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军医老婆,我错了在线阅读

2018/11/11 03:22:08 来源:网络
小说军医老婆,我错了在线阅读

小说名称:军医老婆,我错了

第四章晚会

李元昊看着何硕,说道:“我有些饿了,煮点东西给我吃。网站gao-xiao.com

何硕看了看时间,的确到饭点了。起身去冰箱拿了点食材,看着何硕认真的煮着东西,李元昊心里一动,竟然有了种家的感觉。

李元昊走到她的身边,从身后轻轻的抱着她。

何硕愣了愣,一时间有些紧张。李元昊突然问道:“何硕,你说你到底爱的人是谁?”

“我自己。”

何硕冷冰冰的开口,她实在没有功夫和李元昊在这里煽情,也不明白李元昊到底发什么神经,一直以来都平安无事,最近突然说抽风就抽风。

听到何硕的话,李元昊心里一凉,果然她最爱的就是她自己。网站gao-xiao.com所以上次他们一起出去,他遇难,何硕真的只顾着自己跑了。

李元昊心里一凉,也是那次之后,他有意疏离了何硕,选择赵晚晚。从此和她死磕上,有意让她难堪。

李元昊松开手,推开何硕说道:“不吃了。”

何硕看着他匆匆离去,白了他的背影一眼,嘟囔道:“神经病,不吃我自己吃。”

李元昊胸口有些发闷,独自坐在车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想着那时候的事情,如果没有赵晚晚,自己就死了。小说军医老婆,我错了在线阅读

李元昊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晚他们遇到狼群的情景,何硕撇下他们,一个人跑了。幸好赵晚晚一直照顾着昏迷的他,不然他就完了。

李元昊发动了车子,突然很想要见到赵晚晚,李元昊开车回家。发现赵晚晚不在,李元昊皱眉给她打了电话。

赵晚晚接到李元昊的电话,柔声道:“昊怎么了?我在做面膜呢,等等打给你啊。”

赵晚晚挂断了电话,李元昊感觉到一丝落寞。

脑海里又浮现出刚才何硕煮饭熟捻的模样,李元昊竟然有了一些期待,那个叫家的模样。原文http://www.gao-xiao.com/

何硕从小也是娇生惯养,却会因为他无意间的一句话,学习厨艺。

那时候的何硕真的很可爱,可是为什么在危险的时候,她会丢下自己?

等到赵晚晚回来,李元昊已经睡着了。赵晚晚轻轻的走到李元昊的身边,趴在他的身上。

李元昊被这突如其来的重量给弄醒,抱着身上的赵晚晚,笑笑说道:“回来了?”

赵晚晚点点头,李元昊用力吸口气,真的很疲惫。

赵晚晚说道:“昊,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想你了,就回来看看。”

李元昊的样子很累,赵晚晚却一点也没有在意,拉着他起来,说道:“既然你回来的这么早,不如我们去外面吃饭吧,我想吃日料。”

李元昊一脸宠溺的点点头,赵晚晚在李元昊的脸上轻轻的吻了吻,李元昊拉住赵晚晚的手,说道:“晚晚,什么时候你煮饭给我吃吧。小说军医老婆,我错了在线阅读

“开什么玩笑?”

赵晚晚感到很惊讶,继续说道:“昊,我怎么可能做饭呢,那我的手膜面膜不是白做了。你如果真的想吃,我们就到外面去吃吧。”

赵晚晚的话让李元昊有些心寒,李元昊却还是笑笑不说话。

陪着赵晚晚吃完饭,李元昊心里越发的堵得慌,满脑子都是今天何硕洗手作羹汤的情景。

李元昊对着赵晚晚说道:“你先回去,我还有些事情忙。”

赵晚晚听话的点点头,李元昊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赵晚晚特地叮嘱道:“昊,你记得早点回来。”

李元昊点点头,让司机将赵晚晚送走,自己独自打的去找何硕。网站http://www.gao-xiao.com/

站在屋子外,李元昊笑笑,看着整个屋子都很亮堂,猜到她一定在家。

何硕正在看着医书,准备进修。既然李元昊让她没有了工作,那她就好好丰富一下自己。

门突然被打开,她都没有听见。手上捧着一碗泡面,李元昊心里一钝,竟然有些心疼起她来了。

“怎么吃这么没有营养的东西。”

突兀的声音响起,何硕吓了一跳,手上的泡面没有拿稳,华丽丽的掉在了地上。

何硕愣了愣,看着地上的泡面,随后悠悠的回头看着李元昊,一脸阴郁。

何硕说道:“你没事吓我干嘛?”

