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九天剑魔在线阅读

2018/11/11 03:59:18 来源:网络
小说九天剑魔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九天剑魔

天剑宗 004神剑峰

第4章

对于霍老的询问,聂枫没有过多的犹豫,就点头答应了,毕竟机会不是经常有的,而且还是如此大的机缘,既然并不违背自己的原则立场,聂枫当然不可能拒绝。推荐gao-xiao.com

“哈哈哈~~好!做人有原则是好,但遇到不违背最大原则的机会则马上抓住,这就是一个聪明人应该做的事情,你!很好!哈哈~~~”看见聂枫答应的霍老,忍不住心中的喜悦仰头大笑起来,那强烈的笑声,把四周的碧玉竹都是震的‘飕飕’作响。

大约大半年前,霍老就从苦修室中出关,出关后的霍老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看见了浑身杀意的聂枫正在疯狂的修炼。

起初霍老虽然对聂枫浑身上下充盈的杀意只是有点好奇,并没有太多的关注,毕竟暗宗之内,杀意盈天的人多了去了,但仔细观察下来,却发现聂枫异常的勤奋,天资绰越的人并不少,但能够如此刻苦的却是世间少有。

接着在后面一段时间里,霍老都在暗中留意着聂枫,那坚忍让霍老赞叹不已,而略微了解到了聂枫其实身负血海深仇后霍老更是喜上眉梢,因为他知道只有这种人,才会不惜一切的变强!而霍老就是要这种人才。

而今天霍老现身的原因就是为了考验聂枫的心性,而聂枫也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给霍老,现在聂枫答应加入暗宗,又怎会不让霍老欣喜?

狂笑完后,霍老猛然回头,那双充满着暴虐神光的双眼一扫韩紫月与林清风,后者两人接触到了霍老那神光闪烁的眼神后都忍不住身形一震,以往在天剑宗内,由于天资、家势等的缘故,在宗门内受到相当优越的对待,更不要说成为了四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后那风光了,即使是门主看见自己的时候,也是微笑相对温言鼓励,毕竟能够这个年龄达到这个层次的绝对不是一般天才能够形容的。

但今天,他们总算领略到了,宗门内掌事人的威势,霍老那神光闪烁的眼神,让两人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而赤炎长老与苍云长老看见自己那一向高傲眼高于顶的弟子吃蹩,都是不约而同的耸耸肩当没有看见,毕竟他们觉得杀杀两小家伙的锐气也是有好处的。

“刚才你们过来的时候,是很看不起这个小子是吧?”拍了拍聂枫的肩膀,霍老收回了双目中的神光。原文http://www.gao-xiao.com/

“三年!三年之后的宗门大会,他会把你们两个堂堂正正的打下台,这就是我的承诺,天资绝顶?哼哼!”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后,霍老一把抓住了聂枫的手,接着一阵奇异的闪动后,霍老与聂枫已经消失在原地。

“哎~~这个老家伙还是一样的护短,那小子答应进他暗宗后,就马上找事情了,真是的~~~”朝霍老踏空而去的方向摇了摇头,赤炎长老一阵苦笑。

“紫月,看来你得要继续用功了,老家伙说的出三年后让那小子来挑战你们,那就绝对做的到的。”同样一声苦笑,苍云长老望着韩紫月道。

“他?”回想到聂枫那才九级强者连淬体境界都没有进入,韩紫月与林清风心中都升起一丝蔑视,不以为然的神情直接表露了出来,见两人这种表情,苍云长老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毕竟不要说韩紫月与林清风,就是苍云长老自己也不认为一个还没有到淬体之境的人三年后能够挑战两人。

“对了师傅,那~~霍宗主很厉害吗?要是和师傅您比的话谁厉害?”仿佛为了转移这基本不用讨论的话题,林清风忽然向赤炎长老问道。

“比?”相视苦笑一声,赤炎长老道:“如果是我们两个联手的话……大概有三成的机会从那老家伙手上逃的性命吧……”

不顾韩紫月与林清风那惊骇的眼神,赤炎长老与苍云长老随即一卷两人,就化为一道金光向神月峰顶飞去。版权gao-xiao.com

“我说赤炎老鬼,你怎么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踏步在虚空之中,苍云长老瞟了一眼身边的赤炎长老,束音成线向赤炎长老问道。

