒间,一圈白光十分巧妙地将青蓝两种光芒束箍起来,仿若一根纯银打造的腰带,散发出来的是森然的寒气和金石气息。

星宿派三宝:神木王鼎、圣水王尊,柔丝锁。手掌乾坤免费阅读三宝合三才之功,聚五行之力,金石难攻,水火不侵,百毒难入。

不过,从那男子现在的情况来看,显然是受了重伤。他那苍白的脸色胜似白纸,一丝血迹挂在嘴角,气息也是极为不定。

三宝虽强,但前提也要会使用。据说这三宝是丁春秋无意之间在星宿海深处所得,并且仅凭那神木王鼎就修炼出化功大、法以及大量邪功,而其它两宝就算丁春秋本人都无法使用,这也是星宿派内部最大的秘密。

丁春秋看着那个男子,心中涌出一股十分复杂的情绪。既不屑,又诧异。网站http://www.gao-xiao.com/

他不屑的是,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三宝,这个黄毛小子,小小杂役竟然企图染指,这是何等愚蠢。

他诧异的是,这三宝竟然散发出护主的力量,尽其所能保护着那小子,否则那个小子早就被自己轰成肉酱、变为亡魂。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件事实在是相当反常!

此时,那男子的表情十分地怪异,仿佛被万千人爆了雏菊,痛苦之色溢于言表。

“日,交出三宝,给我全尸?我日你奶奶的,你当老子是白痴啊!老子就算死,都不会将它们给你!”男子大吼着,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死也不要死得那么窝囊!

他的心里充满了火气,虽然寒风凛冽如刀,但是他的心中却是火浪翻滚。

“八年了,我得到了什么?八年的隐忍又有什么意思?呵,难道我胡莫在这天龙世界里只能混个这样的结局?”

“为什么别人玩个魔兽就穿越成了剑圣?而我玩个天龙八部却变成了一个低贱的奴仆!”

“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牛、逼闪闪,牛叉无敌,一个屁都能灭千军万马,一挥手就是毁天灭地?而我却资质平平,受尽欺凌,终身只能为别人打杂,连个八代徒孙都做不了!”

“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英俊潇洒,后宫万千,投怀送抱宽衣解带一大把,而我却是相貌一般,母苍蝇都懒得看我一眼……”

“老子他妈的不服!不服——”胡莫心中大吼着,若是给他足够的力量,他真想一拳打破天穹,揪住那整自己的混蛋,给他一个千拳万脚,以泄心头之恨。

他本是一个人见人骂的浪荡痞子,平时好逸恶劳,胡作非为,被人直接称为“祸害”。

有段时间,他十分痴迷一部出来不久的网络游戏《天龙八部》,连天连夜窝在网吧,拼命地玩着。手掌乾坤免费阅读直到有一天,他在兴奋地完成一个任务之后,忽然心力交瘁,猝死在了电脑边,来到了传说中的天龙世界。

当他在这个世界醒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只是星宿派的一个小小杂役,地位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他也算看过几本玄幻小说,那些穿越的主人公都是上天选中要拯救世界的人,最起码都是内裤外穿的级别。哪个不是强到变态,帅到掉渣。

可是,他却没从自己身上看到任何优点。一副单薄的身子,平凡的相貌,低劣的资质,掉到人群中都会一下子被淹没。他不服!真的很不服!那种卑劣的人生让他有一种发疯的冲动,死之心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来自gao-xiao.com

在消沉颓废了好一段时间之后,胡莫终于做出决定,他不相信自己这辈子都这么颓丧下去,他要抓住属于自己的机会。杂役也好,奴隶也罢,为了以后的出头之日,他选择了隐忍,等待机会出现,这一忍就忍了八年。

终于,他偷到了星宿派三宝,急切地指望着通过这三宝得到强大的力量。可是,事与愿违,他不但没有控制得了三宝,反而被其控制,在杀了数十个星宿派弟子之后,被丁春秋带人追杀,一直追杀到天山托木尔峰,被这些人包围。

风雪潇潇,在那层青蓝光芒的保护下,刺骨的寒风并不能伤他分毫。可是,身不寒心寒,这种情况下,哪还有什么生的希望?