李元昊无奈的笑笑,看着何硕放下手里的书,开始忙活起来,不一会就把地板拖干净了。

李元昊嘴角噙着一抹笑,看着她说道:“胆子这么小?”

何硕瞪了他一眼,根本不想理会他,李元昊继续揶揄,说道:“你这种连尸体都不会怕的人,还有什么会让你害怕的?”

何硕看着李元昊,冷笑说道:“你咯。”

李元昊被她这么一说,心里隐隐的不痛快。何硕不愿意搭理他,重新煮了一碗面,捧着书看着,完全无视李元昊的存在。

李元昊甚至有些疑虑了,她口口声声说爱自己,就是这么爱的?

李元昊拿过何硕手上的书,何硕抬眸看了他一眼,继续吃面,也不想和他争抢。

李元昊反倒有些不喜欢了,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李元昊拿过她的面碗,何硕一脸懵逼,忍不住问道:“李元昊,你有病吧?”

“有啊,麻烦何医生帮我看看。”李元昊说完就伸出手,何硕正要拍掉,就被李元昊握住了手腕。

何硕愣了愣,李元昊笑笑说道:“这么美丽的手,拿手术刀可惜了。”

何硕翻了个白眼,李元昊低头,发现她没有戴戒指,问道:“你的戒指呢?”

何硕想了想,看看另一只手,也没有。

心里咯噔了一下,挑挑眉头,呵呵一笑说道:“我找找啊。”

李元昊十指紧握,何硕感觉到一丝压力,在他发火之前抽回自己的手,立刻起身,说道:“我马上找。”

看着她慌乱的背影,李元昊不由的扯起一抹笑容。

许久,何硕从沙发的角落里找到了,拿着戒指,得意的看着李元昊笑笑,李元昊走到她身边,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收好了。”

何硕嫌弃的打开李元昊的手,白了他一眼,有了嫌弃。

何硕自己带着松松垮垮的戒指,李元昊对着何硕说道:“别戴了,没两天还得丢。”

李元昊握住何硕的手,说道:“反正你这么丑,没人看得上你。”

何硕瞪着双眼,气呼呼的看着李元昊,哼了一声说道:“是是是,反正这个世界上瞎的也不少。你都能瞎到看上赵晚晚,指不定就谁看上我了呢。”

见她反唇相讥,李元昊不禁冷笑,陪她呆了一会,还是选择回到赵晚晚的身边。

李元昊看着何硕说道:“车子借我,我的车,刚才送晚晚回去了。”

何硕冷笑,说道:“李元昊,你当我有病嘛?不仅要把你拱手送给别的女人,还要借你车子去和别人厮混。”

李元昊挑眉,问道:“所以,你是要我留下?”

何硕想了想,皱皱眉头,很快的抓起钥匙递给李元昊。

一时间李元昊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握了握手里的钥匙。看着何硕,说道:“抱抱。”

“不要。”何硕坚定的拒绝,嘟着嘴说道:“你身上都是赵晚晚的味道。”

李元昊从来没有想过何硕也会有这么强烈的占有欲。

如果真的在乎,这么久以来,她为什么不做出任何的对策。如果不在乎,她又为什么会闹别扭?

李元昊有些复杂的看着何硕,何硕嘟着嘴,把李元昊往外推,说道:“走吧走吧,车子也送你了。”

李元昊突然回头,紧紧的抱住何硕,何硕愣了愣,眨眨眼睛。李元昊把车钥匙丢回给她,选择叫车。

何硕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李元昊故意说道:“反正晚晚应该是在美容,没有那么快回去的。”

何硕冷笑,不理他,转身要走,却被他拉住手腕。李元昊说道:“你要陪我。”

“我不要。”

何硕大喊着,李元昊一只手搭在她的脖子上,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何硕挣扎了几次,他纹丝不动,累了,何硕也就放弃了。