“苍云老鬼,你真没有察觉到还是假的?那老鬼出关后的修为又精进不少了,何况你也不是没有看出那两小鬼还真有点不服那霍老鬼,这样说也正好让他们知道别惹那家伙,别忘记那霍老鬼可是个地道的疯子。”

嘿嘿一笑,赤炎长老望了一眼,正被气劲保护着穿行在罡风中的韩紫月与林清风两人,用只有苍云长老与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回答到。

※※※

一手提着聂枫,霍老在罡风层处如同闲庭信步一般的踏空而行,猎猎的罡风吹来,让包裹在聂枫身上的劲气发出‘嘶嘶’的响声。

踏步虚空大概十分钟左右,聂枫就发现自己眼前的云雾开始消散,一处奇异无比的山峰出现在聂枫的眼前,同时聂枫也发现包裹在自身周围的气劲上响起的嘶嘶声更为剧烈了。

只见远方群山环绕之中有着一个巨谷,巨谷之中,一座笔直的山峰拔地而起,矗立在巨谷的中心处,山峰与地面呈九十度笔直向上,仿佛就是一条耸立在地上的擎天柱一般。

而在山峰的顶层处,有着一圈平整的土地,土地上有山有水,自成一方境界,这上面就是暗宗的宗门所在,一座巨大的圆柱型石塔,则是立在了这片土地的正中,要是从远处看的话,就能清楚的发现,这暗宗的宗门所在地就如同是一把插在大地上的巨剑,剑身就是那笔直的山峰,护手则是宗门的坐在之地,而剑柄就是宗门中间那矗立的巨塔。阅读gao-xiao.com

远远望见这如同奇迹一般的巨峰,聂枫只能够用震惊来表达此刻的心情,随着两人逐渐靠近,聂枫能够更清晰的看见这剑峰的外貌。

剑峰上的岩石,是一种奇异的漆黑石头,虽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石头但聂枫却隐隐感受到上面有一种让人压抑的感觉,在剑峰之上,无数巨大的漆黑铁链盘踞紧锁着剑峰,这些漆黑的铁链散来后就仿佛蛛网一样交错盘结在群山之上,丝丝不正常的白色雾气升腾而起,使这把矗立在大地上的神剑多了一丝虚幻。

“这里就是天剑宗暗宗的宗门所在之地,神剑峰,也是神月灵境灵泉的其中一个泉眼所在。”见聂枫被眼前景象震惊的目瞪口呆的样子,霍老微微一笑,旋即就和聂枫说到。

“灵泉泉眼?其中一个?”听到霍老的话,聂枫被吓了一跳,天地灵气经过千万年在地下的酝酿凝聚后,就有几率喷发出地表,这种喷发与火山喷发是一个道理,而这些喷发出天地灵气的地方,就被称为灵泉。

每有灵泉出世,必然会引起一阵轰动,因为这些累积了千万年的天地灵气,是所有修炼者眼中的珍宝,浓郁的天地灵气只是吸上一口,都会让人修为精进,当然,本身修为达不到标准的人贸然吸入的话只会令自己爆体而亡。

而很多的大门派,就是建立在灵泉所在的地方上,浓郁的灵气让门派中的弟子修炼速度大为提高,可以说,一个门派的命脉之一,就是属于这个门派的灵泉!

“很惊讶么?也难怪,告诉你吧,神月灵境的灵泉是罕见的双泉眼,其中一个泉眼所在就是神月峰,而另外一个泉眼,则是在神剑峰。小说九天剑魔在线阅读”裂嘴一笑,霍老的脚步加快了少许。

“这里和神月峰一样,不,这里的灵气比起神月峰要浓郁的多,因为神月峰的泉眼除了供给主峰外,更被分散到了七座外宗灵峰,而神剑峰的泉眼则是只供神剑峰使用,其他地方根本就分不到!也别想分!”

