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宠妻入骨:娘子看招在线阅读

2018/11/11 04:09:10 来源:网络
小说宠妻入骨:娘子看招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宠妻入骨:娘子看招

第四回:拓跋那只龟(二)

“妹子你这是何苦呢?”

  大嫂叹息。网站gao-xiao.com看鱼鳞舞一脸郑重,显然不是说笑的,只得摇着头叹息着走了。

  “大嫂,对不起。宁为鸡首,无为牛后,这是我做人的准则。”看着大嫂的背影,鱼鳞舞心中默然道。

  大嫂奔波一回本是找到户好人家的,结果就在定亲那天男方的姐姐听了闲话,急冲冲地跑了过来阻止。而男方的母亲也是一脸忿怒,直说鱼家骗婚。

  “我说你老鱼家的闺女样样都好,怎么都十五了还没订亲呢,本还以为是你们家太挑,原来内里是这样啊!怪道肯陪送那么丰厚的嫁妆!”男方的姐姐一脸鄙夷。高效新闻网

  “亲家姐姐,你误会了!我家小姑子真的不是外边说的那样。”大嫂急忙说。

  “你害我弟弟闹笑话,还有脸来跟我说话!”男方的姐姐指着大嫂的鼻子破口大骂,害得大嫂一脸尴尬。

  “你们家安的什么心?把这么个污糟女人说给我弟弟,这是想要给我娘家弟弟戴绿头巾吗?慧娘,你跟我家有仇啊?要这么害我们!”

  鱼家二老气的全身哆嗦,大嫂左右为难,去街上买肉回来的大哥刚一进村子就听见人告诉他,怒气冲冲地跑回家门口,只见院子内外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王婶子边嗑着瓜子边风凉地说笑话,讽刺鱼家。

  “要我说,这鱼家老三的名声都烂成这样了,还指望找什么好人家?干脆送给镇上杨老爷做妾得了,还能吃香喝辣,顺带着拉拔下家里呢!”

  “你说什么呢?那杨老爷都六十岁了,儿子女儿的一大堆,小老婆又多,大老婆凶的跟个母老虎似的,这不是把人家往火坑推吗?”人群中跟鱼家交好的大娘婶子们反驳。

  “呸!就她那样还敢嫌弃人家杨老爷?人家不嫌弃她就不错了!”王婶子吐出嘴里的瓜子皮一脸鄙夷。版权gao-xiao.com

  耳边陡地响起一声暴喝:“你说什么呢!”鱼家大哥怒气冲冲地死瞪着王婶,那眼里的怒火让王婶觉得自己会被烧焦了。

  “滚!再叫我听到你满嘴喷粪,就别怪我不认得你是谁!”鱼渊挥了挥钵大的拳头恶狠狠地威胁。

  王婶好汉不吃眼前亏,忙抽身往家走,走到隔墙的地方才狠狠呸了一声:“神气什么?老娘看你现在狠,总有你全家求着老娘的时候!”说着得意地走了。

  鱼家吵闹成一锅烂粥,鱼渊赶回来也是束手无策,他总不能打男方家的人吧?要不然自己娘子在娘家就难做人了。

  鱼鳞舞忽然走了进来,一屋子的人霎时噤了声。

  “雷家婶子是吧?”鱼鳞舞眼角都没瞟坐在那里跟个木桩似的,任由母亲姐姐肆意谩骂的男人,更不看他因为看见自己张大了嘴巴的蠢样。

  “对不起,让你们白来一趟。推荐gao-xiao.com既然你们对这门亲事不愿意,我们鱼家也不愿意强求。大家也别吵了,省得让人看热闹,好聚好散吧!”

  拿了桌子上红色喜气的生辰八字草帖,鱼鳞舞随手撕成了碎片。

  “这点钱你拿去,就当跑腿费吧。”鱼鳞舞掏出块八钱重的碎银子递给在一边劝和的嘴干的媒婆,淡淡地道。

  她这淡漠如风的模样让所有人都有些吃惊,那个姓雷的男人却被她的容貌迷住了,这时候哼哼唧唧地说他愿意娶鱼鳞舞。

  “我相信鱼家姑娘不是那样的人。”他支支吾吾地说,声音压在喉咙里就像是苍蝇在嗡嗡地叫,让人憋的难受。小说宠妻入骨:娘子看招在线阅读

  “弟弟,你可不要被她的狐媚样子骗了!空穴不来风,其因必有自。既然外面这么传,总有它的道理。再说了,你看现在她一个姑娘家就敢抛头露面的,背地里还不知道怎样呢!不行,我们雷家清清白白的人家,断不能要这种不干不净的祸水!”