丁春秋脸色阴沉得可怕,可是他却不敢太刺激胡莫。看着胡莫那决绝的样子,他还真担心胡莫会忽然跳下悬崖,那样的话,什么都打水漂了。

一想到这儿,他的神情忽然变得凝重许多,转念一想,刚才气急之时所说的话还真的是相当的白痴。

“哈哈,小家伙说的对,老夫说的话的确有些偏颇。”丁春秋的语气忽然变得柔和许多,仿佛一头猛虎变成了柔顺的绵羊,那发、浪般地笑容让胡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小家伙,你的名字好像叫胡莫吧。不错不错,真的是一表人才,潜力无穷,老夫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你这样的人才呢?”丁春秋一边说着,一边向胡莫走去,这一切似乎都十分地自然。

胡莫冷笑了一声,看着渐渐走来的丁春秋,十分平静地说道:“掌门,您可以停下来了。还有您的那些鬼话,还是等您死了以后再说吧,现在说好像有点太早了。”

胡莫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去,他的脚跟都已经擦到悬崖的边缘。

丁春秋的脸色周边,连忙喊道:“快停下,快停下!有话好好说,何必着急着寻死呢?小家伙,你还这么小,死了也实在是太不值了。你过来,老夫对天发誓,绝对不伤害你一根毫毛!”

丁春秋真的慌了,这三宝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就算整个星宿派都亡了,这三宝都不能有任何损伤,那就是他的命!

胡莫看着丁春秋那害怕的样子,心中不禁一乐,不禁想道:“就算现在就死在这儿又如何,可以看到这么精彩的表演,这辈子也算值了。”

心里想着想着,他忽然发现,三宝的力量立刻变得诡异起来,它们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欢呼雀跃着,似乎在向胡莫表达着什么意思。

还没等胡莫反应过来,他的右腿不听使唤地向后跨了一步,这时,他才领会出三宝刚才所要表达的意思:“想死么?我们支持!”

只听见丁春秋的一声惨嚎,胡莫的身子仿佛千斤坠一般坠向悬崖之下,一声大叫回荡在天空中,余音久久不绝。

“妈的,老子是开玩笑的,不带这样子的啊——”

第二章 又穿越了

苍穹如墨,月色朦胧。一片葱郁的树林中,到处可以听见夜莺的啼叫,声音凄厉,仿佛冤鬼的哭号。

树林正中,一个衣着光鲜的男子摆成一个“大”字躺在地上。他的身边,几个黑衣人冷笑了几声,迅速撤离现场,只剩下那朦胧的月光,洒在那个男子的身上,如同给他披上了白色的裹尸布。

“奶奶的,谁打老子头的,痛死我了。啊,怎么全身都这么疼?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胡莫痛得直嚷嚷,稍一翻身,他全身的痛感神经都颤动了一下,那种感觉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待他稍微缓过一口气之后,他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时,他的脸色忽然凝固了。

这里到处都是参天的大树,一看就是荒山野岭,深山老林。到处都可以听见呜呜的狼嚎声,配合着那些凄厉的鸟叫,这惊悚程度也实在是太大了。

“莫非我已经到了阴曹地府?不对,若是我成了鬼的话,应该不会还这么疼的。妈的,这什么干的,怎么伤得这么重!”

胡莫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骨头碎了七八根,甚至连五脏六腑都有移位的迹象。这若是其他人,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为何自己还安然无恙,只是感觉到疼呢?

胡莫脑中浮想联翩,忽然,他的脑中闪过了一个个记忆片段,并且这些记忆片段在他的刻意思索下慢慢地连接在了一起。

“我是胡莫,天火帝国定国公、兵马总元帅胡一虎的孙子,威龙将军胡猛的儿子。有没搞错,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个身份?”胡莫一拍脑袋,却忘了自己还是重伤之体,痛得他又是一阵惨嚎。

“难道……我又穿越了?”胡莫痛着痛着反而清醒了过来,不禁自言自语道。他看了一眼身上光鲜的衣服,那绝对是富家公子才穿得起的高档货,这一刻,他一下子就肯定了自己现在的地位。

“哈哈,太好了,原来我借尸还魂,又他妈穿越了,名字竟然还没变!这老天爷还算有点意思,终于肯做点好事!还给我选了个好人家,定国公,威龙将军,一听名字就牛叉啊!”胡莫兴奋地大叫着,不过,他现在倒不敢再有大的动作,毕竟那实在是太疼了。