感受到霍老语气之中的霸道,聂枫丝毫不觉得霍老是在开玩笑,之前在竹林内,霍老的霸道已经充分展现,连天剑宗内号称最为火爆的赤炎长老,看见了霍老后,居然不敢有丝毫的顶撞,要知道传言中赤炎长老可是连门主都够胆顶撞的,但从刚才看来,赤炎长老是从心底里害怕霍老,并非一般的脸面上的尊重。

再度加速,两人终于到了神剑峰护手处也就是暗宗宗门的所在之地,两人刚一落地,四道人影旋即从远处飞速赶来。

“参见宗主。”看见霍老,赶来的四道人影立刻止步向霍老抱拳行礼,这时的聂枫也看清楚了,这四人的身上都穿着漆黑的衣袍,衣袍的边缘都用银丝绣边,四人的年龄都应该在三十来岁上下,聂枫敏锐的感觉到,这四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股不寻常的杀气。

“很好!你们过来这边,他是聂枫,是我新收的暗宗弟子,你们以后记住了。”冷漠的朝四个黑袍人点了点头,霍老随即向四人招了招手。高效新闻网

“是!宗主!”对于霍老的吩咐,四人立刻肃然应是,满意的点了下头,霍老就转身望向聂枫,朝聂枫招了招手道:“跟我来吧,我现在就带你到你的修炼地。”

天剑宗 005暗宗功法

第5章

跟着霍老前进了不久,聂枫就清晰感觉到,这神剑峰上有着一种压抑无比的感觉,在这种感觉下,聂枫发现自己的气息流动都隐隐受到了阻碍。

“慢慢习惯吧,只要习惯了这种感觉的话,那到了外面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的气息流动比平常更为顺畅,很多人求也求不到这种修炼环境,神剑峰算是得天独厚了。”明白到聂枫想法的霍老,头也不回在前面带路的同时,对聂枫说到。

“明白了。”听到霍老的话,聂枫连忙收敛心神,跟着霍老走了一阵后,霍老就在一间石壁开凿出来的石屋前停下了脚步。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修炼休息之地,以后你就在这里休息,而接下来~~~”顿了顿,霍老右手忽然闪电一般的拍在聂枫小腹上的气门处,接着一股恐怖的劲气瞬间就把聂枫十年来苦修获得的气劲全部废去。

十年苦修的气劲被不到一秒废掉,聂枫登时说不出话来,不过霍老显然也没有打算让聂枫说话,因为霍老把聂枫的气劲废掉后,随即一手按在了聂枫的头顶上。

一股炙热的气息在霍老按在聂枫头上的瞬间,就如醍醐灌顶一般疯狂的向聂枫头顶内灌去,一段段仿佛梵音一般的喃喃细语,回荡在聂枫的脑海中。

当霍老把手抽回的时候,聂枫已经发现,天剑宗暗宗的基础功法已经深深的刻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自然而然的就能够想起,而且不但是这样,每次聂枫想起功法的同时,还有对功法的一层特别的理解,那就是霍老对功法的看法,而这些都让霍老一次过灌输到了聂枫的识海之内。

“我说过,明宗的功法和你不配,所以我直接帮你废掉了,我刚才已经灌顶了我暗宗的基础功法与你,除了功法外还有我的见解,你的经脉经过这么多年的元气滋养,经脉强度早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程度,想必修炼起来会事半功倍。”背着双手,霍老就说道。

听到霍老的话,虽然明白霍老说的是事实,但想到十年的苦修被这么简单就废掉,心理上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聂枫也是非常人,深吸一口气后,就转身走进了属于自己的石室之内,盘腿坐在石床上开始按脑海中的功法修炼,看见聂枫居然不说什么就进石室盘腿修炼,霍老双眼再次闪过了一丝精光。

“这个小家伙,恐怕比我想像中还要好,这股坚忍,还真是不一般啊,逍遥老鬼倒是为我带了一块良材美玉来。”

看见已经开始凝聚天地灵气的聂枫,霍老露出了一丝微笑,大袖一挥,霍老就化为一道赤色流星消失在天空之上。

※※※

盘腿坐在石床上闭上眼睛后,暗宗的基础功法随即清晰的显现在聂枫的脑海之中,细细读了一遍功法,聂枫就开始按照功法吸收起周围的天地灵气。

丝丝灵气飘荡在四方八面,当接近到了聂枫周身的时候,就会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摄进聂枫的身体之内。

而自开始修炼后,聂枫就已经发现,天剑宗明宗与暗宗基础功法之间的巨大分别了。

天剑宗明宗的基础功法,吸纳天地灵气的时候,都是自然吸纳,缓慢锤炼,一边凝练灵气一边扩张滋养经脉,可谓是王道功法。

至于暗宗的功法则与之截然相反,如果说明宗功法吸收天地灵气的方法是吸纳的话,那暗宗功法吸收天地灵气就是掠夺!要说明宗的基础功法是王道,那暗宗的功法就是霸道!