李元昊心里一乐,将头抵在她的肩上。就这么抱着,一直到车子来,李元昊才松开她。何硕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放弃了,他却偏偏又来招惹自己。

接下去李元昊似乎安静的可以,何硕时不时回回娘家,每次都听见父母对她的唠叨,希望她抓住李元昊的心,早点生个孩子也好。

何硕倒是想,可是精子又不会自己飞到她的身体里。

她打着哈哈,母亲拉着她的手说道:“反正你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晚上陪我参加一个宴会吧。”何硕想来无事,便也答应下来。

宴会上,凤玉游刃有余的在各色人中间流转着。何硕觉得百无聊赖,独自坐在角落里喝酒。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小医生,我们又见面了。”

何硕抬眸,是那个军人。何硕张张嘴巴,说道:“是你?你好了?”

向宇点点头,说道:“多亏你的医术高超。”

何硕不好意思的笑笑,向宇又说道:“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

何硕撇撇嘴,说道:“应该的。”

向宇笑笑,那笑容让人心里一暖,向宇开口说道:“一起跳支舞?”

何硕本想拒绝,却无意间看到李元昊搂着赵晚晚盛装出席。

第五章私会军长

何硕看着那一幕,冷笑一声,随后笑着对向宇说道:“阿兵哥,你跳舞的技术怎么样?”

向宇挑眉,也看到了李元昊和赵晚晚,邪魅的笑笑说道:“总之不会让你失望。”

何硕起身,把手交给向宇,向宇搂上她纤细的腰肢,说道:“尽力配合我。”

她没有明白向宇的意思,其实向宇也是变相的利用了她,毕竟厉胜男在场,他也希望能够让厉胜男死心。

向宇搂着她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一黑一白的两抹身影,看上去极为登对。

李元昊看了怒火中烧,最开心的莫过于赵晚晚。

赵晚晚拉拉李元昊的衣袖,说道:“昊,那不是何硕嘛?”

“我没瞎。”李元昊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个死女人,才几天没见,就勾搭上别人了?

李元昊问道:“那个男人是谁?”

他心里发恨,恨不得剁下向宇的手,在看何硕笑颜如花,李元昊就更是生气,好像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占有了。

凤玉原本因为赵晚晚和李元昊的出现,还担心何硕会难堪。如今看到何硕这么漂亮的反击,心里别提多高兴。

在看看李元昊的脸变成了猪肝色,凤玉走过去,李元昊一愣,还是不情愿的喊了声:“妈。”

凤玉的眼神盯着赵晚晚,让赵晚晚有些发憷。

凤玉冷笑,看着李元昊说道:“现在知道在乎了还不算晚。元昊,你还啊硕一起长大的,她多优秀你该知道的。”

李元昊不说话,随后冷笑着说道:“我并不觉得。”

凤玉点点头,又道:“那就最好不过,你如果放过啊硕,成全她和向队长,那我真是替啊硕谢谢你。”

李元昊听了凤玉的话更加生气,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何硕和向宇退了出去,厉胜男强忍着怒火,走到向宇身边。挤开何硕,挽着向宇的手说道:“向队长,原来你在这里。”

向宇抽回手,看着厉胜男说道:“厉小姐,很抱歉,我们并不熟。”

厉胜男还想要说什么,向宇狠狠的剜了她一眼,说道:“厉小姐,希望你不要纠缠我,以免让自己太难堪。”

纠缠两个字,让厉胜男有些难受。

厉胜男指着何硕说道:“向宇,她已经结婚了。”

何硕挑眉,很好奇厉胜男为什么会知道?

但是很快她就明白了,笑笑说道:“对,我是结婚了。”

何硕很大方的承认,又说道:“不过很可惜,这位小姐,就算我结婚了,他也是看上我,而没有看上你啊。”

何硕的话让厉胜男火冒三丈,厉胜男抬手就想要往何硕的脸上招呼,可是手才抬起,却被向宇抓住。

向宇说道:“厉小姐,原本我对你就无感,现在是反感。一个动不动就抬手挥巴掌的女人,实在没有什么教养。”

何硕看了看向宇,笑笑。

李元昊突然朝着他们走来,何硕原本的笑容变得僵硬,她张了张嘴巴。

向宇感受到她的紧张,她强装镇定,对着李元昊微微一笑。厉胜男冷笑说道:“何小姐,你的男人来了,你该放开我男人的手了吧。”