“可是,我为何会出现在这儿?这副身体的主人应该已经挂了,而且还在这样的环境中……”胡莫陷入了思考中,这刚穿越就有一块石头堵在胸口,毕竟十分地不舒服。

“少爷,少爷,您在哪,少爷——”

不远处忽然传来无数叫喊声,打断了胡莫的思考。胡莫一个激灵,感觉着这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的心里立刻做出了一个决定:“先不想那么多了,这些人肯定是来找我的。还是装晕的,省得麻烦。”

心念一动,胡莫立刻歪过头来,直接“昏死”过去。

不一会儿,数十个手拿火把的侍卫便出现在胡莫身边,刚刚出现,一股极为强烈的痛楚便从他的左手臂处传来,直痛得胡莫惨叫出声。

“我日你姥姥的,尼玛没长眼睛啊!”胡莫痛得眼泪都出来了,这些侍卫哪个不是五大三粗的,这一脚下去,原本已经碎裂的臂骨直接断成几截。巨大的痛苦让胡莫的身子扭动了一下,只听见咔咔几声,又是几根骨头碎成几节,胡莫只感觉眼睛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娘咧,我还真的痛晕了……”胡莫满腔苦水地陷入混沌之中……

“少爷,少爷啊!我不是故意的……”喊叫的正是那个踩自己一脚的侍卫,不过胡莫也完全听不到这些了,他甚至怀疑自己被这一脚踩得穿越而去,慢慢地,越飞越远……

“混账!”一声大吼,偌大的大厅中,一张紫檀木桌子直接被轰成了碎片,碎屑纷飞。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怒发冲冠,随着这一声大吼发出,整个大厅之中立刻火浪翻滚,大量的木屑都被烧成了青烟,极为呛人。

那些侍卫们就那样站成几列,动都不敢动一下,任由那些烟灰将他们淹没,都没一个人敢吭声。

“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莫儿会被人打成这样?你们怎么保护他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说!我要你们完完整整地说出来!”老者厉声吼道,仿佛是平地响起了一声惊雷,震得大厅粉尘飘洒。

为首的那位侍卫长大步迈出,单膝跪地,抱拳道:“元帅大人,您要惩罚就惩罚属下吧,不要……”

“林雄,老夫问你这个的吗?快点回答我的问题!”老者目眦瞪裂,仿佛要将眼前的人都吃了一般。

那位侍卫长一个激灵,冷汗立刻淋了下来,立刻答道:“回元帅的话,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少爷和平时一样到处游逛,当时,正是属下带着十人小队保护着少爷,直到我们到了……到了……”

“到了哪?说!不要考验老夫的耐心!”老者的语气十分低沉。

“是,是,我们到了……到了幽香小苑,少爷就进去了……”

“混账东西!果然又去了那个地方!林雄,老夫怎么和你说的,那个混账小子要是去那种地方,你就算打断他的腿也不要让他进去,难道你忘记了?”老者气得直喘,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

林雄心中一阵苦笑,暗自忖道:“我敢打吗?打了的话,我全家的小命赔上去都不够啊!奴才打主子,这件事还没发生过吧。”

“算了算了,这个不说了,谅你也不敢动那混账小子。你是不是想说,你们被那个混账小子支走,后来他就没出来过,再后来你们就在十几里外的落云山找到了他,而且还被人打成重伤?呵呵,这两地之间好像差得有点远吧。”老者慢慢地冷静下来,他的双眼微微眯起,身上散发出一丝极为危险的气息。

“是,元帅说得对,虽然我们也想不通,但是事情真的就是这样的。当时我们在幽香小苑外等了大约三个时辰,按道理说,少爷就算怎么玩,也应该出来了。这时候属下有些担心,正准备冲进去找少爷时,一个‘石子’砸了过来,直接把一个兄弟砸了个头破血流。我们很快找到了那个‘石子’,却发现那竟然是一个纸团,我也是打开纸团才知道少爷在落云山的。”林雄如实说道,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白纸,递了过去。

老者接过纸来,只见那白纸上龙飞凤舞着五个字——“收尸,落云山”,笔风极为流畅,运笔之间战意似虹。可以用一个纸团砸破一位带着头盔的侍卫的头,这股力量岂可小觑!