无视一切的法规,疯狂的强行吸收着灵气,而凝练的方式也是极其的暴力!这样做,确实能够是修为飞快的提升,但对身体的经脉却是一种极为严苛的考验,毕竟强大的灵气入体本身就是对身体的一种负担,原本一边引导一边滋养经脉是必须的,而暗宗的功法却是没有滋养这一途,所以若非天资过人,根本就难以承受这种暴力的锤炼。

虽然是这样,但聂枫却并不需要担心这点,因为在天剑宗十年时间,聂枫都是无间断的修炼着明宗的基础功法,而且比一般的弟子要努力无数倍,而由于一直没有进入到淬体境界,那凝聚的庞大元气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滋养补强着聂枫的全身经脉,这样阴差阳错所造成的结果就是聂枫的经脉异常的坚韧,即使是面对修炼如此暴力掠夺灵气的功法,依旧是得心应手!

源源不断的灵气很快就从涓涓小溪,变成奔涌的河流在体内的经脉中穿梭,一次吸收如此多的灵气进体虽然也有些不习惯,但聂枫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感觉,而且还开始着迷于这种掠夺式的修炼。

“很霸道的功法,难怪霍宗主浑身上下的气息都充满着霸道暴虐,如果不是十年功法滋养经脉的缘故,恐怕刚修炼我身体内的经脉就要立刻被这暴虐的灵气冲爆了。”

想到这里,聂枫更不敢有丝毫的分神,只是全神贯注的引导着身体内那暴虐的灵气,渐渐的,在聂枫的引导凝练下,这股灵气开始转化为精纯的元气,不过这元气之中却是带着一丝暴虐的杀意,与聂枫之前所修炼的精纯平和的元气截然相反。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暗宗的弟子都发现了,暗宗之内忽然多了一个新人,这个新人的修炼方式简直就只能够用玩命来形容,只要有时间,那他就是盘腿坐下凝聚灵气,甚至有的时候一闭上眼睛就是三天不张开,要不是他周围的灵气被疯狂的掠夺着,众人都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这个疯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之前好像都没有看见过他的身影?”其中一个暗宗的弟子看见聂枫的修炼狂态后,终于忍不住向其他人询问。

“好像说是半个月前宗主亲自带他来的。”知情者听到询问后,随即回答道。

“我看这个家伙是在找死吧?这样频繁的吸取灵气,迟早有一天他要被涨死的。”听到是宗主亲自带回来的人,这个暗宗弟子缩缩脖子,旋即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用奇怪的眼神再次扫了聂枫一眼。

转眼之间,三个月过去了,而这三个月时间里,聂枫几乎是无时无刻都在凝练灵气,那掠夺式的夺取天地灵气方式,加上神剑峰处于灵泉处,灵气异常充盈的缘故,聂枫的修为飞快的增长着,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回到了九级强者的阶段,以前十年才达到的境界如今三月就达到,而且隐隐的感觉到,自己要冲破障蔽,达到淬体的境界。

“这种感觉是~~~”感受到身体内那欲喷薄而出的厚实元气团,聂枫感到自己应该要达到淬体的境界了,心中一阵激动,聂枫连忙把石室的木门关上,盘腿开始感受身体那异常的感觉波动。

体内的元气在聂枫盘腿坐下后,就开始躁动起来,并且试图冲出聂枫的控制,而聂枫此时也不敢怠慢,立刻收敛全副的心神控制着那股充盈的元气团。

一丝神念引导着躁动的元气开始缓缓的旋转,随着聂枫神念的引导,气门中那团躁动的元气开始随着聂枫的引导,缓缓的旋转起来。

如同是用棍子搅动着缸中的水一般,一开始水还是被动的被搅动,但随着时间,水缸中的水渐渐变成的水旋涡,即使不用棍子引导,缸中的水也会自动的旋转。

此时聂枫身体内的那团元气也是一样,经过聂枫开头的那丝神念引导后,如今聂枫体内的元气团已经彻底的转化为一个红色的气旋,气旋不断转动疯狂的吸扯着灵气作为补充,聂枫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因为气旋那疯狂的吸收而张开,不断的让天地灵气进入。

那如同裂体一般的剧痛,让聂枫痛的双眼赤红面容扭曲,灵气不断在聂枫身体内冲击着,条条青色的青筋开始在聂枫的表皮上浮现,大量青筋突起布满了聂枫的表皮,看起来异常狰狞恐怖。