  “你说什么呢?谁是祸水谁不干不净了?”鱼渊气的跳起来,指着对方说这话的姐姐吼。

  “怎么?敢做还怕人说啊?”雷家女一拍双手呼天抢地的喊:“没天理啊!骗婚不成就想打人啦!”

  鱼鳞舞皱眉看着屋里众人,实在被吵闹的头疼,再看着自己父母,一头白发萧瑟,在闹哄哄的人群中就像棵冬季落尽了叶子的枯树,那么的凄凉。

  雷家闹的实在过分,鱼鳞舞终于忍不住发了脾气。

  “哗啷!”鱼鳞舞一把掀翻了铺在桌子上的桌布,吓住了所有的人。

  “自古结亲不结仇,可如今你们也太过分了!这里是我家,请你们走。高效新闻网

  鱼鳞舞冷冷地看着雷家的姐姐:“不要再胡闹了,否则别怪我赶你们出去。”

  “哼!你名声臭烂嫁不出去就想坑害我家弟弟,害得他和我娘白高兴一场,还花用了这么些银钱,你一句不结亲就算完了?你做梦呢!”雷家姐姐单手叉腰,一只手指着鱼鳞舞骂。

  这场景好熟悉!

  鱼鳞舞忽然想起了拓跋珪,那个一走就再也没了音讯的家伙,想起了他说的那句话。

  “好丑!就像个大茶壶!”看着对面被她说愣了的雷家姐姐,鱼鳞舞又加上一句:“还是个只冒烟烧不开的乌嘴大茶壶!”

  媒婆瞟了眼雷家姐姐那乌煤似的嘴唇,忍不住“噗哧”一乐:太形象了!这个鱼家三丫头可真是个嘴巴刻毒的。

  “你个贱丫头,说谁是大茶壶呢?”雷家姐姐蹦了起来,指着鱼鳞舞骂。

  “我最讨厌人家拿没洗干净的手指着我。”鱼鳞舞淡淡地格开雷家姐姐的手指头:“说吧,要什么条件!”

  “什么……什么条件?”

  “别装了!你这么闹腾不就是想要提条件吗?说吧,我看看能不能答应。”鱼鳞舞坐下,姿态优雅地倒茶喝,让一旁眼睛一直盯着她的男人满脸痴迷。

  鱼鳞舞一言提醒了众人,大家这才转过弯来,明白了雷家这位嫁出门去的姐姐这么闹腾是为了什么。

  “五十两!”

  雷家姐姐也不再装了,直接开口。众人道倒抽一口冷气!

  “五十两?你抢劫呢!”大嫂愤怒地反驳。

  “五十两我还嫌要少了呢!你们也不想想,我娘和我弟弟为了这门亲事又是请媒婆又是买彩礼,就连上山打猎的功夫都给耽搁了,要你五十两还嫌多吗?”雷家姐姐掰着手指算账。

  “五十两确实不多。不过你家兄弟能赚那么多吗?我看他一副离了娘就不能活的奶娃娃样,真是怀疑看见条黄鳝会不会当成长虫,吓得尿裤子!”鱼渊嗤之以鼻。

  雷家男人忽然红了脸,半天才吭哧道:“我……我不会把黄鳝当成长虫的。”

  长虫是这里的方言,就是蛇的意思。这个雷家男人只是辩白自己不会认错,却没说明自己会不会被蛇吓得尿裤子,让鱼渊和鱼鳞舞都觉得诡异起来。

  “大哥,你不会恰好……”鱼鳞舞看着她大哥眼皮直跳,鱼渊也是诧异地直挠脑袋。

  “五十两没有,五两,你要就要,不要就拉倒,反正你们要是不走我就直接牵了张哥家的大狗来撵!”鱼鳞舞抛下一块五两重的银子在桌上,下着最后通牒。

  有钱总比没钱好,再说了,五两银子也够农家过大半年的,不要才是笨蛋呢!