老者脸色更加沉重了,他沉吟半晌,冷声说道:“林雄,传令下去,全府封口,这件事情千万不可外传,违者,杀!”

“是!”

“还有,暗中派人调查一下幽香小苑的底细,不惜使用任何手段,务必找出此次事件的元凶,敢动我胡一虎的孙子,老夫必要他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是!属下立刻派人去办!”

“还有最后一件事情,那个给你们留下线索的人到底是谁?你们务必也要查出来!老夫不喜欢被蒙在云里雾里,那种感觉很不舒服!去吧,有线索了就立刻通知我!”胡一虎的语气无比沉重,脸色阴沉得可怕。

林雄他们如蒙大赦,立刻应声消失,这几盏茶的工夫对于他来说仿佛过了数十年,那冷汗都能当洗澡水了。

“元帅,这件事看来很不简单啊!”一位独臂老者十分鬼魅地出现在胡一虎身边,语气之中充满了焦虑。

“哼!看来有些人想掀起一些风浪了,阿福,你也去帮忙吧,林雄那小子还是不够老练,我不太放心。”胡一虎的脸色依旧十分冷峻,语气之中有些不放心。

“是!元帅,这件事情就交给属下吧。”独臂老者正色道,快步向门外走去,临近大门时,他忽然停了下来,轻声说道:“元帅放心吧,少爷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言毕,瘦削的身影便消失在大门外。

胡一虎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什么都瞒不过那个老家伙啊!唉……莫儿啊莫儿,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一点心?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了。”

安静的房间里,檀香缭绕,药味充盈。胡大少爷这一睡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他只是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他叼着一根烟,坐在网吧,玩着游戏,玩着玩着,就倒在了网吧里,结果就来到了天龙世界,在那里做了八年的仆役。他再次感受了那八年的辛酸,过往的一切都在他的脑中再次回放了一次,睡梦中的他早已经是满头大汗,呼天抢地。

“妈的,丁老怪,你们都去死,都去死吧——”

胡莫翻身而起,冷汗浸湿了锦被,他仿佛是掉了魂一般,双眼无神地盯着前方。

“嗯?丁老怪?丁老怪是谁?”

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他的耳边响起,还没等胡莫反应过来,一张老脸便出现在他的面前。紧接着,一双大手按在了他的头上,一股温热的力量从天灵涌入,直达四肢百骸,那种舒爽的感觉让他直想呻吟出声。

“还好还好,恢复得还算挺快的,骨头大多已经长好,内伤也恢复得七七八八。若是再用火之战力淬炼一番,恐怕就差不多了吧。”胡一虎低声说道,那只大手颜色越来越红,到最后仿佛蒙上了一层火焰,在胡莫的头顶燃烧起来。

胡莫的那种舒爽感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来自全身筋骨的剧烈疼痛感,仿佛是一锅热油浇到骨肉上一般,这让他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怒吼道:“我日,你他妈想烧死老子啊!”

第三章 纨绔之辈

胡一虎的手就那么抬着,手上的火焰慢慢地熄灭,只剩下一缕淡淡的青烟,带着一丝刺鼻的焦糊味,慢慢地消失不见。

不得不说,胡一虎现在的表情十分丰富,看着胡莫,他仿佛见了鬼一般,他实在难以相信,刚才的那番话是从自己那个平时只知道唯唯诺诺、看到自己就立刻跑得不见人影的孙子口中发出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胡一虎声若洪钟,豹眼圆睁,死死地盯着胡莫,那双眼睛仿佛能看穿一切,看得胡莫心里直发慌。

胡莫一个激灵,脑中顿时闪出一段记忆。

“头发花白,国字脸,虎目卧蚕眉,日了,这莫非就是我的爷爷?我骂了我的爷爷,然后还在他面前自称老子?天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在这小子的记忆里,这个爷爷可是强的变态,还被他标记为第一恶人!完了完了,看来我这次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了。苍天啊,你就不能先提醒一下我吗?”