身体上的巨大痛苦,没有摧毁聂枫的精神,多年的忍耐造就了聂枫的精神上的无比坚韧,死死咬牙抵抗着这能够让一般人立刻发疯的巨大痛苦,聂枫依然集中精神引导着凌乱的灵气到达元气旋涡之中。

一滴漆黑的黏稠杂质,经聂枫的毛孔处流出,接着,大量这种黏稠的漆黑杂质不断的从聂枫表皮处流出,看起来十分的诡异,漆黑的杂质越流越多,不多时,就把聂枫完全覆盖,远处看来,就仿佛是一个用黑色泥土堆成的人形状泥堆一般。

‘飕’

一道神光闪过,霍老就出现在聂枫石室之外,从木门的空隙朝石室看了一眼,看见聂枫变成了仿佛泥娃娃一般的样子,霍老登时吃了一惊暗道:“这个小子,果真要冲击淬体了?这才三个月的时间吧?而且~~而且他这淬体到底怎么回事?身上的后天杂质怎么会逼出了如此之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老皱眉在门外看着聂枫的时候,在黑色黏稠物质包裹下的聂枫却是进入到了物我两忘的状态之中,只是下意识的引导着大量暴躁的天地灵气到自己的元气旋涡之中锤炼。

天剑宗 006疑问

第6章

此刻的聂枫,浑身上下都沉浸在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之中,就如同是泡在了温泉水里面一样。

暴躁的灵气已经被有条的引导至元气旋涡中,由元气旋涡吸收、锤炼变成新的元气壮大身体内的旋涡,原本小孩子拳头大小的元气旋,在聂枫不断分神引导灵气的锤炼下,已经变成有成人拳头大小。

正当聂枫兴奋的看着自己体内的元气旋不断壮大的时候,忽然,聂枫感到眼前一阵漆黑,当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聂枫居然发现自己正飘荡在石室的上方,而下面,骇然就是自己那包覆着漆黑杂质的身体!

“这~~这是怎么回事?”惊讶的望着下方的‘自己’,在看看如今自己那略显虚幻的双手,聂枫不由得迷茫起来。

原来,在刚才淬体的时候,聂枫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的强烈痛苦,强烈的痛苦让聂枫的精神也就是灵魂力量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而在物我两忘之下,聂枫的灵魂居然首次离体,当然,并不是谁经历痛苦就能够达到这个程度,但穿越而来的聂枫的坚韧灵魂,却是有这种资格。

当然,此时的聂枫并不知道这一点,看见自己略显虚幻的身体后,聂枫心中栗然一惊,就是这样的心情打破了那物我两忘的玄妙状态,一瞬之间,聂枫就发现自己再次回到躯体之内,而体内的元气旋也已经凝练完成。

望着体内那缓缓旋转的元气旋,聂枫心中一阵激动,化气成旋,这就是进入淬体的一个重要标志,没有进入淬体的时候,元气是以气团状态留在体内,大量的元气积在一起,能够有效利用的并不多,而且到达了一定程度后,就会因为饱和而无法在吸收灵气锤炼,这就是所谓的九级强者。

而进入淬体阶段后,元气成旋,不但能够完全利用起凝练成的元气,而且因为成旋的关系,能够继续吸收外间灵气,这就是为什么说只有进入了淬体阶段才是真正修炼者的缘故,因为只有踏进了这一个阶段,才能够真正利用起体内锤炼出来的元气。

‘咔啦’

覆盖在聂枫身上的杂质壳出现了一道裂缝,接着,裂缝开始飞快的扩大,‘乓啷’一声瓷器落地的碎裂声响起,包覆在聂枫身上的杂质泥罩,瞬间就被震碎。

一道精芒从聂枫睁开的双眼处射出,此时的聂枫身上臭气熏天,但却没有打断聂枫的激动心情。

轻轻朝着前方挥出一记空拳,巨大的力量轰在虚空上,随即荡起一阵不明显的漪涟,感受到体内滂湃的力量,聂枫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感受自己进入到淬体后的玄妙感觉。

良久,聂枫在睁开眼睛站起来,闻了闻身上那能够让人头晕目眩的臭气,聂枫眉头一皱,随即打开了久未打开的木门。

“哇!好臭!原来是你这个疯子啊?咦?你进入淬体期了?”正当聂枫打算去冲冲身体的时候,一道惊疑的声音响起。

回头一看,聂枫就发现,刚才说话的,是一个叫东方宙的暗宗弟子,由于暗宗与他差不多辈分弟子人数只有八人,所以即使聂枫没有刻意去认识,也大概记住了一些人,而这个东方宙就是其中一个,年龄十七就达到了淬体三重天。