  雷家姐姐眼明手快地去拿,却不防被身边蹿过来的雷老娘一把捞了去,顿时黑了脸。

  “这是赔偿我儿子的钱,自然归老娘拿。”雷老娘瞪了眼女儿。

第五回:拓跋那只龟(三)

打发干净了人,鱼鳞舞对着愁眉不展的爹娘安静地跪下了。

  “你这是做什么?今儿这事又不怪你,快起来!”大哥鱼渊急忙要拉妹妹起来,却被鱼鳞舞轻轻挣开了。

  “爹娘哥嫂,以后就别再为我操心了,我想好了,一辈子不嫁。”

  “胡说什么呀!你一个闺女家,不嫁人以后要依靠谁?老了靠谁养?你哥嫂将来都有自己的孩子要养活,还要侍奉我们老两口,你就忍心让你哥嫂再添负担?”鱼母语重心长地劝道。

  “你娘说的对。这世间女子哪个不是要嫁人的?爹娘在世能养你一辈子,可爹娘不在了你该怎么办?到了年老走不动了,别人家都是儿孙绕膝幸福快乐,你一个人孤单冷清的怎么过?就连病了想喝口热水都没人烧。丫头啊,你让爹娘到了地底下也不能安心啊!”

  鱼父老泪纵横。

  “妹子,这次是嫂子我对不起你,没想到老雷家看着好,却原来这么混账。你放心,嫂子说什么也会给你找出个好人家,绝不让你一辈子孤单了去!”

  鱼鳞舞无奈。她是真的不想随便找个人嫁了,她原想着,再不济,她还可以依靠自己编织柳条篮子的本事养活自己。

  这几年她把鱼父的编柳条子本事学了个十足十,而且还自己琢磨出花样编织,如今在镇上开的那片名叫“细柳”的店铺,就是她悄悄跟张哥合伙开的。不是她故意隐瞒家里人,而是她想要自己有个依靠。

  说起来还真是要多谢拓跋珪留下的那袋银子,当初鱼父鱼母都认为人是鱼鳞舞救回来的,这银子自然也该有她一份。再者说了,拓跋珪可是暗地里对鱼家二老说过要照顾些鱼鳞舞,不要难为了她。

  鱼家父母本就是个好的,当时也是存了高攀的念头,觉得拓跋珪如此关照应该是看中了他们的三闺女,便乐呵呵地答应了。

  可谁知拓跋珪一走就再无消息,眼看着女儿年纪越来越大,他们才终于放下了念头,开始张罗起亲事来。怎料却是艰难如斯。

  拓跋珪,你倒底是什么样的人呢?为何一去就再无消息?你可知你把我们闺女害惨了啊!鱼家二老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不明白。

  “孩他娘,我觉得还是要给三丫头找个更远一些的,我就不信那谣言能长翅膀到处飞!”鱼父想了想跟老伴商量。

  “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一想到其他两个都嫁的近,单老三那么远,就算受了欺负也没人帮着撑腰,我这心里实在不是滋味。”鱼母又开始抹泪。

  鱼父长叹了口气:“我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只是眼下这种情况……唉,委屈三丫头了,只巴望着老天开眼,让她找个好人家,夫君疼爱,公婆大度就好了。”

  “说起来都怪咱们那家好邻居!本想着是金相邻,没想到竟是个毒蛇!”鱼母恨恨地说。

  “她这般捉弄还不就是因为我当初拒绝了她的求亲,也不想想,她那好吃懒做自大霸道的宝贝儿子配不配的上我家舞儿,还有她自己,屋子里邋遢的比狗窝都不如。

  外面人看着她打扮的光溜,只当是开水泡饭也是香的,谁想到内里肉汤泡饭都让人嫌腥臭,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她的心思我明白,不过是看咱家日子过的好,女儿的嫁妆又丰厚,便想借着结个儿女亲蹭光。她那个儿子莫说长的一副矮冬瓜样,就是一表人才我也看不上!”

  “唉!可惜咱们碰见这种小人,真是倒十八辈子霉了!”

  老两口长吁短叹了一阵又说起拓跋珪来。

  “你说这个拓跋公子倒底是个什么人物啊?看他那气派,还有那些来接他的人,我总觉得他家世非富即贵。要是他真的看中了我们三丫头就好了,让那些看不起我女儿的人自打嘴巴去,我也好出出这口恶气!”