胡莫的心里痛哭流涕,真想一巴掌把自己拍死。这种情况让他实在有些手足无措了。

这简单的记忆回顾,他也把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的家境知道了七七八八。

胡莫,年方十七,天火帝国定国公、兵马总元帅胡一虎的孙子,威龙将军胡猛的儿子。其母李氏重病而殁,其父胡猛生性耿直,骁勇善战,但是却在十六年前于西疆失踪,至今下落不明。胡猛为胡一虎独子,而胡莫则是胡猛独子,整个胡家也只有胡莫一根独苗,是胡一虎这辈子唯一的希望。

可是,胡莫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之后,却变成了一个好逸恶劳的纨绔公子。习武没天赋,习文更是一窍不通,在气走了几十位先生之后,胡一虎只能绝望地任由胡莫胡闹去了。自那之后,胡莫便是更加嚣张跋扈,我行我素,被称为火焰城三害,与过街老鼠、不死小强齐名,可谓人见人恨,花见花残。

“我问你呢!你小子是不是中邪了?”胡一虎的神情忽然紧张起来,中邪,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胡一虎心中一想,立刻趋身而来,这时,胡莫忽然紧张地急退几步,仿佛见到了恶鬼修罗。

“不不不,爷爷,孙儿没有中邪没有中邪。刚才我只是一不小心做了个噩梦,梦见被仇家浇油焚烧,所以就忍不住惨叫出声。正准备喊爷爷救命的,没想到一睁眼就看到爷爷了。爷爷果然是英明神武,若不是您在这,恐怕我早就死在梦里了啊!”胡莫笑呵呵地说道,已经活过两世的他虽然算不上巧舌如簧,但说个谎话倒还是脸不红气不喘的,他的话语满带恭维,一脸谄媚般的笑容。

胡一虎眉头微皱,心中暗自嘀咕:“这小子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会说话了?以前也没听他这么恭维过我,奇怪,真是奇怪,难道是被打开窍了?不过,这笑容还真的挺瘆人的……”

胡莫依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般地看着胡一虎,生怕他看出了什么。胡一虎眉头轻舒,轻咳一声,道:“你还是快点回床上去,你的伤势不宜下床走动。刚才老夫只是帮你淬炼筋骨而已,别那么没用地大叫了。好,今天先说到这儿,其他的事情待你恢复好了时我再问你。”

听胡一虎这么说,胡莫立刻松了一口气,如蒙大赦般地点了点头。胡一虎不说,胡莫一时还真没感觉到,自己全身骨头现在都酸痛得很,竟然可以站这么久,这还真是件奇异的事情。

待胡莫再次躺到床上时,胡一虎也迈步向外走去。胡莫十分盼望地看着胡一虎的背影,盼着其快点消失。

可是,胡一虎的脚步却在门口停下,他没有转身,只是停在那儿,如同一座高耸的铁塔,让人不禁仰望。

“莫儿,以后别那么顽皮了。我们胡家只剩下你一根独苗,要是你没了,胡家也就完了。”胡一虎的语气无比沧桑,不难想象,这件事情对胡一虎的伤害也是相当的大。

胡莫不知道说些什么,半晌,才轻轻地嗯了一声。胡一虎轻轻点头,没有说话,慢慢地消失在了门外。

看着胡一虎萧瑟的背影,胡莫的心里,那种厌恶感忽然消失了许多,而且还忽然多了一丝酸楚。他现在真想抓住原来那个胡莫,然后狠狠地把他揍一顿,能让自己的亲爷爷都这么伤心失望,可见这个家伙这么多年做了多少混账事情!

胡莫闭上了眼睛,开始了更为系统地回忆。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真的很神秘,而且,他本来也是那种好奇心极重的人,对很多事情,他都极其渴望地想要追根究底。

就说刚才胡一虎所输入的那股力量,那竟然不同于以前天龙世界的内力真气,那种强烈的炙热感仿佛是烈火焚身一般,这种武功实在超越了他的想象。

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回忆,他终于把胡莫目前已知的事情完全了解。不过,在那“胡莫”的记忆中,大多都是些青楼赌坊的信息。比如那幽香小苑的小红香,那个皮肤怎么怎么滑,胸部怎么怎么大,这些事情,在那个“胡莫”的记忆中倒是多得是。想到这个,现在的胡莫可以说是怨声连连,自己这个处男身竟然给了那些青楼野鸡,搞得他现在仿佛是被人爆了菊一般地难过。