何硕挑挑眉头,非但不放开,反而握住向宇的手,十指紧握,李元昊的怒气他们都感受到了。

何硕笑笑,说道:“不好意思,我结婚丧偶。”

何硕的话让李元昊彻底爆炸,李元昊拉着何硕就走,何硕倔强的握着向宇不撒手。

向宇推了李元昊一把,将何硕拉到身后。两个同样强大的气场,谁也不肯退让。

何硕恨恨的看着李元昊,赵晚晚拉住他,低声道:“昊,你别这样,这么多人看着呢。”

李元昊看向她,何硕毫不畏惧的和他四目相对。

李元昊故意紧搂着赵晚晚,点点头,对着何硕说道:“何硕,你够种。结婚丧偶,你怎么不干脆说离婚呢?”

“如果你愿意,我也不介意啊。”何硕说出这话,心里一疼。但就是想要气气李元昊,赵晚晚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厉胜男却一脸担忧,如果他们离婚了,向宇不是有机会了?

向宇注意何硕的变化,她虽然故作坚强,眼里的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

李元昊愤怒的带着赵晚晚离去,何硕也毫不犹豫的离开。

向宇跟在她的身后,何硕顿住脚步,回头说道:“你跟着我干嘛?我们互相利用,扯平了。”

向宇笑笑,朝着她走过去,为她擦去眼角的泪水,说道:“不,我还欠你一条命。”

她抬眸看着向宇,他笑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柔声说道:“为了表示我对你的谢意,不如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何硕想了想,自己一晚上没有吃饭,倒也不是不可以。随后点点头。

厉胜男一路跟随着他们,拍了不少的照片,即使得不到向宇,她也可以借助向宇弄点花边新闻出来。

第二天的新闻,何硕看了看,黄金单身汉已经秘密隐婚,隐婚娇妻夜会陆战队队长。

厉胜男的这份报告,意指何硕出轨。

何硕看了,没有在意,另一边,李元昊已经暴怒了。李元昊打电话来兴师问罪,何硕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接起。

李元昊怒道:“何硕,你他么的想干嘛?”

何硕皱眉,说道:“冤枉。”

李元昊冷笑,说道:“冤枉?那照片上,你笑颜如花,冤枉你什么了?”

何硕重重的叹口气,无奈的说道:“李元昊,我和别人吃饭怎么了?又不是滚床单。你和赵晚晚滚床单了,我都还没有说什么呢。”

何硕的话让李元昊彻底爆炸,李元昊恨恨的摔了手机,何硕也懒得理会他,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电话再次响起,何硕看了看,陌生号码,何硕狐疑的接起来,那里传来很有磁性的男声:“今天的新闻看了吗?我们成了头条。”

是向宇,何硕皱皱眉头,说道:“那不是正好,你可以借我摆脱厉胜男了。”

向宇笑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淡定。

向宇又说道:“你不怕让李元昊误会?”

何硕撇撇嘴,只道:“误会了不是正好,我们各自的目的都达到了。”

向宇想了想,倒也是。

何硕开口说道:“没事的话,向队长忙吧。”

何硕不等他开口,就挂断了电话。向宇看了看被挂断的电话,无奈的摇摇头。

李元昊驾车赶到的时候,何硕正在埋头苦吃,看见他一脸的冷峻,何硕眨眨眼睛,将嘴里的面迅速的嚼碎咽下去。

李元昊慢慢的走到她的身边,就像一只捕到猎物的狮子一样。

何硕咽咽口水,刚才在怎么强悍,到了面对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心虚。

李元昊看着她不说话,她做贼心虚,眉心紧拧,干笑着说道:“我和向宇不过就是吃了顿饭。”何硕的声音越来越低,李元昊拿出手机,拍在桌子上,看着何硕说道:“吃顿饭,昨晚跳舞不是跳的挺嗨的嘛?”

何硕选择沉默不说话。李元昊又说道:“何硕,我还真是没有发现,你怎么那么能呢?”