  “别瞎想了,都这么久没消息,我看他早就忘了咱们了,那句话咱们就一辈子放在肚子里吧,千万别让三丫头知道了。”良久,鱼父才闷闷地说。

  “是啊,他们有钱人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是我们太傻了,说不定人家就是说笑的。想想他今年怕有二十好几了,早该娶亲了,这会怕是都儿女绕膝,妻妾成群了,只哄着我们乡下人老实。”

  “睡吧,别再说了。”鱼父打断鱼母的恼怒不平,翻了身眼瞪瞪地看着窗棂子发呆。

  鱼鳞舞也没睡着,看着房梁上根根可数的木头椽子想着往事,想着那个风雪交加的傍晚,那个人对她说的话。

  鱼鳞舞心里暗骂了一句:““拓跋你这只龟,缩到哪个角落去了?”

  ……

  遥远的青羊城里,庄严肃穆的战威侯府正中门大开,银发如雪的老夫人拄着御赐的龙头拐杖,笔直地站在门口准备迎接凯旋归来的孙子。

  “娘,这时候还早着呢,您老人家先回房去歇着吧,等侯爷一进城媳妇就派人去请您,您看如何?”穿着一身锦绣富贵图案裙袄的团脸女人说。

  老太太乜了眼自己的第二任大儿媳,平淡地道:“老婆子虽然老了,万幸腿脚还硬实,等个一时半刻的还能撑得住。不像你们年纪轻,身娇肉贵的。你要累了你就去歇着吧,我反正是要等我的宝贝孙子的。

  可怜他一去战场就是六七年啊,也不知道在外边都吃了多少苦,哪像有些人,成天就窝在门前三尺远的地方打转,挑吃捡穿,成天的称王称霸窝里横!”

  团脸女人脸色顿时不好看了。瞅了眼站在身边的丈夫,垂在衣袖中的手伸过去扯了扯他,又瞪了一眼。

  男人是老太太的大儿子拓跋英,自从第一任妻子薛氏去世后便娶了身边这个团脸的杨氏为续弦。他年纪本比杨氏大上一轮,再加上杨氏惯会撒娇卖痴,闺房中把他哄的高兴,渐渐地唯杨氏之命是从了。

  见老娘不给娘子好脸,更是指桑骂槐地讥讽他们的二儿子,心里本就不大高兴。

  此时见媳妇瞪他,心疼之下便有些脾气上来,有心想说什么,又一想自己那个不受抬举的大儿子刚刚得了皇帝的封赏,自己的二儿子以后还要仰仗那个逆子,便又忍下了。

  “娘,您媳妇也是为您着想。您看自五更天起,这都快到辰时了。我们年青还没什么,您老人家年纪大了,这站在这里老半天的怎么受的住?便是那个逆子回来瞧见也是不好,被御史言官耳朵上奏到龙案下岂不要吃亏?”

  “就是啊老太太!您想想,这知道的呢说咱是对皇上封赏的战威侯恭敬,是对皇上的恭敬。这不知道的还要说咱们拓跋世家不懂规矩,让个老人家在门口巴巴地等小辈呢!”

  斜靠着门框上剔牙的拓跋瑢说。他早就对那个前任女人留下的所谓大哥不满了,长的比他好不说,偏偏各方面都比他强。要说唯一不及他的,那就是生性怕水!

  躲在外面这么多年,倒底还是回来了,更可气的是居然没死在外边,反倒挣了个战威侯的名头回来,实在是气死人了!听说他当年出去避暑,结果掉到了水里,怎么就没淹死他呢?

  拓跋瑢戳着牙花子暗恼,转念一想,那又如何?如今挣了风光更好呢!

  听说本朝自圣祖传下的规矩,对于家产赏赐,有兄死弟袭的条律呢!

  拓跋瑢歪着脑袋望了眼门匾上当朝大学士,皇帝的太傅手写的“战威侯府邸”五个黑底金边大字,摸着下巴嘿嘿地笑了起来。

第六回:你这只乌鸦(一)

当第一缕阳光刺破苍茫的天际时,清脆的马蹄声也惊破了路人还有些混沌的脑神经。

  一骑骏马如龙,马上少年清隽秀逸,像一缕清风般,伴着还有些露水未干的街面绝尘而去,让路两边的行人纷纷驻足报以探询的目光。

  这是谁家翩翩少年郎?竟有如此伟岸精神,好不令人羡慕!一时间,街道两边的少女们都羞红了笑脸。

  蹄声清脆,敲击的青石板路也发出悦耳的声音,如同一曲高奏的凯歌。

  “来了来了!侯爷回来了!咱们家最最英俊最最了不起的战威侯回来了!”