刻意地不去想那些东西,胡莫整理出几个还算比较重要的信息。

这个世界被称为玄战世界,共有两片大陆,即玄之大陆和战之大陆。两片大陆被广阔的海洋阻隔。玄之大陆的人修炼玄力,战之大陆的人修炼战力。而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战之大陆五大帝国中实力排在中游的天火帝国,这里是天火帝国的都城火焰城……

得,就这么多了,在那个“胡莫”的记忆里,对这些东西可是极为排斥的,若不是胡一虎逼着他学了一些,他恐怕连自己现在在哪都一无所知。这个“胡莫”十几年活的是浑浑噩噩,天天都是声色犬马,把自己的身体搞得是一塌糊涂,这可让现在的胡莫直欲抓狂,欲哭无泪。

“这算什么啊,难道我这辈子就要在这里做个纨绔少爷,混吃等死?这副破皮囊也太他妈破了吧!”胡莫倒在床上,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灵和身体所传来的一股疲弱感。

人就是这样,永远都不会满足,胡莫不外如是。他也想像别的穿越者那样,在异世界打下自己的一片江山。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他自然不会例外!

“我才不愿在这个世界中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我要变强,称为最强,成为人上之人!”

“我已经受够了那种卑微的日子,命运已经和我开过一次玩笑,我就不信,它会整我第二次!”

“我也要在这个世界牛叉下去,权力,女人,一切的一切,只要是我想要的,我都要得到手!”

胡莫的心中大喊着,一双拳头攥得紧紧。他拼命地告诉自己:我要变强,成为最强!

他的脑海中回忆着前世种种,他期待着从哪些记忆中得到变强的方法,忽然,他脑中灵光一现,那一套他练了八年的功法忽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在星宿派的那段日子里,他所学到的就只有一套基础的入门功夫《清心逍遥诀》。名字虽然听起来很牛叉飘逸,但是也只是星宿派的入门功法,取自于逍遥派,有荡涤体内杂质、梳理经脉之功效。

在前一世,这套战诀胡莫学得还算十分熟练的,可是,当他想要再学其它武功时,却是频频走火入魔。这一套《清心逍遥决》似乎排斥其它功法,这也太奇怪了吧。为毛其他人都没事,就自己有事呢?

“唉,还是先试试《清心逍遥决》吧,其它的功法我也不会,唉……这副身子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胡莫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脑中浮现出了清心逍遥决的心法口诀:

“天地分阴阳,阴阳合于心。万法出于道,道由心生,心生万法,万法逍遥。逍遥乎天地,驰骋乎苍穹。”

不得不说,逍遥派的战诀口诀比起星宿派的腐尸功、化功大、法之类的要正派多了,只可惜这不过是入门功法,根本就没有什么攻击力量。

胡莫的心完全陷入空灵之中,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丹田有一股青红色的气流正在慢慢地升腾起来,顺着体内的经脉慢慢地游走着,那是清心逍遥决运行后所形成的逍遥真气。

胡莫的心里不禁纳闷起来,根据前世的记忆,出现青色真气还算正常,可为何还会出现红色的真气?而且,这青色真气仿佛是给那红色的真气提供养料一般,前者渐渐地变弱,而后者则是不断增强。但是,那青色气流却始终不消失,始终保持着和红色气流共存的状态。

疑惑之时,他的心念也慢慢沉入丹田之中。既然真气出于丹田,那么肯定是丹田中出现了什么问题。

当他的一缕心念完全沉入进去时,他忽然看见了一个极为熟悉的物件,那物件太醒目了,就算他做鬼都不会忘记的!

“靠,有没有搞错,神木王鼎,你丫怎么也过来了!”

手掌乾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手掌乾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0918.html
首 发:手掌乾坤免费阅读
  • 妙手神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妙手神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妙手神医目录预览:第1章出岛第2章小美女的陷阱第1章出岛“十年了……”潘小花躺在茅草屋房顶,嘴里面叼着根茅草,看着天空那飘飘荡荡的白云,似乎看到了白云端上坐着一位美丽的少女。耳根微动,潘小花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不由的眼珠子咕噜噜一转,起身从房上一跃而下。“老头子,又去偷看寡妇洗澡啊。”潘小花歪着头,裂开嘴笑着,看着从茅草屋走出来的精瘦老头,问。“胡说,你师傅我用得着偷看?”花白头发的老头子将眼睛一瞪,“你师傅我往那边儿一站,哪个寡妇搞不定,你当师傅的龙虎