“那是你瞎。”何硕心里回应着,嘴上却一言不发。

李元昊又说道:“以后你离向宇远一点,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会有第二次。”

何硕点点头,电话再次响起,这次是李元昊的母亲,元桑。

何硕头疼的揉揉脑袋,才接起电话,元桑就说道:“啊硕,这次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解释,今晚你和元昊一起回家。”

何硕的脑海里浮现出元桑的脸庞,和李元昊一样俊美的脸,不喜欢笑,总是板着个脸,但是不得不说,元桑很美。精细的五官,匀称的身材,哪怕已经过了五十,还是看不出来。

何硕咬着唇,看向李元昊。

李元昊猜到是自己的母亲来兴师问罪了,饶有兴致的看着何硕,说道:“我不会和你回去的。”

“可是,你妈说的是要我们都回去。”

何硕还是不愿意承认元桑是她的妈妈,在李元昊的面前索性用你妈妈这个词汇。

毕竟元桑在李元昊公然出轨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却偏偏在她被捕风捉影的时候,来兴师问罪。这让何硕很不爽。

李元昊笑笑,说道:“那又如何?她还让我早点和你生孩子呢?”

李元昊一手搭在何硕的肩上,定定的看着她,问道:“那你是不是也要听她的话,和我造个人?”

何硕轻轻侧身,说道:“滚。”

李元昊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何硕,有些愠怒。何硕想了想,放低语气,说道:“你要怎么样才能陪我回去。”

“你求我,并且答应我再也不见向宇。”李元昊缓缓的开口,这对何硕来说极其简单。

何硕用力的点点头,说道:“拜托你,陪我回去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去见向宇了。”说着何硕还竖起三根手指。

李元昊笑笑,见她如此听话,也不想和她闹的太僵,将她搂入怀里,说道:“要是在让我知道你和向宇有什么私情,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李元昊突如其来的拥抱,让何硕一愣,眨眨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第六章突然的温柔

李元昊突然这么温柔,她有些不适应,在李元昊的怀里动了动,却被李元昊抱的更紧。

何硕嘟着嘴,脸红了红,却又似乎很享受这样亲昵的接触,笑笑。

心安理得的靠在李元昊的怀里。李元昊轻轻的揉揉她的头发,只想要享受这一刻的安宁。

李家,李元昊带着何硕回来,元桑看到李元昊,嘴角立刻咧开一抹笑。何硕也懒得理会,一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把他们接进屋里,元桑看着何硕立刻兴师问罪,说道:“啊硕,你和向宇,怎么一回事?”

何硕正想要解释,李元昊说道:“妈,这件事情我知道,不是啊硕的错,是向宇。”

李元昊不喜欢除了他以外的人欺负何硕,那个人是他妈都不行。

看着李元昊护着她,元桑就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儿子在这儿,也不好说什么。

突然敲门声响起,何硕望着玄关处,赵晚晚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微卷的长发被放下来,随意的搭在肩上。

她手里提着一些东西,何硕张了张嘴巴,刚才回来的太着急,竟然忘了买东西。

元桑看了看何硕微愣的表情,心里很满意,在看着赵晚晚,笑了笑。

赵晚晚走过来,柔声说道:“伯母,小小心意。”

元桑点点头,满意的拉着赵晚晚坐下,随后看着何硕说道:“你看看,晚晚都比你懂事。”

何硕不怒反笑,看着赵晚晚说道:“来就来嘛,带这么多东西干嘛?李元昊赚钱也不容易的。”

言下之意暗指赵晚晚花的都是李元昊的钱,李元昊看了她一眼,知道她的小心思。赵晚晚委屈的嘟着嘴望向李元昊,他只当做没有看到。

何硕挑了一个苹果,自顾自的洗了就往嘴里送。

元桑脸色骤变,怒道:“放肆。啊硕,你现在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何硕无辜的看着元桑,说道:“冤枉,您一直都在我心里的,眼里怎么能够装的下呢。”

元桑被何硕这么一说又气又急,两个女人都看着李元昊。

李元昊拉过何硕的手,说道:“走吧,既然这里都不欢迎你,以后我们也不回来了。”

这一次李元昊选择和何硕站在一起,毕竟元桑太过分了,不通知他一声,就擅自把赵晚晚带回来。他在恨何硕,也不会公然带着赵晚晚到她面前叫嚣,看到她不开心,李元昊心里更难受。

何硕点点头起身,赵晚晚叫住李元昊:“昊,你今晚还回家吗?”