  负责打探消息的小厮乍一听到马蹄声入耳,忙不迭地跑上去看,接着便乐的不知道东南西北地跑回来,向站在门前伫立许久的众人报喜。

  “我的乖孙子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快,快点去准备香案迎接!管家,宴席可准备好了?还有还有,这孩子大老远回来,想必是一路风尘,先给他准备沐浴。对了,洗澡水里要放今年才得的花香水!”

  拓跋府的柳老太君眯着眼睛一阵唏嘘一阵忙碌,一张经历了无数个春秋的脸上,绽开了由心底发出的笑容。

  管家急忙一一回禀一切都准备妥当,要老太太不要担心。

  老太君点点头,夸奖了两句,又吩咐预备赏钱,给府中使唤的人打赏。一面忽然又想起来道:“吩咐蒸了馒头给城里的叫花子们送了,叫他们也沾沾喜气积积福。”

  管家忙又点头答应,顺嘴说些恭维话,惹得老太太更是笑逐颜开。

  站在旁边的杨氏满心的不高兴。

  看着老太太高兴的泪眼婆娑的模样,杨氏那象征着富贵福气的团脸上,蓦地划过一丝隐隐的煞气,随即消逝不见。

  拓跋英皱了皱眉:“母亲大人,子韧不过还是个孩子,又是小辈,现放着母亲您在呢,哪里轮到他积福的?这未免过了些。”

  “哼!”老太太斜睨一眼大儿子,鼻腔里发出一声冷笑:“老婆子我愿意我高兴,只要不违背了国法谁管得着?我知道了,你不就是因为他不是你心尖上的那个,所以才这么漫不经心吗?”

  斜了眼旁边的杨氏和拓跋瑢,嘿嘿一声:“上次也不知道是谁过个生日就要大操大办,闹得全府人仰马翻的,这会来说风凉话,也不怕腰疼!

  不是我老太婆偏心,带眼睛的都能看得出谁良谁莠。瞧瞧那模样,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哪里还像个大家公子?竟比那路边揽活计的闲汉还要差几分!真真是谁的肠子里爬出来的像谁,没的白恶心人。”

  老太太这话说的恶毒,让拓跋英瞬间黑了脸,看向次子,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又对杨氏道:“你瞧瞧瑢儿!回头给我好好教教,再这么着,就不许他吃饭!”

  杨氏低眉顺眼地应了,手心险些被指甲掐破了。一面恨儿子不争气,一面更恨老太太当着这么些人不给自己脸,对那个即将到来的前任薛氏之子更是暗咬牙根。

  “母亲,子韧回来了!”

  老太太的三儿子拓跋仪带着自己的儿子拓跋璟上前来说,随即便听见一声马嘶,马上少年已然勒住缰绳,一跃而下!

  众人呼啦啦围了上去,牵缰绳的牵缰绳,问好的问好,更有那掸灰尘的,伸了手想要去搀扶的,煞是热闹。

  “三叔好!”这归来的马上少年正是拓跋珪,见跟前站着自己的亲叔叔拓跋仪,忙弯腰问好,被拓跋仪一把扶住。

  “好,好!子韧长大了,更英俊伟岸了!大嫂在天上看了一定很高兴。”

  拓跋仪眼中泛泪,想起了那个温柔的女人,那个对他关怀备至,为了他一家的幸福却命丧黄泉的大嫂。

  “这是弟弟吗?”

  拓跋珪揉着仰着小脑袋看自己的拓跋璟笑问。他知道三叔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但今天是他回家的日子,不说别人,祖母还在呢,这些情绪暂且收起来才好。

  “是啊,他叫璟字子轩,今年也十岁了。”拓跋仪心知侄儿是为了转移话题,便笑着说。

  “弟弟给子韧哥哥问好。”十岁的拓跋璟有模有样地对拓跋珪拱手,俨然是个小大人。

  他那圆圆的脸庞肉嘟嘟的,惹得拓跋珪伸了手去掐,小家伙却不躲开,只仰了头鼓着嘴看他,表示自己的不满。

  拓跋珪“噗哧”一笑,为自己这些年习惯了的某些动作暗自窃笑。

  “快去见过祖母吧,她老人家自听说你要回来了,天天的盼着。今儿更是五更天就起来站在这里等着你,说要亲自迎接你,谁劝都不听。”拓跋仪看向大门口站着的众人道。

  拓跋珪点点头,大踏步地走上去,对站在正中间的老太太抢身跪下:“孙儿给祖母请安,愿祖母福体安康。孙儿不孝,一去经年,今天返回家园了!”