  • 开一代先河的崔真硕寿桃绘画艺术

    崔先寿艺术给人们以最浩瀚美丽的遐想,我们从他众多的艺术瑰宝中,看到了他生命欢快的轨迹,更重要的是:他开辟了艺术观念和艺术表现的新世界!崔如琢的荷花出自污泥而不染,真硕的佛仙桃无限的生命力最为久远。“,艺术是千秋的事业,它不仅要面对今天的人们,更要面对明天。大会名家展室中崔真硕、崔如琢之作品崔真硕:仙根蟠实聚福兴业崔如琢:荷花

  •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目录预览:《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酒店里,夏惜之擦拭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眼前出现一层阴影,还没抬头,身体猛然被压在墙壁上。下一秒,炙热的吻不停地落下。鼻尖缭绕熟悉的味道,夏惜之扬起下巴,松掉抓着毛巾的手,张开贝齿,回应他的吻。简单的亲吻不能让他满足,男

  • 小说冥王逮捕令,娘亲大人快跑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冥王逮捕令,娘亲大人快跑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冥王逮捕令,娘亲大人快跑《冥王逮捕令,娘亲大人快跑》“没什么。”白无煜仍旧一脸温柔的看着玖白,“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想吃点儿什么吗?”“三天三夜?我睡了这么久?”玖白只记得她被冰块压的那一瞬间,后来的事情她都没印象,“随便什么都好,我不挑食。”他不说玖白都忘记了还要吃饭的时了,虽说修炼者即使十天半月不吃东西都不会感觉到饿,但玖白觉得,是人还是要吃点儿东西,不然她会觉得自己已经是非人类了。“我去给你拿彼花粥。”你以前最爱吃的……白无

  • 遇鬼同眠,鬼王大人晚上约19章(《 遇鬼同眠,鬼王大人晚上约 》)

    原标题:遇鬼同眠,鬼王大人晚上约19章(《遇鬼同眠,鬼王大人晚上约》)小说书名:遇鬼同眠,鬼王大人晚上约《遇鬼同眠,鬼王大人晚上约》“芳你家真大呀!没想到你还是富家女呢?呵呵。”晴文对芳说。“呵呵,什么富家女,你没听过豪门恩怨多吗?”芳无奈的回答。“对了,大毛你怎么也来了啊?是不是想我了?我的乖乖。”芳说着就抱起大毛在大毛脸上亲了一下。“大小姐,大少爷说一会儿会有法师来给老爷做法,好让老爷的鬼魂上天堂,所以请大小姐先带您的朋友去客房休息,等法事做完了,在带您的朋友去拜见老爷。”一个50岁左右的管

  • 小说《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目录预览:《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宠妻错爱:霸道老公太难惹》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一辆连装饰都没有的婚车,孤寂地穿梭在其中。颜瑾静静地坐在婚车内,呆呆地看着外面被雨水模糊的车窗,葱白的手指死死地搅在一起。脑海中浮现出母亲苦苦哀求的样子,为了公

  • 最纯粹的爱情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最纯粹的爱情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最纯粹的爱情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走出法院的大门时,沈水烟的神情有些恍惚,街道上车来车往的场景像是来自异世界,擦肩而过的人流,微笑平和的表情,都与法庭上狰狞对峙的脸孔全然不同,作为检察官的她几乎忘了,人也可以不带着仇恨生活。然而她自己,不也对这个世界有着某种深切的怨恨吗?心脏之下似乎藏了一根尖细的针,每当她不小心触及到底时,尖锐的刺痛便令她不得不停止对那个人的思念。不要忘了,你现在是另一个人的未婚妻。她提醒自己,眼睛望着两个街区外的楼顶,最高的那栋

  • 爱婿临门全文TXT

    原标题:爱婿临门全文TXT书名:爱婿临门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把自己嫁了第二章李洁的要求第三章一波三折第四章意外发现第一章我把自己嫁了我叫王浩,一个山村娃,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江城,可惜自己只是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生,专业也不行,根本找不到好工作,混了三年,一事无成。这天,自己又失业了,交了下个月房租之后,身上仅仅只剩下了三百多块钱,这点钱在江城就算是省着花也熬不了一个礼拜,我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甚至于脑海之中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危险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都敢干。正当自己处于人生低谷的时候,一个意外的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