李元昊顿住脚步,何硕依旧没心没肺的吃着苹果,好像什么都不关心。他没有看到,刚才赵晚晚问那句话的时候,何硕的手,明显顿了顿。

苹果咬在嘴里是苦的,明明这么脆,这么多汁香甜。何硕强咽下去,连带着所有的苦闷和泪水。

李元昊见何硕不为所动,说道:“回。”

这句话更是刺痛了何硕的心,何硕大口的啃着,李元昊没有发现她已经红了眼。

李元昊带着何硕离去,元桑恨恨的说道:“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想的。”

赵晚晚安慰着:“伯母,别生气了,昊一定是气我擅自来这里,让他不开心了。”

元桑看着赵晚晚,随后叹口气,说道:“你呀,跟了他那么久,好歹生个孩子,我也能够名正言顺的让你进李家啊。”

赵晚晚很委屈,说道:“伯母,哪里是我不愿意,只是昊,这么久以来,他始终不肯碰我。”

元桑冷哼,说道:“真是没用,三年了,他就没有碰过你一下?”

赵晚晚无奈的摇摇头,红了眼,说道:“我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可是他好像不行。”

她的声音很低,元桑心里一紧,说道:“什么?”

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道:“我也用了药,也灌醉他了,可他就是起不来啊。”

赵晚晚的话让元桑犹如晴天霹雳,元桑不由的张了张嘴巴,说道:“难道我李家要绝后了?”

赵晚晚撇撇嘴,不是李元昊不行,只是最后李元昊总是有办法清醒推开她。一次次的警告他,最后一次,她记得很清楚。

李元昊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警告她:“晚晚,你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包括宠爱。但是我不会碰你,至少现在不会。如果你在这么做,不要怪我狠心。”

那一次,赵晚晚仿佛看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魔,李元昊不断的冲着冷水澡,甚至宁愿在浴缸里泡一晚上,也不愿意碰她。

从此以后,赵晚晚再也不敢越界。李元昊对她所有的宠爱,都停留在亲亲而已。想到这里,赵晚晚的心里一疼。

车里,何硕闷不作声,李元昊看了她一眼,她歪着脑袋,闭上眼睛。

以前她有很多话的,什么时候这么安静了。李元昊找着话匣子,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突然瞥见她手上空荡荡的,李元昊竟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一丝窃喜,终于是有借口和她说话了。

李元昊清咳一声,假装生气的问道:“何硕,你的戒指呢?”

李元昊本以为这个小迷糊,又把戒指弄丢了,到时候一定会慌张,会认错,他就可以借坡下驴了。

何硕从脖子上拉出挂在那儿的戒指,说道:“这儿,我怕会掉,就一直挂在脖子上。”

她连理由都想好了,李元昊撇撇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她始终闭着眼睛。李元昊有些生气了,她现在是给自己一个眼神都不愿意了吗?

其实李元昊不知道,何硕心里现在五味杂陈,她想哭,想痛哭一场。可是她不想哭给李元昊看,丢人。

何硕逼着自己不去想,突然车子急刹,她往前倾了倾,随后抬眸看了李元昊一眼,嘟着嘴,眼里带着愠怒。

李元昊说道:“下车。”

命令的口吻让何硕很不爽。

李元昊下了车,何硕愣了愣,跟着他一起下车。

李元昊拉着她的手,说道:“带你去买个合适的戒指。”

何硕看着李元昊,眼里蒙上一层水雾,他最近吃错药了?

何硕拿出脖子上的那个,问道:“那这个怎么办?”

“扔了。”李元昊淡淡的开口。

何硕白了他一眼,嘀咕道:“浪费。”

李元昊笑笑,握紧了她的手,走进珠宝店。

店员看到李元昊,立刻迎了上去,随后看见是何硕,先是一愣。然后在看向李元昊,这家店是赵晚晚常来的,不过关于李元昊的新闻,他们刚看。原来正主儿长这样。

店员很热情的为何硕介绍着,李元昊看着她,很有耐心,什么话也不说,静静的等着。不似之前对赵晚晚那样,让她们拿最新款,然后付钱走人。

他们纷纷猜测着李元昊对她的感情,何硕转了一圈,在一个爱心戒指前停下,那戒指只有一半的爱心上带满碎钻,何硕总觉得很像自己。

李元昊看着她,说道:“喜欢就买。”何硕笑笑,点点头。

李元昊看了看,只道:“我在送你一个。”

“不要,我就要这个。”

何硕拒绝,李元昊皱皱眉头,说道:“这个当婚戒,是不是太寒碜了。”

听到婚戒,营业员的眼睛都亮了。钻石王老五要结婚,那得拿最好的出来。

店长说道:“李先生,我们这里新到了一个鸽子蛋,要不要看看?”