  老太太一叠声的回答好,一面叫人赶紧把人扶起来,一面又颤巍巍地想要去拉拓跋珪的手。

  拓跋珪急忙把自己的手放进老太太手中,顺势站了起来,对于旁边的父亲拓跋英,全然当做没看见。

  拓跋英气的冷哼一声,拦在老太太要牵着拓跋珪转身进门前,语气干干地道:“你这个逆子!一走这么多年,全然不管家中亲人对你的牵挂,你还知道要回来啊?”

  拓跋珪这才恍如看见父亲,咧嘴一笑:“原来是父亲大人!好久不见了,过的还好吧?我这话也是白问,想来没有我这个胀眼珠子的在旁边,父亲大人一定过的快活似神仙。”

  “逆子!”

  拓跋英气的老脸发红,指着拓跋珪一顿训斥:“你个眼里没有长辈的混账东西!你眼睁睁的瞧着我和你娘在这,竟也不知上前跪拜,你弟弟就在跟前也不知道见礼,你那学了一肚子的文章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这话一出,众人齐都变了脸,老太太重重一顿拐杖,就想要开口,却被拓跋珪一声“呵呵”打断了。

  “呵……呵呵……我娘?父亲大人你不要说笑了,我娘在天上呢,哪里又跑出一个娘来?”指了指一旁眼巴巴看着门外,恨不得立刻就跑出去玩的拓跋瑢,笑微微地:“这个女人是你那宝贝儿子的娘,我拓跋珪可没那福气。”

  杨氏拿帕子抹着眼角,泫然欲泣着:“大少爷,我知道你恨我占了你亲娘的位置。我不怪你,谁叫我是个做人继母的,做的再好,也不见人领情,这也罢了。

  可是老爷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养你这么大,你怎可以如此对待,如此伤他心呢!书上说,乌鸦尚有反哺之情,大少爷你怎能……”

  拓跋珪打断她:“我怎样?我连乌鸦都不及是吗?啐,我是人我又不是乌鸦,我还真不会反哺。要不叫你那个宝贝儿子来示范给我看看?”

  “你,你……”杨氏被拓跋珪这种无赖般的态度打败,半天无言以对。

  拓跋珪看了看天,又道:“我说怎么明明天气晴朗的大热天,旁边硬是有股子阴冷之气呢,原来是身旁站着乌鸦啊!

  父亲大人,你知道在战场上最多的是什么吗?不是人,而是乌鸦!大批的乌鸦!每当有人死了,那些乌鸦就会扑扇着翅膀,嘎嘎嘎的叫着扑过来,啄死人的眼珠子,啄人肉……”

  拓跋珪学着乌鸦扇翅和嘶哑叫声,冲着杨氏阴森森地诡笑着,吓得杨氏直往后退,脚下一滑,尖叫起来!

宠妻入骨:娘子看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宠妻入骨】 或 【娘子看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0894.html
首 发:小说宠妻入骨:娘子看招在线阅读
  •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10章

    原标题: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10章小说名称: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呵呵……”西勇凌傲假笑着看着苕秀子,这个女人,真的应该庆幸,昨天自己恶心到乔日展臣后今天心情好,耐心也好了很多,不然有人居然在自己面前说他“老弱病残”,现在早就连尸首都看不见了。“你和展臣真的是混黑的啊?”苕秀子也是见西勇凌傲难得的好脾气,加上之前自己遇到的都是一些小喽啰,这回遇到一个黑社会大佬,难免有些好奇心。“嗯。”西勇凌傲心里悄悄计较着,这个女人叫乔日展臣为展臣。“那你们平时都做什么?会出