“有事吗?”有点淡漠的望着东方宙,聂枫问道。

“哎,你也不要整天这么冷淡吧,暗宗的人本来就不多了,你要是再这样孤僻的话,就真的交不到朋友了,最主要的是,在暗宗,最好要知道尊卑。”嘿嘿一笑,走到聂枫身边的东方宙却猛然朝着聂枫的肩膀处拍下。

带着劲风的手掌朝着聂枫的肩膀处拍下,看架势要是被拍中的话,绝对不是喊一声‘好痛’就能够了事,恐怕最少都要伤筋折骨。

面对东方宙忽然下手,聂枫双眼闪过一丝寒芒,左手一握,旋即就朝着东方宙拍下来的手掌处,直直使出一记勾拳。

‘轰’

拳掌相接,两人身体同时一震,接着,聂枫立刻朝着东方宙挥出另外一拳,而东方宙也立刻抬手挡隔在身前。

‘轰’

拳掌再度相轰,不过这次两人都各自退了两步,一圈淡淡的漪涟也从两人对轰处向四周扩散而去。

“靠!你真的只是淬体一重天的境界吗?开玩笑的吧?”感受着手上的酸麻,东方宙立刻惊讶起来,原本东方宙的目的是给聂枫一个下马威,但想不到聂枫所施展出来的力量,比之淬体一重天要强太多,让他有点转不过弯来,而聂枫则不会理会东方宙的惊讶,脚一蹬,整个人就如同炮弹出膛一般向东方宙直冲过来。

见聂枫冲来,东方宙脸色一凝,立刻展开身上的气息,淡淡的红色光辉笼罩住身躯,而进入淬体境界的聂枫也展开了气息,同样的淡红色光芒笼罩在身体的周围,不过红光明显比东方宙要弱的多。

‘轰轰轰’两人的拳头每次撞击在一起,都会带起一阵阵的漪涟波动与巨响,刚进入淬体境界的聂枫,显然在元气运用与元气量上都远远的比不上东方宙,所以两人拳脚交锋没有一阵,聂枫就开始落入绝对下风之中,而两人的战斗很快就吸引了几个路过的暗宗弟子驻足观看,暗宗之内不禁止切磋互斗,只要不弄出人命就可以了。

‘轰’抬手挡住了东方宙的鞭腿,但聂枫还是被踢的向则面滑行了将近三米的距离,见东方宙杀来,聂枫双眼神光一闪,脚一挑,就把地上的泥土朝东方宙处踢去。

飞散的沙土让东方宙微微闭眼,就是这么一个瞬间,聂枫‘飕’一声就闪到了东方宙身前,在东方宙来不及防御的瞬间,充满气劲的勾拳就狠狠的朝着东方宙的腹部轰了过去。

“哇~~~”

沉重的铁拳差点把东方宙的胃都给揍了出来,虽然聂枫的力量不足以轰穿防御对东方宙造成什么影响,但那翻江倒海一般的冲击却让东方宙异常的难受。

“你~~你太卑鄙了~~~~”吐了几口胃酸的东方宙,看见缓缓走近自己的聂枫,登时有点愤怒的说到,心中的杀意再无掩饰,周围看热闹的暗宗弟子也是一阵嘘声不断。

“哼!厮杀的时候哪里有什么卑鄙不卑鄙,要是以命相搏的话,你已经死了,成王败寇,活下来才是正理,什么卑鄙不卑鄙都是放屁!”霍老的声音如滚雷一般响起,带着看戏心态驻足观看的暗宗弟子们连垂首低头,不一会,两道人影就出现在聂枫与东方宙交战处。

两道人影中,其中一人自然是久违的霍老,而站在霍老边上的,出乎意料的是一个体态曼妙,年龄和聂枫差不多大小的绝色少女!