李元昊点点头,何硕说道:“不要,李元昊,你要么买这个,要么就不买,买了我也不要。”

店员愕然,纷纷看着李元昊,李元昊知道何硕的臭脾气,对着店员说道:“算了,就拿这个吧。”

店员鄙视的看了何硕一眼,果然没有赵晚晚的气魄,难怪老公要出轨。她们却也只敢在心里诽腹着。

何硕拿了戒指,高高兴兴的戴上,李元昊无奈的叹口气,嘴角却也扯起一抹笑。握着她的手,心里有些怪怪的。

李元昊带她回了家,何硕前前后后的忙着,不一会,一桌的菜肴摆上,李元昊看她忙碌的那么开心,心里有了一种叫家的感觉。

何硕在他面前坐下,李元昊看了看,全是自己喜欢的佳肴。刚才在李家本来就没有吃,现在正好垫垫肚子。

李元昊夹起一筷子的菜,何硕神采奕奕的看着她,眼里泛着一丝光亮。李元昊点点头,说道:“好吃。”

何硕一声轻笑,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很满足。自顾自的吃起来,心情也变得很好。

李元昊细细的看着她,她似乎从来没有任何的要求。三年来,她就一直这么在自己身边呆着。

李元昊愿意,就看她一眼,不愿意就晾在一边。给她的卡,她一毛钱也没有动,李元昊搞不懂,她想要什么。

赵晚晚的电话打来,李元昊顿了顿,何硕看到了,抬头看了李元昊一眼,装作满不在乎的继续吃饭。

李元昊接起电话,她没有听见赵晚晚说了什么,只听见李元昊说道:“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李元昊正想着要怎么向何硕开口,她拿过筷子,收拾起来,说道:“走吧。”

李元昊愣了愣,看着她说道:“明天我在过来看你。”

“不要,我不想在等你了。”何硕心狠的拒绝着。

李元昊皱皱眉头,看着她,静待她开口。何硕撇撇嘴,无奈的祈求:“李元昊,我想回医院去。”

军医老婆,我错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军医老婆】 或 【我错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0366.html
首 发:小说军医老婆,我错了在线阅读
  • 小说凤凰蛊梦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凰蛊梦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凤凰蛊梦第七章以死相逼天龙城,龙莫玄跪在凤藻宫门口,坚毅的背部挺的笔直,他已经在这儿跪了三日了,风吹,日晒,雨淋。他一向看不上凤倾离,人长的丑就算了,为人还十分懦弱胆小,连跟他说句话都要抖上半天,这样的人如何能跟他共度一生。他也尝试着跟母后提过几次,将他们之间的亲事退掉,可母后就是不同意,说是从前受过凤倾离母亲的救命之恩,现在人已经不在了,他们不能忘恩负义。他没有办法,只能拖着不成亲,这次也是被母后逼急了,才去凤天城打算正式提亲,认命的娶这个他不喜

  • 农女谋:不小心捡个将军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农女谋:不小心捡个将军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农女谋:不小心捡个将军目录预览:《农女谋:不小心捡个将军》《农女谋:不小心捡个将军》《农女谋:不小心捡个将军》《农女谋:不小心捡个将军》《农女谋:不小心捡个将军》“你个死丫头,昨天不是叫你早点做饭吗!竟敢在厨房偷懒!看我不打死你个没娘养的贱货!”北玥国,漫栎山,漫栎村。村中一处农家院中,传来恶毒的叫骂声。只见面目狰狞的老妇揪着女孩的头发一通乱打。女孩捂着头惨叫:“我错了,我错了。”那骨瘦如柴的女孩毫无反击之力,白眼早已翻起。老妇见