  • 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16章

    原标题: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16章书名: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沈凌夜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简凝园,尽量让自己开心一些。沈初颜知道他在伪装,并没有揭穿。晚饭过后,沈凌夜提出去散步,简凝园答应了。两人走在林荫小路上,简凝园想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便询问道:“沈凌夜,今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沈凌夜没有直接的回答她,而是问了她一个问题:“老婆,假如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会怎么办?”简凝园想了想:“我想我会对你死缠烂打,如果你不爱我了,那么我会重新

  • 逆天魔帝全文TXT

    原标题:逆天魔帝全文TXT小说书名:逆天魔帝目录预览:第一章六百年后第二章古魔经第一章六百年后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星空,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广袤无人知晓,哪怕是传说中的仙神也未必能够探清。北辰之星,东域,青龙城。“神宗圣女洛灵瑶!纵然我死,化作九幽阴魂,上入青冥,下入九幽,入六道轮回,过往生黄泉,我王毅一定报此血海深仇!”王毅大吼一声,猛然坐了起来。“靠!王毅你半夜发什么疯。”王毅身旁,一位穿着杂役服饰的少年不满的骂道,随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再次进入睡眠状态!耳中的话语,眼前的情景,让王毅一呆,随后

  • 小说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目录预览:《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第二天,倪洛嫣就起了个大早,下楼后往嘴里塞了个小笼包,刚想往外跑就被廉森一把逮住了。“唔……你干什么呀?”倪洛嫣满口塞满了包子,含糊不清地说着。“给我安分地吃完早餐再走。”廉森冷历地说,然后自顾走到餐桌另一头开始悠闲地吃起了早餐。倪洛嫣心里着急呀:“廉先生,我再不走就得迟到了。今天是去学校的第一天,

  • 我在大辽当皇后7章(《 我在大辽当皇后 》)

    原标题:我在大辽当皇后7章(《我在大辽当皇后》)小说书名:我在大辽当皇后《我在大辽当皇后》一股股热浪喷涌,帝帐内如有一个滚动的火球,炙烤着,焚烧着,热气蒸腾。将军们都身穿铠甲,汗流浃背。有的人身子不住地扭来扭去,有的人双脚在彼此摩擦,帐内充斥着汗臭、脚臭,以及人的燥热情绪。“禀报地皇后”,述律平亲弟弟、大将军萧敌鲁站出队列,“我军中将士大多不习南方水土,十之一二已染热射病,且染病者有增无减,请地皇后派医士速去疗治,当不影响明日攻城。”迭刺也站起身:“禀报地皇后,我军中也有染汉人这病,医士前日来疗

  • 小说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热……好渴……好想抱着一块冰……半梦半醒间,妖月觉得自己的身子十分燥热,内心也渴望着拥抱着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来填满她内心的空虚。“这个小娘子,样貌姣好,身材更是极品!真没想到我张二此生竟然会走如此大运,光棍了半辈子,竟然会捡到这样极品的小媳妇!虽然脸上有一道疤,但没了光女人都一样。”昏暗破败的房间里,一个身上脏兮兮,满脸大痦子,像是猩猩一样的男人,双手互搓,留着哈喇子,双眼放光的看着床上的女子

  • 小说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十九章怀孕“两个多月,那简小姐应该是在和你分手之后怀孕的——”马冰洁似乎只是作为职业习惯而推断,只是眼角不时的看着上官尊的表情却出卖了她的用心。而上官尊的脸上已经凝起了一团乌云,他很清楚,简思瑶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是他的,他们之间的那次都已经做了措施,根本不能出现什么纰漏。那,孩子到底是谁的?简思瑶刚刚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浑身一阵冰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对上了上官尊冷若冰霜的眼睛,“你……想干什么?”他那眼神,

  • 小说总裁老公吻上瘾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老公吻上瘾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总裁老公吻上瘾第三章她要见的人,居然是他苏暖震惊了,她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有病,没理由的过来帮助了一下你,然后又跟你说要报答。这些也就算了,偏偏还提出了这么荒唐可笑的理由?她强忍住自己的怒意,一字一句道:“先生,我跟你不熟,你能帮助我我是十分的感谢你。你说要我回报一些事情,好,这没什么。但是你却说要我嫁给你,你不觉得你这个玩笑开的有些过分吗?”“我不是开玩笑。”他怎么会是开玩笑呢?本来他是不打算参加婚礼的,但知道了她来要,所以他来了。帮助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