只见少女身穿黑色纱衣罗裙,罗裙边缘有金色丝线点绣,充满古典气息的瓜子脸上,有一双动人心魄的水灵凤眼,直挺的遥鼻如苞蕊,红润的樱唇如樱瓣,如丝缎一般亮丽的漆黑秀发披肩散落,都是那么的无可挑剔。

而最奇异的是,少女身上散发着的清纯气息中,夹杂着一种与她年龄丝毫不相符的妖媚,让人感到难以看透,仿佛一朵娇艳的玫瑰,虽然美丽芳香,但美丽之下却是隐藏的尖刺,但正是因为两种极端的交融,却使得少女的魅力难以抵挡。

少女的美目一扫卷曲在地上的东方宙,旋即就转向了聂枫,上下看了两眼后,少女双眸深处就闪过一丝惊奇,但随即就变成了淡然,在少女看来,眼前的两人都是微不足道的,无论在各方面来说。

“宗主教训的是~~~”虽然心中极度不服,但东方宙却不敢与霍老顶嘴,应该说,整个天剑宗中,够胆与霍老顶嘴的人一只手都能够数的过来,而自己绝对不属于那一只手手指数之中。

“至于你。”转头望向聂枫,霍老道:“刚进入淬体一重天,就够胆和淬体三重天巅峰的东方宙交手,胆量和本事都是不少,但就是太无谋,跟我来,我有事情问你。”

“是。”听到霍老的话,聂枫连忙抱拳应是。

“凌儿,今天老师有事情要办,那东西的事情就迟点再说吧。”转头看了黑衣少女一眼,霍老果断的说到。

“走!”大袖一卷,霍老与聂枫就消失在原地,那随同霍老一同来到的女子细细的看了看脸红耳热的东方宙,回想起霍老刚刚和自己说的话,少女脸色一沉,随即嘟囔道:“该死,又让老头找到借口了,难得差点就说服老头的说,该死的老头,哼哼!”

说完,少女就化为一道亮光消失,至于周围的暗宗弟子听到少女叫宗主为老头,都装作听不到,虽然心中早已经笑翻了。

狠狠的朝着地面捶了一拳,回想到刚才少女那蔑视的眼神,东方宙脸色异常的精彩,最后东方宙的脸色终于狰狞起来,“聂枫!你这个死疯子等着,这笔账我东方宙记下了!”

被霍老一带,下一刻,聂枫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广阔的石室之内,石室内装饰着不少的字画,显得颇为大体,但两把交叉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剑,使这间房间内多了三分的杀伐气息。

“聂枫,我很好奇,你以前是不是吃过什么天材地宝或者什么能助你易筋洗髓的东西?”刚坐在那铺着不知名凶兽兽皮的石椅上后,霍老就向聂枫问道。

“天材地宝?”霍老的话,让聂枫一楞,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霍老会这么问自己。

“你进入淬体的时候,我在外面看见了,你全身上下都被后天杂质所包覆,寻常修炼者进入淬体,多数都是逼出大概拳头大小左右一团,有些天资好的,逼出人头大小一团也就是很了不起了,但你逼出来的杂质,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的多,所以我怀疑,你曾经吃过一些天材地宝,这些药材在长年累月的用药力滋养你的身体并且替代你身上的杂质,所以到了淬体时你能够毫无顾忌的把这些杂质全部逼出而不影响你的身体。”

九天剑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九天剑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0774.html
首 发:小说九天剑魔在线阅读
  • 梨落染青霜 大结局

    原标题:梨落染青霜大结局小说:梨落染青霜目录预览:第一章情敌相见第二章逃离大牢第三章山间小楼第一章情敌相见昏暗的光线,透着几分腐烂和血腥的空气,还有隐隐约约能够听见的惨叫声。大牢之中,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女子蜷缩在牢房一角,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狼狈和虚弱。而就在这时,牢房外响起了脚步声,一步一步,由远而近。察觉到脚步声停在了自己牢房面前,那女子抬起头,看清楚眼前人之后,眼神中闪过瞬间的惊讶。一身月白色的宽袖长裙,纤腰锦带,一双黛眉似远山含情,在这昏暗的大牢里面,罗长黛越发显得美艳动人。看着眼前狼狈的

  • 独占小萌妻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独占小萌妻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独占小萌妻目录预览:第2章哭能解决问题吗第3章希望你就此放过我第2章哭能解决问题吗他慢慢的睁开眼睛,极不情愿的打着哈欠,看见明晃晃的刀,一个激灵从铺上坐了起来:“你是谁?怎么在这儿?”看来他忘记了昨晚的事情,赵念欣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给她的耻辱让她在没勇气活下去,18岁的生日让她经历了地狱般的恶梦她要跟眼前这个男人同归于尽。“混蛋,我要杀了你。”赵念欣狠狠将刀架在他脖子上,她不会就此罢手。他眉头略微一皱,有些疑惑:“你是赵念欣?”赵念欣拿刀的手有些抖,他是