  • 金牌炼药师,邪皇强娶修罗妃16章

    原标题:金牌炼药师,邪皇强娶修罗妃16章小说名:金牌炼药师,邪皇强娶修罗妃《金牌炼药师,邪皇强娶修罗妃》“你饿死鬼托生的?第一次进这个家门,就让为师魔念复发,都没能让为师好好的游戏人间,现在为师还得为你肚子做打算?”白胡子老头没好气地数落着。封心一瘪嘴,“不为我的肚子,那现在要为什么做打算才对?师傅名讳?师傅高龄?师傅有没有娶妻生子?师傅有没有红颜知己?或者师傅是什么级别的炼器大师?”白胡子老头一拍额头,真想撞墙的眼神看着小怪胎,“除了天赋火焰外,还有没有别的天赋?”封心也对这个话题有些感兴趣,

  • 重生之撩夫手札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撩夫手札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撩夫手札目录预览:《重生之撩夫手札》《重生之撩夫手札》《重生之撩夫手札》十一月初,这种冷天,掉在水里是一种什么样感觉。不会水性,她被自己的挚爱推入水中。相约的地点,竟然成了她丧命的葬身之地。她亲眼看着他,嘴角勾起笑颜。亲眼看见他在她绝望的时候哈哈大笑。上天。她安夙澈做错了什么?竟遭此生挚爱负心?如果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要质问他为什么,她不甘心自己死在她的手里。她能够死在任何人的手中,但是,他绝对不行。冰冷的身体渐渐变得温暖了,耳边似乎响起了一声声的呼

  • 浅婚深爱:司少的秘密情人11章(《 浅婚深爱:司少的秘密情人 》)

    原标题:浅婚深爱:司少的秘密情人11章(《浅婚深爱:司少的秘密情人》)小说:浅婚深爱:司少的秘密情人《浅婚深爱:司少的秘密情人》方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也是她忍了这么长时间坐在这里等着他起床的原因。要不是为了爷爷,她一时一刻也不愿意和这个男人待在一起!陆司邈听了这话,浓眉拧了拧。在客厅里等着他们?貌似,爷爷的确会做出这种事情!“没想到你还是个揣摩人心的高手,你就是这样把爷爷欺骗了让他这么重视你的,对不对?”陆司邈一双鹰隼般闪着精光的眼睛看着方蜜。“揣摩人心的高手这么高的称呼我可不敢当,只是看那人

  • 热门小说《超级神医在都市》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超级神医在都市》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超级神医在都市第十八章:高级房间翻来覆去折腾了两个小时,曹子扬才睡过去,第二天早上被村长拍门拍醒:“子扬,起床没有?赶紧起床,兴工仪式安排好了……”曹子扬应了一声,以最快速度下床洗漱换衣服,弄好后又以最快速度往村长家跑。如村长所说,兴工仪式已经准备好,拜祭各路神仙的祭品,鞭炮之类放在一个篓子,摆在桌子上面。黄素凝坐在桌子傍叠着金纸,看见曹子扬进来,脸露笑容道:“子扬医生,你吃过早餐没有?”曹子扬说:“没有。”“厨房有饺子,我昨晚弄的,有

  • 热门小说【如果这都不算爱】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如果这都不算爱】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如果这都不算爱目录预览:第3章敲诈第4章争吵第3章敲诈可让余笙无力的是,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余歌是正当防卫。原告是看余家家底雄厚,想要狠狠敲诈一笔。余笙这才明白路遇白曾经说过的话,她在接这个案子前,践踏了一个律师最基本的素养,她失去了理智的判断,在用情绪打官司。她想让余歌入狱,就只能在防卫过当上下功夫。可她的对手是路遇白。路遇白,至今无一败诉。余笙的字典里只有赢和输,可在路遇白面前,她从来就没有赢过。走出庄严的法院,台阶不过几十梯,却犹如千阶长

  • 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目录预览:《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宁安王朝地属偏远的一个小山村,洛家村。洛雨努力睁开自己沉重的眼皮,心里却纳闷,自己不是死翘翘了么?这会儿觉得除了肚子特别饿以外,全身没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只是身体似乎有千斤重,怎么也动不了,周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洛雨陷入沉思,自己是现代一枚名副其实的大龄剩女,不过除此之外,她还是一名大师级的糕点