  • 伤心人别有怀抱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伤心人别有怀抱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伤心人别有怀抱目录预览:002好,有骨气003打狗,还要看主人吧?002好,有骨气“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她,求求你了……”岑安安跪在地上抱着顾骁的腿不断地哀求,不远处钟燃脸色惨白的抱着肚子,“安安,别求他!”“好,有骨气。”“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放了他吧,钟燃有心脏病,经不起这么折腾的!”岑安安抱着他的腿不让他往前走,顾骁不屑的冷哼一声,干脆直接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按着她的头就是一阵狂吻。很快岑安安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水,她恨死了这样的自己!居然当着钟

  • 小说《风水工程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风水工程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风水工程师目录预览:第0001章山间红花第0001章山间红花第0002章寂寞的美女第0002章寂寞的美女第0003章麻烦的女人第0003章麻烦的女人第0004章无功而返第0001章山间红花“水藏风,快点,你一个大男生,体力怎么这么差?”一个如同喜鹊啼鸣的女声在半山腰响起,为灼热烈日下的男生注入了一份青春动力。水藏风慢吞吞的走在队尾,苦着脸喊道:“好,好,好。”此时此刻,饱受骄阳毒烤两个小时后,他对自己昨天的行为懊悔不已。为什么在班会上,自己为了

  • 逆天重生大小姐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逆天重生大小姐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逆天重生大小姐目录预览:第二章我不再是你的将军,你不再是我的帝王第三章我不再是你的将军,你不再是我的帝王第二章我不再是你的将军,你不再是我的帝王这时唐韵轻笑“呵…不过我当初还真不知道,王爷竟然这般痴情,为了个女人,竟然能帮情敌谋划夺得皇位,这真是赔了媳妇又丢了天下啊。”“段离!你临死还在诋毁羡儿,你段家是如何待她的你自当清楚,因她是庶女就当她是下人一般欺辱,有如今的结局是为何你应当清楚。”唐韵这样提起段羡就等于踩到了贤王的心头肉,他竟不顾身份的帮自己嫂

  • 也曾用心爱过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也曾用心爱过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也曾用心爱过你目录预览:011也曾用心爱过你012也曾用心爱过你013也曾用心爱过你014也曾用心爱过你015也曾用心爱过你016也曾用心爱过你017也曾用心爱过你018也曾用心爱过你011也曾用心爱过你我勾起唇角看了沈曼一眼,虽然只是一瞬,我还是很清晰地捕捉到了沈曼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得意。我这才清晰地认识到,原来所谓的T大女神也不过是人间凡物。虽然我想问的话,当着沈曼的面问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我就是不高兴随了他们的意。“那我就无话可说了。”我笑了

  • 对不起,我还爱你 对不起,我还爱你 全文免费

    原标题:对不起,我还爱你对不起,我还爱你全文免费小说书名:对不起,我还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怀了他的孩子第二章逃出牢笼第三章两个天才少女第四章不是野种第一章怀了他的孩子是夜。窗外的雷声震耳欲聋,雨声淅沥沥,正如屋内林安安慌张不安的心跳声。“你居然怀孕了。”男人紧蹙着眉头,那嘴角扬起的冰凉笑意让林安安的眼神布满惊惧。她的心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双手紧紧扼住,视线随着男人滑动报告单的手指微微发颤。这个男人……已经疯了。林安安以绝对防卫的姿态护住肚子,一步步的往墙角处挪动。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怀上孩子的!不,

  • 《凤舞宫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22】

    原标题:《凤舞宫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22】小说名:凤舞宫深目录预览:第1章掖庭宫女第2章杀机暗现第3章巧避杀招第4章愿为利刃第1章掖庭宫女夜,沉如墨。幽暗的莲池旁,“噗通”一声闷响,落入了一具温热的尸体。杀人的太监眼中并无惧意,反而寒光一闪,啐了一口道:“凝平,冤有头债有主,要你死的人可不是我,千万别找错人了!”阴狠毒辣的眼睛扫视了周遭一圈,似是打量有没有意外撞见的倒霉鬼。躲在假山里无意中目睹了这一幕的秦婉妍咬紧牙关,一动也不敢动,无力地靠在假山壁上,手心紧紧捂着怀里那只白色小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